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综英美]成为全场最佳的可行性计划——长欢huan

时间:2020-06-18 08:38:54  作者:长欢huan
  “被监视了,不会有感觉吗?那种窥视感?”卡罗尔问了一个在摩根看来很奇怪的问题,他看了一眼卡罗尔。
  “当然不会,他只是个普通人……”
  ……
  “我们可以开始侧写了。”霍奇对JJ道,“去召集媒体,把侧写发布出去,希望能得到线索。”
  JJ点点头,走了出去。
  “我们认为,本案中,有两个不明嫌犯,死掉的艾萨克·摩尔,是其中的一个嫌疑人,绑架孩子是他干的,但是他并没有杀害孩子。”侧写由霍奇先开始,然后大家每人一句,开始汇报他们的结论,这对警方抓捕嫌犯有很大的作用。
  侧写分析出不明嫌犯的性格,生活环境,职业,成长背景等等,根据这些信息,定位一个人,在这种信息时代是很容易的,这些大大提高了警局对犯罪嫌疑人的锁定效率。
  “他是被另一个嫌犯所杀,但是他们并不是同伙,可能是另一个嫌犯盯上了他,跟踪他,监视他,他知道摩尔是恋童.癖,利用他绑架那些孩子,在他放掉孩子的时候,重新绑架孩子,杀害他们,嫁祸给艾萨克·摩尔。”
  “我们要找的嫌犯是白人男性,二十五岁到三十岁左右,性格内向,沉默寡言。”
  “犯罪现场严谨,条理分明,他年纪不会太小,有这么强烈的愤怒,说明他精神紊乱,处在一种分不清现实和虚幻的交点,这会儿,他暴力的一端占了上风。”
  “他可能从小生活在极端暴力的环境,可能有一个家暴的父亲,他自我代入到那些孩子身上,从中寻找某种精神满足,或者他在通过这样的场景来复刻重现什么。”
  “寻找因为家暴入院的孩子,那会儿他大概十几岁,他选择这么大的孩子是有原因的。”
  “我们没有时间了,现在还有一个十四岁的男孩和嫌犯待在一起。注意,嫌犯精神不稳定,我们一定要小心。谢谢大家。”
  侧写发布出去了,但是还是没有定位到嫌犯的身份,时间越来越近,大家都有点焦急。
  “如果说嫌犯也经历过暴力,那他为什么不去报复伤害他的人呢?”这点是卡罗尔怎么都想不明白的,他一直信奉冤有头债有主,报仇找到别人身上去了,还算报仇吗?不过是另一个施加伤害的人罢了。
  “有时候,我们总会变成我们讨厌的样子。”罗西摇摇头,说,“你还小,以后会明白的……”
  “那我讨厌有钱的……”卡罗尔小小声,“还讨厌帅的……”
  大家:“……”
  “我开个玩笑……”
  “难道你加入FBI,只是因为工资高吗?”JJ开玩笑。
  卡罗尔:“……”其实有一部分原因是这样没错。
  “等等,我想我有发现了……”摩根笑着,突然把刚刚才放下的文件拿起来,“就是这个……”
  文件里,是一个男人入狱的照片,看起来最起码有五十岁。
  “看这里,因为杀害妻子并将她分尸后抛弃在公园而入狱,被判处死刑……”
  “死刑是什么时候?”霍奇拿出手机开始拨号,“加西亚,我要你查一个人彼得·克伦特,他有孩子吗?孩子今年多大了?”
  “三个月前,在监狱里被执行了注射死亡。”摩根看了一眼大家,把之前加西亚调出来的周围的可疑人员名单翻出来,然后翻到了艾萨克·摩尔住的地址,往后面翻了几页,找到了一个名字。
  “克伦特家之前就住在这个房子里……”
  “怪不得他的监控器装的那么隐蔽……”
  “加西亚,找出他!”霍奇老大下令,“包括他名下的仓库,房子,车库等等可以让他分尸的地方。”
  “收到……马上就好。”那边,电脑屏幕上,一行进度条快速的跳到了百分之百。
 
 
第9章 失踪瞬间
  作为BAU的踹门担当,这次德瑞克·摩根选择了让警员用撬棍撬开门,毕竟铁门不是想踹就能踹开的。
  拿着枪全副武装的特警迅速闯进那个被遗弃的工厂,这栋大楼的某个地方,有分尸了两个人、穷凶极恶的连环杀人犯,手里有人质,他们得活着把那个孩子救出来。
  所以,这次的任务,不仅仅是一次抓捕任务,更是一次人质救援任务。
  在最里面的那间房子里,精钢打造的手术刀刃锋利且尖锐,它被拿在男人的手里,在灯光下,闪烁着令人生畏的冷光——贴在了孩子的脸颊上,那冰冷的触感,让孩子打了个寒颤,颤抖的嘴唇发出一丝小小的气音。
  “哦,小可爱,你哭什么呢?看看这漂亮的脸蛋……这结实的肌肉,切割起来的感觉一定好极了……”
  他的半张脸被阴影挡着,在被放在床上的孩子看来,简直像极了故事里躲在树后面非常对小孩儿下手的魔鬼。
  他已经被吓呆了,哭都哭不出来,只是呆呆的坐着,眼泪却还在不停的掉着,目睹了那人把两条腿放进房间里冰柜,他什么反抗的力量都没有了。
  “对嘛,这才乖,看看,这是多么完美的作品——你也会成为其中的一件……”他把自己做的手账拿到杰米面前,指给他看,“喜欢吗?”
  “好了,我们要开始了……”他放下手里的本子,把刀拿起来,一步步的逼近。
  “FBI!库巴·克伦特!放下刀!”摩根推开房门,后面跟着实习生卡罗尔。
  “不!不可能,看看,你们的子弹快,还是我的刀快。”嫌犯把人质从床上拉起来,尖锐的刀刃直接划伤了他那细嫩的脖颈皮肤。
  “放下刀……这个距离,你确定和子弹比速度?”霍奇从外面缓缓进来,三个人呈现出包围的姿态。
  “你知道最后的下场是什么,你杀了他,我们杀了你……我们知道,你只是走不出来。”
  被三把□□围住的嫌犯很明显受到了刺激,手里的手术刀从孩子的脖子上挪开,顿了一下后,重新往下狠狠的扎去,这一刀下去,这孩子,肯定是不会活着的。
  锋利的刀刃会直接划开并且割断他的颈动脉,在短短的几分钟内,他会因为失血过多而死,就算外面现在停着救护车,也挽救不了他的生命。
  “呯!呯!!”两声枪响,卡罗尔开枪了,子弹稳稳的击中了嫌犯的脑门,和拿刀的那只手。
  “good!”摩根道,“枪法确实满分。”
  霍奇把杰米抱起来,捂住他的眼睛,往救护车上而去。
  现场有人善后,包括那个放着人类残肢的冰柜,也被现场勘查的小组取了样。
  站在犯罪现场外,卡罗尔点了烟,却并没有抽,他单独一个人的时候,一个人可以抽完一盒烟,因为他的特殊能力,靠抽烟杀死自己基本是不可能了,所以他抽烟抽得特别狠,但是在人多的地方,他不会因为自己,影响到别人,抽完烟,全身都是味儿,他觉得,不是很礼貌。
  “刚才干的漂亮,你救了一个男孩……”摩根走过来,拿过卡罗尔手里快要燃尽的香烟,“有什么感觉吗?”
  “什么?”卡罗尔抬头,有点疑惑,他只是在发愁怎么让隐在幕后的那家伙暴露出来……和老鼠打架,总得知道老鼠在哪里吧?不然怎么动手?
  “现在你什么感受?难受?惶恐?恶心?”新人第一次任务经历了爆炸,第二次任务亲手杀了一个人,这些,对他来说肯定不好受……摩根觉得他有必要关注新人的心理健康,虽然他们这一行确实不好干……
  “等等……为什么会有那些感受?”卡罗尔不是很理解。
  “我都懂……我知道那很艰难,不过,卡罗尔,我们是一个团队,我们是一家人,你不必压抑那些感受……”觉得小实习生一定是不好意思承认的摩根点点头,“好了,我们现在得回警局处理后续的问题了。”
  “……”一头雾水的卡罗尔觉得自己和摩根的脑回路好像不在一个点上。
  跟着摩根上了车,卡罗尔问:“你觉得我有什么样的反应像是正常的呢?”
  “什么样的反应都正常……”摩根摇摇头,“这种事情永远也没办法习惯。”说完,他看了卡罗尔一眼,“最起码躲着抽烟就很正常……”
  卡罗尔:“……”
  ……
  杰米·戴维斯被送进了医院,他情况还好,整体稳定下来了,就是……那么大的变故后,孩子的性格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沉默下来……
  卡罗尔站在病房门前,犹豫了一下,还是推门走了进去。他处理完了警局的问题,向霍奇申请了三个小时的时间。
  戴维斯夫妇朝着卡罗尔看过来,交流几句后,两人对视一眼,把空间留给了卡罗尔和杰米。
  “嘿,boy,我是卡罗尔……我们见过面的。”
  杰米不说话,他只是往旁边挪了一下,让卡罗尔坐在了病床的边沿。
  “你知道吗?被人关在箱子里是很可怕的一件事……”
  床上的男孩听到这句话,身体不由自主的颤抖了一下,双手紧紧的抓住了裹在身体上的毯子。
  “你当时害怕吗?”卡罗尔问,“那种窒息的……”
  “害怕……没人来救我……”杰米语气颤抖,“我会死在那里!”
  “我们去救你了……还有你父母,他们找了你好久。”
  男孩不说话,卡罗尔沉默了一下,把自己手腕上的手表摘下来,戴到了杰米的手腕上。
  杰米的手腕很细,还是那种属于孩子的稚嫩和纤细,不过,可以调节的表带让这个问题不再是问题。
  “这是什么?”杰米把手腕收回来,看着手腕上明显价值不菲的手表,有点不明白。
  卡罗尔顿了顿,把手腕伸出去。
  洁白的手腕上一道暗红色的疤痕蜿蜒着,对比强烈,看上去……有点可怕。
  “你经历的那些,我很抱歉,但是,被锁在箱子里的糟糕经历,我也有过,而且……我当时没有坚持住……”
  “那很糟糕不是吗?”杰米勉强的笑了笑,“毕竟没人帮你……也没人帮我。”
  “确实……不过,最愚蠢的事情就是放弃……”卡罗尔眼神暗暗,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脑子犯轴,非得来开导这孩子,或许是相同的经历让他产生了共情,又或者是他该死的同情心泛滥……总之不是什么好的现象。
  卡罗尔拍拍男孩的肩膀,把袖子往下放了放:“这块表是我的生日礼物,我一直将它作为我的护身符。”
  “那你不应该把它给我……”
  “不过,我已经不想用它来挡着伤疤了,它的用途是提醒你好好度过每一天,而不是提醒你,生活有多么不堪。”
  所以当初在医院里割腕自杀的他在现在看来,确实脆弱的有点可笑。
 
 
第10章 周末时光
  他低低的笑了一声,摸了摸杰米的小脑袋瓜,转身打算离开。
  “你要走了吗?”身后,小小的声音传来,卡罗尔顿了一下,头也不回:“是啊,我还有其他的事情。”
  “……谢谢。”小孩儿摆弄着手腕上的手表,对着卡罗尔的背影道。
  卡罗尔把袖子往下揪了揪,没说话,对着病房外担忧的戴维斯夫妇点点头,离开了医院。
  他还要赶飞机回去呢,错过了专机,他得多掏很贵的飞机票才能回去,而且并不是很顺路。
  他对杰米大概产生了一种很奇怪的共情,所以他才会大老远的从警局跑到医院,安慰一个受了心灵创伤的孩子。
  可能他知道那些遭遇对孩子来说确实很难。
  紧赶慢赶,他在三个小时内如约赶到了机场,他们这个案子结案后,可以拥有一个美好的周末,当然,前提是那些永远不知道疲劳的连环杀手不作妖,否则,不要说是周末了,他们连一个美好的夜晚都没有。
  有时候,感觉探员这个工作,简直是拿命在赚钱,而且赚的是那种卖白菜的钱……
  飞机上,瑞德在读书,他总是能从各种各样的地方拿出砖头那么厚的书,而且——
  “明天就是周末了,你们有什么打算吗?”社交男孩德瑞克·摩根端着咖啡杯,倚着沙发,“约会?还是参加主题派对?”
  “没有,明天要好好学习。”加入了新团队和先知们在一起的觉得自己什么都不会的卡罗尔诚实的道,“我对我们组的业务还不是很熟练,所以我打算去看看之前的案例,或者什么书籍……”
  “我倒是可以推荐你一些,不过可能有点多……”眼睛从书上挪开的瑞德,显然对摩根的话题并不感兴趣。
  卡罗尔点点头:“没关系,我看书的速度也很快的。”
  “天哪,你们周末的时光就这么浪费掉吗?那可是周末!”摩根不可置信,把目光对准了霍奇,“你呢?和海莉一起出去吗?”
  霍奇难得的露出了一个笑容:“不,明天我要承包家里的所有家务。”
  “那确实很惨……JJ呢?”
  “well,亨利明天要去外婆那里……”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