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史上第一氪金反派[穿书]——圆舞天涯

时间:2020-03-25 08:24:41  作者:圆舞天涯

   文案

  洛浮生穿越到一本末世升级流小说后发现,他的全家都是炮灰。
  绑定了【氪金系统】后,洛浮生打算远离剧情,末日种田,结果硬生生被‘逼’走上了救世主的道路。
  主角的智囊成了他的秘书;主角的竹马成了他的CEO;就连反派BOSS都……
  【叮咚,请查收您的冲销奖励】
  送老攻一个,又帅又能干的那种哦!
  洛浮生:???
  ———————————
  洛浮生:明明你是我的冲销奖励,背部挂件!
  商星重:你喜欢背部那种姿势么,我可以。
  虎狼之词攻 X 伪救世主受
 
 
 
第1章 我要死了?
  洛浮生蹬脚踏车的速度飞快,风从自己的两边穿过,感觉都快要起飞了。
  终于在离上课还有一分钟的时候,洛浮生到达了教学楼的楼下。凭借着惊人的熟练度,洛浮生花了十秒钟就锁好车,然后一路飞奔去教室。
  这节课在教学楼的四楼,等电梯的时间是肯定没有了。洛浮生三步并作两步,攀登着楼梯,从还没锁上的后门闪进教室,找了个最靠近自己的空位,一屁股坐了上去,才有空喘口气,踩着点赶上了点名。
  上课点名结束后,被称为灭绝师太的杨老师开始正式的授课,在讲台上慷慨激昂地讲着洛浮生似懂非懂的内容。
  期中考试的时候,这门课全班的均分是三十六分,而洛浮生拿到了52分,一个不及格但是已经是全班第三的分数。
  看着杨老师那完全不知道在写什么的板书,洛浮生扭了扭头,试图在人群中,找到期中考试得了59分的全班第一赵文曲。他打算问问看那位赵学霸要不要一起买书拼个邮费。
  洛浮生向左看看再向右看看,突然觉得有点不对。
  今天班上这么多了这么多人?而且这些人,他完全没有印象啊。
  洛浮生这个人吧,因为一些特殊的原因,记忆力特别好,什么脸盲症完全不可能存在于他的身上。只要是他见过的人,他一定能够很快想起来他是在哪里见过的,就仿佛是他的头脑里也像是福尔摩斯一样有一座记忆宫殿一样。
  而今天,班上多的这些个人,洛浮生敢肯定自己没见过。
  不只是在这个班上没见过,在这个校园里偶然遇到的那些一面之缘的人当中,也肯定都没见过。路上没见过,食堂里没见过,宿舍楼那一片都没见过。
  就好像这群人是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一样。
  这就奇怪了,难道说有什么外校来交流的活动?也没听说啊……
  洛浮生本来还打算悄悄问一问周围的同学,这多出来的人是怎么回事儿,突然一阵头疼岔开了洛浮生的思绪。
  这不是他第一次头疼了,就在最近几天,这种一阵阵的刺痛出现过好几次。
  先是后脑勺一炸的疼,然后就是那种跟着脉搏伴随着呼吸一张一缩的刺疼。
  第一次出现的时候,洛浮生还想着是不是因为自己太疲劳导致的。那时候洛浮生会先揉一揉太阳穴,在摘下眼镜掐一掐睛明穴,等到疼痛稍微缓解一些后,再掏出风油精点在两个耳朵的后面。这是他姐姐曾经教过他,有助于提神醒脑缓解疲劳的方法。
  第二次出现的时候,洛浮生正在做实验,他差点一个手抖就把药剂的计量加多了,还好他身边和他搭档的那个,博弈论期中考试59分的全班第一反应迅速,把烧杯给挪开了。
  第三次出现头疼的状况,是在昨天晚上,洛浮生有点累趴在桌子上睡着的时候,突然刺痛的。那种针扎一般的感觉,直接让洛浮生醒了过来。并且这次刺痛的部位增加了,或许是因为被惊醒,洛浮生当时从趴在桌子上的状态迅速抬头,让刺痛随着颈椎一路向下,感觉整个脖子都在疼,脑子也嗡嗡的。
  昨晚的时候,洛浮生直接找个片止疼药吃了下去,疼痛确实是缓解了。不过止疼药会给洛浮生一种副作用,让人特别清醒和亢奋,怎么都睡不着。等到凌晨三四点的时候,洛浮生才有了点睡意,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这也是为什么,洛浮生早上的时候差点没能起得来,最后需要一路飞驰才没造成这节课上课迟到的后果。
  如今这是第四次了,而且头疼出现的频率在加快,从第一次和第二次间隔一个月到第二次和第三次间隔一周,以及昨晚到今早……
  洛浮生不禁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哪里出了问题。
  要不,等今天上课结束后,去医院检查一下,拍个CT?
  洛浮生从书包侧袋里掏出来一瓶风油精,在自己的耳后和脖颈处都点了点。
  如果是上别的课,突然教室里有股风油精的味道,那通常会让一些好奇心比较重的人四处看看,是谁在滴风油精。不过灭绝师太的课上,大部分人都听不下去想睡觉。偏偏一旦被灭绝杨发现有人在她课上睡着了,那就不只是五分的事情了,直接十分。所以大部分同学都会带一些让自己提神醒脑的东西,坚强努力地撑完这节课。
  下课钟声响起的时候,洛浮生的头疼已经缓解了不少,他站起身收拾书包的时候,身边传来了声音。
  “你今天不舒服?”
  洛浮生回过头,看到的就是那位以五十九分获得全班第一的赵文曲。
  据说,对于这个以高考状元身份进入到这个学校的赵文曲来说,这个五十九分特别的有意义……
  顺着赵文曲的视线,洛浮生看到了自己笔记本上的涂鸦,咧嘴笑了笑,“嗯,有点儿头疼,没听进去,能把你笔记借我么?”
  赵文曲点了点头,直接把笔记本交给了洛浮生,看着他塞到自己的包里,等待着洛浮生收拾完东西。
  洛浮生确确实实不脸盲,见过的脸都记得,但是对于记名字十分苦手。看到眼熟的人,就只能记得在什么地方大概什么时间见过,总是叫不出名字。
  而赵文曲和洛浮生选课有大部分是相同的,所以课表重合度挺高。也正是因为基本上一天都要见到好几次,洛浮生才能把这位大兄弟的名字记住。
  在洛浮生和赵文曲一起走下楼,准备去下节课的教室时,洛浮生留意到那些今天突然出现的新同学们,好像都在偷偷摸摸地看着自己。
  不,不一定是看自己。
  洛浮生故意伸了个懒腰,不动神色地动了动脖子好像在活动筋骨一样,实际上是把周围人都观察了一遍。
  大部分人的视线其实不是在注视着洛浮生,而是走在他身边的赵文曲。
  只有极个别的人,视线在他和赵文曲的身上飘来飘去,好像对两个人都有兴趣一般。
  这就有点意思了。
  洛浮生和赵文曲有不少多课一起上,还是实验搭档,赵文曲也就住在宿舍楼同一层里,要说赵文曲的情况,洛浮生还算是清楚。
  赵文曲并不是什么有钱人家的孩子,相反,赵文曲是他们村里为数不多考出来的大学生,不怎么爱说话也不怎么会说话。在男生女生中的人缘都不算太好,也没什么人讨厌他。
  那这群人对赵文曲的‘兴趣’是从哪里来的呢?
  洛浮生的大哥是一名武警,他经常会给洛浮生科普一些不在保密范围内的案例,也会让洛浮生多多注意自己的身边情况。刚才那个状似无意地观察周围的方式,就是洛浮生的大哥教他的。
  加上洛浮生上辈子的工作性质,让他对周围的一点微小的不同,都会十分在意。
  所以洛浮生在遇到一群不认识的,新出现的人,突然对他和他朋友表现出来的‘关心’第一时间是怀疑,对方是不是有什么不好的目的。
  可是,赵文曲一没钱,二没人讨厌,那这群人的眼睛里那种跃跃欲试的不安分是怎么回事儿?
  还有那些个一会儿在看赵文曲,一会儿又看洛浮生的人,又是为了什么呢?
  自从第一次头疼过后,洛浮生发现自己的五感都得到了提高。
  之前高中窝在被窝里看小说,看得有点近视的眼睛都得到了改善,上周他才把近视眼镜给换成了平光镜。而如今不只是视力,就连之前一直就很敏锐的听觉好像也得到了强化。
  周围那些个偷偷摸摸看着他和赵文曲的人,在说些什么,洛浮生一路走也能一路隐约地听到一些。
  “确定就是他了么?”
  “应该就是左边那个。”
  “也是咱们倒霉,这随机的位置太差了,只能从他身上下手了。”
  洛浮生心里十分好奇,特别想要直接冲上去问问他们到底在说些什么,但是他知道冲动不会让他心里的问题有任何解答。
  对于这种生活中悄咪咪有什么事情将要发生,但是却又不知道为什么,不知道具体原因的情况;这种疑团出现,线索出现,等着破解的感觉,让洛浮生肾上腺素在增加。
  自从穿越到这个世界,变成一个小孩子以后,洛浮生再也没有感觉到这种有点战栗的兴奋感了。
  本以为这辈子是上天给他的一个机会,让他按部就班过一个正常人的生活。
  但是好像,事情没有那么简单呢。
  洛浮生留意了一下,接下来不知道要发生的事情,好像和他的关系并不是很大。
  这些个窃窃私语的人,说着要下手的对象,是他身边的赵文曲。
  赵文曲可是洛浮生为数不多的朋友之一。
  虽然君子之交淡如水,每次洛浮生和赵文曲除了学习方面也没什么别的话题,但是这要是等会儿赵文曲出点什么事情,洛浮生已经下定主意要管一管了。
  “好像挺多人都盯着左边那个,要不我们换个目标?走在右边那个不是也被提到过么?”
  “右边那个?别管他,他马上就要死了。”
  洛浮生停下脚步,抬头看了看赵文曲,确认了一下他本人就是那个‘走在右边’的那个人。
  洛浮生:Excuse me 我要死了?
 
 
第2章 疼得要死
  洛浮生上辈子出生在公元2230年。
  在他8岁的时候,因为一次突如其来的大灾难,失去了亲人。而他被父母保护在身下,在坍塌的房子里度过了两天两夜之后,就快断气前,被赶来救灾的军人救了。
  国家的资助,爱心人士的捐款,让洛浮生成功地读完了高中。
  洛浮生本来想高中毕业就去从军的,但是小时候的那次事故,在封闭的、氧气含量较低的情况下待了那么久,多多少少还是对他的身体造成了一些损伤。他不能完成从事任何长时间的剧烈运动,所以只能放弃了从军的这个想法,但是对军人的好感度却因为小时候的事情而刻在了骨子里。
  那是2248年,洛浮生考上了大学,读的是游戏设计系。但是等他毕业之后,并没有真正的从事游戏设计,而是成为了一个知名的游戏攻略大神。
  大一那年,洛浮生觉得自己已经长大成人了,国家的资助和那些捐款应该给更为需要的人,就决定靠着自己赚钱。但是他不适合任何的体力活,而那个时候全息游戏刚刚进入人们的生活,洛浮生渴望在那样的游戏中跑步跳跃,做一些他现实中做不到的事情。
  从第一次玩全息游戏开始,洛浮生就发现自己对于这些游戏,有着特殊的天赋,他可以凭借他的信息收集能力,对人的面孔过目不忘的能力,对周围线索的觉察能力,比其他人更为轻易地找到通关的要素。
  一开始,洛浮生只是给一些网站写写游戏的通关稿件,随着洛浮生每一次都能那么快地写出攻略,他的名气也越来越大。有一些著名的游戏金团,也会找他来当某次开荒的辅助团长,专门负责寻找开荒机制和通关攻略。
  就这样,洛浮生走上了游戏攻略师的这么一条道路。
  他热爱这种一个个谜团在自己眼前,等待着他去破解的感觉。
  重生以后,来到这个比上辈子‘落后’许多,连全息网游都没诞生的地方时,洛浮生直接重生成了一名父母不详的孤儿。并且随着孤儿院的破产,无家可归。
  他们孤儿院不大,院长也尽可能地在破产前,帮大部分孩子都找到了安稳的家庭,只留下了五个孩子。
  五个孩子中最为年长的大哥直接去从军了,说是在军队里不愁吃不愁穿的,然后用发下来的补贴,加上大姐的打工,养活了他们其他几个没人要的孩子。这五个孤儿就生活在了一起,成为了一家人。
  等洛浮生年纪大了点以后,就会去网吧里,找那些刚退出的火爆游戏写下通关攻略,发在游戏网站上,获取一些报酬,补贴家用。
  这里的游戏没有全息网游那么具有自由度,大部分的线索对于洛浮生来说都比较明显,NPC的AI也相对较低,破解疑团并没有那么困难,也就能让洛浮生有任何挑战的快感。
  洛浮生本以为就这样按部就班地和兄弟姐妹们过完这一生,也挺好的。
  没想到就听到有突然出现的陌生人,‘告诉’他,他要死了?
  如果这只是‘游戏’里的设定,那洛浮生一定会兴奋。
  而知道这不是一个游戏,洛浮生压抑着自己的兴奋,让自己变得更加理智起来。
  这事不简单。
  世界上不可能有人会知道另外一个人快死了,一定是有什么他不知道的情报存在。
  洛浮生的脑袋飞速的思考了一下,装作鞋带散了蹲下身,掩饰了自己突然停下脚步的原因。并且把注意力更加集中在自己的耳朵上,试图听到更多的信息。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洛浮生的意愿过于强烈,他好像真的可以把周围人的对话听得更加清楚了一些。
  “其实我觉得,没必要直接从主角的伙伴那边下手啊。赵文曲现在这么多人盯着,咱么也不一定能抢得过来吧?不如就这个谁来着的?”
  “洛浮生,第一次我看到他名字这么好听,还以为是个角儿呢,没想到是个死人。”
  “虽说他一出场就死了,按时间推断估计也就快了。但是他那些个兄弟姐妹不也一条线么?”
  洛浮生的鞋带仿佛怎么都系不好,他在听到那群人提到他家人的时候,手就抖了一下,鞋带又给松开了。
  “他的兄弟姐妹?那不行吧,那条线最后都死光了哎。虽然好像是有一个到了主角身边,但那个小姑娘最后还不是死了么?”
  “原本的剧情里,他们一家确实是都死了,但要是咱把他们都救了呢?”
  “你的意思是,改变剧情?这不等于咱们就没优势了么?”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