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穿书后大佬们倒戈了[豪门世家]——小叶丸

时间:2020-06-11 08:39:28  作者:小叶丸
  乔洋从桌上随便拿了一杯酒站了起来。
  接着长臂一伸圈住了梁伟的脖子,笑道:“男人嘛,愿赌服输不是么?”
  说着两个人又一同坐了下去。
  在别人眼中,乔洋的动作很自然,开玩笑一样说着话,好哥儿们一样圈着梁伟的脖子。
  只有梁伟自己知道圈住他的胳膊有多用力。他连挣扎的机会都没有,直直的跌坐在了沙发上。
  一动不能动。
  梁伟浑身僵硬,忘记了反应。
  明明一切都他设的局,为什么现在全部脱离掌控。似乎从乔洋进来之后,整个场面给就失控了。
  现在就连呼吸都被乔洋掌握着。
  梁伟被胳膊勒的微微窒息。
  难道他知道酒里有问题?
  不,乔洋不可能知道。
  这里的人都是想要看乔洋笑话的,不可能有人跟他透漏消息。
  这时,乔洋把酒杯送到了他嘴边,声音带着上扬的笑意:“梁哥,喝啊。”
  梁伟目光一凝,心中一跳:酒水的颜色是淡茶色!
  他咬着牙,嘴唇紧闭,本能的瞪着乔洋,浑身想挣脱乔洋胳膊,换来的更加窒息的钳制。
  乔洋离他很近。
  看似笑意的眼眸里泛着冷光,在灯光闪烁摄人的光芒。
  棱角分明的轮廓,看似柔和,却带这骇人坚韧。
  耳边低低的声音传来,如魅惑般呢喃,如毒药般骇人:“梁哥放心,这里面什么都没有。”
  话音一落,梁伟如同从头顶浇下一盆冰水,酒后浑身的燥热在那一刻,尽数褪去,换来浑身刺骨般寒意。
  梁伟手脚如缺氧般发麻发抖。
  他知道!
  乔洋一开始就知道酒里有问题!
  又一次的,心里那些阴暗的,见不得人的想法被人活生生剥离出来,放在太阳底下暴晒一般。
  梁伟羞愤,又无处可躲。
  乔洋?
  这不是他认识的那个乔洋!
  因为窒息梁伟本能的张开了嘴,一瞬间酒杯倾斜,冰凉的酒水灌进了嘴里,苦涩辛辣的刺激着咽喉。
  脖子被勒着,他只能本能的吞咽着灌进来的酒水,直到最后一滴彻底的流出杯底。
  通过透明的玻璃背身,他看到在座人的惊愕以及畏惧的眼睛。
  包厢中的人,终于发现了两人的异样。
  跟梁伟一样,都露出难以相信事情会发展成现在这个局面的诧异神情。
  乔洋终于松开了梁伟。
  眼中还带着没有散去的笑意,他轻轻放下酒杯,拿起桌上的抽纸擦拭着手,动作轻缓又优雅。
  声音依旧柔亮,上扬:“梁哥,好喝吗?”
  是底气十足的挑衅。
  梁伟不住的喘息咳嗽。
  心中羞愤,恐惧,惊悸,震撼各种情绪交织在一起,让他不知道如何开口接下乔洋的话。
  只是瞪着一双赤红的眼睛看着他。
  过了好一会儿,包厢里才有了反应,有人悄悄问咳嗽的梁伟:“梁哥没事吧?”
  梁伟赤红着眼睛,低声嘶吼一般:“乔洋,你敢耍我?”
  只是语气里已经没有了方才的强硬,仔细琢磨,甚至还有一丝委屈。
  “耍你?”
  乔洋嗤了一声:“投桃报李,梁哥以后想做什么事情前,多动动脑子想想……”
  他顿了一下,嗓音也低沉了下去:“……想想你能不能承受后果。”
  他话音一落,包厢里又陷入了尴尬的安静。
  他们看到梁伟被灌酒的那一刻,几乎同时意识到:乔洋,他从一开始就知道酒里面有问题!
  乔洋淡淡的看了他们一眼,正欲离开的时候,包厢门“砰”被一脚踹开。
  所有人的目光被吸引了过去。
  谁敢踢聚集S市所有豪门家少爷的包厢门,有人正欲发怒,带看到门口的人时,瞬间怂了。
  包厢里尴尬的沉寂被打破,但取而代之的是另一种诡异的安静。
  坐在门口最近的人,身体不住的往里缩,声音带着讨好和俱意:
  “乔……乔老大啊。您,您怎么来啦?”
  他们这些纨绔少爷,但平时花天酒地混日子,仗着家世欺负人。但对于圈子里必须维持客气。
  所以,他们对乔洋也不敢硬碰,只是暗地里耍些让人抓不住把柄阴暗手段。
  而乔振,则是是他们见了面都要躲的远远的,敬畏的存在。
  乔振不理会这些人,只是冷冷的扫了一眼梁伟,随即喊了一声:“乔洋,出来!”
  乔洋在人门被踢开的一瞬间,整个人都僵住了。
  他眼睛瞬间湿润:……哥。
  他有原主的记忆,但只有在得到提示和看到人的长相时才能想将记忆重叠。
  乔振---原主的大哥。
  跟乔盛,他亲哥长的一模一样。
  乔洋忽然间明白了他穿到这里的意义。
  耳畔处又似乎听到了哥哥临终前的声音:“……洋洋,别难过,我会在那个世界等你。”
  乔振望着他的眼睛带着嫌弃之色:“你还要在这乌烟瘴气的地方待多久,出来!”
  乔洋猛的站起来,快步走过去,眼中是不敢相信的惊喜,声音微微发抖:“……哥。”
  作者有话要说:
  大哥冷酷。
  二哥俊雅。
  刘文忠诚。
  莫雨可爱。
  顾烨……是个只会打小报告。
 
 
第8章 
  包厢里,此刻安静到了极点。
  门口的男人身材凛然高大,表清冷俊锋利,不说一句话却带着不怒而威和令人胆寒的震慑之气。
  乔振---豪门圈子里除顾烨之外的另外一朵高岭之花。
  但顾烨给人的印象是温文雅致,而乔振却是冷冽雷厉。
  顾烨的话,他们这帮小纨绔还能上前客客气气说上两句话。
  可乔振的话,他们都躲得远远的,能不招惹就不招惹。
  据说初中时期,豪门圈里的几个少爷看不惯乔振的气派。准备弄他一顿,杀杀他的气焰。
  结果一晚上之后,十几个青春期的大男生,个个鼻青脸肿,断胳膊腿哀嚎着住进医院,却没有一个人敢回家告状。
  从此之后他们见了乔振,能躲开就躲开。
  躲不开就尊称一声:乔老大!
  屋子里的男人女人一个个正襟危坐,老老实实鹌鹑一样蹲坐着,放浪形骸的纨绔们此刻秒变成五讲四美的良好青年摸样。
  只是,梁伟在乔洋哪里丢了面子,这会儿正不知道该如何发泄。
  而且乔振下个月就要跟他堂姐结婚,看在这份即将成为亲戚的份上,他以为乔振也不会把他怎么样。
  他不怕死的挤出一个难看的笑,阴阳怪气道:“乔老大,您也会来这种地方啊,还真是少见。”
  乔振冷冷的扫了他一眼,又看着桌子上的摆的一杯杯的酒,声音低沉:
  “梁伟,生意场有规矩说事,来往之间看人情说话。但谁要是破了规矩敢阴我们乔家人,就别怪我翻脸不认人。”
  他不说还好,一说出来梁伟更加的羞愤。
  你弟弟乔洋,他根本一点亏都没吃!
  他没好气的说道:“您说什么呢,乔三少不是好好的站在这么吗,我们就玩玩。”
  “玩玩?”
  乔振冷哼一声,抬起脚重重的踩在桌子上。
  漆黑蹭亮的皮鞋,因为强劲的力道而弯处一道深深的折痕。
  他忽地用力,敦厚沉重的三米长的红木桌,猛地向着梁伟方向滑去。
  上面的玻璃酒杯随着惯性叮叮咣咣的倒了一片,各种颜色的液体混在一起,哗哗哗的流了出来。
  桌角猛地砸中膝盖,梁伟痛苦的弯腰跌坐在沙发上,发出一声声闷哼。
  乔振鹰一般锋锐的眼神直直的盯着他,冷冽的警告:“记着,再有这种事,就不会这么简单的结束。”
  梁伟跌坐在沙发上抱着双腿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厚重的红木桌被砸在膝盖上,像折断了一样疼的只抽气。
  而旁边的哥儿们愣是没有个敢过来扶他的。
  偌大的房间,只听到桌子上的酒水流淌到地板上,发出的滴滴答答的声音。
  再没一个人敢吱声,大家惊恐的看着乔振如同看着煞神一般,只希望这事快点结束。
  只有乔洋,他几乎看不到发生在这里的一切,听不到任何声响,他直直的看着乔振。
  乔振的声音,一举一动,都是记忆中哥哥的样子。
  “走了。”
  乔振看了他一眼,眼中的神情依旧没有温度。
  “……哥。”
  乔洋跟了出去。
  他跌跌撞撞,如同走在棉花上一般。
  如果真的是,如果真的是哥哥……
  眼中是急切的惊喜,又不敢轻易开口确认。
  望着宽阔冷酷的背影,乔洋终于开口:“……哥,三楼那个吧台你去过吗?”
  乔振似乎在赶时间,边走看边手表,背对着乔洋,声音带着不耐烦:“你以为我跟你一样闲。”
  “正跟客户谈一个项目却因为你被打断。现在客户还在等我。”
  他依旧不看乔洋,声音掷地有声:“你回国时候我警告过你,少跟梁伟他们在一起,你知道他们今晚要对你做什么吗?!”
  “要不是顾烨给我联系,明天早上一大丑闻,整个乔家都要跟着你丢脸。”
  乔洋:“哥,我知道怎么对付梁伟他们,我来这里是因为……,哥,这里三楼吧台……”
  乔振喝止他:“行了!”
  “要不是因为你还是乔家人,出了事连累乔家跟着你丢脸,你以为我会管你?”
  乔振面色阴冷,冷漠的眼神直盯的他,还带着厌恶的神色。
  乔洋实在受不了被长这样脸的人,和这个声音,用这样的眼色看他。
  他逐渐委屈,脑袋垂了下来:“哥,我……”
  乔振冷笑:“装一幅无辜的样子给谁看,你以为你搬出家了,我会对你掉以轻心?”
  “想要乔家家业?想继承乔氏集团?你有那个能力吗!”
  “不会明辨是非,识人不清,被人轻易利用。还跟这样的狐朋狗友们混这种乌烟瘴气的地方。把乔氏交给你,也只会被你毁了!”
  乔振的话,乔洋一句都没有听进心里。
  他只想说,他不是这个身体的乔洋。
  他急切想解释,道:“哥,我是洋洋。我不会跟你争家业,我也知道梁伟他们是什么样的人。”
  “我来这里是因为三楼那个吧台,哪个地方跟我们……”
  他闭上了嘴,心里仅存的理智和谨慎让他不敢轻易开口,最后试探的问道:
  “哥,我们去三楼喝一杯么?”
  “喝酒?”
  乔振急匆匆的往车的方向赶着,根本没有听进乔洋的话。
  “客户现在还等着我,一个关乎乔氏未来的重要的项目,差点要被你毁了。”
  他坐上车“砰”的一声关上车门,摇开玻璃窗丢下最后一句话:
  “知道了梁伟他们的心怀不轨就赶紧回家,以后少来这种地方。”
  “哥!”
  乔洋在后面追跑着喊了一声。
  留给他一声油门的启动声音,和渐行渐远的车尾。
  乔洋站在原地,久久不动,心中是无尽的失落。
  如果真的是哥哥,应该能一眼就看的出来他的不一样吧,所以……
  莫雨在他们出来后,也悄悄跟了出来。
  他看到乔振离开之后,他才小心翼翼走过来,轻声问:“乔少,您没事吧?”
  乔洋终于回过神,压下心中千丝万缕的情绪,恢复了淡然的面容:“我没事。”
  莫雨低着头,轻声道歉:“对不起,今晚那酒里其实放的有……梁少他让我……对不起。”
  “我知道。”
  乔洋淡淡的:“以后离梁伟他们远些,他们要是敢欺负就说你是我的人。”
  “您,您的人?”
  莫雨愣了愣,不明白乔洋具体的意思是哪一种。
  他试探的问道:“那我,我送您回家?”
  “不用。”
  乔洋拒绝他,转身走了:“不早了,你也别在这种地方呆太久。”
  “……是。”
  莫雨望着离去的背影看了好久,默默的想着:他好像跟以前不一样了。
  ~~~
  一路上,乔洋拿着手机翻出乔振的电话想拨通过去,犹豫了几下,又放了回去。
  乔振可能开车在路上,也可能在跟客户谈项目,不能打扰他。
  反正,以后有的是机会确认乔振到底是不是乔盛。
  顾烨公寓
  家门口的监视画面里,电梯灯光一亮,没多久从里面走出来一个男人。
  他垂着脑袋,步伐轻飘,隔着屏幕都能看出来低落的心情。
  耿辉笑了一声:“小少爷回来了,看着样子应该是被他哥教训了。”
  顾烨看了一眼问:“那边什么情况?”
  耿辉汇报着:“他们说,乔老大一进屋吓傻了一帮熊小子,梁伟被他砸了却一声不敢吱。”
  “还说,乔老大一路上都在骂小少爷。”
  耿辉叹了一口气:“也难怪乔老大会生气,小少爷为了见小情人,差点中了人家给他下的套。”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