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反穿后我成了四个死对头的白月光[娱乐圈]——公子于歌

时间:2020-06-14 08:30:37  作者:公子于歌

 

 
  文案:
  金燕柳,神颜,巨富,二十岁就红透半边天。
  直到有一天,他发现自己活在一本名叫《轮番宠爱》的穿书文里,而他就是被穿越的对象。
  按照原书剧情,穿到他身上的那个人,会花他的钱享受他的名气利用他的美色,撩的文中大佬个个想得到他。
  呵呵。
  他不知道就算了,既然知道了,就要提前反击!
  他就把目光对准了文里那几个大佬。
  大佬一号,表面温润沉稳,其实病娇阴戾,偏执狂热的sjb弟弟。
  大佬二号,他在演艺圈众所周知的死对头。
  大佬三号,一个兢兢业业,战斗力爆表的黑粉头子。
  大佬四号,暴戾冷血,从未享受过人间温情的残疾大佬。
  他把他们统统都培养成自己的劲敌。
  做完这一切以后,他放飞自我,挥霍放肆,从娱乐圈的神话变成娱乐圈的笑话,最后按照原小说“落水被穿”的剧情 ,痛痛快快地往江里一跳。
  穿吧穿吧,穿过来以后好好收拾烂摊子,再被大佬们狠狠地虐吧!
  可是……
  什么,对方不穿了?!!为什么?!
  金燕柳懵逼地被大佬们包围了。
  他们眼睛通红地看着他,似乎恨极了他,又情不自禁想要得到他。
  靠,有点刺激啊!
 
  1VS1,反穿书娱乐圈文,对别人狠对自己更狠的美人受和一群BT攻,想报复又不忍心,一系列爱恨交织狗血戏码。
  依旧有精彩剧中剧。
 
 
 
 
第1章 《轮番宠爱》
  金燕柳做梦了。
  梦里他被人穿了,灵魂无处安放,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穿到他身上的那个冒牌货享受他的人生,挥霍他的钱财,他的亲人成了冒牌货的亲人,他的朋友成了冒牌货的朋友,床上的男人也换了一个又一个。
  梦的最后,他又爬上了一个年轻男人的床。
  那男人窄腰宽肩,后背结实,精壮,有着极流畅的肌肉线条,冒牌货爬上去,将那男人翻过身来,露出一张清冷英挺的脸,右眉隐约可见一道浅淡的疤痕。
  “干!”
  金燕柳猛地睁开了眼睛,从沙发上坐了起来。
  外头还在下雨,一场突如其来的夏日暴雨,狂风压着热浪翻滚,吹得落地窗外的花丛起伏摇摆。
  本来正值盛时的花,瞬间就被摧残的不成样子 。
  他觉得现在的自己,就跟外头那些花的遭遇一样。
  金燕柳,神颜,巨富,二十岁就红透了半边天,天之骄子的人生才刚开始,却突然被什么“爱心和谐系统”告知,自己竟然活在一本小说里头。
  《轮番宠爱》,一篇光看名字就很不和谐的耽美炒股文。
  炒股文,顾名思义,就是在没有官配CP的情况下,读者可以像炒股一样,选择文中任何一个男性角色来押宝。
  这种文,一般有两个特点:
  第一,主角一定是万人迷,人人都爱他。
  第二,一定会有非常狗血且酸爽的修罗场。
  《轮番宠爱》就是这么一篇小说。
  这篇文在读者中极负盛名,男主他美貌,清纯,柔弱,明明“洁身自好”,却在“不知不觉”中撩遍文中所有的大佬,大佬们争着要跟他发生一些少儿不宜的情节,强制PLAY小黑屋,你方结束我登场。
  评论区全都是土拨鼠:“啊啊啊啊,好变态好可怕好喜欢!”
  “嘤嘤嘤,怎么办,这个攻我可以,那个攻我好像也可以!”
  “小孩子才做选择题,我可以我全部都可以,作者大大要不要让他们一起上!”
  金燕柳:“……”
  如果发现自己活在一本np似的小说里,还不算太悲惨,那更悲惨的地方在于,这TM还是一本穿书文。
  而被穿的那个悲催的原主,就是他金燕柳。
  “亲,”爱心和谐系统的小爱轻声叫:“亲亲……”
  “你给我闭嘴。”
  “亲,生气解决不了问题呢,”小爱说:“都两天了,是时候接受现实了!社会主义和谐社会,脖子以下不可描述,所以我们爱心和谐系统由此展开改造行动,让我们和您一起将这篇不和谐的炒股文改成社会主义兄弟情吧!”
  “能改变我被穿的命运么?”金燕柳蹙眉问。
  “……不能。”
  “那你废什么话。”
  “您不在意自己的身体被这样那样,难道就不为您身边的亲友考虑了么?按照冒牌货后期堕落的性格,您觉得您身边那个玉树临风的弟弟,您的好友,能逃得过去么?您可能还不知道这篇小说的宗旨,就是所有优秀的男人,最终都逃不过万人迷的魔爪!”
  金燕柳:“……”
  干!
  “亲,现在距离您被穿,还有半年时间,您还有机会阻止这一切。”小爱说:“不过现在看来,您还需要更多的时间来消化这件事,那小爱这边就先下线了,您如果有任何需要,请心中直呼,哈喽,小爱,小爱就会准时上线为您服务!”
  “嘀”的一声,脑海里这个烦人的声音就不见了。
  金燕柳仰起头,咕咚几口就喝光了手里的酒,酒瓶子往地上一撂,人就又瘫在了沙发上。
  外头暴风雨依旧,庭院里草木摇摆,花枝浮动之间,水湿的花瓣蹭着玻璃,啪啪哒哒的雨点子打过来,窗口很快就是模糊一片,只留下一片湿漉漉的红。
  金燕柳在沙发上躺了好一会,外头突然传来一声咳嗽,紧接着房门被打开,狂风卷着雨丝往里飘,他的助理肖胖子喘着气进来,回身关上了门。
  “外头的雨好大。”肖胖子擦了一下眼镜又重新戴上,看到地上的瓶瓶罐罐:“燕柳哥……你这是喝了多少酒?”
  金燕柳平时烟酒不沾,这两天也不知道是怎么了,闭门不出,酒也一瓶接一瓶地喝。
  他将买的吃的放下,顺便收拾了一下桌子。金燕柳坐起来,头发乌黑,单薄精壮的身体白皙,因为姿势的关系,凸着肩胛骨,他眉头微微蹙着扭过头来,沾染了酒色的脸,透着不正常的潮红,给他眉宇间更添几分艳丽。
  娱乐圈从来不缺帅哥,但却十年难遇一个金燕柳这样的神颜。
  肖胖子至今还记得第一次见到金燕柳本人的震撼。
  那是在公司的楼道里,他去参加面试,刚出了电梯,就看到一群人簇拥着金燕柳迎面走来,他一身黑色西装,恍恍惚不似凡人,一边扣着袖口,一边淡淡地抬眉朝他看了一眼,真人那金尊玉贵的美,直冲冲着朝他劈过来,比荧幕上更具有冲击力,他呆呆地站到一边,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燕羽翽翽,春柳蕤蕤,朗朗金光笼罩着他,从此以后所有言情小说的男主都有了脸。
  “燕柳哥,别喝了,今天晚上还有活动呢。”
  今天晚上,爱尚杂志举办了一场慈善晚宴,大半个娱乐圈的明星都会参加,金燕柳凭借着如日中天的人气,将和杂志主编一起走红毯。
  可现在金燕柳哪还有心情去参加什么活动 :“就说我病了,不能出门了。”
  肖胖子也早料到了。
  金燕柳这两天的状态明显不对。
  可是他问了好几次,金燕柳也没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金燕柳的脾气他是知道的,不敢在这时候多问,就说:“那我跟飞哥他们说一声,你好好休息,不要再喝酒了。”
  话刚说完,就见金燕柳“砰”地一声,又拧开了一瓶酒。
  爱尚杂志是国内最顶级的时尚杂志,他们举办的慈善晚宴,如今已经成了娱乐圈一年一度的盛会,红毯还没开始,各大娱乐板块就已经开始刷屏了。金燕柳将缺席慈善晚宴的消息一放出去,立马成为网上热议的焦点。
  四年前的夏天,二十岁的金燕柳因为一部校园剧横空出世,他骑着单车从郁茂的花树下穿行而过,成为了网友们心中“被神选中的美少年”,可谓天降紫微星,一时红到发紫。这两年人气更是达到顶峰,粉丝涵盖了半个娱乐圈,一举一动都是能掀起滔天巨浪的人物。
  这位因为缺席慈善晚宴而上了热搜的男人,网上议论的热火朝天,本人却已经烂醉如泥。
  肖胖子轻轻掩上卧室的门。
  金燕柳醉成这样,他不放心,打算今晚留宿在这里。
  正准备打电话给家里人说一声,就看见有光亮从庭前的落地窗直直地照进来,紧接着他便看到一辆车缓缓驶了进来。
  他愣了一下,立马跑了过去,外头还在下雨,一推开门,风就卷着雨丝吹进来了,打湿了他的胳膊。
  一辆黑色的宾利在庭院中央停下,车灯有些刺眼,照的雨丝更见细密。一身黑色西装的司机先下了车,举着伞跑到了后头,拉开了后车门。
  车上下来一个年轻男人,灰色的西装裤,白衬衫,身形格外清冷挺拔,像是裹着外头的松杉水汽,黑色雨伞下光线晦暗,却更显他白皙优越的五官。
  肖胖子立马喊了一声:“杨哥。”
  周北杨,金燕柳某一任后妈带来的弟弟,这个才刚刚二十出头年轻人,今年刚刚出道,是这个夏天势头逆天的新顶流。
  周北杨直接走了过来,问说:“我哥呢?”
  “卧室呢,刚睡下。”肖胖子说。
  “医生怎么说?”
  肖胖子愣了一下,才突然明白这话是什么意思,赶忙说:“燕柳哥没病,他就是心情不好,喝多了。”
  周北杨微微蹙眉:“他怎么了?”
  周北杨的声音听起来格外冰冷,肖胖子有点怕他:“我不清楚,他没跟我说……”
  周北杨看了他一眼,眸子犀利而威严,没有再问别的,就直接进去了。肖胖子回头看了一下外头的司机,有点局促地挠了一下脖子。
  金燕柳和周北杨,芝兰玉树两兄弟。
  可俩人却是完全不同的两个类型,如果说金燕柳是明媚耀眼的大帅哥,那周北杨则完全是另一种帅,娱乐圈真正的世家子弟,冷白皮,瘦高,宽肩,窄腰,带了点疏离峻毅。
  周北杨这人脾气很怪,他是出了名的冷,像北风里凛立的白杨。出身太好,没人敢惹,更是养就了他生人勿近的气场。
  但这是在其他人面前。在金燕柳面前,他完全是另一副模样,温柔的能掐出水,那叫一个温柔体贴。
  印象最深的,就是他刚给金燕柳做助理的时候,有次来这边送文件,一进大门,就看见周北杨坐在院子里,正和人说话,对方一身正装,应该是个小领导,却低眉垂首站在一边,周北杨脸色阴沉,语气神情都颇为阴戾威严。
  但这一切都在金燕柳出来的时候变了,他立马从椅子上起来,笑盈盈地看着睡眼惺忪的金燕柳,说:“怎么醒了?是不是吵到你了?”
  像是冰河乍融成春水,清润儒雅,和刚才判若两人。
  简直就是传说中的两面人和变色龙!
  他后来才发现,这是常态,周北杨在外人面前有多冷,对金燕柳就有多暖。
  金燕柳是没什么自理能力的阔少爷,周北杨则正好发过来,有着超出本人年纪的成熟,他们私下里都称他是”宠哥狂魔“。听说周北杨连每天的牙膏都会帮金燕柳挤好,细致程度令人咂舌。
  有他在,金燕柳身边什么助理都不需要。
  既然他回来了,肖胖子就打算离开了,离开之前他又去卧室看了一眼金燕柳,金燕柳睡相奇差,最喜欢蹬被子,大喇喇地趴在床头,周北杨正在给给他盖被子。
  “那杨哥,我就先回去了。”肖胖子小声说。
  周北杨点了一下头。
  肖胖子赶紧出了门,他才不要跟周北杨一个地方呆着。
  风吹的他雨伞都拿不稳,周北杨那司机却依旧撑着伞,端正地肃立在庭院里。肖胖子朝他点了一下头,便快步冲到自己车上,正在擦身上的雨水呢,忽然想到,周北杨现在不应该还在准备巡演么?
  听说金燕柳病了,所以跨越大半个城区跑回来的吧?
  他看了看外头这恶劣的天气,再一次感叹他们俩这兄弟情。
  金燕柳昏昏沉沉醒过来,已经是后半夜了。一轮明月已经挂在窗口上,月光透过窗户照进来,正好照到床头。
  他看到有个人在床头趴着,那人见他睁眼,猛地起身,略有些慌乱。
  视线由下及上,白色的衬衫领子,凸起的喉结,继而是一张很熟悉的脸。
  是周北杨。
  月光有些模糊,醉意昏沉之下,金燕柳感觉自己像是在做梦。
  他立马耷拉下脸来,伸手抓住了周北杨的衣领:“小杨,哥哥我好惨,干!”
  周北杨的面目略有些模糊,问:“……怎么了?”
  声音一如既往地低沉,温柔。
  金燕柳觉得关于《轮番宠爱》的一切肯定都是假的。
  小说里居然说他这个弟弟的人设是“病娇阴戾,偏执而压抑的神经病”。
  他这个弟弟哪里阴戾了,哪里像个神经病。
  明明最是温顺懂事。
  金燕柳昏沉沉地在心中试探着默念:“哈喽,小爱。”
  只听“叮咚”一声,小爱上线:“亲!”
  干!
  居然不是假的。
  他顿时悲从中来,周北杨开了床头灯,突然的光亮刺得他微微眯起眼睛,他就朝周北杨伸出手来。
  这几年周北杨的个头蹿到了186,精壮,蹲在那里也要微微低头,离得近,连他眉骨上的疤痕也看的清楚。
  金燕柳按住他的后颈,像是交代临终遗言一般,沉痛地说:“小杨啊,以后如果我……”
  金燕柳感觉自己都有点说不出口。
  如果我勾引你,你可千万要把持住,再痛骂一声不要脸嘛。
  光是想一下,他就觉得他要被雷劈死了!
  金燕柳两眼发懵,沉痛且含糊地说:“我永远都是你哥哥,你……你也要,一辈子都做我的好弟弟啊。”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