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只有你一个人觉得[娱乐圈]——小白柚子

时间:2020-03-25 18:09:06  作者:小白柚子

   文案

  项沅点开推送,面无表情地翻看着粉丝们疯狂夸自家的评论,撒气般打出一行从黑粉处学来的句式,然后点击发送,不一会儿刚建成的小号就被粉丝们轮骂并举报。
  ——“只有我一个人觉得江焰很丑吗?”
  ——“只有你一个人觉得,傻x!”
  傲娇属性演员攻x傻白甜偶像受 攻宠受
  并不热血也没爱情的戏中戏+并不烧脑但很混乱的真人秀+非常幼稚没有深意的歌词,大概就包括这些元素了。
  比小学生还小白的文笔,第一次连载,没有原型也不太懂现在的饭圈,都是乱写的,可能会出现时代的眼泪,争取不坑,慎入=w=
 
 
 
第1章 
  0.
  “我不同意!”
  遇川传媒公司七楼的CR专属练习室里,楚言清正在安抚炸毛的项沅。
  《狼》是丁决导演的新电影,丁决是拍一部火一部、家喻户晓的大导演,这次新作据说是为了冲奖的新风格,于是当初试镜时各路神仙都来了,最终决定楚言清和项沅担任双男主,为此项沅一直很亢奋。过几天就是开拍的日子,项沅有些紧张,约楚言清来练习室提前试试戏,楚言清来了,却告诉他,电影换人了。
  “凭什么要把你换成他?我们俩不是定好的吗?”说着,项沅拿起刚刚激动拍在地上的手机,“我这就给老涂打电话。”
  “圆圆!你别打,是我要来和你说的。这次是我的问题,我要给许影帝的新电影当配角,与《狼》拍摄时间冲突了,你也知道我……”
  楚言清按住项沅的手,猛然看见对方微红的双眼,心被刺了一下,羞愧地低下头解释,只是声音愈来愈小。
  项沅紧紧抿着嘴,没说话,也没再拿手机,呆呆地看着楚言清头顶上的一撮呆毛。
  楚言清见人冷静下来了,抬起头狠狠心继续安抚,“圆圆,我知道你为了这部电影努力了多久,是言哥对不起你,以后还会有机会的。而且江……”
  “不许提他名字!”
  “好好好,某某刚提名了影帝,有他在,这部电影只会更好。”
  “才不会!”
  “言哥错了,言哥答应你以后肯定和你再拍一部电影,好不好?”
  项沅又不说话了,楚言清也不知道该怎么继续道歉,正纠结要不要说出自己的小心思时,项沅有反应了,他盯着楚言清的眼睛,恶狠狠地回答:“……不好!”
  然后拿着手机和背包,站起身来跑走了。
  楚言清苦笑了一下,小傻子,就两个字声音都抖了。
  *
  项沅回家坐在沙发上就后悔了,他能猜到一点言哥的心思,自己和许影帝就仿佛是排骨和星星,排骨一直都有,碰到那颗星星却是言哥的梦想。想起自己对言哥态度那么不好,吸吸鼻子,更委屈了。
  “叮呤”
  手机响起一声推送,项沅点开屏幕,
  ……
  是《狼》电影的官宣消息,气哭。
  【电影狼:丁决导演新电影《狼》官宣,由江焰、项沅和程畅领衔主演,开机在即,大家多多期待我们哦!】
  项沅翻着评论,有挺多楚言清粉丝来问,但很快就被自己和江焰的粉丝大队的刷屏埋没。
  “江焰太帅了吧!期待新戏!”
  “最有潜力新人江焰[/心]25岁影帝提名江焰[/心]冷酷小王子江焰[/心]专业第一江焰[/心]狂拽炫酷大帅哥江焰[/心]未来可期江焰[/心]”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颜狗的天堂!演员届最酷小鲜肉和偶像届最美小甜心!双墙头睡觉都笑醒了!!”
  “我家宝贝终于官宣了!圆圆勇敢飞!汤圆永相随!妈妈爱你!!!!”
  “某某不是唱歌的吗?怎么也来拍电影?丁导也沦为流量狗了?”
  项沅气得脸通红,想骂人又不会,只能点开江焰的大图再用手指用力戳没,玩了半天不解气,而且越看越觉得没有自家哥哥好看,索性换上了小号,在第一条吹江焰颜值的热搜下,评论了一句他在自己微博里学来的黑粉的话:“只有我一个人觉得江焰很丑吗?”
  发送成功,再换上大号,转发官博,果然舒心多了,虽然潜意识里明白换演员这件事不能怪江焰,但又不能怪言哥,只能把脾气发在不相识的对家身上。
  等第二天项沅再次换上小号时,被未关注人的评论数量吓到了,点开一看,清一水的饭圈抵黑用语,项沅盯着点赞数最多的一句话沉默了。因为这是他自己的某个大粉回复的——
  “只有你一个人觉得,傻x!”
  呜,粉丝姐姐们真的好凶。
  1.
  项沅和楚言清是已解散组合CR的成员,一个是忙内,一个是队长。CR全名Century Revolution世纪革命,队内一共七人,神仙实力、绝美颜值,只要是追星粉喜欢的类型,组合里都有。不仅如此,CR还开创出一种新型营业方式,让粉丝决定团综或者其他活动的内容,甚至每次舞台回归风格都会让粉丝们投票。以“百分百满足粉丝愿望”为主旨,CR在偶像圈里打下了一片天地。队员们也没让人失望,除了项沅刚出道的前半年有些拖后腿外,整整五年没有过绯闻,没犯过大错误,出道到解散一直是巅峰,俘获国内外万千少女的心。解散的原因也很简单,组合是公司的新风格试验品,每个人都只签了五年的合约,当五年过去,梦想不再相同,队员有想转行当演员的,也有想念书深造的,公司干脆退而求其次,续签了五个人,组合也解散了。组合解散后,项沅继续走音乐方面,出了一张原创专辑,破了专辑销量的新纪录。楚言清则是拍了一部电视剧,收视率力压同期,成功转行演员。二人在队内关系最好,还是邻居,所以在楚言清拉着项沅去《狼》试镜时,项沅想也没想就答应了。
  《狼》是一本悬疑题材的作品,由网络大神烨烨所写,连载时创造了一章三千评论的记录。文名是狼,写的其实是人。小说的大致内容是一名大四学生沈一尘去兼职补课时,偶然救了大学老师谢琅,两个人一见如故,但一起出门时总是经历一次又一次命案现场,沈一尘渐渐发现不对劲……文中没有爱情,有的只是正义与邪恶的争斗。楚言清之所以拉着项沅去,是因为沈一尘是个单纯无害小白兔,正好符合项沅的形象,而谢琅是杀人不眨眼的利益至上主义反派,是自己最想尝试的类型。试镜结果其实并不意外,虽然项沅没有拍戏经验,但他本色出演就胜过了其他人。可不了解的人,只会认为他是只有流量且走关系的花瓶。
  “为什么要我和这种靠背景进来拍戏的人演双男主?姐,你知道的,我最看不上这种人!”江焰坐在化妆间里,冲着桌面上的手机不满意地抱怨,化妆师已经走了,屋子里只有他一个人。
  “哎呀小焰,这可是你最崇拜的丁导的作品,之前试镜你又因为拍戏没去上,现在不是正好,你还不相信大导演的眼光吗?项沅那孩子我见过,特别可爱,到时候你带带他不就好了,你楚哥好不容易求我一次,帮姐这一个忙嘛。”声音从手机里传出来,对方正是当红影后周倩。
  “……好吧。去拍戏了,先挂了。”江焰按了电话,坐在凳子上皱着眉头不知道在想写什么。
  江焰今年25岁,因为长得帅演技好性格好,拥有大批粉丝。前几天刚被提名了影帝,又得了最有潜力新人奖,在成群的小鲜肉中成功杀出。但其实他的演员路不是表面上这么顺利。江焰拒绝家里铺好的未来,高三时决定艺考,成功考上了北影。
  大二时签约了一部网剧,但这部剧并没有拍完,因为江焰半路解约了。网剧导演是个喜欢潜规则漂亮小男孩的人渣,戏没拍几天,半夜倒是敲了几次江焰的门,在被躲过了几次后终于发火:要么解约,要么被我潜。江焰也是个大少爷脾气,受不了这委屈,给导演有关潜规则的话录了音,又把导演打了一顿,第二天直接解约,录音笔换了解约费。十九岁的少年也是天真,以为这件事就算完了,可在试镜了十几部戏都失败之后,他反应过来了,是人渣导演绝了他的路。
  江焰并没有放弃,他边在学校学习,边去当群众演员,跑了一个又一个龙套,看遍了演员演戏,也磨练了不少演技。或许是他颜值高,又或许是他运气好,在给一大型宫廷戏跑龙套时,被周倩看中了。周倩当时转型成功,得了影后,成立了自己的工作室,就把江焰签了进来,带着他演戏。江焰毕业后,在他的第一部 有姓名的戏中,扮演了一位心狠手辣却又有一颗渴望爱的悲惨男三号,成功爆火。而人渣导演在一年前,因为吸毒,身败名裂。 
  这么多年,周倩对江焰算是很好,给他好剧本好资源,用她的话来说,她只是看中了江焰的天赋,就算没有她,江焰也会有大火的一天,而她多了一个赚钱工具,何乐而不为?虽然这样说,江焰也是非常感谢周倩的,这次周倩求他演丁导的新戏,他没有理由拒绝。但不代表他会照顾那个花瓶!
 
 
第2章 
  2.
  虽然两个主角心不甘情不愿,但阻止不了开机日子的到来。
  丁决导演性子比较急,开机当天随意拜了拜神仙,就比划着工作人员们布置现场,让演员们上妆后不要回房车,坐在临时搭的小棚里聚堆熟悉一下,收拾好就开拍。
  项沅抱着瓶甜牛奶,坐在导演后边,眼睛时不时地往江焰身上瞥。江焰正坐在离他五米远的地方,冷着一张脸闭目养神。
  “项沅!你怎么总往那边瞅啊!”坐在后面的程畅注意半天了,前面项沅平均五秒向右看一次,头上的小呆毛晃得她心痒痒,实在忍不住拍了人家的肩。
  “咳咳咳……”项沅吓得最后一口牛奶没咽好,呛得满脸通红,湿着眼睛下意识地又瞄了眼江焰,碰上了一道不耐烦的眼神。
  ……
  被,被发现了?
  项沅正心惊胆战,只见江焰迅速扭过了头,继续闭眼休息。
  “对不起对不起,不好意思啊,吓到你了。”
  程畅急急忙忙地递出纸巾,项沅接过来擦了擦嘴角,然后别扭地扯谎。
  “没事没事,是我不小心。我、我今天有点落枕,所以总扭头。”
  他刚刚一定是鬼迷心窍了,竟然在羡慕江焰酷到不行的气质。
  小插曲过去,没一会儿导演就喊人了。
  开机第一天,地点设在校园里,可能念着项沅是新人演员,第一场戏没有很难,是项沅饰演的大四学生沈一尘救了江焰饰演的陌生人谢琅后,发现其是自己学校的实习老师,两人很快熟络起来,经常约在校园里见面,沈一尘写毕业论文,谢琅帮忙修改。
  虽然戏简单,项沅还是有点紧张,剧本他读过很多遍了,私下照着镜子排练过,但消除不了他的不安。熟悉了各自的镜头和路线之后,导演让两个主演在没人的角落交流一下,五分钟之后开拍。
  说是交流,但并没有人开口,项沅和江焰面对面站着,一个低着头看鞋,一个抬头望天。早上其实已经互相认识了,但项沅憋不住这安静的气氛,又不知说什么,便气势汹汹地开口,再一次介绍自己:“你好,我是项沅,第一次拍戏,我会很努力的,也希望你同样认真!”
  江焰像是被吓了一跳,又一秒恢复了正常,收回的眼神仔细落在眼前的人身上,又是那双大眼睛,紧紧地盯着自己,眼睛里倒映出面无表情的自己,抿着嘴唇,手指抓着裤边,明明在紧张在害怕,还装作很凶的样子,像只炸毛的白兔子。
  “呵,”江焰发出一声嗤笑,慢悠悠话里有话地说道,“还有空担心别人?既然知道自己没经验,那你可得在演戏方面努点力,加油哦。”
  可项沅没听出来,他觉得江焰人挺好,还鼓励他,笑起来也没那么丑了,便很认真地点头:“嗯嗯,你放心,你也是。”
  这时候工作人员跑过来喊他们过去,项沅很有礼貌地道谢,然后等着江焰一起走过去。
  江焰走在后面,瞅着前面毛茸茸的后脑勺,心里讽刺,不愧是花瓶,比自己还能装。
  *
  晚上,江焰敷着面膜躺在酒店房间里的大床上,回忆着这一天的戏,项沅的表现出乎他意料。其实最简单的戏往往更难演,普普通通的过渡剧情很难吸引人,经过后期再删减,只能留下一分钟左右的剧情,甚至看过整部电影过后,不会有人想起它。但今天,项沅把戏演活了。沈一尘前期的形象很单纯无害,说白了就是经典的傻白甜人设,说话做事都软乎乎的,会顺路给校园里的流浪猫买猫粮吃,对人不设防,谢琅说什么都无条件相信,走路时蹦蹦跳跳,嘴上不停地说着自己前几天的生活趣事,就像一个不知疲惫的小太阳,在谢琅的身边发光发亮。
  只是从宿舍走到图书馆的距离,拍出来的效果让所有人惊艳,两个人的一举一动,一个眼神一段对话,沈一尘和谢琅像真实地生活在这座校园里,为了学业头疼,为了备课劳累。
  江焰都能想到,电影播出之后,这个片段一定是粉丝剪辑中的精品。
  他现在有些被打脸,项沅很厉害,他遇到对手了,有点意思。
  同一时间,被江焰觉得是对手的项沅,正坐在房间里,拿着手机在微信群里和楚言清视频,生完气第二天他就和言哥和好如初了。
  “圆圆啊,怎么样怎么样,拍戏是不是挺好玩的?”
  对面楚言清在自己的家里,电视放着许柏呈的新综艺《全能star》。
  “好玩!今天我只拍了一个最简单的戏份,但丁导夸我来着,嘿嘿。”
  楚言清看着手机里的项沅,像孩子一样求夸奖,被这想法逗笑了,项沅不一直是个乖孩子嘛。
  “圆圆真棒!那和其他人有好好相处吧?”
  “嗯!大家都很好,程畅姐给我推荐了好几家甜品店,约好杀青一起去呢,王冠年前辈来呆了一会,也有夸奖我,还有江焰,”项沅停顿了一下,又继续说,“他也有鼓励我。”
  楚言清知道项沅对江焰还有点介意,就没有继续提这个名字,随意聊了聊其他人,说了下自己接下来的安排,定好过几天来探班,最后化身老妈子,开始不知第几遍地嘱咐项沅注意身体,一定要听经纪人老涂的话,吧啦吧啦。项沅嗯嗯啊啊的回应着,眼神乱飘,楚言清叹了一口气,又说了几句,挂了电话。他心里没底,项沅被他拉进这个圈,什么也不懂,自己却不在他身边,要是出了什么事,他原谅不了自己。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