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梅花香[青梅竹马]——wyygkadneZ

时间:2020-03-26 12:15:26  作者:wyygkadneZ

 文案:

  美人皇帝泰迪攻x身娇体弱偏不认命受勿究幼儿园逻辑学前班文笔HE十年前,林擎拼了命救下太子殿下。
  十年后,当年的太子殿下登基为皇,一道圣旨要立他为后,并承诺后宫只有他一人。
  林擎很满意,嫁。
  立后大典还没开始。
  什么?张贵妃有了五个月的身孕?
  什么?西域送来了一名大美人?
  林擎:陛下这是要负我?
  楼珒:我不是!我没有!别听他们瞎说!
  
 
 
第1章 
  “阿珒…”床上的人大汗淋漓,翻来覆去的挣扎,“阿珒…阿珒!”
  猛的坐起,林擎胡乱的在床上摸索一番,一块月牙形冰凉的碎玉被他握在手里,几乎比玉还白上几分的手指毫无血色。
  听到他的挣扎声,在外间的林竹冲了进来,“大哥!”
  “阿竹,我没事…”他说罢拢了一下额前的发,露出整张脸来…左侧眼尾有一朵约两寸的梅花,枝丫栩栩如生,延伸至眼瞳中盛开,瞳孔则是花心,潋滟的妖紫色,闭上眼,眼皮上却是柔软的粉红色,即便他眉目清冷,这朵梅花却诡异的让他一张毫无血色的病容妖冶万分。“就是魇住了,现在几时了?”
  林竹摸了下他额头,发现并不热,这才放下心,“已经巳时了。”
  “啊,我睡到这么晚啊,是不是耽误你练功了?”他把自己的长发胡乱的一扎,缓缓掀开被子坐起来,这一连串动作似乎是耗费了极大的力气,让他不得不歇一歇再站起来。
  “没事,我也是刚回来,方才林海在外间。”林竹抱怨,“我和父亲一直就不赞同你自己睡,怎么着你旁边都应该有个人陪着你,再发生这样的状况好赖有个人在,唉,你真的是要气死我。”
  “林将军啊…”林擎微微上挑的眼扫了过来,“我要是死,十年前就死了,不会拖到现在的。”
  “别不说人话了。”林竹都懒得理他。
  林擎懒懒的,“离五月初四还有两个月呢,谁知道会怎么样。等我死了,父亲百年之后,你就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林大将军,堂堂忠勇侯,我要是在,这忠勇侯可就落不到你头上了,不觉得可惜?”
  “你放心,我永远记得娘去世后你是怎么哄我哄了三天的,虽然第四天你就决定跟着爷爷走了,不过就冲那三天,我说什么也要分你一个忠勇侯当当的,我堂堂林大将军有恩必报,不在乎那些个虚名。”
  林擎笑,“我就是很烦你们,你说,我曾经无论如何也是整个盛京城里人人都称赞一声的少年将军,前途无量,风华绝代,一把斩风刀…”
  一个又黑又瘦的少年急冲冲的跑过来,打断了林擎,“大少爷,您那把斩风刀都快锈了,好汉不提当年勇,您就别念叨了,二少爷,来圣旨了。”
  “哪儿又有战事了?”林擎问林竹,转脸看着少年,“林海,你到底是跟谁学的话这么多。”
  林海恭敬道,“奴才随主子。”
  门被大力拍开,林樾迈着大步走进来,扫了一眼这对兄弟,然后用手指点了点林擎,他也以为是有战事了,“我即便是走了也会让林兰好好看着你的,别想整什么幺蛾子。”然后上下打量林擎,嘀咕道,“就不能等过了五月初四再闹事?晦气!”
  林擎瞪了他一眼,撂下一句“我是那小丫头说看就看的住的?”随便披件衣服就走出去了。
  林兰也过来了,“编排我什么呢?”
  林竹立马献媚,“哪儿敢啊,就是如果陛下要我们走,劳烦您看一下大哥罢了。”
  “哼,大渘就没个将军了?就只剩林家了?不准去!等五月初四过了你们再滚!”林兰眉头一皱,厌烦道,“落尘大师到现在都没找到,我看六扇门全都滚回家了干净!战事就让白家那个老泼皮去!”
  林樾闻言嗤笑一声,“你还不如把城门打开,还能省了牺牲呢。怎么了,白家那二丫头又恼你了?”
  林兰斜了林樾一眼,“她也敢!我不打死她的。”
  林擎笑,“父亲您就别多虑了,整个盛京城能让她为难的人还没生出来呢,哎,说起来也就只有杨家那二公子杨宁…”
  “你可快闭嘴吧,就你天天让我为难!”林兰打断他。
  杨明新看着林家一行人走过来,不着痕迹的扫了一眼林擎,上前一步,恭敬的对着林樾拱手,“小人见过忠勇侯。”
  林樾虚一抬手,“新公公客气了,可是西域那边儿什么问题?”
  “侯爷多虑了。”
  “那是南疆?”
  “陛下急匆匆喊小人过去,就直接让小人来忠勇侯您这儿宣旨了,圣心难测啊侯爷。”杨明新在骗人,林樾微微把眼眯起,跪了下去。
  杨明新趁他们趴在地上的时候,仔仔细细的打量了一把林擎,然后展开圣旨,“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忠勇侯林安之林樾长子,林无难林擎,内外兼备,才华横溢,情操高尚,故册立为君后,朕特请落尘大师寺院主持以八字拟日,特定于四月二十行册封之礼,钦此。”
  一时间半分声音都没有,在林樾缓慢释放的杀气下,杨明新腿有些哆嗦,他觉得他今天这条烂命绝对爬不出忠勇侯的门槛。
  就在杨明新以为林樾就要暴起把他们这一行人都杀了,悍然抗旨带林擎远走高飞时候,林擎突然笑出声,这声笑意义不明,别说杨明新没懂,就连跪在他身边的一众血亲都没明白,也是这声笑,把林樾按住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林擎突然伸出手,“臣,领旨。”
  杨明新的视线和林擎匆匆一对,各自转开。新公公立马脚底抹油,匆匆溜了。
  林家在诡异的默契中都钻进了林擎房中,“我觉得…”林樾抚摸佩刀,斟酌用词,“我从来没问过你…”他看着自己的长子,“你口中的…阿珒…是否真的,不在世上了?”
  林擎握着碎玉的手一抖,“当今,在位几年了?”
  林樾答道,“五年了。”
  “阿珖长大了啊…”林擎目光看向皇宫的方向,“十年前,他还是个只到我腰的孩子,现在已经是九五至尊了。”
  “当今十八登基,就有那等手腕和成绩,很是不易。”林竹早就上朝了,对于年少的皇帝很是佩服,文臣武将个个难缠,却一一对付得游刃有余,“只是一年前,突然遣散了后宫,只留了张家嫡女张晴一人,现为贵妃。”
  “为何遣散?”林兰问道,“虽说早有有所耳闻,可个中是什么缘由父兄可知道?”
  林竹皱着眉,“说来也是可笑,陛下说是做了个梦,大渘被铁骑所踏,战火纷飞,百姓流离失所,他心里难安,吃穿用度一律从简,也顺便遣散了后宫,各回各家,各找各妈,就连再嫁都可以,嫁不出去的由他说媒,实在是让人匪夷所思。”
  “哦?那那帮文臣谏臣没以死相逼?”林擎把发散下,懒懒的靠在床头。
  林樾笑了一声,“何止文臣谏臣,武臣都觉得荒唐,因为一个梦遣散后宫的事情简直闻所未闻,我当时就问他,我说陛下您把我忠勇侯置于何地?那杨家的老白毛也站出来说话,可是皇上他油盐不进,逼急了就称病不上朝谁也不见,再急了就开始让话多的休假了,还派禁卫军去人家家里守着,不许出书房一步,也不准有人来看,这谁受得了,慢慢也就随他去了。”
  林竹接口,“这回他要娶大哥,不知道又要折腾出什么血雨腥风来。”说完这话,他突然转过头盯着林擎,一个荒谬的想法浮上心头。
  “父亲,不然您明日问问陛下,能不能把我也娶了,我好进宫去保护大哥。”林兰不鸣则已一鸣惊人。
  林擎挑眉,“哟哟哟,你是为了气白家二小姐还是对那杨家二公子失望了呀?”
  林樾警告的瞪了林擎一眼,又上下打量林兰,最终哼了一声,“你那三脚猫功夫就连在新公公手底下都走不过三个回合,还保护你大哥?”
  “可今日那新公公不是还被您吓到了吗?”林兰脾气爆,又被捧在手心里宠着,怎么能服气。
  “我杀过多少人你知道吗?再说,练功这件事讲究天赋,你本来就天赋极差还不努力,现在想帮忙也是个小废物。”林樾笑,“更何况,我不愿你去那种地方,等解决了你大哥,我还要问你和杨家二公子的事儿呢,别想给我跑。”
  林兰顿时收声,缴紧手中的帕子。
  “我…”林擎笑着接口。
  林擎还没“我”完,就被林樾抢了话,“对了!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无难。”
  “的确已经不在世上了。”林擎这句话说的云淡风轻,眼底却是一片痛色,他靠在床头,“我接旨了,我嫁,等过了午时,咱们去谢恩吧。”
  众人都不愿打扰他休息,就各自回去了。
  林擎动也没动,思绪万千。
  若是普通人家有双生子诞下,定是高兴得不得了,可偏偏是在皇家,双生子就意味着不详,杀一留一,是最好的办法。可那毕竟是自己身上掉下来的肉,当娘的别说抱在怀里了,就是听到第一声啼哭,心也要化在胸腔里。所以,太后挑选了当时最忠心的贴身侍婢,毒哑了,和其中一个孩子,一同送进了冷宫…
  而当时盛京城里最调皮捣蛋的林擎,在他七岁那年,由他娘亲长公主楼端华带进宫中,误闯冷宫。
  那张和太子一模一样的脸,至今仍在他心里,一清二楚,抹不掉,忘不却,牵肠挂肚,无数次深夜梦魇。自此,他有一个天大的秘密,和一个被他放在心尖的人。
  直到十年前…
  林擎有些疲惫的捏了捏鼻梁,从床上挪下来,开始翻找自己的衣服。
  一些还可以穿出去的衣服,都是十年前的了,试了试,虽然有些短,却宽大了不少,林擎突然觉得有些可笑,他一度以为自己不会再长个子了,只会慢慢变成一个瘦小的老头,或者干脆哪天就再也睁不开眼了…
  林兰抱着一件月白色外衣进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自家大哥无语痴笑的样子,“什么事这么高兴?”
  林擎看是她,笑的更灿烂了,“我这都要去面圣了,才发现竟没件衣服可以穿,再一转头,看到你抱着衣服进来了,你说我能不高兴吗?”
  “这是二哥的衣服,我拿来改了改,你凑合着试试。”林兰把衣服放在了床上,转过身喘了一口气,郑重道,“你应该知道我们三人是怎么想的,父亲和二哥就算是抗…”
  “林兰!”林擎喝住她。
  林兰一惊。
  林擎叹了口气,“我是知道的,就是因为知道,所以我才不想。”他无意识的抚了抚碎玉,“时候不早了,咱们走吧。”
  “他说了什么?”站着的人宽肩窄腰,不知道老天怎样的眷顾,他的脸美到了极致,却偏偏不显阴柔,玄色袖袍里拇指无意识的抠着食指,略显凌厉的视线钉在杨明新身上。
  杨明新擦擦额头的汗,当皇上身边的人真的是太不容易了,受够了杀伐决断的大将军的杀气后,又要受皇帝的威胁,“回皇上,林大人什么都没说,就笑了一声,然后说,‘臣,领旨’…”
  楼珖沉默了一会儿,接着问道,“小新子,朕交代你的,你注意了吗?”
  杨明新叹了口气,这口气让那高高在上的人眉头死死皱在一起,他看着上面人的脸色,说道,“我仔细观察过了,林大人身子还是那么单薄,一点儿肉都没长,脸上仍没什么血色,身上的味道好像是更香了,不过是自己走出来的,没像上次似的让林小将军背出来,看着也有点儿精神了,再好好调养调养,撑着参加完立后大典该是没什么问题。”
  楼珖松了一口气,呢喃,“十年了…”
  “陛下终于要如愿了。”
  “呵呵…”楼珖紧绷的身体放松下来,把自己砸进龙椅上,深深吸一口气再吐出,“只是不知道…唉…罢了。”
  “算算时间,忠勇侯也要来谢恩了。”杨明新话音刚落,小太监就跑过来报了。
  楼珖咽了口口水,“传。”说罢,转个身,迎了出去。三月,乍暖还寒的季节,有些许微风拂过,月白的长袍被吹起,勾出一副形销骨立的身形,也带过来满鼻清冷的梅花香。
  林樾看到疾步走出来的皇帝有些讶异,当即要跪下行礼,却见楼珖用内劲迈了两步,一把搀住了他身后要下跪的长子。林樾微微瞪大眼,那两步…怎么可能…!思绪没能延伸,却又被他惊到了。
  “甜…林…林大人…你今后,永远不必行跪礼,见谁都一样。”楼珖握着的胳膊几乎被他一掌圈住,微微用力就能掰折了一样,他想象了几千遍几万遍林擎的样子,还是和现实有所差距,至少,他从不敢想,竟会这般…妖冶。
  说来也是奇怪,明明他在朝中未有一官半职的,却一个两个都叫他林大人,不过…楼珖的手掌几乎烫到他了,林擎挑眉,“谢陛下。”放下行礼的手,这才抬头看向这位九五之尊,不由微微一笑,阿珒长大了,应该也是这样吧。
  满鼻的梅花香让楼珖几乎醉了,张开手就可以把他搂进怀里,低下头唇就可以贴到他的脖颈上,偏过头就能咬住他的耳朵,一只手就能把他控制住…
  “陛下?”林樾看不明白围绕在这两人之间的氛围,就是觉得今天这皇帝有点儿吃错药了。
  楼珖拇指摩擦了一下林擎的上臂,才恋恋不舍的放开手,把脑中的废料收拾干净,转过身,“进来吧。”
  林擎摸了摸自己的胳膊…
  林樾一行迈进安神殿,寒暄两句后也就没得说了,尴尬了一会儿,楼珖承诺,“我会好好待无难的。”
  林樾和林竹被这一句话惊了惊,陛下自称“我”?!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