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公子何日不风流[古代幻想]——牧声半

时间:2020-06-17 08:32:56  作者:牧声半

 

 
  文案:
  京都的楚怀珝楚二爷,乃是楚右相一棵独苗苗,可惜长弯了。
  二爷无意朝堂,一心旨在吃喝玩乐。上至书院茶楼,曲艺梨园;下至青楼楚阁,武馆赌坊,均是常客。
  坊间说起楚二爷,一说潇洒俊逸,二说温润有礼,最最重要的还是出手阔绰,得到各个店家一致好评。
  本以为就这么个花间风流客,却因国库被盗被自家兄弟扔进了一个大坑——
  楚二爷:好气然而必须保持人设.微笑.jpg
  出京?查案?可以可以。
  二爷端的是潇洒俊逸风流倜傥。
  头可断血可流万花丛中过人设不能崩!
  可最近楚二爷觉得自已的人设有点危险——
  顾檀:依二爷看,顾檀品貌如何?
  楚怀珝〈笑〉:上等之姿,风华绝代。
  顾檀:才艺如何?
  楚怀珝〈微笑〉:阳春白雪,腾蛟起凤。
  顾檀:二爷可还满意?
  楚怀珝〈笑到僵硬〉:十分满意。
  顾檀:既是满意,这亲也亲了,看也看了,顾檀以后可就跟了二爷了。
  楚二爷:…….心累到不想凸人设.jpg
 
 
第1章 初入云州
  一
  “二爷,云州城怕是要闭城门了。”
  “无妨。”
  马蹄声惊扰了云州的夜。
  官道处,一绿一蓝两个身影自远处而来,所过之地惊起一片飞鸟。
  一更,暮鼓响,城门闭。
  一辆简陋的马车疾驰而来,眼看着云州的城门正缓缓关闭,车夫连忙拉起马绳,马儿抬起前蹄发出嘶鸣,在铁门一寸处停住。
  车夫吓出了一身冷汗,半晌没有回过神。
  城墙上传来守兵不屑的笑声:“这哪里来的外乡人,你的破马车还能撞开这城门不成?”
  车夫闻言回过神来,急忙下了车,对着城墙上的守兵行了一礼。
  “这位官爷,可否行个方便?”
  “行方便?”那守兵大摇大摆的走下城门,瞥了眼马车,随后伸出五根手指,“可以啊,想进城,拿这个数。”
  车夫自腰间掏出一个褪色的荷包,从中掏出五钱碎银,恭恭敬敬的递到了守兵的手里,满脸堆笑道:“夜深寒重,这个您拿着,官爷们买些酒水好暖身子。”
  守军掂了掂银子,发出一声嗤笑,无赖道:“就这几个钱,都不够兄弟们喝口热水,看清楚了,爷说的是五两!”
  “这……这……”
  车夫白了脸,似是没想到这守城的士兵竟如此漫天要价,正当他不知所措时,马车内传来几声女人轻咳,那守军也听到了几分动静,眼珠微转,笑得不怀好意:“哟,这里面可是位姑娘呀。”
  车夫没有答话,神色略显焦急,他撩开车帘随意安慰了里面人几句,守军趁机抬眼看过去,只见轿中正是坐着一位女子,那女子身着粉衣,低着头默不作声,双手罩在肚子上,看样子应该是怀孕不久。
  “这位官爷,我们确实是有要紧事,这更深露重,我家夫人的身子实在是吃不消,您行个方便,剩下的四两五钱,我们进城后一定……”
  “要紧事?莫不是急着生孩子?”
  一阵哄笑声响起,城墙上不知何时聚集了许多看热闹的守兵,车夫气的直发抖,他瞪着眼前无赖的守兵,脸涨得通红。
  “你……”
  那车夫还要说什么,被车内的粉衣女子打断。
  “阿福,算了,这城我们不进了,这位官爷,若我们不进城,你是不是应该把钱还给我们?”粉衣女子的声音很柔软,夹杂着一丝虚弱的鼻音,语气却十分强势坚定。
  守军不屑的哼了一声,“还钱?还什么钱?”
  他扭头朝着墙头上的其他守军道:“哥几个,你们看到我收钱了么?”
  “没有啊,哪里有什么钱啊!”
  又是一片哄笑,不出所料的否定回答,名为阿福的车夫眼角微红,手里的拳头攥了攥,却不知该说些什么。
  “爷可好心提醒你,一会儿可就是二更了,要是不想挨板子,趁早的赶紧滚。”守军抱着胳膊斜着眼说道。
  天盛有律,二更宵禁后,若无入城令牌,行人上路,笞四十。
  “不过,那小娘子倒是水灵,若真没地方去,不如,和兄弟们城楼上歇一晚……”
  “你欺人太甚!”
  阿福撸起袖子就朝前扑去,一拳打在守军的脸上。
  “我和你拼了!”
  扑面而来的冲劲使守军一下子失去了平衡,他也没料到名为阿福的车夫居然敢扑过来动手,短暂的惊愕后,守军的眼角传来一阵钝痛,他骂了一声娘,一脚踹向了身上的人。
  “他奶奶的,我看你是找死!”
  阿福被踹到在地,那守军却是红了眼,他捂着眼角走到阿福身边,一脚揣在了他的肚子上,阿福吐出一口血,疼痛使他蜷起了身子。似是不解气,守军又对着阿福的脸连踹数脚。
  “想进城是吧,”守军狞笑道,“我朝例律,凡疾病,死丧可以通行,不如我为你发个丧,也好让你家夫人早些进城!”
  他说着,拔出腰间的刀。
  “不要!”
  粉衣女子正要下车,只见眼前白光一闪,一个不稳便从马车上摔了下来。
  手起,刀断,马嘶鸣。
  城上的人还没看清楚是怎么回事,踹人的守军已经飞出了一丈远。
  “败类!”
  绿衣少年斜睨着地上的守军,冷冷的吐出两个字,随即收回自己的佩剑,站到了蓝衣人身旁。
  粉衣女子坐在地上,晶莹的泪珠还挂在颊上,突如其来的变故让她忘记了哭,在抬首,眼前多了一只修长的手,洁白如玉,指骨分明。
  “姑娘可还好?”
  “多谢公子相救,还……还好。”女子回过神来,脸颊先是泛红随后又很快褪去,站起身子直奔墙角蜷缩着的车夫。
  “什么人!敢在云州城撒野!”
  城上的守军一瞬间全部涌了下来,张弓搭箭,箭头直指不知何时出现的两人,绿衣的少年皱了皱眉,一只手护在蓝衣公子身前,一只手紧握剑柄,剑已出鞘两寸。
  守城军内为首的年轻将领走出来,对着二人上下打量了一番。只见那蓝衣人锦衣华服,气度不凡,想来不似普通人。
  他眼珠微微一转,随即派出两人,把刚刚被绿衣少年踹的一丈远的守军扶了起来,那守军握了握着手里断了的刀,手指微微发抖,却还是壮着胆子道:“你们是什么人!殴打军官,宵禁时间闯城,你们好大的胆子,不怕坐牢么!”
  蓝衣公子闻言,手中折扇轻摇,嘴角勾起一抹笑,笑意却不达眼底。
  “罗三的兵什么时候也这么不懂事了?”
  为首的将领一听这话,一脚踹在刚刚出言恐吓的守军身上,“放什么屁,瞎了你的狗眼!”随后又对着身后的搭箭的士兵挥了挥手,“还不把箭收起来!”
  城门上的弓箭手们迟疑了片刻,纷纷收了箭,列队站到一边。年轻将领冲着蓝衣公子拱了拱手,语气歉疚:“这位公子,适才是这个不知死活的东西多有冒犯,还请公子不要与他计较。”
  说到着,他抬眼看向蓝衣公子,面带迟疑道:“只不过……这宵禁时间已到,公子可有入城令牌?”
  绿衣少年闻言,不屑的哼了一声,从腰间掏出一块玉牌,令牌呈翠色,中间隐隐约约刻着一个“楚”字。
  那将领心下了然,向前一步拱手道:“原来是楚二爷。”接着抬手向后一挥:“开城门。”
  蓝衣人合了折扇,向城门的将军点了点头,“有劳将军了。”
  随后对着粉衣女子道:“姑娘的车夫似乎伤得有些重,不妨与我们一起进城,我这小童是个手巧的,多少会些医术,可以给他看看。”
  “这……”粉衣女子犹豫了一下,望向因疼痛而昏迷的车夫,咬了咬唇,轻声道:“那便麻烦公子了。”
  见她应下,蓝衣人跳上马车,回首吩咐道:“沐云,你来驾车。”
  “是,二爷。”
  老马缓缓抬腿,马车车辙撵过城门,发出呕哑的声音,驾车的小童熟练的挥舞着马鞭,马车后是一脸不甘的守兵和缓缓关闭的城门。
  见马车远去,为首的将军卸下了脸上谄媚的笑,不耐烦的摆了摆手,示意士兵们休息去。
  有好奇的新兵随口问了一句:“那到底是谁啊。”
  “还能是谁,楚二爷,楚右相的公子。”有人接嘴道。
  “这么厉害?”
  “厉害?不过是后台硬罢了。”那将军注视这远去的马车,眼里满是不屑。
  “那这位爷又是为何半夜来云州城?”
  “除了寻乐难道还有别的?这位爷可是出了名的爱玩。”那将军发出一声冷哼,随后似是想到了什么,又吩咐道:“过几日新来的知府大人就要上任了,擦干净你们的狗眼,别再给老子捅娄子了!”
  阿福的马车虽然破旧,却胜在干净,宽敞。
  马车内,楚怀珝坐在左侧闭目养神,那车夫阿福的手臂被士兵踩断,虽然沐云已经做了简易的处理,但由于没有药物辅助治疗,还是存在废掉的风险,需要尽快找到客栈和郎中。
  女子一只手扶着晕过去的车夫,一只手绞着帕子,脸颊微红,眼角微湿,眼神还有些慌乱,怕是不习惯与陌生男子这般亲近。
  好在楚怀珝并未出声搭话。
  不知过了多久,马车外传来沐云清朗的声音。
  “二爷,到了。”
  马车停在一家客栈门前,客栈内早已黑了灯,房门紧闭,显然已经打烊,沐云上前敲门,睡在客栈旁的几个流浪的乞丐被这突如其来的声响吵醒,不满的看了看来人,翻了个身又接着沉沉睡去。
  “什么人啊?”屋内有人问道。
  “住店,劳烦掌柜,可还有空房?”沐云回答。
  屋内悉悉索索一阵响动过后,睡眼朦胧的店小二打着火折子走出来。他先是对着门外的人打量了几眼,见他们不似恶人,这才开口道:“进来吧。”
  楚怀珝要了两间上好的客房安顿粉衣女子和受伤的车夫,又让沐云从怀里掏出十两纹银递过去。
  “劳烦小二哥,这位夫人家的车夫受伤了,小二哥明早若是空闲,还请帮忙请个郎中。”
  店小二见了银子,顿时喜笑颜开,连声道:“那是自然。”
  得了赏钱,小二明显比之前精神了不少,他站在柜前细细打量了一下坐在厅内喝茶的楚怀珝,思索了片刻道:“我看公子音容相貌,不是本地人吧。”
  “自然不是。”
  “若公子与这位小公子不住店,难不成一会儿还要出门?”
  楚怀珝但笑不语,沐云却是狠狠翻了一个白眼。
  小二到底是个眼皮活络的,见两人这架势,眼珠一转道:“想来您二人人生地不熟,小的就多说两句,据我所着,云州城这个时间还未打烊的,无非就两个地方。”说着小二哥伸出两根手指:“城东的洛神楼和城南的沐春阁。”
  “哦,有何讲究?”楚怀珝来了兴趣。
  “能有什么讲究,无非都是烟花之地。”沐云插嘴道。
  “哎,这位小公子此言差矣。”
  那小二摇了摇头,伸手给自己倒了一杯茶,坐到了楚怀珝的对面低声道:“这洛神楼的女子可与其他楼里的不同,那里可是聚集了整条街的花魁,各个都是极品,那身段,那小腰,啧啧啧……”说到着,那小二眼睛立刻亮了起来,只见他喉结微动,连连咽了好几次口水。
  “不过这沐春阁嘛,大多都是些少年男子,只不过那身段软呦,也不比洛神楼的那些女人差。”
  说罢后,那小二似是想到什么,竟自嘿嘿嘿笑了起来,丑态毕露。
  “…………下流!”沐云轻骂了一句,从怀里摸出一锭银子,扔了过去。
  那小二笑得合不拢嘴,“小公子客气了,客气了。”
  不再看一旁傻笑的小二,沐云扁了扁嘴,无奈问道:“去哪啊,公子。”
  楚怀珝打开折扇,眸中带着三分笑意,手指缓缓敲击着桌面,半晌,薄唇轻启:
  “沐春阁。”
  ※※※※※※※※※※※※※※※※※※※※
  新手作者,欢迎小伙伴勾搭~另外,求评论QAQ
 
 
第2章 沐春阁的琴师
  城南的花街有一家茶馆,名曰沐春阁。
  说的是茶馆,可谁见过半夜开张的茶馆?这其中的奥秘也就不言而喻了。
  沐春阁的门口处站着两个粉衫小童,不过十五六岁的年纪,扎着两个髻,贝齿朱唇,目含秋波。两人见楚怀珝穿着华丽,气度不凡又长相俊美,互相使了个眼色便迎了上去。
  楚怀珝跟着小童来到沐春阁的内堂,一张大理石堆彻而成的石台映入眼帘,周围由蓝锦白纱点缀,想来是小倌花魁跳舞奏琴助兴之地。石台两边是两根大理石柱,石柱上雕刻着朴素的花纹,再往后就是普通的单间了,每个单间以镂空雕花的屏风隔开,着实不像风月之所。
  虽说阁里的小倌衣着大多以素色为主,却依旧难掩自身脂粉气息。
  这时,从内堂走出一个白衣少年,领路的小童快步走过去,附在少年耳畔低语了几句,少年随即眉开目笑,径直朝着楚怀珝走过来。
  “公子,伶人白雪,由我伺候您可好?”
  沐春阁雅间内香气袅袅,名唤作白雪的白衣少年站在楚怀珝身边,一手持壶,一手摆正了桌上的白玉杯,碧绿茶水顺着壶嘴流入杯中,登时茶香四溢。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