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重逢之枯守[甜文]——思则成狂

时间:2020-02-14 15:07:56  作者:思则成狂

 

 
  文案
  被渣以后报仇有几步?李文泽的策略是:
  第一步,帮对方还债,让他内疚死;
  第二步,把对方拐回家,让他膈应死;
  第三步,晚间运动,让他辛苦死;
  第四步,相依相伴,让他做我老妈子一辈子,温水煮青蛙老死!
  小剧场:
  作者贱兮兮:请问窦潇你下辈子是做攻还是受?
  窦潇羞羞怯怯:我想做女人!
  作者震惊:是因为同性恋情压力大吗?
  窦潇扭扭捏捏:不是啦,就是想给李文泽生猴子!
  剩余时间作者和窦潇balabala:啊啊啊,小李文泽一定超级好玩,想rua!
 
  排雷:
  1.作者受控,所以双洁,攻宠受是必须的,受爱攻也是必须的
  2.温馨向,细水长流,不会有特别刺激的事情,剧情就是起起起伏伏伏伏
  3.主cp:傲娇炸毛嘴硬心软受vs木讷忠犬帅气攻
  副cp:温柔绅士医生攻vs腰细腿长明星奶受
  4.包子出没,还是两只~
 
 
 
 
第1章 
  “什么?”
  李文泽从电脑前猛地抬起头,眉头紧紧的拧着,听到声筒里面的内容,心里面就像是从不知深浅的悬崖边上不停地往下面掉。
  “欸,别急别急,就是轻伤,没有什么大事,你不要着急!”
  电话的另一头听到李文泽说话的语气,连忙出声安抚道。
  “我不着急,我不着急,你说,现在他怎么样了?”
  李文泽一边说,一边“啪”的一声将电脑关上,右手拿着手机,拿起外套,往外走。
  “别,你别着急……”
  对面的人听到了李文泽的脚步声,连忙出声提醒。
  只听得“砰”的一声,李文泽才终于敛眉停步,给电话的另一头的人时间,将说了一半的话说完。
  “别,别忘了家里的钥匙!”
  通过电流传过来的声音,带着些许的无力,李文泽一边听着电话的另一头的人的提醒,一边看着还稍微有些震动的的防盗门,咬牙吸了一口气。
  “晚了!”
  李文泽摇头,不管房门钥匙的事情,抬腿往外面走,“说,究竟是哪个医院吧!”
  ……
  电话对面的人知道自己的提醒已经晚了,于是不再纠结,“就是第一医院,你赶紧过来吧,其实你不过来,我给你送回去也行!”
  对面的人是李文泽在这里最好的朋友徐聪,多年的交情,刚刚打电话告诉自己,自己的儿子,因受伤住了医院。
  当然只是一些小伤,但是因为徐聪说话从来不注意轻重主次,加上对方的职业的原因,所以一开口的一句话就将李文泽吓了一跳。
  “让我爸爸过来!我要我爸爸!”
  一个四五岁的小孩子,看一眼打电话的徐聪,听到这一句,“我送回去也行”,就开始干打雷不下雨的装哭。
  小手在眼睛上面揉啊揉。
  “好好好,给你爸爸,给你爸爸,你爸爸一会就过来了!脏不脏啊,不要揉眼睛!”
  徐聪的脑袋有些大,这么一个小孩子,一张嘴,管他是不是真的受伤,总之是能够发出世界上最让人心情烦乱的声音。
  徐聪挂了电话,看着瞬间停止了哭泣的李天,看一眼在旁边的休息椅上坐着有些紧绷的男人,心中叹出一口气。
  这边的李文泽出了小区,才发现自己不仅是没有拿着房间的钥匙,包括自己车钥匙也成功的忘在了房间里。
  ……
  李文泽打了一个出租车到了医院,一进去,就看到了一个包扎了腿的小朋友,旁边的徐聪皱着眉毛拉着小男孩的手,至于旁边还有一个三十岁左右的男人,看到自己有些自责的站起来。
  站起来不要紧,只是这一眼,就认出这还是一个老熟人。
  李文泽的心里没有什么感情的想,这个世界倒是真小啊,这么一圈下来,自己怎么又和这个家伙遇上了。
  看一眼虽然是包扎着腿,但是拿着平板玩的开心的李天,李文泽的心中瞬间就可以用“身心通畅”四个字来形容,要是非要加上另外的一个不讲道理的词的话,那就是“苍天开眼”啊!
  心里是跌宕起伏,心中感慨千万,但是李文泽脸上不动声色,只是先凑近了看了一眼自己的儿子李天。
  “没事,就是扭伤了,没有撞到。”
  徐聪见到了李文泽就像是看到了自己的救星,立刻将自己的食指从李天的手里抽了出来。
  刚刚在医院里假哭的李天现在倒是开始忘了来的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眼睛都没有从平板上移开,叫了一声爸爸稍微意思了一下。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当时我真的没有看到这个小孩子,他忽然从路的另一边冲出来,我刹车没有来得及,就冲着小孩子去了,孩子可能是一着急,就扭到了路边的小台阶上,但是,我真的没有撞到小朋友!”
  一直坐在休息椅上的男人,穿着一件外卖的衣服,站起来,稍微有些紧张的把事情经过说了一遍。
  李文泽坐在床边,把李天的脑袋从屏幕上扒开,然后开口问道,“怎么,小天,这个……”
  李文泽看一眼男人的方向,好像是思考了一下这才说道,“这个叔叔说得是不是真的?”
  李天正在玩游戏,本来脚上已经不感到痛了,手里的平板被拿走,并且还是自己的老爸的手笔,李天心中不舍,但是也立刻就将自己要玩游戏的事情放下了,一下子扑到了李文泽的怀里,本来并不疼的脚,看到李文泽,瞬间就痛的不能忍受。
  “欸吆,欸吆,疼!”
  李天扑在李文泽的怀里,眼睛里的眼泪瞬间就要决堤。
  站在旁边的徐聪心情复杂,疾痛惨怛,未尝不呼父母,但是这小孩刚才面对自己和撞了自己的叔叔,明明还坚强的很,一点没有看出这么疼来。
  “到底怎么回事啊?”
  李文泽看自己的宝贝,不管是宝贝真疼还是假疼,反正是心里不舍得了。
  那么细的小胳膊,同理可证,这么细的小细腿,白白净净,一下子被撞了一下,这多么让人心疼啊,怎么,自己真是一个罪恶的父亲,为什么一见到那个王八蛋倒霉,自己竟然只是觉得开心了呢?忘记了自己的小可爱也受伤的事情了。
  要是自己能够知道那个王八蛋已经倒了霉,并且,自己的宝贝小天,没有受伤,那就最好了。
  “没事,腿上,就是和地面擦伤,然后扭到了脚踝,不严重,也不用住院,对方真的没有撞到小天,要不然小天这小胳膊小腿,还不得上天啊,怎么会玩个游戏玩得这么开心,就是稍微碰到,就可能会很疼,但是小天真的很坚强。”
  徐聪解释道,毕竟这个孩子是自己看着的时候出的事情,李天的伤轻一点,自己受到的良心的谴责就可以少很多的。
  “什么?就是受了一点伤?你不看看他多么大?你以为是你,身上都是老树皮啊?”
  李文泽不爽的冲着徐聪瞪着眼。
  “先生,真的对不起,但是真的,是你们家的小朋友忽然窜出来,我会负责医药费,所以,先生……”
  旁边的男人再次张嘴。
  李文泽一直控制自己的视线不投向坐在一旁的男人,但是听到对方的声音,不受控制的看了对方一眼。
  对方个子有一米八以上,大概是因为送外卖,风里来雨里去,所以身上的皮肤有些黑,上身穿了一件外卖的工作服,下面穿着的是一条黑色牛仔裤。
  “是,住院的钱什么的,都是这位先生支付的,小天仔细的检查过了,除了擦伤以外,身上什么问题都没有,刚才我说了,他可以先离开了,我们不会追究的,但是这位先生说,还是见到你,和你说声抱歉才行!”
  徐聪觉得这个外卖小哥人品不错,毕竟不但没有离开,还陪着自己把小天送来了医院,小天身上也真的没有什么大问题。
  按照李文泽的脾气,也不会和对方计较,所以看着对方刚才撞到了小天之后的窘迫的模样,徐聪心中一软,说让对方先离开去忙。
  但是对方坚持要在医院等着李文泽过来,所以徐聪对于这个男人的印象就更好了。
  本来李文泽的心思已经被李天给转移了不少,但是一说到这个男人,心中再次忍不住的躁动起来。
  就是这个男人,竟然有人说对方的为人好,竟然自己最好的的朋友,说这个人是好人?
  李文泽用审视的姿态,将男人从上到下,仔细的看了好几圈,一种汹涌的感情直接从心底涌到胸口,心里满满的,被各种的气息,各种的心情充斥。
  这个人是好人,这个人明明是一个王八蛋,就没有见过一个这么不是人的男人,今天遇上我,算是赶上他倒霉,这可终于是,有冤报冤,有仇报仇。
  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
  风水轮流转,看谁会做人。
  此一时,彼一时。
  妖/孽,贱/人自有天收。
  今天这天是终于将对方给收了。
  哈哈哈!
  李文泽的心中长叹三声,通体顺畅,看着男人,眼睛里真的是裹挟着星辰与大海。
  悠悠之情,看得别人心尖发颤,男人也是真的被李文泽看得一个激灵。
  一起激灵的不仅是对方,就连身边的徐聪,都想要把李文泽这种像是看着一只猎物,看着美食,看着金子一样的发光的眼神给全部用手机拍下来,以后让别人传颂。
  李文泽往后轻轻地后退一步,然后深吸一口气,张口,眼睛里是波光粼粼,声音带着无限的引诱之意,似笑而非笑,似开怀而又隐忍。
  “不知,可否问一下,这位兄弟,叫什么名字?”
  作者有话要说:
  欢迎所有点进来的小可爱,求收藏~
 
 
第2章 
  窦潇已经很久没有见过一个男人看着自己的时候,眼睛中带着星辰和大海了。虽然这些星辰和大海,总结起来,就是有些渗人……
  “我,我叫窦潇!”
  窦潇一弯腰,脸上讨好的笑容一下子就露了出来。人在社会上呆的久了,遭遇了各种低谷,身上的棱角已经早都被磨得不剩。
  虽然看上去孩子的父亲不像是一个会故意找自己茬的人,但是态度保持好,是自己的基本功。
  “窦潇!”
  李文泽重复了一遍这个名字,好像是调动着自己的脑细胞,几经辗转,终于恍然大悟状长叹一声,“哦,原来是窦潇啊!”
  李文泽眼睛里不仅仅是带着星辰大海,顺便捡起来万物沧桑,目光在窦潇的身上逡巡几圈,然后长叹一声,“你是窦潇啊?”
  目光中带着喜悦,带着怅然,带着可惜,带着怜悯,一圈之后,落到了都窦潇的眼睛上,“幸灾乐祸”四个大字,写在脸上,刻在心里。
  李文泽左边的嘴角轻轻的勾起,一丝笑容浅浅的露出来,然后伸出两只手,亲热的抓住了窦潇的手,“我是李文泽啊!”
  人生的一大惊喜,就是他乡遇故知,虽然现在并不是在另外一个城市,但是见到了曾经见证了自己风光的人。
  并且,好像这个人的脸上,带着兴灾乐祸的神情,窦潇心中五味杂陈。
  要是几年以前的窦潇,一定不会介意一个人对自己这样的阴阳怪气,因为以自己的身份来说,自己早就已经不会在意别人怎么看自己,因为自己拥有绝对的优势,站在较高的人,是不应该去和比自己差了一截的人计较的。
  那就有辱自己的身价和身份。
  但是,现在得自己,已经在人生的最低点,见到了昔日的……并且对方显然比自己强了很多,起码看起来,生活富足,自己不能表现的太过于热情!
  是的,对方表现的明显是一种看好戏的姿态,自己不仅是不用热情,更不能计较。
  现在自己除了挣钱,少惹是非之外,任何事情,都是无所谓的和不值得关注。
  窦潇将起伏的心绪全部都掩埋下去,尴尬的笑了一声。
  眼前的脸虽然依旧带着过去的痕迹,但是只是和自己最初见到的李文泽有些像,和后来画着浓妆的李文泽,简直是差了十万八千里。
  “那,你相信我没有撞到你……”窦潇看一眼李文泽,想起当年对方的性向,实在是对于对方冒出来的这个这么大的儿子有些,有些感慨。
  大概是真的年纪大了,觉得有个儿子好像不错,只不过自己以后估计都没有机会了。
  “你儿子的住院费我会负责的,要是没有事情的话,我就先回去了!”
  窦潇看一眼时间,已经到了下班的时候,自己的弟弟现在应该已经在学校里等着自己回去接了。
  虽然自己不去弟弟也会有老师看着,但是自己弟弟窦帅的老师,对于自己好像已经有了不小的意见,所以自己最好还是赶紧去学校,不给那些老师添什么麻烦。
  “我当然相信你了!”
  李文泽两只手抓住了窦潇的手,眼睛里闪烁着星星说,“你什么为人,我们这样的关系,我心里还能不清楚吗?要是别人的话,早都走了,你都没有撞到,顶多就是吓倒了我儿子,还在医院里等我过来,我……”
  李文泽抿着嘴巴,眼睛里带着感动,不知道怎么把心里的感动说清楚,张开口,“我觉得就连医药费,都不应该让你付,毕竟是我的儿子的过失,我了解你,你也了解我,我也不是那种得理不饶人的人,而且今天这个孩子就是活该,过马路不小心,浪费了你那么一大天的时间,所以,所以……”
  窦潇看着李文泽,猜李文泽是说要把药费退给自己的事情。
  当时自己送李天来了医院,自己的心里可是已经在滴血了呢,这个徐聪,给李天做得检查特别的全,在自己看来就是简单的擦伤和扭伤,但是徐聪还特意的拍了片子,用的药品什么的都是最好的。
  就是这一小遭下来,自己1000多块钱的工资已经花出去了,加上今天自己没有准时送餐,自己这份工作应该也已经保不住了。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