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严丝合缝——酉时

时间:2020-03-23 19:33:41  作者:酉时

 

 
 
第1章 花名册
  裴晨心情不好在找易欢时,易欢正在安抚裴大总裁的一号金丝雀。
  叶玲——“易助理,裴总今晚让我过去吗?”
  裴晨的情人众多,换句话说把他作为长期饭票、以此生活的女人良多,但这也不妨碍他兴致来了搞一夜情。裴晨器大财粗活好,身边莺莺燕燕趋之若鹜,也不是什么人都入的了他的眼。
  叶玲从被卖进会所的一个懵懂小姑娘,到知人事躺在裴晨身下六年,荣宠不断,不仅在于驻颜有术,还在于她手段老练并知晓进退,懂得拉拢离裴晨最近的人。
  人人都说裴晨对叶玲是不一样的,叶玲可能是唯一一个能在裴晨心里有一席之地的人。可她自己却十分清楚,床上的裴晨有多热烈,穿上裤子就有多冻人。这么多年还能容忍自己在身边,肯定不是因为不舍。
  易欢想起一个月前在“笙歌”包厢里,跪在地上扶着裴晨大腿给他口交的女生,低俯着腰身,晃动着蜜桃臀,卖力的吞吐讨好,终是博得裴晨一笑,伸进裤缝探究洞口是否紧致。那晚,裴晨兴致不高也把她操了个半死,在不间断高潮的浮沉浪里上下颠簸,心里满是上不了台面的沾沾自喜,只是因为裴晨一杆入洞时说了句,“比叶玲紧多了,就看你耐不耐操了。”
  在一边旁观的易欢看着这场活春宫内心没有丝毫波动,只是在听到叶玲名字时,想着在那部工作专用手机里呆了六年的号码,也要面临拉黑的境地了吗……
  易欢在斟酌该如何委婉的说明,裴晨已经一个月没点你名了,你就死心退下吧,打下的字却是——“叶小姐,裴总这一个月来几乎都在‘笙歌’,晚上没安排淮东别墅里的任何一个姑娘。”
  淮东别墅是裴晨用来圈养金丝雀的,外面的姑娘拼尽全力想进来,进来之后有一部分又用尽手段想着离开时能得一笔丰厚的“遣散费”,还有少量那一部分做着春秋梦,想做裴家女主人。
  易欢猜测叶玲不会还这么不现实、不懂事吧,就看到一号金丝雀的回复——“那就麻烦易助理了,裴总有需求的时候还希望易助理提一句我。”
  易欢嗤笑一声,合着自己现在当的就是那封建时代大总管的职啊,负责在皇上翻牌子时给某个娘娘争一句面子。
  易欢收到消息回到总裁办时,裴晨一通火已经发完了,正背靠在沙发上揉着太阳穴。
  “你倒是会挑时间,去哪了?”
  易欢把印着女孩子们照片的资料递上去,“陈总在‘笙歌’给您留了几个人,想让您先挑挑,今晚好安排。”
  裴晨接过来扫了一眼,“什么东西都往我眼皮子底下送,这种东西该在公司出现吗?!”然后快速翻了一遍扔给易欢,“别烦我,一个两个正事不干,我雇你是给我拉皮条的?”
  易欢一脸平静,泰山崩于眼前他都能不动声色,裴晨现下不顺心烦了他这张死人脸,“滚下去,晚上事晚上说!”
  易欢把事先准备好的咖啡放在桌面上,拿着资料回到自己位子,他记住了裴晨刚刚在三个女生照片上多停留了两秒,现在工作任务就是把这几个女生资料找出来好让人家尽早安排。
  切,男人不管到了多少岁果然还是喜欢17、8的小姑娘。得了,挑的还都是处,今晚套子也省的准备了。
 
 
第2章 大猪蹄子
  陈冼平刚试探性问了句城南那片地的投标信息,就见裴晨扔了手里的牌,“不打了,累了没意思。”
  陈冼平心里暗道真是个老狐狸,面上却立即示意一旁的侍者带裴总去楼上的休息区。
  裴晨站起身,食指向后招了招,易欢知道这是让自己跟上。
  电梯里,易欢低头站在按键旁想眼不见为净,奈何电梯四周是镜面的,想不看都不行。
  只见女侍者离裴晨越来越近,终于鼓起勇气伸出手指攀附上裴晨的臂膀,没有收到警告,动作也开始逐渐放肆。小腿碰蹭着裴晨的西装裤,接着柔指掀开黑衬衫的一角,徘徊流连在裴总紧实的腹肌处。
  “叮”是电梯到达指定楼层的提示声响,侍者的手刚接触到裴晨的西裤拉链,就被他一把抓住抵在了电梯门上。易欢很懂,瞬间按了电梯暂停运行健。
  捏着侍者的下颌,将吻不吻,呼吸间的气息故意喷洒在人家耳畔,低沉着声音说,“自己脱。”
  女侍者狠了狠心,也不管第三者还在场,直接就先去解了bra,两团形状完美的肉兔没了禁锢,凸起的红樱顶在工作服外套上,清晰可见。
  裴晨歪头,“啧,麻烦,解裤子就行了。”
  听话的裸露了下身,脚趾蜷缩踩在内裤上,女侍者还在懊恼——早知道今晚接待的是裴总,她就该换条性感的丁字裤。
  裴晨一手抚上浑圆,一手向下挑逗着阴蒂,等看到女侍者两腿不自觉地颤微并拢,手指尖感受到涟涟水意时,才伸进中指去戳弄。
  女人脸颊飞粉,睫毛颤动,情动间贝齿无意识的轻咬下唇,抑制不住的喘息声从齿间流出。
  裴晨技巧高超,一根手指就能让她高潮,灭顶的快感来临之际,他却抽出了手指,拿出上衣口袋里的丝巾擦了擦,“不好意思,没带套。”
  女人睁大双眼,“我……我没病的……”
  电梯门开了,裴晨走出去的那一刻回了句,“可是你松了啊。”
  易欢把裴晨送到休息室门口,还帮他打开了门。裴晨一进门就看见三个姑娘披着浴巾、光着脚站在客厅的地毯上,像货架上展示的商品在等他光顾。
  转身挑眉看着门口的易欢,“你还真是什么都能为我准备好?”
  易欢不卑不亢的回他,“万能助理也需对得起裴总给的那份高额工资。”
  不知是不是马上就能采到三朵娇滴滴花的原因,裴总的心情气象有点回升,还能撑着门框和易欢打趣,“那刚刚在电梯里,我要是问你要安全套,你还能立刻给我变出来?”
  说着易欢手就伸进手提包里,“虽然估计您今晚用不到,但我为了以防万一还是准备了,您真的需要吗?”
  这架势看着易欢真要从包里给他拿套子出来,裴晨笑了笑摆手,“不用了,你今晚不用守了,让司机在楼下等我就行,回去休息吧。”
  万恶的资本家难得体谅员工,易欢把手里的袋装面巾纸放回手提包里(他根本就没准备套套),拉好手提包的拉链,贴心的给裴总关上了门,想着今晚终于可以早睡了,睡前还能泡个澡,美滋滋。
  裴晨洗澡前让女孩子们先自己玩,但老混蛋不知道会所为了迎合自己的喜好,没对这几个女生进行过调教。三人面面相觑,都没摘下纯情的面具,等裴晨出来时看到的就是女孩子们闭着眼睛交互亲吻的单调模样。
  裴总浴袍都没穿直接赤裸着,胯间遛着大鸟,虽在蛰伏期也能窥探其蓬勃时是如何的粗壮,怕不是比起婴儿手臂都过之。
  “这是有多自信,我看着你们干吻就能硬?”
  袅袅知道今晚唯一任务是别惹裴总生气,听到裴晨不带情绪的嘲讽,小姑娘立刻爬下床,然后跪在地毯上膝行至裴晨面前,大着胆子两手握住裴晨的性器上下撸动,等感到青筋浮露时,舌尖开始拨弄刺激龟头,尝到些涩的腺液像是受到了无声的鼓励,更进一步的干脆来了次深喉,但是空有理论知识,实际操作还是第一次,难为她强忍呕吐的欲望。
  身下人是否是真的享受,裴晨一眼就能分辨,“起来吧,我不需要装老练的,事先自己扩张好了么?”
  袅袅睁着水汽弥漫的大眼睛,“我们三都准备好了,不能让裴总等……呀!”
  还没等人姑娘说完,裴晨就把人推倒俯卧在床上,分开女孩的双腿拨弄了两下,确实有湿润感,这才扶着自己的阴茎探入,也没顾忌人是第一次,直接挤进紧致的入口,长驱直入破了处女膜,大力顶弄间,带出几缕红血丝。
  一开始的痛感强烈,袅袅咬着手掌抑制着尖叫,只怪裴晨那物实在不是正常人尺寸,此时没有真正情动、扩张到最大尺寸,也撑的她满腹饱胀。
  性器在温暖潮湿的阴道里横冲直撞,他从不需要刻意讨好就能让身下人沉沦欢海,上一秒还在经历破处之痛的袅袅渐渐也开始享受起性爱的美妙来。
  肉与肉之间没有隔阂的摩擦快感来的直接又刺激,她甚至没坚持到一刻钟,浑身就开始经历高潮的颤抖,穴道不受神经控制开始紧缩,严丝合缝的箍着裴晨的性器,致力于每一寸都照顾有加。
  “嗯……裴总,我,我不行了……”,女孩在裴晨的掌控下对吟哦巧曲无师自通,他还没有一点射精的欲望,女孩就先他高潮,不能同时完成生命大和谐让裴总很失望。
  又面无表情捅了几百下便无情抽出,随手拉过一旁已经看呆的另一位女生,将人双腿压至两肩旁,没给人反应时间提枪就入。女孩儿转过头呆愣的看着身边还在趴着喘气的袅袅,她大张着双腿,被撑大合不拢的穴口映入自己眼前,股缝下的床铺满是淫靡水渍和点点红梅。
  眼下的情景实在令她惊恐,还在联想自己是否也会这般,思绪和身体剥离,女生甚至都没体会到自己被捅破薄膜的痛楚,等缓过神来就又被裴晨拉入欲望的深渊。像是不知满足的淫蛇,雌伏在别人身下,吐着信子,摆弄着柔软腰肢。
  房间温度飙升,最后那名女生光是旁观,两腿间也渐渐潮湿泛滥起来。无意间被恶魔引诱,爬至裴晨身边,两手抚上他的胸膛,指尖黏附的是点滴汗珠,每一下触碰都带着不怀好意的瘙痒,手指渐渐往下,原来目的地在两人交合的泥泞之处……
  裴晨拍打着胯下肉臀,欣赏着抽插时的两瓣晃动,待再一阵紧缩过去后,裴晨皱眉无情拔屌。哪里来的怪癖,自己长着个怪物一样丑陋无比的性器,还偏偏喜欢不堪容纳他的紧致小洞,把人操松了便扔至一旁,也不知何时会遭逢报应。
  现下恣意非常的裴总才不信天道有轮回,趁着射意来临之际先破了最后一个瓜再说。
  最后的百来下异常凶猛,胯骨与耻骨碰撞,伴随着令人耳红的“啪啪”声,裴晨低喘着用劲耸动腰身,身下的女生已受不住快感而开始尖叫。在享受过最后的绞缩,裴晨抽出阴茎射在了女孩腰腹间。
  大量浓浊的白色精液与奶白的肌肤交相辉印,不堪一握的盈盈细腰上满是掐弄的红痕。得到满足的女孩们在疲惫中安详睡着了,这哪是一场折磨,这是恶魔与其信徒的交欢。
  裴总在“沙场”驰骋时,易欢正在按摩浴缸里享受着悠闲泡澡时光。自从16岁被裴晨从孤儿院接出来,就一直跟在他身边做助理,至今已经八年了。
  从懵懵懂懂、跟着裴晨什么都不会还什么都看不顺眼、什么都敢说的易欢,变成了如今这个寡言少语、不管闲事的万能助理。
  易欢身有隐疾生下来就被父母遗弃在福利院门口,而裴晨一直在明面上给予这家福利院资助。裴晨能注意到易欢,还是在一次作秀探访时,偶然看到站在孩子群最后的精致小女孩。
  是的,裴晨这条大尾巴狼一开始以为易欢是女孩,兴致来了馋人家身子估计想玩一把养成,后来才发现人家是个男娃,只是长得太过标志了些。这也是院长的保密工作做得好,易欢的秘密除了父母只有他们两人知晓。
  易欢感激裴晨么,感激的,托裴总的福,易欢从小到大吃穿用度比同龄人高了不止一个档次。但要说感激的程度,那也没多深,毕竟老怪物还没等他成年就卡着“童工”法律禁止年限,把自己拐到了身边给他做牛做马,高中都没读完!
  泡够了时间,易欢起身擦起沐浴露,站在花洒下做最后的冲洗。骨节分明的手指在柔腻瓷白的肌肤上游走,带着温热的水流洗去滑溜的沐浴露,水流顺着腰线在腰窝处短暂停顿,便滑过挺翘的股峰,沿着瘦削的小腿曲线淌至踝骨脚腕。
  双手来到上身,凸起的是比普通男性要大的粉嫩乳头,导致他每次穿衬衣都必须贴乳贴;不情愿百般推迟来到下身,草草冲洗了事的是他多出来的女性器官。
  易欢易欢,不知父母为何给自己起了这样一个名字,欢欣雀跃和他一点都不搭,即使有了这样一副稀奇的淫荡身子,却从来没有感受到过一丝青春期的躁动。就像一滩死水,失了生机,纵使眼下清澈见底,年轮滚动后,留下的也是一滩烂泥。
 
 
第3章 新玩意儿
  裴总这几天像是收了心,生理需求基本都老老实实去淮东别墅解决了,没去嚯嚯其他小姑娘也算是良心发现。易欢就很支持他这样的选择,因为能给自己省好多事,也省了他给裴总准备套子的钱。
  但安生日子过不了多久就会被不识趣的外人打破。裴晨不出去浪,那些想从他手下套点消息混饭吃的陈总、李总、徐总之类的就开始焦灼。几个臭皮匠拉了一个微信群,天天没事就在群里拾掇该给老怪物进贡怎样的新鲜玩意儿,才能得到他的青睐。
  陈总——“我是想不到还能有什么招了,漂亮又极品的姑娘哪里有那么好找,上次献上去的那几个从他床上下来后,连淮东别墅的门都没能挨一下。”
  徐总——“这么狠?那几个姑娘我自己都没舍得碰,他怎么上了一次就能扔了?这个新鲜劲过去的也太快了吧。话说老陈,最后城南那块地给你了吗?”
  陈总——“没全给,但也不差,跟在老怪物后面喝到了碗价值一亿的肉沫粥。”
  徐总——“那还是送女人有效果,不说了我要去‘海底捞’了,说不定还能捞几条罕见的深海鱼供上去。”
  李总自诩比这两个臭皮匠眼光略微高远那么一点——“或许,你们听说过‘兔儿爷’吗?”
  几个臭皮匠又约在了“笙歌”,在老地点准备上点新货色。
  陈总看着站在眼前的男生,心里还是不安,“这会不会触到裴总的雷区啊?”
  李总意味深长的摇摇头,他也不是个好鸟,平常惯走后门,前几日还去找了那三女生想去体验一下裴晨的快乐,试了后才知道怪不得入不了老怪物的眼,因为连他都觉得操的不是很爽。真不是他短小细,也不想想被裴晨天赋异禀的那物撑过,后来人能有几个还能感受到紧致快意的?
  李泉把男生拉近坐到跟前,让几人细细打量,“瞅瞅,觉不觉得眼熟?”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