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完结短篇]瘾[都市情缘]——双低菜籽油

时间:2020-02-14 14:56:04  作者:双低菜籽油

 

 
 
文案:
     若似月轮终皎洁,不辞冰雪为卿热。
 
主动撩人小奶狗时恒(不辞)x成熟寡言大冰山秦知(月轮)
 
Tips:
1.暗恋梗,短篇,正文1.4w已完结。两篇番外,【秦知番外】为知乎体。
2.男主是电竞选手,游戏王者荣耀,其余皆为虚构,没有原型勿上升三次元。
3.涉及到游戏的篇幅很短,完全不懂也能看。
 
 
 
  ☆、上
 
  暮色初上,秦知和队友们正在体育中心的楼梯间里吞云吐雾。
  现在都讲究文明吸烟,二楼休息室旁的楼梯间就成了他们心照不宣、常来的地方。
  抽烟这个习惯他早就有了。
  高中毕业后,秦知就离开家乡来H市追逐职业梦想了。早些年的职业比赛不成熟,什么人都有,他也算是从小就在社会上混,会抽烟并不奇怪。
  再加上赛程紧张、比赛压力大,这也是一种解压方式。赛前来一根,整个人都会清醒冷静许多。
  “老秦你看,”队里的边路、也是他的好友梁齐,突然说道,“那是……WIN他们来了。”
  闻言,他透过玻璃朝楼下看去,身着白底金色logo队服的队员们陆续从车上下来,是他们今天的对手——WIN没错了。
  “啧,他们家打野,那个叫不辞的,是真的强!”中单小雨感叹道,似乎是回忆起了训练赛中被不辞切到不能自理的感觉。
  不仅是训练赛,春季赛开赛三周以来,WIN未尝一败,被很多人看好是本赛季夺冠热门。
  作为队伍的核心打野不辞,甚至还有了“最强新秀”的称号,论坛里拿他与秦知比较的帖子更是不在少数。
  秦知的视线移向队伍最后方的那个高挑挺拔的身影。
  只见那人将手上的队服外套抖落了一下,背后印的暗金字样正是“不辞”。
  他边走边慢悠悠地将外套穿上,忽然将目光瞥向了二楼的那扇小窗。
  秦知深吸一口手中的香烟,那一点星星火光,在被暮色笼罩的昏暗楼道内更加明显。
  烟雾缭绕着他的俊朗的侧脸,看不出面上的情绪。
  楼下那人忽然笑了。
  “靠,他看见我们了?”小雨有些摸不着头脑。
  “这么黑,咋可能看见。”梁齐淡定地说。
  “也对,他又不是千里眼。”
  “那他笑什么?”
  “可能是……他想起了高兴的事?”
  ……
  没理会队友们七嘴八舌的议论,秦知掐灭烟头,径直朝门外走去。
  这个大名鼎鼎的不辞,有点意思。
  他不知道也不关心那人究竟看见他们没,至于那抹意味不明的笑,看他在赛场上击杀他的时候他还能不能笑得出来。
  新秀打野不辞与最佳打野月轮会产生什么样的碰撞?今晚这一战,拭目以待。
  时恒无法知晓他的一个微笑就被解读出了如此多的含义,他只是忽然想起曾经在论坛上看到的一张照片,正在吞云吐雾的秦知被粉丝偷拍到的照片。
  论坛里对这张照片褒贬不一,有人说他“A爆了”,可却还有人发帖讨论抽烟的男生是否让人反感。
  他想,如果那人知道了,以他冷漠的性格大约又会和选秀大会上一样,板着脸说:“打职业是靠自己的技术吃饭,不需要被别人的看法左右,记住你是为什么来这里就够了。”
  而时恒今天来这里的目的,或者说他打职业的原因,就是楼梯间吞云吐雾的那个人——秦知。
  也是KING的明星选手,打野指挥、核心人物,ID月轮。
  “不辞,不辞?”
  “嗯。”时恒听到队友林溪喊他,这才回过神。
  走在前面的林溪见他渐渐被落在了后面,于是折返回来,扯了扯他的衣袖,“咱们还没热手,你还要上赛前采访呢。”
  他点点头,“我知道了。”
  那个人固然重要,可比赛也绝对重要。
  只有站在了和他一样的高度,他的喜欢才有资格。
  KING无疑是一块难啃的硬骨头。
  历届以来最差成绩是六强,秦知更是连续六届提名年度最佳打野,连续三届拿到年度MVP。
  边路齐神、中单小雨也都是大赛经验丰富的老选手,实力不容小觑。
  可惜总是差那么一点,每每都进入不了总决赛,更有“季后赛软脚虾”之称。
  秦知的职业生涯,辉煌的个人荣誉、出圈的名场面、招牌的英雄,他都有,仅仅就差一个冠军。
  冠军的奖杯对每个职业选手来说都是毕生梦想,对秦知自然也不例外。
  很快就到了比赛直播开始的时间,双方队员依次上场,时恒的对位正好是同位置的秦知。
  作为初入职业比赛的新人,时恒渐渐适应了被好几台高清摄像机全方位盯着打游戏,可还没试过和心心念念的人在线下面对着面打比赛。
  就连第一次上场都没紧张过的时恒,忽然感觉手抖得厉害。
  上台准备BP的教练察觉到了他的异常,拍了拍他的肩问道,“不辞你怎么了?”
  被教练点名的时恒顿时浑身僵直,说话居然也有些结巴了,“教练,呃,我,我没事……”
  多亏了贴心的林溪在一边替他解围,“不辞是有点冷吧,今天降温了。”说完还从口袋里掏出一个暖宝宝,放入时恒的手心。
  握住那枚还带着林溪体温的暖宝宝,他突然觉得心中一暖,好像手抖得也没那么厉害了。
  “嗯,对,就是有点冷,我没事的教练。”
  “那就好。”教练点点头,专心看BP册子去了。
  时恒侧过脸去,只见林溪用口型安抚他他道:“别紧张,有我在。”
  他就知道,最了解他心思的林溪一定能看出他的紧张。
  时恒与林溪,早在次级联赛之时就是一个队的队友,后来他们队伍成绩不佳,俱乐部就解散了。
  两人并没有就此放弃职业梦想,又一同去参加了选秀大会,最后有幸被WIN看中,成为了这个赛季炙手可热的新秀打野与新秀中单。
  并肩作战久了,自然也就成为了最要好的朋友。况且,林溪仗义又细心。
  手中的暖宝宝愈发得暖了,他也用口型回道,“加油。”
  第一局,不辞拿出野核百里玄策,最后一波团战钩子精准命中月轮的云中君,率先吃下一分;KING不甘落后,月轮狄仁杰爆炸输出,扳回一局;第三局WIN拿出裴擒虎、和林溪最擅长的貂蝉体系,率先拿到赛点;第四局月轮终于拿到自己的招牌、国服马可波罗,将比分追平,进入决胜局。
  四局比赛都打到了三十分钟以上,有来有回,焦灼却很精彩。
  台下的粉丝与屏幕前的观众都看得是热血沸腾,欢呼不止。
  终于到了决胜局,由于全局BP的缘故,能拿的强势英雄所剩不多,先ban先选的蓝色方KING自然占据了主动权。
  “不辞,这把用什么?野核还是射手?”教练征询时恒的意见。
  他盯着蓝色方的BP界面,陷入沉思。版本强势射手都被ban了,King对他可真是做足了针对。
  但是,他们绝对想不到他还有个“大杀器”。
  “教练,ban哪吒和武则天,让他们以为我们要选兰陵王,肯定就会拿百里守约。然后我们再抢盾山和肉坦边,最后一楼……”他顿了顿,“出‘秘密武器’。” 
  “好,打一个出其不意,就这么办。”教练立刻领会了他的意思。
  果然如他所料,秦知在第三楼就掏出了百里守约。
  看着百里守约头像锁定的那一刻,时恒勾起嘴角,上钩了。
  就在众人都以为WIN要选兰陵王打野的时候,却忽然在五楼秒锁了……
  “后羿?!”
  “我没看错吧?WIN在第五楼临时变阵,选了后羿?”
  全场一片哗然。
  解说们也突然激动起来:“时隔689天后羿再次登上KPL的舞台,上次使用者是……King.月轮!”
  “不辞在决胜局掏出了月轮曾经最拿手的后羿,火.药味非常浓啊!”
  “是啊,而且我们都知道百里守约后期疲软,打肉很费劲,选手个人手感非常影响输出。如果不是一技能可以照出兰陵王的视野,其实选出它的意义也不大。”
  “对,后羿就不一样了,环境好了输出可以达到爆炸的效果,这也是WIN为什么选了两个坦克。反观King这边,普遍手短,团战很可能都摸不到后羿。”
  “WIN这招临时换阵很聪明啊!”
  ……
  说得好听点是WIN“临时换阵”,可明眼人都知道King就是被套路了。
  秦知看向对面专心盯着手机屏幕的那人,啧,这个不辞还真有点难搞。
  将视线收回,一到线上就先狙了后羿两枪出出气。
  后羿这套体系WIN早在训练中就练习过次,做足了准备,时恒更是练成了国服后羿。
  然而,后羿前期对线百里守约还是有天然劣势,他被月轮狙得还是有些难受。好在队友给力,给他脱了足够的时间发育,中后期才慢慢将劣势扳回一些。
  最终由于阵容在大后期的优势,WIN鏖战三十五分钟终于取得了今日比赛的胜利。
  下了比赛,秦知又独自一人去了楼梯间,点着一根香烟慢慢抽着。
  输了比赛说没有情绪是假的,好在现阶段还不是淘汰赛,以后再赢回来就好了。
  夜幕早已落下,没了声控灯照亮的楼梯间漆黑一片。
  秦知也没再将灯唤亮,享受着和自己独处的静谧,脑海里复盘起今天的比赛。
  进野、抢龙、压塔、团战……都绕不开那个人细节的操作。
  秦知轻叹一口气,后生可畏啊。
  “吱呀——”
  防火门忽然被人推开,声控灯也随之再次亮起。
  秦知瞥过去,来人居然正是那……不辞。
  那人上了几步楼梯走至他旁边,也没同他打招呼问候,而是直接问:“有烟吗?”
  “……”
  秦知有点想拒绝他,绝不是因为今天被他暴打了才不想给,绝对不是。
  转而一想大家都是打比赛的选手,最终还是抹不开面,给了。
  “谢了。”那人接过,又问,“有火吗?”
  没烟没火还抽什么啊。
  心里这么想的秦知可却还是掏出了梁齐送给他的二十二岁生日礼物,限量版的Zippo打火机。
  没想到那人这次并未接过,而是将烟叼在嘴里凑近秦知,用眼神示意他帮忙点。
  得寸进尺???
  秦知忍住想骂他的冲动,看在他是新人的份上,他这个前辈就不跟他一般见识了,不就是点根烟吗。
  他也靠近了些,将打火机打着。
  秦知盯着他的侧脸,啧,仔细看看这人长得还挺好看的,怕是圈了不少颜值粉女友粉吧……
  “咳咳咳——”没想到烟刚点着他就忽然剧烈地咳嗽起来。 
  “……”
  时恒第一次抽烟就被呛了个泪流满面,还不忘为自己挽尊,“这烟,有点烈,咳咳。我以前抽的不是这样的……”
  他想过了,秦知一般就喜欢做打游戏和抽烟两件事。游戏方面他已经成功“打入内部”,要是连平时的爱好都能和他相同那就更好了。
  可惜时恒从小家教严,考试作弊都没有过,更别说碰烟这个东西。他长这么大做过最叛逆的事应该就是不顾父母反对来打了职业吧。
  所以他让秦知帮忙点烟,也纯属是因为他不会用那打火机,又不想显露自己对抽烟其实一窍不通。
  说谎难,圆谎更难。
  秦知睨了他一眼,没说话。
  正好手中的香烟也抽完了,于是灭了烟头,转身离开。
  这么快就要走了?
  “唔……”时恒犹豫了一下,还是没开口。
  真是一次失败的搭讪。
  不过,他早知道秦知喜欢在楼梯间抽烟,今天也算迈出了第一步,以后常来,总有一天能跟他混熟。
  想到这时恒又吸了一口那烟,又抑制不住地咳嗽起来。
  看来抽烟这件事也得多加练习啊……
  回到俱乐部,时恒上小卖部买了一包烟,没事就偷偷在卫生间里“训练”。
  还没练上几次就被林溪发现了,“不辞,你最近怎么身上总有股烟味儿啊?”
  他突然觉得太细心也不是什么好事……
  急忙否认,“你闻错了,闻错了。”
  都是成年人,其实吸烟也不是什么大事,可时恒就是心虚。
  他清楚的知道自己对那人的感情是不被世俗所接受的,若是有一丝一毫不好的传言,都有可能令他身陷舆论风波。
  秦知的梦想是能够站在最高的顶峰捧起银龙杯,他不想他冒哪怕一丁点的风险。
  所以,时恒心中所有有关秦知的一切,都是见不得光的。
  他从不敢奢望得到什么,像现在这样能和他相识就已经很满足很满足了。
作者有话要说:  已完结短篇,会出秦知番外和林溪番外,求收藏评论鼓励~
推荐基友的古耽小甜饼~ 《山河念远》
 
  ☆、中
 
  自从那次在楼梯间一起抽了烟,时恒得空了便会经常去体育中心晃悠,和那人再次“偶遇”。
  来回几次,他的水平已经练到可以面不改色抽完一整支烟了,并且也学会了怎么用打火机。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