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以牙之名[破镜重圆 ]——绿野千鹤

时间:2020-06-11 08:40:29  作者:绿野千鹤

 

 
  文案:
  初拥:血族的传统技艺。以特殊手法将濒死的人类转变成吸血鬼,并以长亲身份对新成员负责。
  现代社会,这种古老的技艺即将失传,作为最后一位传承者,夏渝州被迫当起了各种人的爹。
  中年富豪:“你是谁?”
  天才少年:“你能长生不老吗?”
  美丽少女:“你把我变成吸血鬼,是打算带我去你长满血色玫瑰的古堡,永生永世囚禁起来吗?”
  ……
  夏渝州:“统一回答,我是你‘爸爸’,不长生,没古堡,就一间牙科诊所,每个月可以给你一千块零用。”
  现代社会,低调做鬼,不咬人,不吃人,做遵纪守法的好血族。
   
 
第1章 血族
  透过特殊病房的玻璃墙,能清楚地看到病床上那个苍白病弱的少年。到了这个地步,药石罔医,他还是那副波澜不惊的模样。
  床头、窗台,摆满了各式各样剪裁好的鲜花,像极了这青春年少的生命。绚烂至极,转瞬即逝。
  “譬如朝露啊。”
  夏渝州轻叹一口气,拉起挂在下巴上的口罩遮住脸,单手插兜,优哉游哉地哼着小曲往房门处走。
  “对酒当歌,人生几何。譬如朝露,去……日!”
  “咔哒”,病房门突然从内部打开,走出一名穿着白大褂的年轻医生。修长的身形映入眼底,像一根冒着寒气的冰棍直挺挺地戳进热油锅,噼里啪啦地生生把那句悠扬的尾音炸成了脏话。
  医生似有所感,转头看向夏渝州所站的地方。
  空空如也。
  “司医生?”旁边的护士小声提醒了一句。
  医生收回目光,接过护士手里的表格,从胸前口袋掏出钢笔签了个字。
  镀金笔头,在纸面上摩擦出均匀的沙沙声。这样的音量,不足以维持声控灯的工作,拐角后的走廊灯渐次熄灭,将夏渝州淹没在一片黑暗中。
  “我下班了,你们看着点,别让他再跑出去了。”
  泠泠如松风拂弦的低沉嗓音,沸水似的奔腾而来,避无可避,直烫得夏渝州缩手缩脚险些跳出窗去。
  司君。
  真的是他!
  他怎么在这里?
  夏渝州指尖发抖地听着脚步声渐行渐远,慢慢从拐角处探出头来。看看那人消失的方向,再看看亮着光的病房,果断转身离开。
  今天本是来做好人好事的,那个少年就算接受了最先进的治疗,存活率也不高,唯一能彻底救他的只有夏渝州。月黑风高杀人夜,救死扶伤未尽时,偏偏碰见了最不想碰见的人。
  “少年,看来咱们没缘分。”做好事,首先得这好人活着才行。
  夏渝州叹了口气,将连衣帽扣在头上,拉紧脸上的黑色口罩,无声无息地快步向外走去。医院前后两个门,他走的方向与医生办公室相反,应当是碰不到的。就算倒霉走同一个大门,司君回办公室还要脱掉白大褂换便装,以那人的龟毛程度没个十分钟整理不完,足够他走出医院。
  越是紧张,记忆力就越好。眼前的一切清晰无比地印入脑海,整齐的地砖缝、黄色的医用垃圾桶、墙上的辅助扶手、昏暗的偏僻廊道、碍事的九块九包邮白大褂,宛如置身恐怖逃生游戏。
  二十米,十米,五米……
  长长的回廊终于到了尽头,月朗星稀,四下无人。不待缓过一口气,忽然“叮——”一声脆响,惊得他原地跳了个踢踏,差点把手机隔着院墙扔出去。
  一条新消息。
  【学长:渝州,这是今年《神之脑》总决赛的视频。虽然很唐突,但还是希望你能看看。他才十六岁,是个货真价实的天才,就像当年的你一样。】
  《神之脑》是一档脑力竞技比赛节目,比赛内容涉及到速记、数学、逻辑推理等各方面。参加的都是智商超群的少年,三百六十度无死角向观众展示天才和普通人的区别。
  而病房里那个预定了死神专列商务座的少年,正是这一届的冠军。
  “第五届神之脑大赛全球总冠军诞生了,他就是十六岁的天才少年,陈默!这是全球脑力的巅峰,是人类智慧的天花板!而他只有十六岁,他的前途不可限量,他的未来光芒万丈!”视频中,主持人兴奋无比地把话筒递给一脸冷漠的少年,“此时此刻你有什么想说的吗?”
  少年撩起眼皮看了主持人一眼,勉为其难地接过话筒:“你这台词逻辑不对。如果我是脑力巅峰,那前四届冠军是什么?”
  主持人:“……啊?”
  夏渝州顿下脚步,盯着屏幕上翻着死鱼眼灵魂质问的小朋友,微微挑眉。啧,真是个傲慢又惹人厌的小孩。
  关掉视频,随手回复:
  【学长记错了,我可不算什么天才。】
  【而且,最讨厌天才。】
  静音手机,装进裤兜,原地转身。
  夜晚,人的植物交感神经抑制,对于疼痛的感知会增强。通常的重病区,就算没有鬼哭狼嚎,也该有许多人辗转难眠、吵吵闹闹。但这里没有,诡异地安宁着,只有个别敞着门的病房传出低低的交谈声。
  “你现在抵抗力很低,真的不能出去。因为昨天晚上你偷跑的事,司医生都生气了。他冷着脸的样子太那什么了,吓得我腿软。”护士一边给少年换药,一边柔声絮絮叨叨。
  少年仿佛没听见,捧着一本黑色烫金封面的书看得浑然忘我,过了七八秒才回了一句:“你确定是吓得?”
  “你这孩子,说什么呢!”护士姐姐瞬间涨红了脸,恼羞成怒地吓唬他,“总之千万别往外跑了,特别是晚上,这里可是医大附院,当心被吸血鬼吃了。”
  “你也听说过医大吸血鬼?”少年猛地抬起头,瞪着一双漆黑的鹿眼,直勾勾地盯着护士。
  护士脸颊微抽,预感不妙。果然,下一秒:
  “能说具体点吗?”
  “医大吸血鬼的传言是五年前兴起的,最近几年还有踪迹吗?”
  “它当时出现在什么地方,被它咬了的人后来死了还是失踪了?”
  ……
  “怎么不说了,你是医大毕业的吧?”
  这所医院是医大附属医院,旁边就是全国最好的医科大学,因为全称过长,人们习惯性直接叫它“医大”。在这里工作的医生、护士,大多数都是医大的毕业生和教授。
  “不是……”护士涨红了脸,医大招生门槛极高,就算护理专业也要超高分才能进的。
  “那你怎么进的附院?”少年好奇地看着她,没有鄙夷,也并非玩笑,就是很认真地询问,跟探讨严肃的学术问题没两样。
  “我托关系找人进的,行了吧。”
  “难怪你昨天说配不上司医生。”
  “陈默!”护士姐姐突如其来的怒吼声,震得回廊上的挂画抖三抖,“你药换完了!最后警告你一遍,今天再敢跑出去,就把你关到ICU时时监护!”
  说罢,端起托盘,头也不回地走了。
  来时孟母殷殷断机杼,去时张飞怒吼长坂坡。
  夏渝州站在门外,吭哧吭哧憋笑。这孩子,活到现在没被人打死,也算个奇迹了。慢悠悠抬手敲敲门:“我是医大的,咱俩聊聊?”
  “你谁?”
  “医生。”
  正快速穿鞋的少年,抬头看向倚在门边的人。
  这人似模似样穿着一身白大褂,但款式与司医生他们的褂子不一样,脸上戴着明显不符合规定的黑色口罩。更过分的是,白大褂后面竟然还露着蓝色连帽衫的帽子!别说医生了,卖号黄牛都没这么嘻哈。
  “我是别的科室的,你大概没见过我,”夏渝州不知从哪里变出一朵半死不活的康乃馨,插到床头的玻璃瓶中,“算是你的粉丝,下班顺道来看看,你这是要去哪儿?”
  少年不理他,继续绑鞋带。
  夏渝州扯了张凳子,坐到床边。床上放着那本黑色封皮的书,烫金大字标题《血族探秘》。
  “你打算去医大找那只吸血鬼?”
  这话终于引起了小少年的兴趣,慢慢站起身喘了口气:“你知道他?”
  夏渝州拿起那本书翻了翻:“你先告诉我,找吸血鬼做什么?”
  “我想请他给我初拥。”
  “哈?”夏渝州不明所以。
  少年抬手,按住翻动的书页,点了点章节标题——The  Embrace。
  “初拥,英文是The  Embrace,把人类转化成血族的方式。按照书中记载的,大概是吸血鬼先把人的血吸干,再让濒死的人吸自己的血,从而将其转化为同类。”少年一脸认真地解释。
  “其实,我觉得翻译成初拥并不准确,Embrace应该理解为信仰、皈依。皈依血族,皈依黑暗之神。”
  黑暗之神……
  夏渝州嘴角抽搐,这就是自家学长内定的学生,天才少年,科学界冉冉升起的新星,还没上大学就封建迷信了:“你不是何教授的学生吗?少看点这东西,小小年纪不相信科学,净信这些不着边际的。”
  “人在绝境中的时候,总得有点寄托。”少年耸耸肩。
  他的这个病,只有骨髓移植可以治。但因为体质的原因,就算移植成功,存活率也很低。
  苍白到近乎透明的脸上,有不属于这个年纪的沧桑疲惫一闪而过。“你不懂。”
  “行,我不懂,”夏渝州单脚踩在床边,打开备忘录翻了翻自己来前准备的台词,一句也用不上,索性关了手机,“但你怎么知道,成为血族就能治病了?就算能治病,当一个见不得光的吸血鬼,没准活得更痛苦……”
  “哪怕像虫子一样活着,只要活着就行,”少年打断了夏渝州的长篇大论,拿过那本书夹在腋,低头向外走,走到门口背对着夏渝州挥挥手,“谢谢你陪我聊这个,我还有事要去完成,再见。”
  夏渝州被这又酷又中二的台词逗笑了,十分配合地站起身来,用动漫里神秘老爷爷的口气,抑扬顿挫道:“你的决心我已经看到!那么少年,你愿意皈依血族吗?”
  “你说什……么?”
  蓦然回头。
  黑色口罩,在少年人惊愕的目光中缓缓拉低。
  夏渝州咧嘴,露出了一颗尖尖长长的獠牙:“初拥,乃舶来之词,吾华夏族谓之歃血归亲。以吾血,融尔血,归于血族而为亲。自此,生非常人之生,死非固有之死。你可愿?”
 
 
第2章 重逢
  “血牙!”少年一双眼睛瞪得溜圆。
  那是一颗比正常牙齿长了许多的锥状牙,明眼瞧着就不属于正常人类,更像是某些大型肉食动物的犬齿。
  据书中记载,每位血族都有一对尖牙,称之为血牙。血族的主要食物是鲜血,又长又尖且中空的牙齿,就是他们的进食工具。
  “不错啊,还知道血牙。”夏渝州坐回椅子上,冲小朋友勾勾手。
  “你是血族?不,竟然真的有血族!”少年语无伦次地奔到夏渝州身边,左看右看,像是发现大金矿的巨龙,举着两只小短手不知所措。
  小孩激动过头的样子极大地愉悦了夏渝州,这还是第一个得知他是吸血鬼后更加开心的人。就应该这样,血族多珍贵,理应得到大熊猫的待遇。
  然而激动的人类并不懂得“文明观鬼”,一只激动过头的小手,突然直冲那颗还勾在下唇上的血牙而来:“我能摸摸那颗牙吗?”
  夏渝州唇角的笑瞬间僵住,“啪”一声脆响,等他回过神来的时候,手舞足蹈的小少年已经被他一巴掌呼倒,狠狠摔在病床上动弹不得了。
  “哎呀!”夏渝州赶紧凑过去看。
  连日的激进药物治疗,已经掏空了这具年轻的躯壳。陈默梗着脖子试图起身,却连呼吸都难以顺畅,像一只翻盖的小乌龟,徒劳地划拉四肢。
  夏渝州单膝跪在床上抓起小孩调整姿势,按压揉拍,行云流水一通折腾,才总算把这口气倒腾过来。
  “咳咳咳……你还真是医生啊,这个急救动作司医生也做过。”
  “啊。”夏渝州听他提司君就浑身难受,掏出一颗薄荷味口香糖扔进嘴里,做咬前准备。
  少年爬起来,生龙活虎的模样跟先前的病入膏肓判若两人:“我以为你顺口胡诌的!这就好办了!”
  夏渝州斜瞥他:“什么好办?”
  少年:“初拥啊,你刚才不是问我愿不愿加入黑暗之神吗?我愿意,我特别愿意!但初拥之后我不就好了么,肯定要惹人怀疑。”
  夏渝州听得脑壳疼,哪来的黑暗之神。
  少年丝毫没觉得自己说错,还在滔滔不绝:“把我转到你的科室,就说之前误诊了。然后你顺理成章治好我,就不会惹人怀疑了。”
  夏渝州:“好有道理。”
  少年:“你是什么科室?”
  “牙科。”
  “……”
  拉窗帘,关房门。
  夏渝州吐出口香糖,把兴奋过头的小孩按住,用吃甘蔗的姿势捋了捋脖子:“风险告知,歃血我也是第一次做,咬过头可能会导致你动脉破裂即刻死亡。成为血族,后遗症目前可统计的有七十二个,当然比起你现在半死不活的状态还是好些的,此处略。你还有什么要问的吗?”
  “血族能长生不老吗?”躺好要做转化了,少年才想起来一些基本问题。
  “不能。”
  “能在月圆之夜变成蝙蝠吗?”
  “不能。”
  “高考能加分吗?”
  夏渝州默默扬起了巴掌。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