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综英美]成为全场最佳的可行性计划——长欢huan

时间:2020-06-18 08:38:54  作者:长欢huan
  “是的,我现在要回家了,你也赶紧回去吧?”
  “嗯,要我送你吗?”卡罗尔问,他觉得这么晚了,女孩子一个人回家总是很危险。
  加西亚愣了一下,连声道:“不用了,不用了,我还有约会……”
  “那好吧,祝你玩得愉快。”卡罗尔莞然。
  年轻人,就是有活力……至今单身了有好几百年的卡罗尔·克里斯心里感慨。
  回到家,他拿着钥匙打算开门,突然,被门口的一个小盒子吸引了注意力。盒子不大,巴掌那么大,包装的挺精致的,像个礼物,还系着蝴蝶结,放的挺偏僻。
  耳钉没有发烫,但是他习惯了慎重,小心翼翼的拿起来,抽出匕首,把贴在上面的胶带割开——
  里面,一盘感觉很老的录像带被精细的放着,周围垫着小海绵碎,缓冲,防撞击。还有一张卡片,上面写着:“赠,亲爱的卡罗尔。”
  “……”
  Emmm,卡罗尔根本想不到这是谁给他的,毕竟他从轮回世界里回来之后,就和之前的那些朋友断了联系还搬了家……
  打开门,进去,找了一台放映机,卡罗尔坐在沙发上,倒了一杯牛奶,打开了放映机。屏幕上一阵雪花后,他自己略显青涩的样子直接切了进来,没有任何防备。
  那时候的他,还是金发,一副桀骜不驯的样子,喜欢朋克,喜欢篮球,和班里的同学一起浪到飞起,泡吧喝酒打架,像极了别人嘴里的坏小孩,但是,父母却丝毫不觉得有什么问题,他们以为那是小孩子的玩闹。
  “哦,看看,卡罗尔已经十八岁了……从明天开始,你就是成年人了。”男人低沉磁性的声音让卡罗尔抖了一下,手里的牛奶差点拿不稳。
  他把牛奶放在茶几上,收敛了所有情绪,呆呆的坐着,目光紧紧的盯着那有点模糊的画面。
  “oh,baby!你的蛋糕!祝你生日快乐!”温柔的声音传来,视频里,女人的脸上洋溢着幸福和快乐。
  他听见自己说:“谢谢妈妈,我很喜欢。”
  卡罗尔眼睛一瞬间变得通红,他努力的弯了弯唇角,却怎么也笑不出来。一种空洞的感情占据了他所有的心绪,他连悲伤,都因为在一次一次的轮回中而渐渐淡忘了。
  他现在穿黑色的衣服,染黑色的头发,不叛逆也不瞎混,还进入了警察学校,考上了FBI,可惜没人在意这些了。
  原本被刻意忘记的记忆现在翻江倒海的涌现在脑子里,那一天的所有细节,都被他从海马体长期记忆区里翻出来,一帧一帧的回放。
  被杀死的父母,萦绕在鼻尖的血腥味,还有逼仄的木箱子里望不到边际的黑暗。时间仿佛静止在那一刻,这么多年来,这一幕,已经是陈年的梦魇,挣不脱,放不下,也不敢仔细去回想。
  他甚至都不知道事情是怎么发生的,一切来得太快了……
  他顿了顿,关掉灯,把放映机的声音放到最大,从茶几下面的抽屉里,摸出一盒烟。杂牌子,味道一般,他也不在意,打火机的火光在有点暗的房间里有点刺眼。
  丝丝缕缕的烟雾升腾而起,遮住了他的表情。
  ……
  第2天,卡罗尔打开窗子,把空了的烟盒扔掉,关了放映机,将磁带放入保险箱。不管这是谁送来的,怀着什么样的目的,这盒录像带,都对他意义非凡……因为他卖掉了家里的房子,连那点点回忆都没有留下。
  一晚上没睡,对他来说没有任何影响,除了有点黑眼圈……好吧,不是有点,对着镜子,卡罗尔有点苦恼。
  身上的香烟味已经散的差不多了,他还是很认真的刷了好几遍牙齿,走之前,犹豫了一下,把架子上放着的古龙水稍微喷了点。
  完美,今天又是一个精致的男孩呢,除了眼下大大的黑眼圈。
  裤子口袋的手机震动,他拿出来看了一眼,来电显示是个陌生号码,他皱了皱眉:“hello?”
  “喜欢吗?”那边,电子合成的声音让卡罗尔听不出来到底是男是女。
  “还好。”卡罗尔声音淡淡,“要我说谢谢吗?”
  那人很明显没有想到卡罗尔会这么淡定,沉默了一下:“不用了,喜欢就好。”
  卡罗尔迅速的记下电话号码,打开电脑,侵入了电话服务中心,开始追踪定位。
  “我这还有别的,都会送给你的,不要着急——”啪,电话断了。
  电脑屏幕上的三角定位显示页面上,原本还在闪烁的红点骤然消失,什么都没有查出来,这个号码是一个一次性的电话号码,注册信息也是假的。
  他并不失望,可能是之前就有这个预感了,这人搞这么神秘,肯定不会让他随随便便的找到,不过不用太担心,他孑然一身,无牵无挂,正面对上了,指不定鹿死谁手呢。
  不过——
  他想了想,打电话给了某位和他遭遇一模一样的法医。
  “嘿,亚伯拉汗,是我,卡罗尔,亨利呢?”
  亚伯的古董店里,亨利刚从地下室出来,他刚刚经历了一场让他印象深刻的死亡,在自己的小实验室里记录了数据。被枪打死的疼痛最起码是七级以上,比上次被列车扶手刺穿胸膛的痛感能强烈一点……
  说实话,就算死了那么多次,他还是有点不太适应(废话,这玩意谁适应的了?)。
  “亨利,那家伙打电话来……”亚伯对卡罗尔十分警惕,直接称卡罗尔为‘那家伙’。总之不是很友好。
  “卡罗尔?你最近还好吗?”亨利接过电话,假假的问候。
  “是我,说实话我感觉还可以,最近给你打电话的神秘人还在吗?”卡罗尔直接开门见山。
  “当然,难道你知道他的身份了?”亨利瞬间来了精神。
  “没有……不过,我好像也被人盯上了……”
  亨利沉默了一瞬,似乎有点不可置信:“亚当知道你的身份了?你是怎么暴露的?难道也和我一样,复活的时候被人发现了?”
  卡罗尔:“……我那不是复活,医生。”
  “yeah,确实,不过我仔细的观察过你的情况,在心脏停止跳动一分钟后,又重新恢复跳动,严格意义上来说,确实属于复活的一种……”
  “我那是没死透!”
  “OKOK,亚当发现你的秘密了?”
  “我也不知道。”卡罗尔沉默了一下,还是没有把自己的猜测说出来。
  他当时被医生发现了自己的秘密,当场把医生就给捅了……
  结果两个人第二次见面的时候,对视的那一瞬间,都看到了对方眼底的震惊。对于当时的行为,卡罗尔还是有点愧疚的,那会儿他刚从轮回世界回来,追查当年的旧案子,摸到了一点眉目,结果出了事儿,看谁都像敌人,应激反应简直要命。
  医生真的是好人,救了他。
  但是他其实道德感很缺乏,只是有点点的心虚,在道德面前,保护自己还是排在前面的。
  他以为医生和他一样是轮回世界回来的,试探了好几次才发现,这家伙就是一老古董,当然,他们俩的古董程度比起来,他还是略胜一筹……
  至于为什么成为了朋友……其实主要都干不掉对方。
  这样一想,医生也算是他的朋友了呢(不是)。卡罗尔叹了一口气,挂掉电话,开车去上班。
  FBI。
  “嗨,克里斯,来的好早。你是昨天晚上没有睡觉吗?黑眼圈已经快赶上瑞德了。”摩根递给卡罗尔一杯咖啡,调侃道。
  “……”后面刚刚推开门就被cue到的瑞德,“怎么了?我昨天晚上睡了四个小时!”
  一晚上没有睡觉的卡罗尔:“……”
  “昨天晚上抽烟了?因为昨天的爆炸案?”
  专门喷了香水掩饰的卡罗尔:“……”这些人怎么什么都知道?
  “抽烟并不是一种有效的解压方法,人们对香烟成瘾只是因为尼古丁成瘾机制,成瘾机制是由于成瘾物质和大脑奖赏系统相互作用产生的慢性,复发性脑病,香烟里面的主要成分焦油和尼古丁会导致肺部严重的污染病变,严重的可以导致肺癌的发生……”
  “有案子了。”霍奇推门进来,打断了瑞德的科普,他眼神淡淡的看过卡罗尔,走向圆桌。
  作者有话要说:
  还是放不下,滚回来更新了,希望大家收藏评论一条龙,这样胖鸽子才有动力好好更新,拒绝咕咕咕哦
 
 
第6章 失踪瞬间
  儿童失踪案总是很紧急的,把案情分析挪到了飞机上进行的BAU,心理都比较沉重。
  这次的案子里,一个十三岁的小男孩被分尸,还有一个下落不明,背后,有一个家庭的支离破碎,有一个家庭沉浸在悲痛之中。
  “我接手过的儿童失踪案,只有极个别的孩子最后被成功的救了回来,不过,我并不把它称为失败。”罗西缓缓摇头,目光看向那几张犯罪现场的照片。
  “一般儿童失踪案,前二十四小时极为关键,失踪儿童获救的几率更大,超过百分之九十的孩子会在二十四小时后被杀害。”瑞德道,“杰米·戴维斯已经失踪七个小时了。”
  “乔·琼斯失踪十三个小时后就被杀害了,我们真的有可能救回这个孩子吗?”摩根眉头皱出了奇异的弧度。
  “可能吧,不过,现在还没有见到尸体,我们就要当做他活着。”
  “是的,这两个孩子都是白人,黑发,年纪也差不多大,这是他的偏好型,如果他在选择什么,不明嫌犯可能会和孩子们待的相对上一个长久一点。”
  “我们要尽快了,待会到了之后,潘提思,摩根,克里斯去现场,瑞德,你和罗西去找法医,JJ和我去警局报道,抓紧时间,那孩子已经和不明嫌犯待了七个小时了。”
  飞机穿过云层,尾翼带起长长的流云,阳光洒在机身上,反射出莹润的光。
  下了飞机,卡罗尔跟着摩根去了杰米·戴维斯家。
  孩子是半夜三点失踪的,家里的监控系统和房屋报警系统被切断,睡梦中的父母根本没有发现孩子不见了。
  等到早上喊他起床吃早饭的时候,打开门,房间一片凌乱,孩子已经没有了踪迹。
  “戴维斯先生,戴维斯夫人,我理解你们的悲痛,不过可以跟我说说杰米吗?”卡罗尔看着坐在沙发上的父母,放低了声音,摩根和潘提思上去勘察现场了,他需要和父母谈谈,“如果不介意的话。”
  “你们为什么不出去找他!你们根本不理解杰米对我们来说到底有多重要!坐在这里有什么用?”
  “夫人,冷静!”卡罗尔看着悲痛的父母,眼底神色翻涌,他安抚的道,“我理解你的悲痛,不过,现在告诉我杰米的生活方式,这样对我们追踪嫌犯有很大的作用。”
  他顿了顿:“亲人处在危险中,我们很可能失去方寸,但是,最主要的是冷静下来……好吗?”
  “……sorry……我只是……”戴维斯夫人扑在丈夫怀里,泣不成声。
  卡罗尔知道,这家人是在自我责怪,没有保持警惕,让孩子在家长的看护下失踪,这对家长来说,如果处理不好,将会是一生的噩梦。
  “没关系,可以说说吗?关于杰米?他的性格,他爱玩的玩具,爱去的地方,好朋友之类的?”
  “杰米……他性格很好,邻居们都很喜欢他,同学们也很喜欢他,他喜欢去离家不远处的花园,踢足球,和朋友一起去。”
  “那你知道,他的朋友叫什么名字吗?”
  “yeah,都是同年级的小孩,一个叫波比,一个叫里奥。这有什么问题吗?”
  “没……杰米认识一个叫乔·琼斯的孩子吗?”
  “不认识,怎么了?”
  “没什么……听起来,杰米不喜欢落单……”
  “是啊,他性格活泼,朋友也多。”
  “戴维斯先生,你最近有没有什么觉得不对劲的地方,觉得有什么事,什么人让你觉得很值得在意?”
  “没有……等等,杰米的球衣丢了一件,那是他妈妈才洗干净装好的,他说换衣服的时候,没找到放在书包里的球衣……”
  卡罗尔记下来,看着难忍悲痛的父母,顿了一下:“I’m sorry .”
  其他的,他也没有办法,只能尽力去找到这个孩子了。
  有时候,他深刻的认识到,人类的悲欢并不相通——
  “戴维斯先生,戴维斯夫人,有消息我们会尽快通知你们的,如果有什么发现,可疑的人,可疑的电话,可疑的注视,都可以告诉警察,他们会在这里保护你们的。”摩根和潘提思从楼上下来,对戴维斯夫妇说道。
  ……
  “这里,还有这里,下刀稳准狠,刀工精湛,我觉的他受过医学培训。这种切割手法是医学截肢的手法……”穿着白大褂的法医把尸体上的白布揭开。
  瑞德点点头:“你觉得他有没有被迫发生不和谐的事?”
  “身体不完全,没有办法看,不过,他被吊起来过。”法医调出X光片,“看这里,只有被悬吊,后背肩胛骨才会形成这样的伤痕。”
  “虐待狂。”罗西看了一眼尸体,“为什么?”
  “什么?”
  “这人表现出极强的自律,下手很稳,说明他严谨充满了掌控力,但是……乔·琼斯是从家里失踪的……照片里,现场混乱,甚至还采集到了DNA……”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