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天然卷剑士[异想天开]——兔橘

时间:2020-06-18 08:40:17  作者:兔橘

 

 
  文案:
  曾名白夜叉的银时拎着一件半截血衣和服陷入沉思,半晌,大猩猩出来挨打!
  一把砍刀杀灭了鬼,依旧无父无母的银时辛酸地吃着村庄余留的粮食,食尸鬼的名声再一次传播出去。
  寻找上弦的无惨听闻,以鲜血诱惑‘小羔羊’。
  银时抠鼻,吐槽自己不想跟着一个贫穷到只能给他喝血的怪蜀黍,劝导对方不要仗着自己好看就为所欲为。
  无惨:“…………”
  多年后,收养银时意图让对方成为鬼杀队间谍的无惨表示无比的后悔,并深表当初的自己瞎了眼。
  cp:义勇师兄
  阅读指南:师兄出场较晚。
 
 
 
第1章 
  歌舞伎町的傍晚,暮色笼罩半片天空。酒馆的灯火明亮,络绎不绝的客人进出着。
  喝得烂醉如泥的坂田银时扶住路边的电线杆吐出彩虹之光,眩晕疼痛的脑袋逼着他又发起了不再喝酒的毒誓。
  “新基,醒、醒酒——呼!”
  坂田银时闭上昏昏沉沉的眼,整个人摔向地面直接睡着了。
  不知过了多久,坂田银时意识回笼,然后盯着手的半截血衣陷入沉思,他这是在哪?
  身旁有什么咀嚼的声音,坂田银时浑然不知地偏过头,倏然惊悚地看到个可怕的场景,‘人’在啃食着自己的同类。
  下弦鬼咽下口的人手,红彤彤的眼珠子无声凝视着坂田银时。
  猝不及防和‘人’对视的坂田银时做出他人生当的最快抉择,整个人先身体绷紧,以与生命赛跑的速度倒地不起。
  人已死,勿扰,谢谢配合。
  为了装死的效果更逼真,坂田银时的手指沾上血,在干涸的泥土上写出他生前的最后笔。
  下弦鬼茫然地歪过脑袋,这个人类小孩在做什么?踩着血液,下弦鬼步步走向坂田银时的位置。
  感知到‘异人’的靠近,坂田银时冷汗涔涔,大脑拼命运转着逃生方法。啊啊啊,银酱的大好年华不能死在这里!这种被人肚子吃下去,顺畅拉成屎冲进下水管道的结局他绝对不要啊喂!
  视线里出现把染血的砍刀,坂田银时敛住表情,迅速冲上前把砍刀握进手。
  “咖!”
  砍掉了下弦鬼脖子的坂田银时喘了口气,待冷静下来,坂田银时才发现整个村庄的生物都横尸在外,尤其是妇女和儿童的尸体支离破碎。
  曾参加过攘夷战争的坂田银时捂住口鼻,他刚刚杀的到底是什么!
  野兽的求生欲告诉他赶紧离开这里,但在看到因为恐惧而瞪大的无数双眼睛,坂田银时吐出口气。
  鲜红的液体浸润了褐色的泥土,坂田银时花了三天三夜,才埋葬了这些年轻或年老的生命。
  这些日子,坂田银时认命意识到穿越的大流在时隔二十几后发生在了他身上,还开启了身体缩水的模式。
  对比番隔壁男主角睁开眼便是各路萌妹子天降,心灵和双目收到万点伤害的坂田银时眼眶出血。
  除了恰柠檬,他还能说什么呢,微笑。
  接受下打击的坂田银时心酸地吃着村庄残留的粮食,明天他还是去隔壁村庄讨生活吧。
  篝火燃烧,散发着夜晚最后的暖意。坂田银时仰视天空的星月,破旧的羽织盖住半身,静静地听着耳边柴火烧起的噼啪声。
  “你就是传说的食尸鬼?竟然是这样的个小孩。”鬼舞辻无惨突然出现在坂田银时的身旁。
  村庄因为灭门被其他村的村民忌惮不敢靠近,而直在诅咒村庄晃荡的坂田银时便以食尸鬼再次出名。鬼舞辻无惨听闻之后,特意过来想见识眼。
  十几年前新上任的下弦鬼死亡,鬼舞辻无惨第时间感受到。比起上百年稳定的上弦,下弦鬼的更替不断,鬼舞辻无惨愤怒的同时,又迫切寻找起有用的鬼。找到传闻的食尸鬼,鬼舞辻无惨是期待他可以成为下个猗窝座。
  坂田银时瞪大眼睛,记忆里茶发男人的笑脸出现在脑海,坂田银时踉跄地爬起身,可在看清鬼舞辻无惨时,面上瞬间恢复了正常。
  那个男人已经死了。
  坂田银时懒散地掏着耳朵,“呦,找银酱有什么事吗?”
  鬼舞辻无惨不在意坂田银时的态度,压低声音诱哄道“活得很痛苦吧,人的生如此短暂,却还要活得这么艰辛。”
  “怪大叔,你不要小瞧银酱,银酱可不是那种容易被颗糖拐走的小孩子。”鬼舞辻无惨成功地被坂田银时定义为邪恶的人贩子。
  坂田银时又暗示道“那个什么,箱子糖也说不定。”最近没吃到任何甜食的坂田银时急需补充能量。
  鬼舞辻无惨挑起眉,“你不想要长生吗?离开痛苦的日子,去过随心所欲的生活。”鬼舞辻无惨对自己的传销手段很有自信,这么小的小孩向来是最好蛊惑的,比如累。
  坂田银时露出不屑的眼神,道“不要仗着自己好看就为所欲为,欧巴桑。”
  长生不老?这人是从哪个频道来的二病。
  鬼舞辻无惨嘴角抽,说“我是男人。”
  银时非常顺口的改话,“失礼了,第次走程序,基酱好。”
  鬼舞辻无惨在失去耐性的边缘徘徊,划开自己的只手指,诉说着自己血液的珍贵之处。
  见状,银时吐槽道“我才不要跟着个穷得只给喝血的男人。”他要的是糖分,不是股铁锈味儿。
  给脸不要脸,鬼舞辻无惨拧起眉,他只要个他想要的结果,对方的愿不愿意在他眼并不重要。
  危险欲来,坂田银时察觉出对方的意图,提起身旁的砍刀,躲过鬼舞辻无惨的致命击。
  鬼舞辻无惨摸了摸手上的血,“日轮刀!”
  知道自己小瞧了个小鬼,为了培养下个得力下属,恢复了伤痕的鬼舞辻无惨准备强行喂血。
  银时努力躲闪,他不知道这个夜色如同鬼魅出现的男人是谁,但是他知道他这条从攘夷战场上苟活下来的命不能轻易死在这里。
  如同欣赏着菜板上垂死挣扎的鱼,在与坂田银时僵持住的时候,鬼舞辻无惨忽然想到个好主意,他要培养这个食尸鬼进入鬼杀队当间谍。
  鬼舞辻无惨的宿敌是鬼杀队的主公产屋敷族,可是多年以来,他都没有找到产屋敷的府邸,彻底铲除这族的根源。
  “给你次考虑的机会。”鬼舞辻无惨缓缓开口道。
  如果这个人类小鬼不同意,他就当场击杀,鬼舞辻无惨的字典里没有被人拒绝的台词。
  坂田银时皱眉,越发觉得来人的脑袋异于常人,比矮杉的二病还要可怕,不过再强也强不过假发。
  鸣女悄无声息地出现地鬼舞辻无惨后面,漆黑的长发盖住双眼,怀抱着个琵琶。
  还不待鬼舞辻无惨说什么,坂田银时吓得瞳孔瞪大,“替、替身?哈哈,银酱才不会怕这些,我说你们别拿这些来吓唬银酱,快点拿下去吧,这是作弊,银、银,啊,要咬舌了。”
  怕鬼?鬼舞辻无惨抓住重点,说起了屑言屑语,含着威胁道“你也不想天天被鬼骚扰吧。”
  原则是什么?怕鬼体质的坂田银时同意了。其实鬼舞辻无惨说了那么多,他个字都没听懂。
  领个脏小孩走出村庄,担心对方饿死,鬼舞辻无惨给了人类之身的坂田银时个饭团。
  从不亏待自己的坂田银时顺势要了份草莓牛奶和甜品,说“没有甜食,银酱会死的。”
  鬼舞辻无惨好心情地带着坂田银时去了餐厅,顺便给他换上件干净的和服。好歹是自己的下属,穿成这么脏兮兮,鬼舞辻无惨也看不下眼。
  坂田银时怀念地摸着身上的和服布料,可惜事实告诉他面前的这人不是吉田松阳,也不可能是。
  见银时呆愣愣地望着自己,鬼舞辻无惨不解“怎么了?”
  “没什么。”
  没过会儿,许久没吃到甜食的坂田银时泪流满面,他终于不用再吃干巴巴的粗粮了。感动之余,坂田银时转画风,开始称起无惨是个超级大好人。
  鬼舞辻无惨嘴角抽,人类的下线果然是最低的,除了某个男人。念着坂田银时的作用,鬼舞辻无惨按捺住脾气回应着小屁孩银时。
  等坂田银时吃完,鬼舞辻无惨带着坂田银时回到他人类之身的座府邸,如今他的身份是名实业家的独子上野弘树。
  “弘树少爷,这个小孩是?”管家尽职地询问道。
  鬼舞辻无惨双手按住坂田银时的肩膀,笑着说道“是我路上遇到的孩子,我想把他养在身边。”
  说着,鬼舞辻无惨低下头,语气温和道“银时,快叫管家伯伯。”
  坂田银时诡异地瞥了眼平易近人的鬼舞辻无惨,先是不可置信人贩子竟然是位地主家的傻儿子,后是惊叹于其性格切换能力。
  夜还没过去呢,鬼舞辻无惨就堂而皇之换了个人设,难不成是姓我妻的?
  坂田银时发挥他的认怂功能,“………管家伯伯。”
  管家收回打量坂田银时的眼,躬身道“这就去准备间卧室给银时少爷。”
  实业家是个溺爱孩子的年男人,听说鬼舞辻无惨要养个捡来的孤儿,不假思索地同意了。
  坂田银时坐在走廊上,大概理清了现在的年代,此时距离江户时代已过去百年。
  凉风习习,坂田银时走到庭院,挥起把木刀,即便过去百年,禁刀令还是没有废去。
  这个时代的武士是什么样的存在?
  鬼舞辻无惨倚靠着柱子,无声望向坂田银时的身影。越是观察,便能发现坂田银时在剑术上的可怕天赋。从第次拿到日轮刀就能伤到自己,哪怕有他大意的原因,最为惜命的鬼舞辻无惨心忌惮。等坂田银时作用失去后,他定要把对方变成鬼。
  而为了完美利用坂田银时,本就善于伪装的鬼舞辻无惨作出了好父亲的派头。
 
 
第2章 
  鬼舞辻无惨欣赏着玉壶上供的壶器,心想又能卖个好价钱。
  坂田银时推开幛子进来,手上啃着个苹果,盘腿坐下道“亲爱的父亲大人,找银酱有什么事?”
  鬼舞辻无惨蹙眉,很不喜坂田银时在他跟前的无礼,道“银时,你的老师又来找我了。”
  “老头子来告小孩子的状,这个社会真是腐朽了。”丝毫不见心虚,坂田银时厚脸皮反抱怨起别人。
  坂田银时只是个普通人类,鬼舞辻无惨对他不能像十二鬼月般捏头泄愤,但这段日子相处,鬼舞辻无惨也捏住了坂田银时的软肋。
  “禁食个月的草莓牛奶和甜品。”鬼舞辻无惨淡定道。
  坂田银时手的苹果滚落上榻榻米,冲上前抱住鬼舞辻无惨的腰,副被拆散野鸳鸯的声线嚎哭道“爹啊!我们是真爱!”
  鬼舞辻无惨是说到做到的性格,贴上富家少爷标签的坂田银时习惯了每天饭后甜品的伺候,想到接下来整整个月要接触不到糖分大神,内心满是后怕。
  鬼舞辻无惨放下壶器,“多吃甜食对你的身体不好。”为了研究自己的鬼之身,鬼舞辻无惨对医术有所研究,讲起甜食的危害条条有道。
  坂田银时缴械投降“银酱以后上课认真点行了吧。”
  鬼舞辻无惨摸上坂田银时的脸,心下总算满意,他还是喜欢听话的下属。
  重要的危机过去,坂田银时忿忿不平地坐到鬼舞辻无惨对面,嘀咕道“打个商量,课程减半。”
  “那是管家给你安排的。”鬼舞辻无惨伪装的原身也是经历过这些,上野家能够给坂田银时安排,本是件好事。
  坂田银时翻起死鱼眼,“哼,你肯定有办法,别以为银酱不知道。”
  鬼舞辻无惨勾起唇,确实是他句话能解决的,但他为什么要帮银时。
  受了两日书本折磨的坂田银时再也忍受不住,在个有星星的夜晚爬上了鬼舞辻无惨的床。
  鬼舞辻无惨睁开眼,掀开被褥起身,在人类聚集的生活,他的切行为如同正常人。
  “银时。”鬼舞辻无惨冷冷开口,如果坂田银时不给他个合理解释,他这次绝对要禁食。
  坂田银时特意滴了眼药水,好把他的痛苦表现地淋漓尽致,“我要离家出走,你不要拦着银酱,说什么都不要拦。”
  听到坂田银时要逃,想起逃离自己掌控的珠世,鬼舞辻无惨袖子里的右手变出尖刺,他还要再使用这个上野弘树便利的身份,知道他秘密的坂田银时只有两个结局。
  见鬼舞辻无惨没有表示,坂田银时试探道“现在小孩子全面发展很累的,要是不小心发展成假发那样,乡下的妈妈桑绝对要哭的。少几门兴趣班,孩子回心转意也说不定。”
  “……………”
  “那什么,我是说如果,要是明天有人来找你要银酱罚抄的三千字,你会说检查过了吧。”坂田银咬重音,再次强调道“银酱是说如果,银酱怎么会忘掉作业呢。”
  所以这天然卷半夜三更来找他,丫的是为了想逃掉明天要交的的三千字!
  坑爹呐!
  “银时。”鬼舞辻无惨亲切地唤了声坂田银时的名字。
  坂田银时却是哆嗦,讪笑道“哈哈,在呢。”
  “我这里有个好办法。”
  坂田银时警惕地后退步“突然想起来,我好像有要事,有什么话可以明天告诉银酱。”
  鬼舞辻无惨狞笑着扯住坂田银时的头卷毛,打残了不就行了,甚至连课都不用了。
  半个小时后,坂田银时瘸着条腿,鼻青脸肿地离开鬼舞辻无惨的卧室,他现在去投诉家暴还来得及吗。
  鬼舞辻无惨注视着坂田银时离去的背影,深深怀疑自己找上这个食尸鬼是被下了降头。
  如鬼舞辻无惨所说,第二天看到坂田银时脸上惨样的老师果然没提半句罚抄的作业,只是目光饱含着怜悯。
  坂田银时吃着草莓布丁,目视府邸里的人来给他送新做的和服。
  “银时少爷,您有空试下,看衣裳合不合身。”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