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陛下艳冠六宫——雕虫琢玉

时间:2020-06-18 08:37:42  作者:雕虫琢玉

 

 
 
第1章 陛下
  “邑安王归京!”
  宫门口,随着阉人这一声尖利的传礼,马车的玉簟掀开,衣如雪,面如花的裴子西从马车上下来。
  正是三秋风凉,他刚由人扶着下了马车,那边已翘首等了许久的陈皇后便走了过来,转手接过宫女手里的披风仔细给他披上:“才离长京半年而已,怎忘了这个时节天凉,你不是最怕冷么。”
  “皇兄他……为何走得这般急。”皇上驾崩,实在是有些突然,裴子西因为这一路赶得急,一身仆仆风尘,如今倒似那白玉兰湿了雨,秀白面容添几分憔悴。
  陈皇后瞧着,又垂下眼,一双葱白细嫩的手还在慢慢替他系着披风:“你也知皇上早夭前便身子不好了,你自长京离开后他还大病了一场,本想告知你的,但你这性子最是放不下,皇上怕你担忧便瞒了这事。”
  裴子西心中只伤怀兄长猝然离世,没有注意到同陈皇后姿态如何亲昵,两人靠得极近,像是依偎着互诉衷肠。
  旁的宫人当没看见,只有角落站着的一个人看似姿态淡淡,实则目光冷然,抿着唇,若是裴子西见了当知道,他是在生气。
  而裴子西也确实看见了他,只因他忽然咳嗽了一声。
  “阿虞……”见那人转身走了,裴子西绕开陈皇后要去追,但是刚追了两步又被陈皇后抓住手腕,示意他说,“传话的人来了。”
  顺着去看,果然有一个老太监朝这边走来,他是宫里的总管太监徐公公,裴子西认得。
  “皇后娘娘,王爷。”徐公公先向两人见了礼,这才扯着笑脸对裴子西说,“丞相和另两位顾命大臣就等着王爷呢,听遗诏的事可马虎不得。”
  这是在说裴子西耽搁了时辰,让他快些,裴子西又看了一眼那边已经走远的人,想着裴虞是唯一的皇子,皇位是传给他的,那一道听遗诏的时候便能见到了,所以也就没急着去追,就跟着徐公公去了太和宫。
  丞相陈末年领着另外两个大臣在里面等着,见了来人略略打量一番,客气道:“王爷清减了不少。”
  裴子西颔首算是回礼,就听陈末年对徐公公示意:“既然王爷到了,那开始吧。”
  四下扫了一圈,裴子西没有看到裴虞,想说殿下他还未到,那边徐公公已经拿出遗诏开始念了。
  “邑安王朕手足——子西,人品贵重,身兼治国之才,必能克承大统。著继朕登基,即皇帝位。”
  “皇上,万岁!”话落后陈丞相带头对他跪下,稽首叩拜,额头都贴着冰凉的玉砖。
  裴子西也是跪着的,被那一道他觉得不可思议的圣旨给劈得整个人都愣住了,好一会才狼狈地往后退想要避开大礼:“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是不是看错了,我不是……”
  陈末年抬起头,看着他惊慌失措的秀容,深沉的眼神像在看小孩子玩闹一样,淡淡道:“王爷,这就是先皇遗诏,您要亲自看吗?”
  说着竟然真的拿了遗诏给裴子西,他接过,看了一眼便落在地上:“……那阿虞呢?”
  “殿下自有他该去的地方。”陈末年亲自弯腰捡起了那一卷诏书。
  *
  裴子西知道了这是一个早就筹划好的阴谋——是在再次见到裴虞的时候被他点醒的。
  陈末年说裴虞自有他该去的地方,其实就是将他流放——不过表面说得冠冕堂皇,是要他去青州做长靖王。
  他走的那天是裴子西回长京的第三天,太和宫里一直看着他的人这天忽然都不在了,他才有机会跑出去送裴虞。
  但是裴虞已经不信他了。
  “子西的封地离长京并不近,却能在父皇驾崩后的第二天就赶回皇宫,你说,要我怎么想?”
  他想的,自然是他裴子西和陈末年那群老狐狸沆瀣一气,抢走了本该是他的皇位。
  “没有,你误会了。”他不想再让裴虞用那种陌生疏离的眼神看自己,急忙解释,“再有半月就是你的弱冠礼,我只是想及早赶回来,你不是说喜欢独山玉的温润吗,我想着回京时可以绕路去独山取玉,刚好能赶上你的生辰。”
  “独山玉。”裴虞看着裴子西喃喃,半晌又道,“是吗?”
  他没有说信还是不信,只是那反问的语气让裴子西听出了几分自嘲的凉意,裴虞转身,最后一眼是一个失望的神色。
  去青州的马车就在裴子西面前驶离,让他觉得有些茫然,这皇宫只剩下他一个人了,阴谋诡计将他笼罩,而昔日和他最是亲近的人却不懂他。
  就在他看着马车离开的时候,远处,陈皇后也在看着他,她的臂弯里搭着一件玉色的披风,又忽然似有所感地回头,看到了徐徐走来的陈末年。
  “叔父。”收回视线,她恭恭敬敬地行了一个礼。
  “嗯。”
  淡淡的一个字,听不出什么情绪来,不过陈皇后看到他脚步就停在自己面前,没有移开。
  陈末年才过不惑三载,但是却早已老成得叫人看不透,他是陈家的掌权人,却无妻女行事诡吊,别人说他城府深,都怕他惧他,陈皇后也是。
  她这位少年得志的叔父曾才冠京城,二十五就做了丞相,位极人臣十八年不倒,如今已经是万人之上,无人之下了。
  又等了一会,陈末年还是没走,也没说话,陈皇后才抬起头,却看到他在看着前面裴子西的背影。
  “这孩子,这么大了还跟小时候一样。”他微微眯着眼看了一会,又意味不明地说了一句,“他和殿下关系倒也跟幼时一样好。”
  陈皇后还没思忖出他说这话是什么意思,就见陈末年朝自己伸了手,她又愣了好一会才,去看他却见他还是在看着裴子西,就耐心地维持着这个伸手的动作。
  她迟疑地把臂弯上的披风放到了他手里,陈末年便走了,她看着他走过去,替裴子西系好披风,又将他的长发一一从领子里理出来。
  远远的却听不清他们在说什么。
  “见到人了?”放好最后一缕乌发之后陈末年收回了手,一道笼在袖子里。
  裴子西情绪十分低落,也不答话,径直解了披风还给他转身就走,若是寻常他断然不会这样做,所谓识时务者为俊杰,他知道。
  但是现在,或许是明白真相的他太过气愤怨恨了,气得乱了分寸。
  “臣是瞧皇上这几日茶饭不思,才让您来送一送长靖王的,现在见了也要闹脾气?”裴子西兀自走远,陈末年抱着披风闭着眼“啧”了一声,淡淡说,“反正以后也见不着了。”
  *
  “陛下,新做的龙袍送来了,试试吧。”
  徐公公说完,陈末年就抚着托盘里盛着的衣裳,也侧首来看坐在角落里的裴子西:“试吧,臣想看看。”
  再有八天就该登基了,这阴谋逼得急,先皇入皇陵后他就要去坐上那个位置,可是他不愿。
  “我不是什么陛下,皇兄的遗诏也不可能是真的!”
  “为什么这样说,遗诏陛下不是看过了吗。”陈末年垂着眼,眼皮耷拉着落在金丝线绣的金龙上,有些漫不经心地问。
  “我又不是皇室血脉,名不正言不顺,再说明明阿虞他才……”
  “够了。”慢慢收回手负在身后,陈末年微微仰着头,深靛色的官服让他看起来十分的庄严年长,他的脸上都是岁月铸造的沉稳。
  “陛下这是非要逼死殿下。说什么不想做皇上,这天下哪有人不想当帝王的,陛下你和殿下如今形同陌路也不过就因为这皇位罢了。”
  “你口口声声说着不想、不要,但做的事、说的话却不留余地,是要不给殿下留活路啊。”他停顿了一下,低下头用眼神示意捧托盘的宫人让开,这才一步步朝裴子西走过去。
  用十分低沉仿佛真的看透一切的声音叹道,“你啊,口是心非,不过到底太年轻了,这点段位还不够臣看的,臣知道,皇上只是不安心。”
  “你……你到底什么意思?”听他说了这么多,裴子西还没弄清楚他到底在胡言乱语些什么,只觉得讽刺。
  事实上陈末年确实有些讥讽他,面上却露出体贴了然的微笑,仿佛很理解他:“陛下其实一直是在说反话,这样做的目的就是暗示臣去杀了殿下,这样皇上才好无后顾之忧地登基……放心,为了陛下,
  臣愿意扮这个黑脸让人去取他性命,您便名正言顺了,陛下现在可以安心了吧。”
  “你胡说!”裴子西被他那一番话气得站了起来,愤怒直冲头顶,口不择言地脱口而出,“想做皇上的是你!想杀人的也是你!”
  话一出口便知失言,但是收回已经来不及,僵了一下,裴子西面色有些不自然地坐回去,现在他如阶下囚,说了这些惹怒了对方自己也讨不到好果子。
  不过陈末年却并未动气,他站得笔直,深深地看了一眼因为太激动而还在椅子里喘着气的裴子西,冷冷问:“那陛下,到底要不要穿这龙袍?”
  穿不穿?裴子西还在出神,他知道刚才那番话是陈末年在威胁他,可是阿虞已经不在长京了,他是安全的,那现在他或许也就不用……
  陈末年皱眉了,显得耐性不怎么好,见裴子西还没有给出答案便嗤笑了一声,像是看穿了他的想法,却没有说破,只是一甩衣袖,吩咐宫人:“给他换上!”
  “你们……”
  尽管竭力挣扎,但是裴子西从小到大都是被护着长大的,从未有人这样对他,他的的确确是个文弱秀气的人,又敌不过他们人多,很快还是被人从椅子里轻易就拖了起来。
 
 
第2章 陛下比女子还娇
  陈末年负手背对着屋内,仿佛听不见身后的动静,只放远目光看着窗外的残霞,在他背后裴子西被一群人扯了外裳强自换上那华贵非常的龙袍。
  陈末年终于转回身,上下打量了裴子西一番,像是在估价什么难得的货物:“这龙袍一上身,人就不一样了,更金贵了,从前您像是玉做的人,如今像是金镶出的小贵人。”
  他走过去,其他宫人便自动退开,只有裴子西还站在原处,陈末年从衣襟到下摆仔细替他理了袍子,没留下一丝多余的褶皱,最后才扶着他的肩膀,凑在他耳边说:“陛下,这龙袍很衬您的娇贵……下一次要记得称‘朕’。”
  陈末年撤身离开,裴子西悬着的心还未放下,他又蓦然停住脚步转身回来:“对了,有一个东西要给陛下。”
  于是裴子西僵硬地站着,看陈末年从身上拿出一块精雕细琢的玉牌来,很自然地系在他的腰间,系好之后用手托着打量了片刻:“这是先皇给陛下留的东西,先皇知道陛下怕黑,‘熙’有光明的意思。”
  都说长兄如父,裴子西确实把先皇当做父亲一样,他看到腰间悬着的玉牌刻着一个‘熙‘字,又想到先皇离世难免和陈末年有些关系,不由心中愤然,这豺狼如今就站在他面前,还有更多阴谋诡计要使。
  陈末年走了之后,如今已经从皇后变成太后的陈秾月又过来了。
  她养尊处优身份尊贵,身后跟着一大群人,一来便是兴师动众,她又是陈家人,是陈末年的亲侄女,裴子西如今看着她忽也觉得有些陌生,终归心里是生了芥蒂。
  但纵裴子西待她有异,她却依旧是对他最是上心的,还劝他:“这龙袍你便安心上身吧,如今也就你配得上了,只要子西你坐了这龙椅,叔父不会为难你的。”
  说是坐龙椅做皇帝,其实不过做一个傀儡。
  但不等裴子西说些什么,她又看到了他腕上的淤青痕,不用多问就清楚怎么回事,瞬间面露责怪之色,秀丽的眉目显得有几分凌厉,瞥着那边鹌鹑样立着的一干宫人说:
  “好没规矩的下人,下手也没个轻重,皇上这腕子都让你们这群毛手毛脚的人给抓青了,当谁都跟你们一样糙呢?”
  以前裴虞总是取笑说裴子西最是金贵命,身子像个娇小姐,性子是大家闺秀。
  他是文静温雅又娇气得很,不过身体总是过于羸弱,他单薄清瘦,他漂亮秀丽,他身娇肉贵,碰不得磕不得,
  稍微有些磕绊了身体就要大张旗鼓的闹气,就像现在这般有了这点淤青,不好好养护怕是十数日也消不了的,娇贵得不行。
  他像一支漂亮花,要人怜。
  陈太后怜他惜他,捧着他的手细心给他揉上药,十分不悦地罚了那几个粗手笨脚对他动手的人,却依旧不解气似的说:
  “皇上就是真龙命,贵气,你们这般待皇上,这伤短时间内好不得,要是登基那日被群臣瞧了去,谁不知你们苛待皇上?”
  这话说出来,把那几个跪在地上的奴才直接吓得面如死灰。
  被年轻的陈太后拉着手的裴子西动了动唇,想说什么,到底也没说出口。
  他只想起从前和裴虞开玩笑,说自己这样孱弱的身体,若非是被抱养到富贵滔天的皇家,可能早夭了。
  那时裴虞总笑说他天生命金贵,到哪都是娇养得金尊玉贵的人,每每这时裴子西就要开始同他扯些命理虚无来说,一次说着说着,说到前世今生。
  前世不问,今生安好,裴虞说这次要护着他一辈子,做护花人。
  护花人他走了,他也不想做什么皇宫里最金贵的花。
  可是护花那人,又回来了。
  ——护送裴虞去青州的马车离开不过两天,就又回来了。
  “长靖王在路上遇了猖獗的匪徒,身边的人死的死伤的伤,没办法赶路了,只能暂回长京,这去封地的日子得再议。”那天,陈末年忽然告诉裴子西这些,像是忽然想起有这样一件事似的。
  裴子西惊了一瞬,但他也是极聪明的人,一听便知道这是陈末年在威胁他,也是给他上次不听话的教训,他在拿裴虞开刀。
  裴虞去封地才是安全的,留在长京就像踩在刀锋,稍有不慎就会被人拿捏丧命。
  事关裴虞性命,裴子西这回晓得怕了,一下子就压弯了脊梁:“我……朕会好好坐在皇位上的,丞相不要伤害他。”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