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假结婚后我带娃溜了[娱乐圈]——宣梨

时间:2020-03-25 18:14:13  作者:宣梨

   文案:

  阮可夏穿成书中同名同姓黑心莲。原主嫉妒主角受,为了破坏主角受和傅氏财团掌权人的婚约,费尽心机爬上男配傅寒川的床。
  阮可夏穿来时,看着面前英俊的男人,以为自己在做少儿不宜的梦。
  于是他就特放开,特配合,特投入。
  事后,傅寒川淡淡地开口,“要多少。”
  阮可夏:“不收钱。我就是馋你的身子。”
  傅寒川:“……”
 
  一个月后,阮可夏发现自己怀孕了。
  阮可夏:这居然还是个生子文?
  如果能重来,他不会再让TT在角落默默接灰。
  *
  假结婚时,双方达成共识:
  1、不干涉彼此私生活。
  2、期限一到立刻分道扬镳。
  然而——
  阮可夏和朋友勾肩搭背。
  傅寒川:他是谁?为什么搂你肩膀?
  阮可夏:???要你管。
 
  阮可夏:带我来这干什么?
  傅寒川:天气不错,把证领了吧,孩子不能只有一个爸爸。
  阮可夏:???大可不必。
  傅寒川出差回家,发现阮可夏带孩子跑了。
  慌得一比。
  *
  傅寒川本以为心机boy是个靠脸的草包,没想到竟颇有才华,出道没多久就有金曲红遍大街小巷。
  站在舞台上,好像会发光。
  而且这个小男生,似乎也没想象中那么……心机。
  *
  乐观活泼有点皮的受×外冷内热很温柔的攻
  1v1,主受,同性婚姻合法,生子文
  一句话简介:来不及解释了快上车
 
 
 
 
第1章 
  阮可夏睡梦中感觉自己怀里抱着什么。
  还有温热的气息拂在脸上。
  他双手上上下下在怀里的东西上摸了几.把。
  温暖的触感,好像……
  阮可夏吓得一个激灵。
  好像是个人。
  他睁开眼,面前是个高大的男人,正被他双手搂着,后背抵着门。
  两人呈现一种门咚的姿势。
  他还是咚人的那个。
  眼前的男人很高,比他还高,长着一张极为英俊的脸,脸颊泛着不正常的潮红。
  “请你放手,出去。”男人开口说话了,声音低沉沙哑,好像在极力克制着什么。
  “啊?”阮可夏头还是很晕,他四周看了一圈,搞不清状况。
  昨晚他刚刚在年度音乐盛典上获最佳创作奖,和工作室的朋友们喝到半夜才散场,到家倒头就睡。
  怎么一睁眼就出现在酒店,还对一个陌生人上下其手。
  这不科学。
  是在做梦吧?
  阮可夏看着男人,问,“你是谁?”
  “你不知道我是谁?”
  男人眼眸深邃,呼吸急促,言语间带着些嘲讽。
  阮可夏摇头,“所以你是谁啊?”
  “傅寒川。”男人不耐烦,“可以放开我了吗?”
  他喝了加料的酒,这个男孩主动跟了进来。
  傅寒川差不多能猜到他投怀送抱的目的,他想推开,可是身体不听使唤。
  他已经极力克制自己不对他做些什么了。
  阮可夏想,傅寒川?
  没听说过。
  他皱眉思索,突然灵光一闪,用拳头锤了一下门板。
  果然是在做梦!
  傅寒川不是他前几天看的一部小说,《重度依恋》里的角色吗?
  原来那些单薄的形容,什么剑眉星目,面容冷峻……变成5D效果竟然会这么帅!
  巧的是,《重度依恋》里还有个坏蛋,也叫“阮可夏”。
  从傅寒川不太正常的状态推断,这恐怕就是那段“傅寒川被人下药,阮可夏趁虚而入,企图破坏他和主角受婚约”桥段。
  这梦做的,还带剧情的。
  可能是最近太忙,太久没自己解决过,才会做这种梦。
  阮可夏立刻把胳膊收紧,靠得更近了一点。
  这种级别的帅哥……反正是梦,有便宜不占王八蛋。
  “我叫阮可夏,”阮可夏舔了舔嘴唇,“那个,就别聊天了,直接开始吧。”
  傅寒川皱眉,似乎没理解他的意思,“什么?”
  酒里加的东西太厉害,他身体里像是着了火,某个部位的感觉过于强烈,好像不做些什么就要爆体而亡。
  他咬了一下舌尖,强迫自己清醒一点。
  必须得忍住,把人赶出去……
  然而下一秒,阮可夏凑了过来。
  唇和唇碰触的瞬间,理智粉碎,渣都不剩。
  ……
  从门边到了床上,再到了浴室,又回到床上。
  很久很久都没有停歇。
  阮可夏最后累得叫不出声音,他迷迷糊糊地想,这也太持久了,而且这腹肌的触感,那里从最初的痛,到后来的愉悦,这梦也太逼真了吧。
  再次睡过去之前,阮可夏无限感慨,真热情啊,吃了*药就是不一样。
  ————————————————
  一缕光从窗帘的缝隙中透过来,落在细嫩白皙的脸上。
  阮可夏伸手挡住阳光,艰难地睁开双眼。
  这天花板……不对劲。
  这怎么好像不是他家?
  阮可夏眼睛睁大,僵硬地转头。
  旁边睡着一个人,正是昨天梦里同他翻来覆去的那个帅哥。
  他惊悚了,使劲儿闭上眼,再睁开。
  怎么还不醒……
  他狠狠掐了自己一把,疼的眼泪都出来了,一转头,还是那张帅得惊天动地的脸。
  这是什么情况?
  难道不是做梦?
  有人在整他?
  还是说……这不是他所在的世界?
  阮可夏轻手轻脚下床,找到手机,紧张地点开微信。
  绝望。
  里面的联系人全都是他不认识的。
  他的目光停留在一个对话框上,那人的备注名是,谢宸。
  完了,真的穿越了。
  谢宸就是《重度依恋》里的主角受。
  《重度依恋》是一本杰克苏**文。
  有三个优秀的男人深深爱着谢宸。分别是影帝陆廷轩,霸总傅寒川,还有优质偶像祁航。
  阮可夏刚开始看的时候,还以为这是篇选股文,看到最后才发现被骗了,这是篇渣攻贱受文。
  因为谢宸放着霸道总裁和年下小狼狗不要,选择原谅背叛过他的垃圾股,陆廷轩。
  被喂了屎的阮可夏不是太能理解作者的脑回路,觉得或许这就是爱吧,是他永远也不能理解的爱吧。
  而造成谢宸和陆廷轩感情裂痕的根源,就是那个和阮可夏同名同姓的黑心莲。
  原主原本是个富二代,阮爸爸和谢爸爸是拜把子的兄弟,原主和谢宸说不上多要好,但至少算得上是朋友。
  然而阮家破产、阮爸爸遭受打击一病不起之后,他把一切责任都推到了谢宸父亲的头上,责怪谢家为什么不帮他爸爸。
  他开始责怪谢宸,他爸爸去世后,这种责怪变成了嫉恨。
  他恨他喜欢的陆廷轩心里只有谢宸,看都不看他一眼。他更恨谢宸能跟傅寒川订婚,攀上傅家这棵大树。
  于是他在傅寒川被商业对手下药时趁虚而入,毁了谢家和傅家的联姻。
  如愿以偿和傅寒川结婚之后,原主又想方设法勾引陆廷轩,而陆廷轩居然真的被他勾引了。
  做了这么多他还觉得不够,他联合了一个嫉妒谢宸的演员,设计陷害谢宸,想让谢宸身败名裂。
  最后陆廷轩看清了他的真面目,原主被三个攻合力送进监狱,谱写了一曲铁窗泪。
  ————————————————
  阮可夏穿过来的时机就是这么不巧,刚好在原主趁虚而入的时候。
  傅寒川被竞争对手下药,对方派了一个身材火爆的美女来,目的是从傅寒川口中套出商业机密。
  但他们不知道傅寒川不喜欢女人,即使喝了带料的酒对女人也没感觉,让原主捡了个便宜。
  原主很幸运,可是对阮可夏来说,这就太不幸了。
  他缓缓回头看了一眼。
  傅寒川还在熟睡。
  睡着了也是那么好看,鼻梁挺直,容貌俊美,可阮可夏现在完全没心情欣赏。
  他都干了些什么啊?
  他主动要求别人把自己给睡了。
  太不要脸了。
  阮可夏不受控制地回想起昨晚的战况,脸慢慢烧了起来。
  原来那些深入浅出、激烈碰撞都是真的,他还挑衅地对傅寒川说,“怎么还不脱?是不是玩不起?”
  他生无可恋,现在要怎么办?
  对了,谢宸。
  原著里,谢宸就是在这个“次日早晨”敲开房门,亲眼见证这代表着激烈战况的一室狼藉。
  阮可夏点开和谢宸的微信对话框,看到昨晚的聊天记录。
  阮可夏:[我喝多了住在帝豪酒店806,明早8点能来接我一下吗?]
  对方回复,[好的,好好休息]
  阮可夏头都大了,原主真卑鄙,还故意通知谢宸来捉奸。
  他赶紧发了条微信,[哥你别来了,我自己能回去。]
  谢宸很快回复,[我已经出门了,过会儿见。]
  阮可夏看了眼时间,已经七点半了。
  一定要赶在谢宸进来之前离开,否则就要被看到战场,那场面,光是想想都不能呼吸。
  他飞快地捡起衣服穿上,简单地洗漱了一下。
  照镜子的时候,阮可夏惊讶地发现,原主不仅名字跟他一样,这张脸也和他长得一模一样。
  也好,如果他再也回不去自己的世界,这样比较容易习惯这个新身份。
  脖子上斑驳的红痕提醒着他昨晚的疯狂,还好原主穿的是衬衫,阮可夏把衬衫领子立起来,勉强遮住了那些痕迹。
  然后他小心翼翼地开门关门,忍着某个不可言说部位的疼痛,逃一样地离开了。
  阮可夏走后,床上的男人睁开眼,眼神清明。
  他坐起来,拨了个电话。
  “昨晚暗算我的人,去查。还有,一个叫阮可夏的艺人,我要他的资料。”
  ————————————————
  阮可夏坐电梯到酒店大堂,忍着疼痛快步往外走,突然有人叫住他。
  “阮阮!”
  阮可夏回头,看见一个气质温润的男人从旁边的电梯里走出来。
  男人向他走过来,“退房了吗?”
  阮可夏点头,这应该就是谢宸,跟书里描述的一样。
  他内心生出一阵愧疚,谢宸是个很善良温柔的人,看《重度依赖》的时候,他对和自己同名同姓的黑心莲特别痛恨,希望作者给谢宸一个好的结局。
  如果昨晚他没有喝酒,意识清醒,就不会发生这种事,谢宸可以跟傅寒川结婚,不会跟陆廷轩那个渣男在一起。
  明明已经换了个灵魂,伤害谢宸的事还是发生了。
  都怪他糊涂。
  谢宸此时对发生了什么一无所知,笑着说,“走,车停在下面,我送你回家。”
  阮可夏心情复杂,“谢谢哥。”
  “跟我还客气。”
  其实谢宸今天很高兴。
  阮可夏很久没叫过他哥了。
  他知道阮可夏一直怪他和他爸妈,自从阮家破产,阮叔叔去世,阮可夏对他们一家人,态度都是淡淡的,不像从前那样。
  今天态度突然转变,他甚至有点不习惯,恍惚间好像回到了他们年少的时候。
  阮阮想通了吗,不怪他们了吗?
  谢宸想问,最终没有开口,害怕说错什么会刺激到阮可夏。
  “你还没吃饭吧,我带你去吃早饭怎么样?”
  阮可夏连忙拒绝,“不用了,我有点累,自己回家随便弄点吃的就行。”
  谢宸也不勉强,“那好吧。”
  下车之前,谢宸嘱咐道,“以后尽量少喝酒,对身体不好。”
  阮可夏应了,犹豫着开口,“哥,我……”
  “怎么了?”
  “没什么……开车小心。”
  他还是开不了口说这件事,虽然早晚谢宸都会知道,能拖一天是一天吧。
  原主住的地方是间一室一厅的小公寓。
  虽然不大,但该有的东西都不少,某些装饰品看上去还挺值钱的。
  阮可夏洗过澡,开始翻箱倒柜地找原主的证件,银行卡和一些重要文件。
  他的面色渐渐凝重。
  原主的全部财产,是蚂蚁花呗3675.5元欠款。
  过气艺人,家里破产,父母双亡,还欠了一屁股债。
  这个身份,有点惨。
  阮可夏也就犯愁了一小会,决定还是填饱肚子要紧,其他的,走一步算一步吧。
  他从橱柜里翻出一包即将过期的方便面,略嫌弃地泡上。
  没钱的滋味真不好受。
  泡面的香气渐渐在空气中散开,阮可夏吞了吞口水,时间一到就迫不及待地开动。
  !
  这也太好吃了吧!
  以前怎么没发现这东西这么好吃!
  就在阮可夏因为一碗泡面幸福到快要流泪的时候,电话响了。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