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综英美]成为全场最佳的可行性计划——长欢huan

时间:2020-06-18 08:38:54  作者:长欢huan
  “你说的对,绑架开始的时候,不明嫌犯似乎不是很有信心……”
  罗西挑眉,突然说:“进化了?或者说有同伙?”
  “但是个人特征这么明显,有同伙的几率并不是很大。”瑞德挠挠头。
  “先回去看看大家有什么线索。”
  回警局的路上,卡罗尔开车,他开车很飒,方向盘打到飞起,但是意外的很稳。
  “戴维斯先生说杰米喜欢到公园里去踢球,还丢了一件洗干净的球衣,可能是在那里被凶手盯上的。”他让开一辆迎面而来的小轿车,对摩根和潘提思说。
  “现场很凌乱,和乔·琼斯失踪的时候一模一样,没有逻辑性,没有次序,很混乱,不明嫌犯精神状态不是很好。”
  潘提思想了想:“他可能是对杰米有某种幻想,拿走了球衣后不能满足这种幻想,在精神不稳的情况下,便绑架的杰米……可是,为什么要杀掉乔呢?”
  “用完了?当成垃圾丢掉了?”卡罗尔看着两边不断向后的街景,“乔可能没有满足不明嫌犯,所以触怒了他,被杀害了……”
  “可是他在绑架的过程中没有表现出这种程度的暴力……是什么激化了他?”摩根有点不太理解。
  ……
  一个黑暗的地方,邋里邋遢的中年男子坐起来,打开电视机,喝了一口啤酒,浑浊的白惨惨的眼珠子转了转,被新闻上的一则消息吸引了目光。
  “发布安帕警报,十四岁的杰米·戴维斯,于今天凌晨三点失踪……”男子摇摇晃晃的站起来,来到了房间的角落,那里,一个木箱子发出咚咚的声音。
  他一把掀开箱子的盖子,里面,被绑起来的小孩儿惊恐的目光被强光刺激到,紧紧的闭上。
  “乖……”他说,“敢出声,就杀了你。”
  说罢,他温柔的摸了摸男孩细嫩的脸颊,然后粗暴的将他从箱子里拉出来,摔在地上。
  一边电视机的声音还在持续。
  “……FBI已经接手此案,希望有线索的市民可以联系此案专线……”
  男子看了一眼电视,解开男孩手上的绳索,蒙住了那双满是泪水的眼睛,拉着他的胳膊,走出了房间。
  他把男孩儿丢在一个偏僻的地方,转身离开。
  在他走后,另一个男人缓缓的走进,干脆利落的捂住了男孩的嘴。
  警局,大家汇总了一下自己得到的消息,证据板面前,卡罗尔定定的看着那张照片,那孩子只有头和躯干的照片,突然有烦躁,他摸了摸裤子口袋。
  “那边有吸烟室。”摩根的声音从后面传来。
  “嗯?”卡罗尔从兜里拿出来一把水果糖,“忘带了,吃糖?”
  “……”摩根接过粉色的少女心草莓夹心,有点迟疑,“……谢谢。”
  “不客气……你今天早上怎么看出来我抽烟的?我专门喷了香水掩饰的。”虽然自己在行为侧写方面是个菜鸡,但是好歹也是千锤百炼的伪装狂魔了,这么轻易被发现,还真的……
  “你昨天来穿的很正式,如果有喷香水的习惯的话,昨天就应该也喷了香水,但是你没有喷,所以今天喷香水就有点奇怪,加上你昨天拿笔的手势,是平时拿烟的姿势,长期吸烟的人会不由自主的做出那个动作……”
  “……”卡罗尔顿了顿,把蓝莓小清新糖果放到嘴里,嚼嚼嚼。
  “说真的,不要有太大的压力,我知道你刚来BAU可能不是很习惯,但是,BAU的工作没有轻松的,你要有心里准备,回去好好休息……”作为实习生的老师,摩根虽然担忧,但是也没有太过紧张,“有什么话要找我谈谈,我随时都在。”
  “yeah,我没事,只是……你知道的,第一次直面爆炸现场,有点不太适应。”面不改色的撒谎卡罗尔十分熟练,配上他那大大的黑眼圈食用,可信度max。
  摩根皱了皱眉,总觉得眼前这家伙没说实话。
  “加西亚把附近所有的恋.童癖和性.犯罪者罗列出来了……”霍奇敲了敲玻璃门,把摩根的注意力吸引走了。
  作者有话要说:
  男主抽烟喝酒烫头发,不是个乖崽崽
  谢谢各位宝宝的收藏和评论,把你们摁在墙上亲,亲哭!!!
 
 
第7章 失踪瞬间
  离开后又重新折返的男人跟着前面那个带走小男孩的人,有点紧张的吞咽了唾液,脸上细小绒毛般的胡须里,有汗水慢慢渗出。
  这是他是男孩……那细腻的肌肤,颤抖的睫毛,还有那青涩的哭喊声,浸满了泪水的双眸在他看来,就是世界上唯一的珍品,美好的让人想要剜出来,藏起来,藏在水晶的瓶子里,一闪一闪……一切都是那么的美妙……
  他不能让这人,伤害他的男孩儿……他从袖子里伸出闪烁着寒光的刀刃,蹑手摄脚的跟了上去,周围微风阵阵,微微的阳光照着,青天白日下,却无端的让人生寒。
  被拖着走的男孩被吓坏了,他从床上醒来,就躺在了黑漆漆的箱子里,被绳子捆绑着,他想要喊妈妈!喊爸爸,但是,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
  现在,这个人抓的他好疼,眼前被蒙上的黑布,不知道什么时候被蹭掉了,周围的环境陌生的让人恐惧。
  他想起了跑在球场的那种飞一般的自由……
  ……
  “这个不明嫌犯前后矛盾,行为完全不一致,在绑架的现场,虽然很小心,没有惊动父母,但是他胆子并不是很大,行事草率,现场一片混乱,应该是给孩子的杯子里下了药,让孩子变得好控制……”瑞德倚着门,手里拿着咖啡杯,接过了卡罗尔递给他的糖果,“谢谢。”
  “不客气……”给大家都分了糖,虽然看样子大家都不是很喜欢糖果,但是都给面子的接过去,卡罗尔小小的笑了一下,接上了瑞德的话,“是,那他的体格应该比较健康,至少可以在二楼带走一个十三四的孩子,这需要的力气并不小。”
  亲测,从二楼带着重物跳下去,不惊动别人的难度挺大的。
  “确实是这样,不过,可能是他给父母也下了药……”摩根翻了翻文件,“从现场提取到的生物检材送去检验了,现在还没有结果。”
  “他可能给父母下药,为什么不杀掉他们呢?”卡罗尔顿了一下,“我总觉得这个案子里,不止一个嫌犯。”
  杀人有时候是会上瘾的,卡罗尔对此深有体会,你会失去对生命的尊重,把它当做可交易的筹码,随便的放在天平上……甚至有时候,它什么都比不上。
  “这里面的情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之前……不明嫌犯是很在乎这些孩子的,之后,这种在乎感觉变成了一种……憎恨。”潘提思把手里的咖啡放下,“噢,蓝莓夹心,你的口味不错嘛。”
  “谢谢,我要巧克力的。”JJ道,“有没有可能,嫌犯是因为把自己代入了这些孩子?”
  “所以在这些孩子满足不了他的情况下,他起了杀意?”老爷爷罗西点点头,“吃糖多了对牙齿可不好……”
  “我喜欢甜的……”卡罗尔笑,“会不会是精神分裂?”
  “精神分裂和人格分裂是有区别的的,精神分裂一般情况想不会导致这种程度的暴力,我绝对可能是人格分裂,也就是DID……可能嫌犯有一个非常暴力的副人格……”
  “有可能。”霍奇点点头,“这种比较个人化的犯罪手法不太可能和别人合作,也没有表现出合作的迹象,但是——”
  “打扰一下,霍奇纳探员,我们又发现了一具尸体……”警员对着BAU的boss道。
  ……
  被切割的零零碎碎的尸体让在场的警员们面色凝重,现场除了面目全非的受害者,什么都没有,干干净净。
  受害者被随意的抛弃在公园的角落,裹在黄色的袋子里,像极了要被处理的垃圾。
  “是孩子?”霍奇出示了自己的证件。
  “不是,是一个成年人。”现场的警探摇摇头,这样的场面对他来说,确实冲击有点大。
  卡罗尔拿出手机,打给了加西亚女王。
  “克里斯小天才,加西亚女王为你服务……”计算机房间里,加西亚从另一台电脑上划过来,接通了电话。
  卡罗尔笑了笑:“嘿,我想你一定查出来这个死者是谁了吧?我开免提了。”
  “当然,你猜对了……这家伙可真的是个恶棍!简直不敢想象,他怎么能对孩子做出这种事情!”
  “这家伙叫艾萨克·摩尔,三十四岁,无业游民,十七岁因为偷窥和跟踪等轻罪被询问,之后因为入室盗窃被送青少年学院开除……三个月前出狱。”
  “加西亚,他入狱的原因是什么?”摩根从不远处走过来,问。
  “这里写的是跟踪骚扰已婚妇女。”
  “我觉得那妇女当时肯定带着孩子……”卡罗尔看了不远处被台上警车的裹着尸体的黑色担架,语气肯定。
  “对,你是对的,当时受害者带着年仅十岁的儿子,OMG,他跟踪的是那孩子?”
  “我想是的……”摩根看了一眼实习生,“那我们又有了一名嫌犯,那个暴力的副人格。”
  警局。
  瑞德对着地图分析着嫌犯的心理安全区,首要犯罪嫌疑人被杀,之前的所有推测都出现了偏差,他得把那些偏差修正。
  大家正在分析着这个嫌犯表现出来的种种迹象来分析嫌犯的心理。
  卡罗尔放在兜里的手机震颤了两下,一封短信被发了过来。他打开看了一眼,眉头紧紧的皱了起来。
  “不好意思,我出去一下?”打了个招呼,卡罗尔站起来,眼底某种情绪在翻涌。
  短信的内容很简单,只有一句话:“我知道是谁杀了他们。”
  卡罗尔顺着电话号码打回去,却没有人接这个电话。
  他知道这个电话号码大概率查不出什么,看起来对方的技术不错。
  这到底指的是什么?谁杀了他们?他们指的是谁?这个孩子和那个男人,还是……他想的那样?
  “等我们见面的那一天,你会喜欢我送你的礼物的。”短信又来了,这次还是那个号码。
  手机的屏幕闪了闪,小小的代表着信息的那个小光标在屏幕上跳动着,卡罗尔皱眉,拔出电话卡,直接掰断,然后扔了出去。
  搞这些幺蛾子干什么,他没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干嘛要这样被人吊着,他又不是被胡萝卜吊着的小毛驴,反正他已经活了那么多年,活着就是赚,死了也不亏,有本事就来正面刚一波,没本事那就一直躲在臭水沟里当老鼠。
  至于那人口里说的真相,他会一一查清楚的。
  作者有话要说:
  么么哒
 
 
第8章 失踪瞬间
  卡罗尔把电话和卡都扔掉,刚刚打算回去投入到案情分析中去,就看见摩根出来了,还拿着车钥匙。
  “boy,和我去一趟艾萨克·摩尔家。”
  卡罗尔点点头,打开车门坐了上去。
  “发生什么事了?”摩根看了一眼卡罗尔,把墨镜戴上,发动车子,随口问。
  卡罗尔摇摇头:“没事儿,和朋友有点不愉快。”
  “girlfriend?”摩根笑笑,有点感慨,“相信我,不管年龄多大,和女朋友吵架都是很正常的事……”
  卡罗尔:“……”
  “你为什么会这样想?我还是单身啊……”
  汽车飞速的行驶在路上,不一会儿,他们就到达了目的地。
  推门进去,因为屋主死另一个嫌疑人,并且已经凉凉了,所以这个地方也算是调查范围内了。
  “好臭……”门被打开,里面一股混杂着榴莲披萨和过期垃圾的味道。
  “确实……”摩根进去,打开随身携带的手电筒,里面太黑了,可能是窗子太小的原因,昏暗的很难看清里面的陈设。
  里面的家具很少,只有几个破旧的衣柜,一个低矮的床放在角落,空地上,除了散落的垃圾,便是已经积满了的灰尘。
  卡罗尔走过去,把角落的那个箱子打开,里面,一件白色的球衣已经沾染上了灰尘。
  “我想,我找到了杰米的那件丢失的球衣了。”
  “还有绳子、胶带……他把孩子放进这个箱子里。”摩根皱眉。
  卡罗尔沉默了一瞬间,眼底有什么东西翻涌了一下,“看起来是的。”
  他已经忘了那是什么样的感受了,但是……已经过去了那么多年,他在无数个世界里死去,对死亡已经没有什么感觉了,却偏偏对那种封闭的空间有阴影……如果在加上黑暗,他会失去思考的能力。
  那种四面八方而来的压迫,宛如置身在深不见底的深海,被窒息的痛苦缠绕着,缓缓的沉入到无底的深渊里去。
  闭了闭眼睛,卡罗尔把那件球衣装进证物袋,封好口。
  在这个房间里发现了一个隐藏的很深的摄像头,刚好对着门口的方向,摩根把它拿下来:“我想,这个可能是另一个嫌犯装上去的,借助这个监视着摩尔,他知道他是个跟踪狂,绑架犯……他就是这样知道了乔的位置,然后二次绑架的。”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