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穿进我与前男友的同人文[娱乐圈]——木子萌

时间:2020-02-13 17:24:32  作者:木子萌
  紧接着大骂道:“你这个小兔崽子居然暗算我!我真没想到你人小但心黑啊!”
  许成风只是微微皱了下眉头,陶景身后的保镖却护主心切,毫不犹豫地给了陶景一脚,凶狠喝道:“老实点!”
  那一下踹在陶景腰间,其实保镖不过是虚张声势,知道是少爷的人,他也不敢使蛮力,但陶景还是配合地尖叫了一声。
  这一脚和这一声尖叫,顿时让许成风出戏了,什么穿书、什么系统、什么真真假假……此刻都被他抛之脑后,他眼里心里只有陶景,陶景被按在地上还被踹了一脚,这让他怎么忍?!他们就算吵架分手闹得不可开交,他也从来没有动过陶景一个手指头!
  他骂了一声:“你他妈……”说着俯身就去扶陶景,正要问“你没事吧?”
  系统在他脑子里警铃大作:“OOC预警!OOC预警!”
  许成风动作僵住,那一刻,他真想对着系统大骂一声“去你妈的,老子不伺候了!”,然后爱怎么样就怎么样吧。
  但是陶景幽幽地看了他一眼,那眼神分明在说:稳住,我们能行。
  许成风深吸一口气,重新站起身,但那口恶气没处撒,他转身给了那个打人的保镖一脚,骂道:“你他妈把他打坏了,我还怎么玩儿?!”
  保镖呲牙咧嘴,连连点头:“对不起,三少,我刚才也是看他不老实,居然还敢……”
  “少废话!”许成风咬牙切齿地说,“把他绑起来,送我房间去。”说完他就往门口走去。
  陶景在身后撕心裂肺喊道:“放开我!许成风,你无耻!”
  许成风转回头,他这会儿已经冷静下来,重新进入状态了,他露出一个邪魅而又略带苦涩的笑,凉幽幽地说:“我就不明白,你平时放浪形骸,到处留情,都不知道被多少男人睡过了……还在我这里装什么贞洁清纯?耍我有意思吗?对我欲擒故纵好玩儿吗?”
  “我没有……”陶景已经没有力气了,他眼前一阵阵发黑,全身都在发抖,他望着许成风的目光中已经没剩下多少怒火,而是溢满了凄楚,他缓缓地摇了摇头,“我真的没有……我拒绝你,是因为……是因为……”是因为我知道你是真心,而我配不上你的感情。
  陶景头一歪,晕过去了。
  陶景演技了得,以假乱真,他的身体反应太真实了,愤怒和痛苦都及其强烈。许成风关心则乱,他一时不知道陶景是真晕了还是演的,他不由自主地走了回来,俯身想要仔细看看陶景。
  保镖疑惑道:“三少?”
  “啊,”许成风敷衍道,“他不会有什么事吧?他要是死过去,一点反应都没有,那可就不好玩儿了。”
  保镖道:“您放心。那药绝对没问题。”
  就在这时,陶景飞快地冲许成风眨了一下眼睛,动了动嘴,无声道:“没事。”
  许成风:“……”没事就好,没事他就放心了。
  作者有话要说:  风崽:媳妇儿的演技令人害怕 QAQ
  感谢 星黯无痕扔了1个地雷
  谢谢支持,晚安啦~
 
 
第12章 黑化总裁爱上我(12)
  也不是完全没事,为了还原重要情节,陶景喝的酒里确实是加了料的。
  许成风在把那杯酒递给他的时候,“不小心”洒了一半,所以现在他喝的药的剂量,比原文少多了。
  这是他和许成风商量好的,比起任务失败,换世界重新开始,陶景宁愿给自己喂点春-药,能早点回到现实世界是最重要的。
  就算药劲上来,他去洗个冷水澡,再自己解决一下不就行了?谁还没有右手小伙伴啊。
  但陶景本来就喝了不少酒,再加上药物影响,他被保镖送到许成风房间的时候,还是几乎失去了意识。
  这个KTV本来就是许家的产业,楼下是娱乐场所,楼上有很多客房。
  当陶景在客房里醒来,许成风两只手和两个膝盖撑在床上,整个人像一只扑食野兽似的,趴在陶景身上,他们的胸膛之间大概隔着一拳远的距离。
  陶景本来迷迷糊糊,但一睁眼看见许成风近在咫尺的脸,他一下就惊醒了。
  “你干什么呢?”陶景怒道。他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身上,衣服还都是完好的。
  “别误会!”许成风也被他吓了一跳,忙指了指床角,“我只是想给你盖被子。”
  不知怎么,一团凌乱的被子堆在大床另一角,许成风是想跨过陶景的身体,去给他够被子。
  陶景深吸了一口气:“地上那么大地方你不走,非得从床上跨过去?”
  许成风小声嘟囔道:“抄个近道啊。”
  陶景没好气:“节约了多少时间?”
  许成风不敢说,别说节约时间,他光以那个费力的姿势,撑在陶景身上盯着他看,就看了好几分钟。
  许成风终于跨过陶景,把被子扯过来给他盖在身上,然后翻身而起,坐在了床边。
  他扭头看着陶景:“我在你心里就这么不三不四,我是那种会乘人之危的人吗?”
  陶景没说话,在这方面,许成风倒一直是光明磊落,当年他们开始谈恋爱,一起出去玩儿,许成风是跟他再三确认,才订了一间房,睡在一张床上的,情绪到了,该发生的自然发生,许成风还毛手毛脚,比他这个被睡的还要紧张。
  陶景记得,当时都箭在弦上了,许成风还捧着他的脸,特纯情地问他:“学长,我可以吗?”
  陶景把他拉向自己,以一个热烈主动的吻,给出了回答……
  许成风深感委屈,又继续说:“你是了解我的,我跟书里这个许成风可不一样,我才没他这么下作,人家不答应就下-药强迫,什么人呐……”
  听到这话,陶景把初-夜的回忆丢在一边,冷淡道:“你确实没给我下过药,但你敢说从没威胁过我,强迫过我?”
  “谁让你非要跟我分手……”许成风瞥见陶景冷锐的目光,话音便越来越低,他转而望着天花板,一双大眼睛转来转去,心虚道,“过去的事咱们能先不提吗?等有了合适的机会,我再给你好好道歉,一定补偿你。”
  陶景不说话了,他本来也没想提,他也不需要许成风的道歉,他道的歉还少吗?
  他们两个,一个坐着,一个躺着,沉默了好一会儿。
  陶景觉得头晕脑胀,他想睡一会儿,可刚一闭上眼睛,一种奇怪的感觉就开始在全身蔓延,像是有火在烤他,又像是无数羽毛在他身体内外反复撩拨着,他又难受又空虚,急需什么东西来抚慰、填充他。
  陶景伸出软绵绵的手臂,无力地推了许成风一下:“我好像发烧了。”
  许成风急忙俯下身,看着他通红的脸,探了探他的额头:“是有点烫。药劲上来了?”
  “你先喝点水。”许成风转身就去拿早已准备好的温水,凑到陶景嘴边。
  可陶景摇了摇头,然后努力把虚软无力的身体归拢成型,咬着牙坐了起来:“我去洗手间……”他挣扎着下床,但脚刚一沾地,他就一阵天旋地转,险些晕过去。
  许成风弯腰把他横抱了起来:“我送你去。”
  陶景实在一点力气也没有,顺势把头靠在许成风结实的胸肌上,男孩儿身上熟悉的气息让他更加心烦意乱。
  到了浴室,陶景挣扎着下了地,背对着许成风,开始脱衣服:“你先出去吧……”
  “你自己行吗?”许成风靠着盥洗台,一脸不放心。
  “可以,没事。”陶景打开花洒,冷水哗的冒了出来,他一边躲着水,一边用手沾了点水往许成风身上撩,“快走吧。”
  许成风也不怕湿了衣服,一步跨过来把水温调高了点:“不能用冷水,稍微热一点!”说完他不太情愿地走了,“那我就在门口,你有事叫我。”
  陶景见他出去关上了门,紧绷的全身才放松下来,他脱了贴身衣物,站在花洒下,一边洗澡,一边解决“大”问题。
  可不知是不是药物影响,他感觉很强烈,但不管怎么弄,总是达不到宣泄的那个点。
  就像是爬山,反复到了临近峰顶的那个地方,可就是差一步,再也上不去了。
  那种感觉,又累,又沮丧,又空虚,陶景整个人都不好了,他咬着牙努力,觉得自己皮都快掉一层了,可还是颗粒无收。
  这种时候要是有点刺激就好了,这个念头一动,陶景脑子里开始控制不住地幻想他和许成风的云-雨场面。
  他理智上不想回忆那些片段,但也没办法,他所有的经验都是和许成风一起完成的。
  各种名场面都想了,可居然还是不行,本来水温就不热,他这会儿已经冻得发抖,感觉再这么折腾,就要晕过去了。
  陶景郁闷地想,难道他要为了这种事被送去医院吗?丢脸就不说了,他可能根本没机会去医院,一出这个房间,系统肯定就判他们崩剧情了。
  “许成风,你进来一下!”陶景一咬牙一狠心,冲外面喊道。别出意外完成任务是正事,现在不是矫情纠结的时候。
  许成风就在门口守着,听见陶景的叫声,他光速冲进浴室:“学长,怎么了?!”
  陶景裹了条浴巾松松垮垮地挡住自己,喘了口气,对他道:“脱-衣服。”他说这话的时候,是直视着许成风的,大概不想表现出羞恼和无奈,但他的脸明显又红了一个色号。
  “啊?”许成风愣了下,一时不知该哭还是该笑。学长这什么意思?邀请他打pao?自己搞不定让他帮忙?把他当成那副救命的解药?
  那这个忙他到底帮不帮呢?他发自内心地想帮忙,但又觉得有哪里不对,而且万一陶景完事了,反悔了生气了可怎么办……
  他正胡思乱想,陶景又说:“快点,不用都脱……”
  许成风:“……”看来他乱七八糟的想法是多余的。
  等许成风按照陶景的指示,脱得只剩一条平角裤,陶景又说:“麻烦你摆几个造型。”
  许成风:“……”这是要把他当人体luo模用?
  许成风用舌头舔了下牙尖,露出一个坏坏的笑,他望向陶景,陶景微微垂着眉眼,耳朵尖红红的。
  他了解陶景,陶景很少会表现出害羞无措,而耳朵变红绝对是一个敏感的信号。以前他每次看见陶景耳朵变红,就会加倍地欺负他。
  摆造型还不是说来就来,许成风也是混过时尚圈的,当即就来了几个极有表现力的Pose,微抬下巴不苟言笑冷漠性-感风,靠在墙上肩膀前倾装颓废,还背对着陶景举起手臂,展示了一下自己背部美好的线条,然后又摆了几个健美的姿势,全身的肌肉都调动起来,一五一十地献出来给陶景欣赏。
  他四肢修长,宽肩窄腰,不管做什么动作,身体都呈现着力量和美感。
  别的不说,陶景一个天生gay,对许成风的身体,一向是及其满意的。
  他们以前是如胶似漆的情侣,这样相对并不觉得尴尬,以前两个人也经常一起健身、跳舞,互相对着做一些骚气十足的动作,玩着玩着就玩到浴室去了,再闹着闹着就闹到床上去了。
  陶景眯着眼睛,看着许成风做骚包动作,身体越来越兴奋了。
  “你转过去,”陶景说,“你还记得那个扭啊扭的舞吗?跳一段呗。”
  “好嘞。”许成风大大方方地打开手机放了一段音乐,随着音乐跳起了热舞,他背对着陶景,扶着毛巾架子,像一条水蛇似的,扭腰顶-胯伸腿,那柔韧性和力量感都快赶上体操运动员或者顶级idol了。
  陶景也没闲着,就着这段熟悉的音乐,他想起以前许成风和他一起跳这段舞之后发生的那些事,然后……就把难题解决了,最后关头他轻喘了一声,被音乐完美地遮盖了过去。
  许成风跳完了舞,回头看了陶景一眼,以他对陶景的了解,他现在那副暧昧慵懒的表情就是事后满足的证明,他微不可察地笑了下:“咳……我能出去了吗?”
  “嗯……”陶景含糊地应了一声,没再看他。
  等陶景洗完澡,许成风已经很自觉地在地上铺了被褥躺下了,他支着手肘,看着刚出浴的陶景,邪气地一笑:“学长,我刚才这个活体男-优在线表演,您还满意吗?”
  摆脱了欲望的驱使,陶景已经恢复了淡然冷静,他看了许成风一眼:“还行,谢了。”他说着,轻松地爬上床,关了床头灯。
  黑暗之中,许成风翻了个身,他看着床上陶景的轮廓,也不知为什么,心情特别轻松愉快。
  好像刚才他和陶景在浴室里,那段私密的、默契的相处,给他的身体里充进了无限的能量。
  他想:看来我对学长依然很有吸引力,不用真刀真枪就能让他爽到,我还是很厉害的吧。
  许成风沉浸在自我陶醉里,陶景忽然敲了敲床板:“许成风,你上床来睡吧。”
  “啊?”许成风没反应过来。
  “地上硬,”陶景又说,“你不管在哪个世界,都是大少爷,我可不敢让你睡地板。”
  “哦。”许成风爬上了床,乖乖睡在大床另一边,他想,陶景就是刀子嘴豆腐心。
  ……
  第二天一早,陶景醒过来,就看见许成风盘着腿坐在他身边,一手撑着下巴,一手拿着支口红,正专注地看着他。
  “你又发什么神经?”陶景被光线刺得眯起眼睛,不耐烦地看着许成风,“我一睁眼总是能看见你一张大脸,很吓人的好吧?”
  许成风轻轻一笑,把口红涂在手指上,然后冲着陶景的脖子伸了过来:“一会儿出门可不能露破绽,经过昨晚激烈的一夜,我现在要给你种点小草莓。”
  作者有话要说:  风崽:老铁们,您看我这段性-感-男-优在线热舞怎么样?喜欢的别忘了双击666,飞机游艇刷起来~~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