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这个女主不太对劲[穿书]——笔墨迹象

时间:2020-06-16 08:50:35  作者:笔墨迹象

 

 
  文案:
  倒霉穿进弃文的米路,凑巧发现本以为是小白兔的女主居然是个隐藏的狼人。
  跑?
  还是默默装作没看见?
  这是个需要用生命好好思考的问题。
 
 
第1章 
  K城初始设定是一个自给自足型城市设定,有着严格的区域划等级,而里面的人也是按等级生存,同时自给自足型的城市设定让k城就像是一个独立的国家。
  当然这并不是现实社会,这是一部小说的世界设定,只是眼下一道巷口的废旧纸箱子里正有小女孩在思考人生。
  那来回的马车轮骨碌地转动,行人匆匆离去,雨水哒哒地落在纸箱子上。
  “这绝对是梦,再多睡一会也许就醒了。”米路颓废的倒在纸箱子里,可是肚子却已经咕噜咕噜地叫唤个不停。
  隐约只记得睡着之前正在追小说,原本以为是冒险生存游戏,结果没想到后面又变成恋爱玛丽苏,当然米路并不是一个弃文的读者。
  可当看见娇滴滴的女主全程没有任何杀伤力,居然也能让各类反派自动领便当,这实在是太不科学,所以米路果断弃文。
  只是没想到点了删除之后,手机卡了,无奈只好暴击屏幕,也不知道突然跳出个什么选项,眼前一暗,再醒来就来到这阴雨绵绵的鬼地方。
  “还是先去找些吃的再说吧。”米路从纸箱子爬了出来,从巷子里慢慢走了出来。
  这破旧的街道房屋破旧不堪像是是整个k城里最底层第十二区,还是最原始的起居农业状态,越往上科技越发达,而且能接触到的阳光也更多。
  这十二区几乎长年累月是阴天,日光更是少见的可怜。
  以至于这空气的味道有点像打开长期放在冰箱里过期鸡蛋,实在是不太好闻。
  米路下意识的伸手捂住鼻,雨水就像是关不住自来水龙头一直下个不停,下意识伸手去擦这才发现这雨水的颜色居然是褐色。
  行人们却已经很是麻木,米路便沿着街角,肚子叫唤个不停,这会变成小孩子,走起来都慢了许多。
  直至一家店铺门前围着许多小孩子,一体型微胖的大叔正发放着面包,神色很是严肃。
  米路看了看自己这个子以及这身破烂衣服,便厚着脸皮上前。
  只是没想到领到手,才发现这面包早已过期,甚至有些都已经长起霉菌。
  可那些孩子仍旧狼吞虎咽的吃下那面包,而那大叔很是不屑收起盘子,一个小孩拉住那大叔的衣服,却被猛地推到在地。
  “小哑巴敢弄脏我的衣服,你要是再出现,我非得揍死你不可!”
  那小孩大抵是被推的不轻,硬是缓和着才爬了起来,愣是没有半点声音。
  大部分领到面包的小孩一下吃完面包,便开始抢其他人的。
  可是米路没想到自己会被盯上,奈何自己眼下也不过是一个小孩子。
  那几个稍微高的男孩走向这方,目光里满是恶意的说:“怎么以前没看过你啊?”
  这局势多对一怕是只能挨揍的份,米路向后退了退,转身便打算跑路。
  那几个男孩却更加开心,简直就是欠揍啊。
  好在米路个子小,钻进这楼房的缝隙,眼见那几个男孩傻乎乎地错过,这才松了口气。
  只是哪里想得到,那个小孩却看见自己,眼直直地望着米路手里的面包。
  这小孩个头跟米路差不多,甚至可以说还要瘦,自然能轻松进这缝隙。
  米路欲哭无泪,这身后可没有退路,便想着把这面包给这小孩得了。
  没成想这小孩却当做米路要动手,张口就一咬,手臂活生生被咬住,疼得米路眼泪都要出来了。
  “别、咬了,面包给你。”米路扔了过去,只见小孩一下就窜了出去。
  那手臂一个很深的血印,米路缓缓出来,那小孩已经跑的没影。
  雨水仍旧下个不停,出师未捷还被小孩咬,这大概是米路绝对想不到的发展。
  入夜后,街上马车仍旧来来往往的,时常还有喝的酩酊大醉的酒鬼,米路回到原先的巷子,幻想也许再回到纸箱子睡一觉,也许就回到真实世界也说不定啊。
  只是米路哪里想得到光天化日之下,居然一个破旧纸箱子被偷了!
  雨还没停,这四周就没有一块干净的地,湿漉漉让人心情糟糕的很。
  米路往巷子里转了转,忽地瞥见一个熟悉的东西,那不是自己的纸箱子吗!
  可是打开那纸箱子,却看见缩成一团瑟瑟发抖的小孩。
  这还真是冤家路窄啊。
  只是这小孩好像是发烧了,米路伸手试了试额前的温度,有些烫人,要是放着不管,大概会出人命。
  之前转回的路上瞥见有一处诊所,米路只好小心的将纸箱子盖好,这才跑出巷子。
  那诊所瞧着有些破旧,戴着口罩的大爷,也不管米路说什么,只是想轰米路出去。
  “在十二区,药可金贵着呢,劝你还是别管得了,能熬就熬,不能就一把火烧了。”
  米路一时愣住心中满是怒火,可忘了这并不是什么现实世界,在这小说的世界里,区域越低,几乎就没有什么药。
  无奈只得趁那大爷自个忙活,米路窜进那药柜里拿了一盒药,也不管后面喊打喊杀只管向前跑。
  等呼吸不过来,米路这才停了下来,侧头看了看那已然没有人的街道,这才绕进巷子。
  小孩已经昏迷不醒,米路寻了个破旧水瓶,接了水将胶囊里的药粉混合灌入小孩嘴里。
  选了这处角落有一处挡雨的屋檐,米路将纸盒子打开便准备让她施展开手脚,却没想到整个人被抓个结实。
  先前被咬的阴影可还吓得米路不轻,可偏偏这小孩力气大的惊人,这会也就只能认栽,将那一旁外套罩在两人身上,再将纸箱子合上,勉强也能挡个风。
  只是这睡眠质量可不能保证,外头车轮骨碌地响,楼房里噪杂声响也恼人的很。
  半条胳膊动不得,米路好不容易才挣脱,整个坐了起来,外头仍旧是阴沉沉的天气,还有那发霉的味道。
  失望自然是失望的,没能回到现实世界,肚子仍旧饿的厉害。
  不过这小孩额头没那般烫,应该是挺过去了。
  米路打算整个人从纸箱子出来,没成想这小孩忽地睁开眼,手紧抓米路衣裳不放。
  这小孩看着倒是挺软萌的,只是那眼眸却没有半分天真,而且下起手那可是往死里咬啊。
  两个人个子都差不多,米路挣脱不开只好出声说:“我要去寻点吃的,你昨天生病还是我照顾的,所以你可不能恩将仇报啊。 ”
  小孩脸色有些苍白,衣裳破损处露出不少的伤痕,有些还很新。
  突然的安静反倒让米路有些捉摸不透,连忙保持些安全距离,以免被突然袭击。
  好在这小孩松了手,选择默默窝在纸箱子, 这般模样看着又怪可怜的很。
  米路伸展着懒腰,心想这小孩若是个哑巴,那要怎么寻找学院呢。
  毕竟虽然弃了文,可是小说里每个区域都有学院,就像是现代世界的高考,经过学院考核还是有机会回到上层区域。
  “我要去学院,你知道在哪吗?”米路看了看那披在小孩身上的外套,又不忍拿回来,便只好干站在一旁。
  心想若是这真是小说里面的世界,那就一定会有男女主。
  小孩披着外套站了起来,伸手指了指,米路便转身出了巷子,走了一段路,便看见那学院高耸的建筑。
  那紧跟在身后的小孩目光实在让米路没办法忽视,只好停了下来问:“你跟着我做什么?”
  不远处忽地来了几个身穿黑色服饰的人,一手拿着武器,另外手里还拿着画像,正在一群小孩中查询。
  原本米路还没多想,只是看见戴着口罩的大爷,才突然想起昨天抢劫药店的事。
  在这小说k城里,罪罚尤为的重,这要是被抓住,当真是没有活路了。
  米路忙扯这这小孩一并跃入一旁的载着稻谷的马车里。
  “小子你可别动,我为了你才去抢了药。” 米路可怕这小孩会突然反咬一口。
  没想这小孩倒是突然乖巧的很,静静的窝在怀里,待马车哒哒地响起,便也听不到盘问的警察。
  心里这才松了口气,米路便松开了手,便见这小孩抬起头。
  那自小孩脖颈间掉出一金制圆形物件,上头一晃而过的字让米路吃惊的连下巴都来不及合上。
  可这小孩却护的极紧,生怕旁人看见。
  小说曾描绘女主自幼佩戴藏有身世之谜的一个金制小圆形的物件,上头便刻着女主的家族姓氏。
  这短发的小孩行为举止像个男孩,而且还是个哑巴,不可能会是女主啊。
  胡思乱想的话还没来得及问出口,脖颈便被这小孩紧紧的扼住。
  一口气险些喘不过来,米路咬紧牙用尽力气方才压制住这小孩,因着呼吸不畅而脸颊通。
  “冷静点!”
  “这个不能被别人看见。”这声音很是稚嫩,能听的出来是个女孩。
  女主对于身世一直在意的紧,所以一直将这物件护的极好,米路真是怕了她再咬一口,只好出声安抚:
  “泠冉,我是来帮你的。”
  小孩眼眸满是探究的望着,手直至拽着米路的衣裳不愿放,许久才应了句:“那你跟我一块去学院。”
  按照小说里的设定,女主应该跟养母生活才对啊。
  这个女主难道是假的?
  作者有话要说:
  首先感谢6个可爱读者默默点着收藏支持^ω^
  故事刚开始,如果喜欢请点点收藏慢慢看吧≧﹏≦
 
 
第2章 
  米路没有立即应话,外头的马车不知何时停了下来,显然她也察觉到外面的不对劲。
  忽地黑色手套抓住两人,一并提出车,面前便是高耸的学院建筑。
  “这里还藏着两个?”中年男子面色不善的打量着,而后便提着两人绕道进了学院长廊,尽头便是一处紧闭的大门。
  大门被推开,里头全是同样年龄相仿的孩童,衣裳破烂瘦弱的很。
  两人这般轻易便被扔进其中,那最上头的围观白色衣着人士沉默不语。
  可这般场景米路自然是熟悉不过,小说并未详细学院如何选拔,可残酷却是唯一的标准。
  女主是在十岁才入学院,并且后来因此相遇大她五岁的男主,从而一路搭上顺风车似的去到更高的区域。
  这会怎么看女主也不过五六岁,米路看着正在不断测量孩童各项数据的队伍,不禁脑袋疼得很。
  原本还想查询关于那金制圆形物件来历,身旁的小孩警惕的紧握那物件。
  学院初步检查便是让这些小孩都进入水池,这物件若是紧拽着不放,恐怕会是个麻烦。
  “往这边走。”米路牵着小孩便往墙边,指间贴着墙壁触碰,直至停在一处凹处,这才细声说:“把那东西取下来,否则被他们查了去,你可就拿不回来了。”
  小孩紧握那物件,眼直直地望着米路,好似一不留神便要咬上来不可。
  直至小孩自个将那物件取下,眼见米路将东西藏进那凹处。
  孩童越发的少了,两人也一并被人强制性带入水池。
  一系列的检查过后,每个人会在胳膊上强制性落下一个编号,几乎每个孩童都疼的不行,可小孩却没有半点反应。
  以至于米路还以为不怎么疼,直到看着自己手臂上那鲜红的印迹,脸色都变了,这简直比。
  【记住从今天开始手臂上的编号就是你们的名字。】
  四周通道展开而那方便是一处大厅,食物的味道促使着所有的孩童奔向那方。
  米路紧握住这小孩被人群推着进入大厅,等好不容易缓和下来,小孩拿起面包吃着,那一旁的肉类蔬菜却不动。
  虽然肚子早已经饿的不行,可米路觉得事情能这般简单,目光打量四周,这四周墙壁高耸,其间密布小隔间就像个蜂巢一般。
  可饥饿促使着米路没办法忽略眼前的食物,伸手先拿了杯水喝了小口,身旁的小孩忽地栽倒一旁,四周的小孩也纷纷倒下。
  显然这食物里掺了什么东西。
  脑袋晕眩的倒地,忽明忽暗的感觉着实不好受,眼前好似有无数个穿着白大褂的医生晃悠,也不知道在念叨着什么,就这般眼前一黑的没了知觉。
  等到再醒来已经另一处地方,米路能明显感觉记忆缺失了一部分,虽然并不严重,可还是花了好几个月的时间才想起自己穿进书里。
  而且还碰见书里的女主,只是因为学院将不同的孩童划分至不同的区域,甚至学习的技能都不同。
  这学院就像是培养一批见不到光地下组织,米路看了看自己手臂上的S疤痕,而后将衣袖放下。
  大抵是为避免让这些孩童接触外面,这里没有任何直接连接的通道,甚至连窗户都不曾有,唯一的进出口是中心的电梯。
  倘若不是米路每天都会记录,都不会知道自己在这见不到天日的建筑物里待了五年。
  “编号S。”
  米路回神走上前伸出胳膊由着这佩戴口袋的医护人员抽取血液。
  出了房间,长廊外灯光很亮,米路微眯着眼,拐角走进一处中央集训区,其间有许多同米路穿着同样灰色衣服的人。
  基本训练格斗,射击,以及其他各项体能测试是当初那群小孩在这座建筑物每日的训练。
  同时还有各自专门擅长的区域,米路选则药术和射击为主要专项,展开手里的体能检测表,便能发现每月的注入试剂中都有不同。
  “S,你又在这发什么呆?” 一旁悠闲说话的女生是射击类的主队员Z。
  米路合上手中的表,见Z脸颊又伤了几处说:“你又输了?”
  Z不满的出声应道:“那家伙真是个怪物,每回任务都拿最高分。”
  这种抱怨听的米路耳朵都快起茧子,感觉就像是班主任听初中生碎碎念有的一拼。
  “等到了十五才会是真正最后的考核,你这几天着急了?”米路目光轻瞥向那方自中央电梯出来的某人,随之转身向别处走了去。
  身后的Z跟在一旁,挑眉道:“哎,我话还没说完呢!”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