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我一哭就赢了[修真]——清风月灼

时间:2020-03-25 18:15:28  作者:清风月灼

   文案:

  重生前。
  男儿有泪不轻弹!
  男儿流血不流泪!
  男儿膝下有黄金!
  我傅长言就是被打、死砍死千刀万剐死!也决不会流一滴眼泪求一次饶!
 
  重生后。
  “哭怎么了!会哭的崽有糖吃你不知道?”
  “男儿之泪值千金,这两滴眼泪给你打折,给五百就行!”
  “像个娘们一样哭哭啼啼求饶怎么了!我一哭就赢了,这种技能你会吗!这种法宝你有吗?”
  “哭就能睡到当今天下第一厉害第一面瘫第一禁欲的宋钰,这种本事你们有吗!”
  “没有都闭嘴!”
  *
  1.1V1HE,低玄幻仙魔,谢绝任何对比和扒榜。
  2.酷炫狂拽撩天撩地受(傅长言)x口嫌体直傲娇别扭攻(宋钰)
  3.微博:月灼小啾啾
  推荐你们关注微博,更文后会发通知。
  一句话简介:重生后死对头对我千依百顺
 
 
 
 
第1章 哭赢-01
  *
  清明时节好挖坟。
  天空一道闪电落下,傅长言重生了。
  “……”
  傅长言以前经常带着手下去刨别人祖坟,没想到有朝一日自己的坟被人刨了!
  刨得好!
  不然他怎么重生?
  所谓重生也就是魂魄意外夺舍了别人的身体,而这副身体就是刨他坟的……有着一双细皮嫩肉手的书生?
  看这洗得发白的寒酸长衣,还有头上戴着的儒巾帽,不是穷酸书生还是什么。
  不过这书生也是了不起,读圣贤书还能刨别人坟,有辱斯文。
  但到底还是要感谢这小哥,他要不刨坟,傅长言也重生不了。
  想罢,傅长言拿起锄头继续刨自己的坟。
  棺材外层有重重禁锢和法术,得亏都是出自璃渊之手,对熟悉他本事的傅长言而言,要解开并不难。
  当初下葬时尸体早被正派人士削得零零碎碎,璃渊估计拿针线都没能拼凑起来。
  所以打开棺材板后也没见有几根骨头,就见一堆陪葬品。
  傅长言泰然自若把陪葬品一卷,再扒了自己仅剩的几块骨架上的金丝衣,全部打包带走。
  临走前想了想,到底曾经是自己的尸骨吧,用了二十四年好歹有点感情。
  遂用一个瓦罐捡了骨头装里头,再揣着一起上路了。
  实际上他只是想找个风水好的地方再把自己的骨头下葬,免得重生后又和之前一样惨死。
  哪知道魔宗是真的有毒,他揣着一罐子烂骨头上路没多久,就碰到正派人士。
  夜澜霓氏,一个清一色全是女子的门派,还是个视男人为猛兽看了不爽就打的门派。
  傅长言是怎么惹上她们的,肯定不是因为身上带着一堆陪葬品太招摇,也不是因为他夺舍的这副身躯斯文秀气太俊俏,而是因为他怀里的烂骨头。
  魔宗修邪,位处终年不见天日的槐虚,邪祟横行,魅魃丛生。
  邪里邪气的,待久了,就算傅长言先前不曾修过邪道,身上也沾染了不少邪气,没烂完的骨头上萦绕着一股正派人士老远就能瞅见的黑气。
  “魔宗的人?还是个臭男人!”
  霓氏的妹子对男人是真真不友善,傅长言连“吱”都没来得及“吱”一声,就被身穿粉衣罗裙的妹子一脚踹飞再一脚踏在胸口。
  “咳咳咳!”
  啊,这副身体真是柔弱啊~想当年他挖人家祖坟被追着打时,骨头断了三根还能脸不红气不喘跑路,哪会像此刻般踹一脚就扑街猛咳,还咳得一口血喷出来???
  “绵妹,大庭广众的,下手轻一点。”
  另有一名女子飞身过来,拉一拉脚踩傅长言的妹子,妹子闻言,满脸不情愿地收脚。
  这女子,傅长言认得,花月榜排名第三的美人霓翩然嘛~
  夜澜仙山,有美一人,清扬婉兮,翩若惊鸿,嫣然倾城。
  纵然她戴着斗笠面纱,但就凭那些年他时常潜入夜澜去偷看的岁月,也能听出她的声音。
  最重要的是她背后的双剑——流光,霓氏老尼姑关门弟子的佩剑,常人或许不知,傅长言堂堂魔宗少宗主岂会不认得?
  想当年啊,偷看被发现时,他可没少挨流光的剑气。
  许是受璃渊影响,傅长言从小就喜欢漂亮精致的东西,霓翩然生得娇美可人,要不是霓氏老尼姑看着,他早掳回招摇山当媳妇了。
  生离死别数年,没想到重生后见到的第一个故人竟然是她,看来老天爷让他重生就是为了和她再续前缘啊!
  想罢,傅长言抹一把嘴边的血,两只细胳膊抖啊抖,勉强撑着身体爬起来,学正派人士的模样作辑,对着霓翩然拜一拜,文质彬彬道:“多谢姑娘相救,不知在下何处得罪这位姑娘?”
  霓翩然往后避了避,躲在了比她矮一些的师妹后面,好半天不出声。
  傅长言便感慨:这娇羞的小模样,真是多年未变。
  末了,正欲再开口,那绵妹又一巴掌呼了过来,“啪”的一声给傅长言打得原地转了个圈。
  “……”
  这副身体竟柔弱到如此的地步?
  傅长言脸色极差,实在没法儿接受自个儿被一个小姑娘一巴掌打得站不稳的事实。
  老天可是在戏弄他?如此个重生法,倒不如不重生!
  然事实是他这副身体的原主长期吃不饱穿不暖,又是个不爱晒太阳老在屋里读书的书呆子,细胳膊细腿细腰是饿的,四肢无力下盘不稳是久坐导致的。
  反正除了脸长得还行之外,浑身上下也没什么优点了。
  绵妹好歹是夜澜霓氏的弟子,修行之人,力道自然不似寻常姑娘家,便见她打了一巴掌后指着傅长言喝道:“臭男人,凭你也配与我师姐说话?快说,你和魔宗有什么关系,是不是魔宗的弟子!”
  说罢,不等傅长言回答,又道:“掌门说了,宁肯错杀也不放过,你不用说了,我这便送你上西天!”
  她都这样说了,傅长言再不跑就是傻。
  他跑,人家肯定来追,双脚跑不过御剑飞行的,也只能放暗器了。
  幸好生前他对千秋酆家的暗器极为钟爱,乐此不疲研究数年,故而重生后第一件事就是在山上取毒草汁配竹子做了几个小暗器。
  倒没想到那么快就派上用场,他既跑不过,便趁对方御剑来擒时指尖微动,释放毒刺过去。
  “绵妹小心!”
  一听霓翩然开口,傅长言便觉不妙,竟把她给忘了,她可是霓氏老尼姑的关门弟子,警惕心和本事不是一般弟子能比的。
  隔了几丈远,还能用符纸攻击他,得嘞,今日怕是要交待在这了!
  傅长言被符纸重击到墙上,怀里袖中的陪葬品“叮铃哐啷”掉了满地,黄色的符纸拍碎了他外面的寒酸长衣,牢牢贴在他身上各个关节,莫说是手脚不能动弹,就是眼珠子都转动不了。
  霓翩然广袖轻动,旋身落到绵妹跟前,薄纱飞扬,将毒刺尽数打落。
  傅长言看得眼睛都直了,心道不愧是他中意的妹子,这本事,他日二人成亲,保护他绰绰有余。
  “师姐,他果然不是好人,竟放暗器!”绵妹火冒三丈,一个箭步上前,手里的长剑直往傅长言胸口刺去。
  “绵妹,别急……”
  霓翩然拉她一把,但没拉住……
  傅长言瞪着眼,见锋利的剑尖对着胸口刺来,一时之间不知该作何想好,他这重生才几个时辰?这就要死了,还不如不重生,那也好过生前受千刀万剐如今又要受锥心之痛好。
  白眼是翻不了了,也只能瞪着眼等死。
 
 
第2章 哭赢-02
  *
  “叮——”
  一声脆响,倒不是有谁破空而来救了傅长言,而是这身体原主所携带的一柄破铜烂铁挡住了绵妹的利剑。
  破铜烂铁瞧着像柄匕首,周身满是铁锈,锈得原本什么颜色都瞧不出,用打了许多补丁的布套包着。
  傅长言初时还想丢了来着,后边儿想了想卖给铁铺能换点钱,便没有丢弃。
  没想到它竟是个灵器,还会自发护主,挡得住霓氏的剑气,了不起!
  劫后余生,连口气儿都没来得及喘,又听绵妹颤抖着大叫道:“你这臭男人好大的胆子,竟敢偷酆家的灵器!”
  傅长言撇撇嘴:“天下间的灵器,十件有八件都出自千秋酆家,姑娘怎可轻易下断言是在下偷盗?”
  怎么就不能是他白捡的,他连躯壳都能捡了重生,小小一把破匕首,捡来的多正常~
  “我作证,就是你偷的。”
  一记清亮的喊声冒出,几道金色光芒飞过,两名身着华袍的青年从天而降,稀奇的是他们并非踩在剑上落下,而是踩在两片薄薄的金叶子之上。
  落地后,两片金叶子飞到发冠,眨眼间变成了发冠的装饰纹样。
  望着来人衣袍上大大的菊花,傅长言不由好奇这是自己死后第几年,千秋酆家的灵器法宝竟已做到这般精致完美的地步。
  择叶飞行,佩服,厉害!
  “宋知许,你真是白眼狼,我七哥待你如亲儿子一般,你竟忘恩负义知恩不报,还图谋不轨偷走了阿爹赠他的传家灵器,真该千刀万剐!”
  年纪较轻的那位青年走到傅长言面前,俊秀的脸庞恶狠狠瞪着他,说罢要去拿悬在他胸口处的破铜烂铁。
  哪知,破铜烂铁似乎很嫌弃他,左右躲闪不让他碰不说,还隐隐有迸射戾气反抗之意。
  见此情形,青年脸一垮,抬手扶额,再痛心疾首道:“没想到七嫂说的是真的,七哥竟真好起了男风,看上你这么个小白脸,为了你还和我七嫂闹翻。”
  “???”傅长言可谓是满头雾水了,顿一顿,试探着问:“这位兄弟……”
  “闭嘴,谁是你兄弟!”青年又是一记眼刀子。
  “……”傅长言只好改口,“这位公子,请问你七哥是?”
  酆家老头生得儿子太多了,哪个拿去献祭,哪个又留下了,傅长言完全记不住,唯一记住的是跑去偷仙人果吃时遇到的鼻涕虫娇少爷。
  就酆家有钱的程度而言,傅长言不认为自个儿这副身体的原主和他们家有啥关系。
  青年看他一脸疑惑的,以为他是装的,一甩袖子逼近他,压低声音怒道:“阿爹赠与七哥的传家宝器都护着你,你还有脸装不认识七哥?别以为我不知道,七哥天天晚上都和你睡一张床,我亲眼瞧见了!哼,你个死断袖,一定是你仗着美色?诱惑我七哥走上歪路,今日我便毁了你这张小白脸,看你以后怎么诱惑我七哥!”
  “……”
  傅长言皱眉回忆了下在水面倒映出的这副身体原主的尊容,以他阅女无数的目光来看,不就是眉毛细一点眼睛大一点,鼻子挺一点嘴巴小一点,皮肤白一点摸着嫩一点……哪称得上是“美色”了?比起霓翩然差远了,眼瞎的人才会被他媚惑吧。
  还有,什么叫天天晚上睡一张床,什么又叫死断袖?他傅长言!顶天立地的真男人!就算活了二十四年都没睡过哪家姑娘,那他也是货真价值的真男人,心里只有翩然,绝无旁人!
  所以???
  这位突然出现并解开霓氏符咒的大哥能不能放他下来,别抱女人似得把他抱在怀里,还低下头深情款款的:“别怕,抱紧我。”
  有句话必须讲一讲。
  这位哥哥还是叔叔,烦请您老放我下来,否则掘祖坟放火烧宗祠了解一下?
  *
  唉,那雷劈的不太好,让他重生到这么一副弱的不行的身体。
  傅长言拧巴着眉毛哀叹,末了将一整盘红烧肉端到自己面前,想着多吃肉长胖一点,免得一阵风吹来都好像能把他吹天上去。
  真是风水轮回转,从来只有他送别人上天的份,如今竟是随随便便一个正道修者都能送他上天。
  唉……
  “……”
  刚塞了一大口进去,冷不防看到对面的仁兄目光灼灼盯着自己,傅长言便含着一口肉道:“你不是有钱吗,想吃肉就再点一盘。”
  说完把红烧肉护在怀中,若不是璃渊管他礼仪管的严,他真想低下头每块肉都舔一口,免得旁人再同他抢。
  莫怪他如此,死了那么多年,早不知肉为何味。
  “知许,我不饿,只是心疼你,才离开我几日,竟饿成这样……”
  仁兄说话就说话,还伸手想摸他脸。
  傅长言浑身鸡皮疙瘩都要起来了,一巴掌拍开他的手,抱着红烧肉往酆儒竹身边躲。
  “你这个死断……死小子!坐过来干什么,走开走开!”
  傅长言一靠近,酆儒竹就浑身难受,想也不想推他一把,后者踉跄一下坐地上了。
  行啊!不知道当年死乞白赖哭哭啼啼非要缠在他身边的鼻涕虫是谁,如今长大长高了不起,竟嫌弃起他来了?等着,明日他就把他小时候吃屎的事情散布到各个茶楼去!
  酆儒竹是酆家家主第十六个儿子,他有一堆兄弟,不过那些兄弟还在不在人世,傅长言就不知道了。
  寻常人家的儿子生下来是为家族争光传承的,酆家的儿子不一样,一生下来就随时可能作为祭品献祭给即将出世的法器灵器们。
  千秋酆家以铸造武器灵器成名,正派人士手里的佩剑法器之类的,大多出自酆家,酆家就是靠卖武器灵器变成了天下第一首富,富可敌国的那种富。
  酆家家主是个狠角色,自己亲儿子都能拿去献祭,故而他具体还有多少个儿子活在世上,谁也不知道。
  酆儒竹算是幸运的,目前为止还没有哪个法器灵器之类的挑中他成为祭品,许是他小时候太胖,胖的出油那种,所以祭品也嫌弃他吧。
  没想到的是,在傅长言死后的几年里,他居然瘦下来了,还瘦的那么衣冠禽兽?正因为如此,方才街头重遇,傅长言才没有一眼认出他。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