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鸽子精记事[仙侠修真]——木里夕阳

时间:2020-03-25 18:10:50  作者:木里夕阳

   文案:

  天机不可泄露——但是妙机可以。
  世人皆道妙机子无所不知,却从未想到妙机子不是一个人,而是一群鸽子精。
 
  最近,某只鸽子精被分配了一个任务。
  “最近魔修猖獗,正道几个门派想联合起来剿灭魔尊势力,问我们要情报。你去想办法打听一下。”
  “啊?好吧……”
  鸽子精磨蹭了一会儿,动身出门,不久写了一长篇报告回去。
  “魔尊喜欢莲子羹不喜欢枣仁羹……这都什么玩意儿?你跟谁打听的这么多无聊情报?”
  “魔尊啊。”
  “……啊?”
 
  一句话简介:鸽子不会迟到——只会不来
 
 
第1章 咕
  大千世界,门派众多。有因剑仙闻名遐迩的万剑宗、有精于炼器的神机门、也有名医聚集的百草谷。
  大凡门派,名字总是气宇轩昂,不然报出去不好听,失了门面,也没人愿意来了。
  而神算阁,便是其中一个普普通通、不见经传的小门派。
  虽然与神机门共享一个“神”字,两者之间却没什么关系。至少,神机门的子弟们出门,凡人也知避让,而神算阁的名号,却鲜少有人听说过。
  虽然在凡人中不显名声,各大门派的掌门和执事倒是对神算阁十分熟悉。毕竟,神算阁的门派特色——按照他们自己的说法是“业务专长”——就是为各门派定制管理方针。
  修士修炼虽然是个人的事,但门派的管理可就要复杂得多。尤其是大门派,林林总总的怎么说也有上千上万人,要安排好这么一大家子,可不是掌门拍个脑袋就能解决的。
  有需求就有供应。大到整个门派的人员安排、职责划分、薪资分配,小到个人的职业规划,神算阁无所不包。他们门派出品的神算簿,更是受到诸多好评。
  “不算天,不算地,算众生。”其门派口号的实质意义,就在于此。
  神算阁的风评也很好。接活出来的子弟们都遮掩面孔、不辨身形、不动声色,也没外泄过客户资料。神算阁的人从不惹是生非,一向专心干活、就事论事,他们穿着那身毫无花纹的白袍制服,就仿佛正面写着“无辜”、反面写着“靠谱”。
  外人却不知道,这神算阁不过是个幌子,其子弟们主营的业务,却是“妙机子”这一品牌。
  世人皆道,妙机子是这世间最神秘的修士之一。他(她?)无所不知,只要以灵鸽为信,附以足够的灵石,就能得到任何人、任何事的详细信息。
  然而世人不知道,妙机子的背后是一个由鸽子精组成的团队,而这些鸽子精们为了行事方便,便创立了神机阁。
  “咕——”一只灵鸽飞进了窗户,啄了啄被子里的人。
  “别吵。”被子里伸出一只手,把灵鸽团成了球形,揉吧揉吧扔到了地上。
  “就知道你不会看灵鸽的。”大师姐推开房门,说。
  “……嗯?” 谷则鸣睡眼朦胧地起身,看到大师姐两目炯炯地盯着他。
  “还记得师傅要你下山历练的事吗?”大师姐问。
  “哦……”谷则鸣勉强回忆了一下,“怎么了?”
  “给你个简单的任务练练手,”大师姐说,“最近魔修猖獗,正道几个门派想联合起来剿灭魔尊势力,问我们要情报。你去想办法打听一下。”
  “啊?”谷则鸣揉揉眼睛,“怎么是这么正儿八经的任务?之前第一次下山的不都是买买菜什么的吗……”
  “特殊时期,”大师姐嘤然道,“家里快揭不开锅了。”
  “好吧……”谷则鸣答应了一声,又倒回了床上。
  “你什么时候出发?”
  “明天吧。”谷则鸣说。
  第二天。
  薄暮低垂。
  大师姐又推开了房门:“就知道你还在这……你到底什么时候出发?”
  “明天,”谷则鸣躲闪似的把被子蒙住头,“明天一定。”
 
 
第2章 咕咕
  第三天早上,大师姐来看谷则鸣,不意外地看到一只鸽子摊在床上,像半融化的蛋糕。
  她一翅膀把这块蛋糕扇下了床。
  谷则鸣:“……好吧。”
  临行前,他给自己梳理了一遍羽毛。
  他照了照镜子,满意地点点头,扑棱着准备起飞。
  ——然后又被大师姐一翅膀扇了下来。
  “好好当个人,”大师姐说,“别让人家发现你的本体。”
  “我先飞下山嘛……走路很麻烦的。”谷则鸣抱怨道。
  “改改你这马马虎虎的性子吧,”大师姐忧虑道,“我可不想妙机子的招牌砸你手上。”
  “知道啦。”谷则鸣摆摆手。
  谷则鸣下山之后,思考了一下自己该怎么办。
  魔尊行踪不定,他是不可能知道人在哪的。
  这么一想,只能去魔修的聚集地无尽渊看看了。
  无尽渊本是不毛之地,只是曾经魔修势弱,被打压得销声匿迹,不少魔修聚集在那抱团取暖,久而久之竟也发展得像模像样。
  当然,魔修的聚集地必然不止那里。只是神算阁接过无尽渊的业务,谷则鸣才了解一二——毕竟魔修多了,也是要管理管理的嘛。至于如何让那群魔修听话,神算阁也就给了个笼统的建议,具体怎么实施就不管了。
  想到就去做。谷则鸣立刻就前往了飞马驿站。
  这驿站分布九州各地,以快而稳健著称,是少有的修士利用自身能力为凡人造福的设施。不过极少人知道,飞马驿站背后的东家就是神算阁。
  到达无尽渊附近的时候,天空才刚刚暗下来。
  谷则鸣远远地看了一眼,就感觉崖边魔气逼人,凝成了肉眼可见的灰雾。
  旁边竖着一块牌子,上书“交易所”,不远处还有个桌案,案上竖直地贴着张“问讯处”。
  谷则鸣往问讯处靠了两步,看见一个魔修正在漫不经心地摆弄一节染了血的手指。
  魔修背后的交易所里熙熙攘攘的都是人,还有小孩子尖声大哭的声音。但更多的是不省人事的被拖在地上走。
  谷则鸣:……好可怕。而且修为都看上去好高的样子。
  他看了半天,才鼓起勇气,走过去问那个魔修:“请问这个交易所……是做什么的?”
  魔修恍若未闻。
  谷则鸣想了一会儿,在自己的储物袋里东找西找,掏出了一块灵石放到了案前,那魔修才掀起眼皮打量了他一下。
  “顾名思义,和无尽渊的魔修交易的场所。”魔修说。
  谷则鸣又遥遥望了一眼:“……贩卖人口?”
  他听说过,有一些穷苦的人家会把自己的子女卖给魔修,以换取金钱。子女根骨越好,魔修给的钱就越多。
  魔修懒得回答,算是默认。
  “那……无尽渊怎么走?”谷则鸣就问。
  “从那儿跳下去,”魔修不耐烦地指了指崖边,接着又语气讥讽地补了一句,“活不活得下来就不能保证了。”
  谷则鸣低头思考了一会儿。
  “那我把自己卖了,”他说,“是不是就能安全地到达无尽渊了?”
  魔修愣了愣。
  “还能赚点外快贴补家用!”谷则鸣兴奋道。
  “……哪有这么美好的事,”魔修冷哼了一声,“把自己卖了,那就是任人鱼肉了。”
  “可是我这么弱,”谷则鸣说,“就算跳下去侥幸不死,也是任人鱼肉啊。这可是无尽渊欸,下面总不会是大家和谐共处的场面吧?”
  魔修:“……”无法反驳。
 
 
第3章 咕咕咕
  “你能帮我推荐个靠谱的买家吗?”谷则鸣问。
  魔修白了他一眼。
  谷则鸣眨了眨眼,明白过来,又往案上放了块灵石。
  这么一小会儿,他这么多年攒的零花钱就都快用完了。
  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嘛。谷则鸣这么安慰自己。
  魔修扬扬眉,一副“你小子还算识相”的样子,说:“过会儿人就来。”
  “啊……”谷则鸣在案上趴着看魔修,“对了,你知道魔尊吗?”
  魔修一脸“这不是废话”的表情。
  “魔尊恐怖吗?”
  “没什么恐怖的,”魔修凉凉道,“毕竟你这种毫无价值的废物,要是不巧遇到了他,估计还没来得及害怕就死了。”
  “有价值的呢?”谷则鸣问。
  “那可就精彩了。”大抵是得了灵石心情好,魔修话也多了起来,“你可以享受到各种闻所未闻的虐杀套餐。他专门养了毒蛇毒虫折磨人。前不久还有个不知死活的魔修胆敢挑战他魔尊的位子,被他扔去了蜈蚣窟,被生生噬咬了百余日才死。”
  “你能想象吗?”魔修拿起案上的茶杯,喝了一口,说,“被数百只大大小小的蜈蚣缠身……”
  他看到谷则鸣惊恐的眼神,“啧啧”了两下,也不再继续说下去了。把人吓跑了可就交易不成了。
  谷则鸣已经开始回想有没有什么迅速无痛的自杀方法了。
  ……要不,溜了吧?
  可是他要就这么走了是不是太没用了……况且掌门向来说他的逃跑功夫一流,普天之下少有敌者,实在不行……跑应该跑得掉吧?
  还没得他想出个究竟来,魔修说的人已经到了。
  那是个一脸横肉的男人,身上的魔气毫无收敛,十分压迫人。
  谷则鸣看到男人路过魔修的时候,随手在魔修口袋里放了什么。他猜是灵石。
  ……这个职位看上去很好赚钱的样子。
  男人走到谷则鸣面前,眯眼看了一番,出其不意地一拽——
  谷则鸣踉跄了几步,被擎住了脖颈。
  男人探了探谷则鸣的根骨,脸上没什么表情,松了手。
  “报价吧。”他说。
  “咳咳咳……”谷则鸣咳嗽了好一会儿才喘过气来,“啊?”
  “多少钱?”
  谷则鸣想了想。
  市值是多少他也不清楚啊……不过总不能报低了吧,那不是太亏了。
  “……五百两?”他随便说了个数。
  虽然修士间用的都是灵石交易,但由于灵石质量层次不齐,通常都会通过分布各地的灵银铺定价,定价默认的便是以几两银子为单位。
  至于这灵银铺……那也在神算阁的业务范围内。虽然也少有人知道就是了。
  “你配吗?”男人冷冷道。
  谷则鸣:“……”
  好吧,他这辈子都没见过一两银子。掌门管的严。之前给那魔修的灵石,不过也就值几百文钱。
  掌门深知树大招风的道理,哪怕他们神算阁的灵银铺看着就油水很多,却一向恪守“两袖清风”的准则,实际盈利很少。这是众人明明白白看见的,因此灵银铺风评一向很好。
  ……就是苦了他们这些子弟,守着财库吃草。
  “最多十两。”男人说。
  谷则鸣觉得比他预计的好多了,就点了点头。
  男人扔下一个钱袋,转身就要走:“跟着我。”
  “等等……”谷则鸣说,“我想先把钱存到灵银铺里……这么多拿手上好不安全啊。”
  “这么晚,灵银铺都关门了。”
  “啊……”谷则鸣一时有些无措。
  “算了,明天我带你去灵银铺。”男人说。
  “真的吗?”谷则鸣高兴道。
  “辰时,崖边见。”男人指了指远处弥漫着灰雾的无尽渊。
  谷则鸣捡起钱袋还给了男人:“谢谢啦。”
  和男人告别后,谷则鸣找了客栈要了间房。
  休息前,他准备出去溜达溜达。
  无尽渊旁的小镇还算繁华,大概是约定俗成,魔修在这都安安分分,动武都会约去镇外。
  谷则鸣信脚在街上逛了一会儿,才想起来自己几乎没钱了,买不了什么东西,只能看着眼馋。
  他失落地回客栈,看到客栈大门外有几个衣衫褴褛的乞儿。
  唉……同是天涯穷苦人啊。不过他马上就要变成有钱人了!
  他翻了翻储物袋,递给了那几个乞儿几文钱:“今天是我最后一天当穷人了,剩下这点钱就都给你们吧。”
  第二天。
  夕阳金色的光透过窗户洒到地上。
  谷则鸣双眼望着天花板。
  啊……不小心睡过头了。
  算了,人肯定早走了。明天再说吧。
  他充满愧疚地闭上了眼。
 
 
第4章 咕咕咕咕
  夜幕落下、群星闪烁的时候,谷则鸣才起床。他想起来大师姐要他时不时就寄灵鸽回去报个平安,于是顺便写了写之前听那问讯处的魔修说的关于魔尊的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