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从天而降的情谊——老成持轻

时间:2020-03-24 11:46:55  作者:老成持轻

 

 
文案:
高一女生赵柯儿负气离家出走,误入千年老林,被困一天一夜。危急关头,邂逅神秘女孩林子,就此揭开了外星智慧生命与地球人类源远流长的亲缘关系和生死相依的情感世界。
小说以高远的立意,丰富的想像,独到的见地,奇妙的构思,曲折的情节,意外的结局向我们展示了赵柯儿和林子这两位生活在不同星球,但同为华夏后裔的同龄姑娘从相识相知,到相依相伴的友情发展经历和在她们身边发生的一个个曲折离奇、耐人寻味的故事......
故事告诉人们,地球文明和外星文明碰撞出的不仅有险象环生的境遇,也有热情洋溢的温情。
外星文明离我们很远,远在天边;
外星文明离我们很近,近在眼前;
外星文明有时就在我们身边。我们能够触手可及,但对此却一无所知。
一旦瓜熟蒂落,外星文明就会撩开自己神秘的面纱......
 
 
  ☆、原生态的诱惑
 
  赵柯儿悻悻走下公交车,她无心欣赏周边满眼金灿灿的稻田风光,神情沮丧地步行了差不多两公里,才来到《野猪林》森林公园门口。
  公园大石门的门头《野猪林》三个金色大字虽然早已褪色,一眼望去斑驳陆离,但凝神细看,这饱经沧桑的字迹依然如行云流水,苍劲有力。据说这是明代著名书法家董其昌的手迹,而且是他的得意之作。
  大石门的门框背后被杂乱的枝叶藤蔓严严实实包裹着,沿着两边年代久远的石墙石柱互相缠绕着、攀爬着,层层叠叠向里延伸,一眼望不到尽头,犹如阴森恐怖的无底洞。
  赵柯儿一跨进《野猪林》原始森林公园大门,一股冷嗖嗖的山风向她迎面袭来,瞬间浸润着她的全身,她不禁打了个寒战,但原生态森林公园的诱惑和夹杂着对母亲的怨恨,还是促使她抱着开弓没有回头箭的倔劲,硬着头皮地闯了进去。
  赵柯儿大约走了十多分钟,终于穿过长时间不见天日的深绿色长廊,眼前顿时豁然开朗:这里没有遮天蔽日的灌木和藤本植物,只有几棵老态龙钟的古树伫立在开阔平坦的草坪旁。但这寥寥几棵大树虽然树杆粗壮,但枝叶稀疏,因此并不影响草坪的采光,丝絨地毯般的草坪光照很足,洒满了金色的阳光。
  一只乌鸦栖息在路边一棵大树的树冠上,这只大黑鸟一见到赵柯儿就乐得在树枝上欢呼雀跃,对着赵柯儿拼命点头打招呼:“好啊!好啊!好啊!”那神情就像见到了久违的老友,亲切而且殷勤。
  乌鸦在世界各国有着不同的文化形象内涵。有些国家把乌鸦奉为神灵。但在中国,尽管这种生灵对人类没有任何威胁和伤害,但仍然有不少人认为这种大黑鸟不吉利,会给人带来灾难,甚至有人将乌鸦称为死亡、恐惧和厄运的代名词,对乌鸦有一种强烈的反感和排斥,尤其忌讳乌鸦的叫声,认为乌鸦的啼叫是凶兆,称乌鸦嘴好事说不灵,坏事一说就灵。
  赵柯儿也认为乌鸦朝她鸣叫是不祥之兆。虽然这大鸟对她极为热情,热情得异乎寻常。她虽然非常喜欢这森林公园,但还没到爱屋及乌的程度。
  赵柯儿的脑海里突然闪现出一个奇怪的念头:这大黑鸟诡秘的叫声对她来说似乎不是欢迎而是威胁,甚至是一种恐吓,让她有些毛骨悚然。她平时就对这种邪恶的鸟避之不及,现在心烦意乱更不希望与这个不吉利的鸟不期而遇。
  乌鸦诡异的叫声点燃了赵柯儿内心怨愤的火焰:“讨厌!知道本姑娘心情不好,还幸灾乐祸。去去去,有多远你给我滚多远!”她从地上拾起一块石子,骂骂咧咧地朝乌鸦扔去。
  赵柯儿扔出的石子没有砸中乌鸦,却惊动了这个自鸣得意的家伙。这大黑鸟嘲讽地回击道:“羞哇!羞哇!羞哇......”,随即扇动翅膀,远走高飞,转眼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赶走了乌鸦,赵柯儿继续前行,不消片刻,她就将乌鸦刚才栖息的古树远远抛在身后。
  穿过绒毯似的草坪,赵柯儿来到一口水塘跟前。水塘里的水清澈见底,平静如镜。水塘不大,但心眼儿不小,洁净的水面将蓝天、白云、群山、古木尽情揽入怀中,似乎想吞噬整个世界。
  赵柯儿黯然神伤地走到水塘边,目光呆滞的盯着水面。此刻,这水塘仿佛倒映出母亲的身影,她眼前立刻浮现出母亲早晨责骂她,甚至出手掌掴她时的情景。她越想越发感到憋屈和郁闷,她再也抑制不住自己怨愤的情绪,歇斯底里的哭喊着,直呼母亲的大名发泄着自己的不满:“柯虹,你敢骂我,你敢打我,我要跟你脱离母女关系,我要跟你一刀两断!我保证会让你后悔的!你一定会后悔的......”
  附近的几位路人听到赵柯儿声嘶力竭的哭喊声纷纷好奇地围拢过来,诧异地看着行为反常的赵柯儿。大家先是面面相觑,接着又互相咬着耳朵窃窃私语一番。甚至有人对同伴悄声询问:“这姑娘怎么这么抓狂?是不是精神有问题呀?”
  附近的几位路人听到赵柯儿的哭喊声纷纷好奇地围拢过来,诧异地看着行为反常的赵柯儿。大家先是面面相觑,接着又互相咬着耳朵窃窃私语一番。
  当地第二中学退休女教师许丽霞和老伴高端详也从看热闹的人群中挤到前面,想看看究竟发生了什么。
  慈眉善目的高端详看到赵柯儿疯狂的举动摇了摇头,深深叹口气,接着悄声告诉身边的许丽霞:“老伴,这姑娘一定是精神错乱了,看来她病得不轻,她家里的人怎么不管她?这荒郊野外的,姑娘要是发生意外怎么办?她家里的人也太大意,太不负责任了。”
  戴着金边眼镜的许丽霞摘下眼镜,眯着眼,用审慎的目光打量一番赵可儿:“啊,怎么会是她?”她赶紧戴上眼睛对高端详耳语:“这姑娘我认识,她不是精神失常,是情绪失控。”
  高端详以恳求的语气对许丽霞说:“老伴,你去劝劝她吧。”
  许丽霞扶了扶镜框,果断地回应:“这姑娘这么冲动,可能受到了什么刺激,我是要去给她泼点冷水,让她冷静冷静。”
  许丽霞到赵柯儿跟前,抬手向上抬了抬眼镜,镜框下面两道犀利的目光直逼赵柯儿,右手食指毫不客气地对赵柯儿指点着,像训斥自己不听话的晚辈一样,以严厉的口吻责备道,“你这丫头也太不像话了。哪个做父母的不疼爱自己的子女,不为了自己孩子好?父母对孩子打是亲,骂是爱,是恨铁不成钢。不要因为被父母责骂几句,打两巴掌就想不开,就对父母仇人似的水火不容、势不两立,就张口闭口的要跟父母断绝关系。我看你不是着了魔就是中了邪。我知道,这都是你妈把你宠坏了。我要告诉你妈,让她赶紧改变对你的教育方法,再这样下去,误了你,也害了她。”
  赵柯儿听许丽霞的指责,心里像被浇了一盆冷水,从头凉到脚,不过头脑也随之冷静、清醒了一些。
  赵柯儿愠怒地看着这位爱管闲事的老太太,目光冷漠而又咄咄逼人地斜视着这位陌生的女人:“我又不认识你,你凭什么这样说我?你又不是我妈,又没生我养我。你有什么资格来教训我?”
  “我不是你妈,是没有资格教训你。不过,我这不是教训你,是挽救你,给你打一针镇静剂,让你从狂躁中冷静下来。如果你认为这是教训你,我也是替你妈来教训你,因为我也是一位母亲,我有两个女儿,她们跟你一样漂亮,一样秀气,她们都已经成家立业,虽然她们像你这么大的时候也爱撒娇,喜欢耍小性子,甚至爱发脾气,但她们都很孝顺,都很乖巧,不会扬言跟父母脱离关系,不会说要跟父母一刀两断这种让亲人伤心难过的话。”
  虽然许丽霞的话有些尖锐,但虚荣心特强的赵柯儿一听到有人说自己漂亮,心里还是荡起一丝甜润的味道,脸上的表情也开始阴转多云。
  “我又没在我妈面前说跟她断绝关系,跟她一刀两断。我只是在背后说说,她没听到我说的话,我怎么伤害到她了?”赵柯儿垂下脑袋低声为自己分辩,但毕竟自己说过对母亲不恭不敬的话,所以显得底气不足。
  “孩子,算你还有点良知,还知道生你养你的妈妈比我有权力教育你。你还知道不能伤害父母的感情。是的,你的父母一口水一口饭,一把屎一把尿,把你伺候这么大,供你上学读书,让你接受教育,花费了多少精力,付出了多少心血,这容易吗?他们骂你几句打你几下怎么了?能骂得你狗血喷头,一无是处吗?能打得你伤筋动骨,体无完肤吗?你不能跟他们势不两立、水火不容,像对待仇人一样对待你最亲的人。”
  老太太的一席话让赵柯儿有所醒悟、她仿佛从浑浑噩噩的梦境中苏醒过来,她觉得这位大妈的言辞似乎有些道理,她抹去眼泪,没再做任何辩解,只是怔怔地看着这位耿直大妈。
  老太太见赵柯儿一言不发,也收敛了自己的锐气,诚恳地说:“孩子,你虽然不认识我,但我认识你。你叫赵柯儿对吧?你爸叫赵义明,是天文物理研究所的科学家。你妈叫柯虹,是第二中学的老师。你可能不记得了,我叫许丽霞,我退休前跟你妈是同事。你小时候你爸工作特别忙,顾不上你,你妈上班时就经常带你到我们学校,让我们办公室几位老师不上课时轮流照看你,哄着你。你小时候非常可爱,嘴巴又甜,我们办公室的几位老师都非常喜欢你。教师办公室我岁数最大,你妈就让你称呼我大妈。那时的你就像我的小尾巴一样,经常跟在我身后大妈长大妈短的叫。没想到一眨眼的工夫,你就出落成亭亭玉立的大姑娘了。”
  许丽霞说到这里,责怪的目光直逼赵柯儿的双眼:“我更没想到,一位当年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小天使竟然变得如此固执、偏激、不可理喻。难怪你妈曾不止一次的告诉我,我家柯儿现在变得特别任性,特别叛逆,自我表现意识特强。有人说,时间是一把无情的雕刻刀。丫头,恕我直言,我看岁月这把雕刻刀没把你雕琢成纯洁无瑕、晶莹温润的玉器,而是将你塑造成一块固执己见、独行其是的顽石。我至少现在可以这样认为。”
  许丽霞这番话终于唤起了赵柯儿十多年前的记忆,也自然而然想起这位当年将她视为己出的许丽霞大妈。
  孩提时代,她曾多次去过这位被自己称呼大妈的许丽霞家玩耍,许丽霞的两个女儿高美美和高丽丽对她像亲妹妹一样,关爱她,呵护她。
  在与许丽霞两个女儿相处的日子里,有件事让她至今记忆犹新,难以忘怀:她大概五六岁时,许丽霞的两个女儿带她上街游玩,在一家冷饮店门品的玻璃柜台前,她看上了一款名为“公主彩炫冰淇淋”。这彩色火炬似的冰淇淋色泽艳丽,十分诱人,看一眼就能甜到心里。
  虽然这款“冰美味”价格不菲。但年幼无知、不谙世事的赵柯儿久久赖在冷饮店门口不肯挪步,眼睛直勾勾地盯着那款公主彩炫冰淇淋,微微探出的舌头在上嘴唇蹭来蹭去,然后噘着嘴告诉许丽霞两个女儿:”姐姐,我渴了!“
  许丽霞的女儿以为赵柯儿真的渴了,就买了一杯热腾腾的奶茶递到赵柯儿手心:“给,喝吧,趁热喝,喝完我们再走。”
  谁知,赵柯儿撅着嘴,泪水汪汪地摇了摇头,目不转睛地盯着玻璃柜里的公主彩炫冰淇淋,低声告诉许老师的两个女儿:“姐姐,我想吃冰淇淋。”
  许丽霞的大女儿高美美知道赵柯儿是一时好奇,并不是真的嘴馋。于是就试探着问她:“柯儿,这么大的冰淇淋你一个人能吃完吗?”
  赵柯儿鸡啄米似的连连点头,信誓旦旦地回答:“我保证能吃完。”
  然而由于当时正值初夏,气温并不高,高美美虽然给赵柯儿买来她望眼欲穿的公主彩炫冰淇淋,但她仿佛吃的是黄莲,只吃了两口就冰得直咂舌,嘴巴拉风箱似地一伸一缩,不停地吐着口水。
  幼稚天真的赵柯儿进行了一阵夸张表演后,竟然满不在乎地将冰淇淋递给许丽霞的二女儿:“丽丽姐姐,这冰淇淋太冰,把我的牙都冻掉了,我不想吃了。”
  高美美无奈地摇了摇头,苦笑着说:“柯儿呀柯儿,你是让我又好气又好笑,冰激凌不冰还叫冰激凌吗?你以为冰激凌是热狗啊,需要趁热吃?”
  高美美与妹妹高丽丽对视一眼,她俩舍不得浪费,于是皱着眉头,呲牙咧嘴地你一口我一口把赵柯儿吃剩的冰淇淋消灭了。
  赵柯儿想到这里,对自己刚才对许丽霞大妈的无礼行为萌生出一丝歉意:虽然自己跟妈妈闹矛盾,但不能忘了许大妈一家对自己的好,也不应该丢了这段难忘的情缘。
  赵柯儿扬起脸,仔细看了看许丽霞。真是岁月不饶人,许老师的模样虽然没有太大的变化,但是脸上已经布满了皱褶,而且满头银丝,这才让她一下子没认出来。
  “柯儿,大妈刚才说话可能不中听,但是良药苦口利于病,忠言逆耳利于行。俗话说,不养儿不报父母恩,等你生儿育女后,你会明白这个道理的。”
  见赵柯儿有些感触,许丽霞又委婉地劝慰着赵柯儿,“柯儿,你出生在腐书网,你父母都很优秀,你也一定是个有教养的人,不会自暴自弃的对吧?别一个人在这伤心哭泣了,这样最容易被不怀好意的人盯上。快回家去吧,你爸妈知道你这样情绪失控会急坏的。你的家才是你安全幸福的港湾。”
  赵柯儿听了许丽霞这段肺腑之言,终于受到很大的触动,她看了一眼许丽霞,会意的点了点头。但她又不敢面对许老师犀利的目光,转而又侧过脸去,只是低声回答一句:“大妈,我知道了。”然后走到一边,百无聊赖地从地面拾起一块块石片、瓦砾,攥在手心。
  许丽霞见赵柯儿情绪渐渐稳定下来,才放下心来,她最后又叮嘱一句:“柯儿,早点回家,别让你爹妈担心。”然后挽着老伴的胳膊一步一回头的缓缓离去。
  许丽霞离开赵柯儿,边走边告诉老伴高端详:“现在的孩子太娇生惯养了,就像温室里的花朵,没经历过风雨,心理承受能力差,受了一点委屈,经历了一次挫折,就觉得天塌地陷了,整天萎靡不振、垂头丧气的。柯儿这棵水仙花就是被她妈柯虹平时宠歪了,惯坏了。我们这些旁观者不敲打敲打这孩子,她不知道天多高地多厚父母的恩情有多重。”
  高端详赞同地点了点头:“你说得是有道理。我见这姑娘独自在这荒郊野外莫名其妙的大喊大叫,还以为她精神失常呢,没想到她就是你们同事柯老师的女儿。几年不见,这姑娘长得亭亭玉立,花容月貌,挺水灵的。变化好大哟,我一点都看不出来。”
  许丽霞告诉高端详,“我虽然也是多年没见过这孩子,但她的五官和脸模子还能看出她儿时的影子。眼睛是心灵的窗户。我看她的眼睛跟她儿时一样清澈明亮,炯炯有神,就知道她智力没问题,只不过这孩子的性格变化可能跟她妈遗传因素和环境影响有关。她妈的性格也有些倔强,是个得理不饶人的主儿。这一点,她们母女还是挺像的。”许丽霞深有所思地告诉高端详。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