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穿书后我又穿回来了——懒就

时间:2020-06-15 08:31:50  作者:懒就

 

 
  文案:
  许乔穿书几十次,
  《我在青楼当女装大佬的日子》、《皇太子上位记》、《漫漫修仙路》、《末日归途》、《量子物理史话》……
  如黄粱一梦醒来,终于回到现世,许乔成了全网嘲的娱乐圈花瓶许乔
  花瓶许乔,唱跳不行,演技没有,性格还格外讨厌
  *
  许乔爆出醉酒丑闻后销声匿迹了一段时间
  以一部粗制滥造的网剧男三号角色重新进入大众视线
  男三号是个浓妆艳抹惹人嫌的青楼小倌
  原著粉表示这种讨厌角色许乔来演简直是本色出演
  网剧播出后
  屏幕里的许乔媚眼如丝,红唇勾人
  勾着酒杯跳贵妃醉酒的样子简直是贵妃本妃
  网友:“大哥你谁???”
  #请问现在黑粉转粉还来得及吗#
  #我黑过的男明星最后成了我本命#
  后来,人们发现,许乔不仅会演戏,还特么会画画会编程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
  【食用说明:
  1.苏苏苏,金手指逆天,快乐就完事了
  2.架空设定,当平行空间看就好,勿深究
  3.作者文笔小白逻辑死,弃文无续特意通知
  4.拒绝写作指导】
 
 
第1章 穿回来了
  “哎呦我的祖宗诶,这大冷天的你不会在浴缸里泡了一夜吧?水都凉透了,哥,醒醒,醒醒嘞!”
  耳边的声音蚊子般扰人,许乔眼皮微颤,陷在重重梦魇里睁不开眼。
  那人推了推他胳膊,又伸手拍了拍他的脸,飘忽的意识瞬间回拢到身体,许乔一个激灵,蓦地睁开眼,下意识擒住那只手。
  “啊疼疼疼疼疼!”李飞飞手被死死擒住,钻心的疼让他脸皮子皱到了一块,眯缝着眼求饶,在触及许乔那冷的彻骨的眼神时,声音戛然而止。
  后背不知怎么升腾起一股子寒意来,良久,李飞飞干笑一声,动了动手腕,小心翼翼问道:“哥,你咋了?”
  反应速度慢,力量孱弱。
  许乔确定了眼前人没有威胁后松开了他:“你是谁?”
  脑子很沉,许久没运作生了锈般,许乔费劲地从浴缸里坐直身子,周身是凉透了的满满一缸水。
  他记得自己在《末日归途》一书中任务失败了,第一次失败,也不知道惩罚是什么。
  撑着浴缸边缘,许乔拖着沉重僵硬的身体走出,毫不在意身边还有一个人,赤身拿起一旁的干毛巾擦了擦,披上了浴袍。
  看了看四周,整洁干净,明显不是在末日世界,被世界意志送到另一本书里去了?那么在这本书中自己的身份是什么。
  听刚刚身边这人管自己叫哥,是这具身体的弟弟吗,可是为什么这一次没有传输原身记忆的环节。
  重新把目光投向傻站在一旁没有反应的李飞飞,许乔又问了一遍:“你是谁?”
  李飞飞嘴角抽搐,想要摸摸许乔额头,看到他微眯的眼睛时又不知怎的不敢再上前。
  呐呐收回手,李飞飞苦着脸道:“哥,我是飞飞啊,你是不是还没醒酒呢?”
  好好的小绵羊哥哥怎么一下子变得这么犀利吓人了。
  “飞飞……”许乔蹙眉,这名字有些耳熟。
  “奇怪,昨晚上不是喂你醒酒汤了吗。”李飞飞挠挠头,“哥你收拾收拾,吃点东西,下午咱就得进组了。”
  许乔微垂着头,半晌,哑着嗓子问道:“李飞飞?”
  在得到李飞飞肯定的回答时,许乔抬步走向洗漱台的镜子。水雾早就凝结成了水滴,顺着镜面滑下来,在水痕相间的缝隙中,一个异常俊秀的年轻人正看着自己。
  那是一张挑不出丝毫毛病的脸,无论是眼角弯起的弧度,还是鼻梁微妙的起伏,都精细的像是应该摆放在艺术馆内的雕塑。
  尤其迷人的是那双眼睛,深色的瞳孔像是浸在清水中的黑色玻璃球。
  这是他自己的脸,许乔的脸。
  太过久远的记忆终于浮上来,醉酒,浴缸里不知是冻死的还是淹死的,穿书,几十次穿书……现在,终于回到属于他的现实世界了。
  模模糊糊回忆起自己的现状,是个风评不太好的小明星,李飞飞是从出道起一直跟着他的助理。
  随李飞飞走到客厅,许乔环视了下四周,终于找到了几分久违的熟悉感。
  打开空调,暖风从送风口徐徐吹出。许乔看到茶几上摆放着几个塑料袋,淡淡的米香味从里头飘出来,不由动了动喉咙。
  “哥,我买了白粥,你昨晚上喝多了,这会儿吃点清淡的。”李飞飞说完,像是察觉到自己说错了话,试探地问道,“你看微博了吗?”
  许乔坐在沙发上,抽出勺子,递给李飞飞一只,随后拆起了包装盒:“没看。”
  李飞飞正要说什么,手机嗡嗡振动了起来,看到来电显示神色一下子变得紧张:“是杨姐。”许乔的经纪人杨慧。
  清了清嗓子,李飞飞接起电话:“喂,杨姐?”
  带着愤怒的女声从电话那边传来:“飞飞,你在许乔那吧,让他给我接电话!”
  李飞飞缩了缩脖子,把手机递给许乔。
  许乔拿过手机点了免提后放到一旁,长腿随意曲起,端起白粥喝了一口:“喂,杨姐,早上好啊。”
  杨慧听到许乔的声音就气不打一处来:“我哪能好的了。许乔你可真行,电话半天不接,哟,行啊,还没红呢架子就这么大?”
  李飞飞忙解释道:“不是啊姐,哥他昨晚上喝醉了这会才醒。”
  “喝醉?”那边冷笑一声,“我正要说呢,你俩就不能给我长点心,又被拍到了啊。上回是许乔打架斗殴,这回是许乔当街耍酒疯,你还记不记得自己是个公众人物啊??”
  李飞飞瞥了一眼许乔,他低垂着眼看不出情绪来。多好的哥哥,怎么就被人这么说呢!
  他嘟囔道:“上回是哥看到人抢劫,上去帮忙追人的。昨晚上陪制作方应酬,外头情侣吵架,男的动手打女的,哥想上去拉架的——”
  “我不管什么原因,总之被拍到了,有人给你说的作证吗,啊?网友只会断章取义听自己想听的,现在就是许乔打架斗殴,许乔当街耍酒疯!许乔你说你怎么这么能呢你,你多牛啊,轮得到你多管闲事吗?!”
  许乔懒懒勾起嘴角,声音诚恳:“您说的是。”
  李飞飞委委屈屈看着许乔,少年垂下的睫毛鸦羽般漆黑,皮肤好的像能透出光来。
  盘亮条顺,多好看的哥哥啊,怎么就这么招黑呢。
  杨慧那头响起打火机的声音,抽了一口烟,她情绪平复了些,声音里依旧带着讥讽:
  “算了,反正再过段时间咱们也好聚好散了。演好最后一部戏,以后就别在娱乐圈混了。
  许乔,听姐一句话,这个圈子不适合你,你大学还没毕业吧?回去读书,毕业了找个跟专业搭嘎的工作,不比现在天天被人骂强?”
  许乔继续喝粥:“您说的是。”
  杨慧又道:“你好好感谢下成轩,这个角色还是他托人情帮你弄来的,就你那演技,演什么戏啊。”
  说罢,杨慧就挂断了电话。
  成轩,李成轩……许乔手指点了点桌面,没记错的话,这位是和自己一起出道一个组合的。
  不过比起自己天天被人骂,李成轩却是组合里发展最好的一个。前不久频频有通稿出来,称他为新晋演技派小生。
  许乔非科班出身,靠着张老天赏饭吃的脸,走在路上被经纪公司挖掘,稀里糊涂地就一只脚踏进了笼罩着光环的娱乐圈,和其他三位以追光为名成团。
  不过比起他们都有专业的唱跳演戏功底,许乔就业余的多了——在镜头下僵硬紧张,唱歌跑调,跳舞拍子弄错……
  出道半年,一直就有营销号带节奏说他是花瓶。再加上先前爆出的打架斗殴丑闻,粉丝失望,路人观感下降到冰点。
  其他三个男生人气稳步上升,只有许乔,俨然一个烂泥扶不上墙的角色,在公司逐渐被边缘化。
  杨慧先前电话里说的“好聚好散”,明显是公司的态度:既然没什么包装价值了,那就把“和平”解约提上日程。
  李飞飞看着手机页面翻了个白眼,捏着嗓子阴阳怪气道:“感谢李成轩?也不知道他是真好心还是假好心,给哥你‘托人情’弄来那么个谁演谁被骂的角色。”
  “什么角色?”许乔随口问道,透进屋的阳光将他包裹,侧头时阳光在他脸上切割出交界锋利的阴影。
  李飞飞手里捏着许乔递给他的勺子,不住打量着眼前好像哪里跟以前不大一样的人。
  他眼角上挑出微妙的弧度,黑色的瞳孔里流动着深邃的光,似乎透露着点漫不经心的轻佻和锋芒。
  “《聊将锦瑟记流年》里的锦儿啊,哥你不记得了?”
  许乔歪着头看了李飞飞一眼,额边的一缕发丝垂下,扫在他精致的眉骨边缘,表情十分无辜。
  李飞飞倒抽一口凉气,虽说这角色招人嫌,许乔不想演他能理解,但这马上都要进组了,哥哥难不成剧本还没看一眼?
  这要是传出去,妥妥又是一通被骂啊!
  李飞飞都能想象的到那些营销号的措辞,诸如“不敬业”“咖位不大还耍大牌”等等等等,刀刀割在心上简直。
  许乔丝毫没有羞愧之心,朝李飞飞伸出一只修长细白的手:“剧本呢?给我看看。”
  李飞飞脸皮子抽搐,当着许乔的面抽出茶几下放着的剧本:“哥,你是把这剧本完全忘了?这才几天啊!”
  许乔接过剧本随意翻了翻:“不是下午才进组吗?”言下之意是还来得及。
  然后李飞飞眼睁睁看着许乔将剧本放到一旁,又端起粥来喝。刚从末世穿回来,面前干净的没被污染的食物对许乔来说吸引力十足。
  李飞飞看着他那吃饭的架势,咂摸出不对劲来,这饿鬼投胎的样子是闹哪样?
  “不是,哥你少吃点,再吃肚子要撑出来了!”
  李飞飞说着就要去夺他的碗。在看到许乔面无表情扫过来的眼神时,干巴巴笑了一下,伸出的手缩回在身上蹭了蹭。心里嘀咕一声,那眼神怎么这么吓人呢。
  客厅里安静半晌,李飞飞叼着勺子无心吃东西:“那个哥,咱差不多吃个八分饱得了吧……”
  正纠结着怎么劝许乔,就见他已经放下了碗,动作优雅地抽了张纸巾在唇上按了按。
  还好还好,哥哥还算听话,李飞飞呼了口气,低下头,就看到茶几上一粒米都不剩的空碗。
  李飞飞:“???”
  “飞飞啊,再点点什么吧,没吃饱。”许乔歪在沙发上,斜眼看过来,眼神懒懒的,漂亮的脸上带着让人不忍拒绝的天真。
  李飞飞怔怔盯着他,听到自己结结巴巴道:“啊,好,好。”
 
 
第2章 青楼小倌
  《聊将锦瑟记流年》是五六年前挺火的一本古言小说,虽然现在拿出来看有些过时,但原著粉依旧不少。
  剧组开拍有阵子了,下午进组,李飞飞帮忙收拾了几件衣服给许乔带上。
  影视城开车过去不到两个小时,路上许乔打开微博,成百上千条@他的消息跳了出来,大都带了tag#许乔当街耍酒疯#。
  最初发博的是个本地大V,接到粉丝投稿,留言看到许乔在街上醉醺醺的和一个男人争执,还附了几张照片。大v发出这条微博后没多久,评论就过千了。
  「上回他打架那事不就已经知道了吗,这个人人品不咋样。」
  「好歹也是个公众人物,能不能别出来丢人现眼了?」
  「求别给我追光小破团招黑了好吗,成轩哥哥们造了什么孽哟和这位一个组合。」
  「听说许乔马上要演锦儿了?可喜可贺,烂人配烂角。」
  「原著粉表示这种惹人嫌的角色跟许乔绝配啊,本色出演哈哈哈。」
  百无聊赖地翻着,恶意的嘲讽汹涌而来,没在许乔心上掀起一丝波澜。经历了几十个世界,什么场面没见过,这点骂声不痛不痒。
  李飞飞开着车,从后视镜看了一眼他:“哥昨晚是我的错,没注意有人在拍照……”
  许乔脸上笑容人畜无害十分干净,乖巧又懵懂的样子:“拍就拍到了,黑红也是红。”
  李飞飞:“……”没错,还是那个自家有些单蠢的哥哥。
  许乔收起手机,翻了翻剧本,他要出演的是剧中的男三号锦儿,一个名叫醉欢阁的青楼里打小培养的小倌。
  醉欢阁除了面上的皮肉生意,实际上还是个情报交易场所。除了伺候客人,锦儿还身负窃取情报的任务。
  在一次任务中,他对男主淳于元一见倾心,死缠烂打,想方设法破坏男女主感情,在作死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简而言之就是一个在bg向小说里,对男主有着非分之想的恶毒男配——那种搁谁演都少不了要被观众唾沫星子淹死的角色。
  许乔看到人物设定时,出演的兴致就多了几分。
  青楼是个他熟悉的地儿。《我在青楼当女装大佬》是他穿的第一本书,从六岁到二十五岁,他在那个世界待了足足十九年。
  家族覆灭,背负血海深仇,为逃避追杀完成世界意志,许乔不得不躲在青楼扮作女人。
  前十年,他学习琴棋书画和魅惑男人的技巧,十六岁开始挂牌接客,卖艺不卖身。
  挂牌那日,藏于深闺的美人第一次正式露面,轰动整个京都。无数王公贵族倾倒在他的身姿下,一掷千金只为见美人一面,一时间为人津津乐道。
  后九年,许乔将玩弄人心的技巧试验了个遍,眉眼温良笑意盈盈看着手刃自己全族的仇人为他痴狂,为他众叛亲离,最后许乔圆满完成世界意志。
  那些面孔早已经变得模糊,发生过的事,却在某些时刻意外的清晰。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