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穿进我与前男友的同人文[娱乐圈]——木子萌

时间:2020-02-13 17:24:32  作者:木子萌

 本文文案:

分手的时候,陶景希望这辈子再也不要见到许成风,没想到四年之后,两个人不仅重逢,还意外穿进了以他俩为主角的同人文里。
完不成任务就回不到现实世界,陶景为了快点摆脱许成风,不得已接受了各种狗血剧情设定。
 
第一本《黑化总裁爱上我》
陶景:许总,快折磨我!
许成风:这可是你说的!
 
第二本《我与家教二三事》
陶景:小风,别^课了,来^我吧!
许成风:这可是你说的!
 
第三本《豪门娇夫带球跑》
陶景:少爷,我们生个孩子吧!
许成风:这可是你说的!
 
第四本《伪装夫夫》
陶景:我们假戏真做,别分手了,结婚吧!
许成风:这可是你说的!不许反悔!!
 
#日天日地小狼狗攻X撩天撩地大美人受#
#主线与单元故事并进#
#破镜重圆,年下#
 
 
 
 
 
第1章 黑化总裁爱上我(1)
  陶景最红的时候,是和许家大少许成风在一起的那两年,后来他们分了手,分得既不和平也不体面,那时候陶景想,他和许大少从情人变仇人,他的娱乐圈生涯怕是要从此断送了,不过出乎意料的,许成风并没有仗势报复他,而只是愤愤然地出了国,一走就是四年。
  虽然许成风没有刻意打压,但以前那些唾手可得的资源还是随着他们的分手而逐渐消失不见,没了许成风这只小老虎崽子,陶景就算是只千年的狐狸,在娱乐圈这片原始丛林里赤手空拳地打拼,拼尽全力也就是个不温不火的样子。
  陶景28岁,爆红是没什么指望,偶像剧也演不了几年了,要想在圈子里长长久久地混下去,转型成为实力派演员势在必行。
  所以他冒着风险接了部新锐导演的文艺爱情片,剧本他很喜欢,是个边缘题材,导演又极具个人风格……如果幸运的话,片子撸个大奖,口碑爆棚,他一战成名,但如果运气不佳,费尽心血的作品很可能颗粒无收,或者干脆像现在这样——
  片子拍都拍不下去了,投资商撤资,另一个男主跳票,剧组处于半停工状态,导演制片演员全都一筹莫展。
  陶景本来有心自己投点钱,但赶巧他刚买了房子,手头也不宽裕,目前唯一能做的也就是帮着剧组到处拉拉投资。
  今晚他要去的就是一个投资商的饭局,经纪人很兴奋地告诉他:“这位金主爸爸自称是你的粉丝,投资意愿非常强烈,饭局上你好歹顺着他的心意聊一聊,这事十有八-九就成了。”
  陶景问投资人是谁,经纪人含糊地报了个公司的名字,这公司陶景完全没听说过,不过困难时期有奶就是娘,给钱的都是祖宗,管他是谁呢。
  陶景收拾妥当,正准备出门,他最后看了一眼镜子,轻提唇角,露出一个颠倒众生的微笑。
  混圈这么多年,即便别的学不会,假笑的本领绝对可圈可点。
  这天下大雨,陶景提前很早就出门,到地方时,离约定的时间还有一刻钟。
  保姆车直接停在酒店门廊下,陶景下了车,外边大雨瓢泼,还不到7点已经黑得像是深更半夜,陶景周身却纤尘不染,在凄迷雨夜的背景中款款走来,仿佛自带圣洁清新的柔光特效似的。
  他刚进了酒店大门,就看见经纪人刘庆正站在楼梯口张望,刘庆看见了他,红扑扑的圆脸上闪过一丝微妙的紧张,他进退两难地踌躇了几秒钟,才下了很大决心似的,朝陶景走过来。
  “庆哥,”陶景迎上去,“怎么了?”
  “没……没什么,”刘庆虽说胖了点,但走路的姿势十分摇曳,他弱柳扶风似的走到陶景面前,一把抓住了他的胳膊,“快点吧,金主爸爸已经到了!”
  “这么早?”陶景有些诧异,这种饭局,资方大佬不迟到几十分钟已经算是给面子了,哪见过提前到眼巴巴等别人的?
  “到底是什么人啊?”陶景加快脚步,边走边问,“你见到人了?什么背景?怎么看上咱们这项目的?”
  刘庆支支吾吾地转移了话题:“制片、导演也都到了,就差你一个人了……”
  说话间已经到了二楼餐厅外,陶景见刘庆这反常的表现,心里充满了疑问,他在门口停住脚步,脸色冷肃下来:“到底是谁?”
  刘庆低声嘟囔了一句:“小陶,我这也是为了你,为了咱这个戏好……”
  陶景没听清,正要再问,刘庆却突然打开了房门,抓住他胳膊的手一使劲,不由分说把他推进了门。
  包间里的说笑声停了,所有人都看着刚刚进门的陶景,刘庆趁着这个空档,臊眉耷眼地回到了他的座位上。
  陶景低头整了整衣服,已经进来了,先应付着吧,他换上那副无懈可击的微笑,抬起头来,正对上一双直勾勾盯着他的眼睛。
  “学长,好久不见。”主位上坐着的正是许成风,四年未见,他第一句话是这样说的。
  比起四年前,24岁的许成风褪去了脸上那层薄薄的婴儿肥,面孔轮廓更加硬朗锋利,周身的气质也好似比以前成熟稳重了,但骨子里散发出的桀骜霸道却是一点没变,没变的还有他的目光——他望向陶景的目光直白专注,充满了好奇、渴望和占有,几乎给人一种很深情的错觉。
  这样熟悉的目光让陶景有一种不祥的预感,他的笑容僵在脸上,心脏痉挛似的抽了抽,他下意识避开了许成风的注视,冷锐的目光停在刘庆身上。
  六年前的夏天,他是表演系的学生,许成风是刚考进电影学院的准新生,两人合作了一部漫改青春剧,随着剧集热播,“风景CP”大火,他们两个人也因戏生情,拍完戏不久就在一起了。当时他们的关系没有公开,但圈内还是有不少人知道的,退一步说,就算在座的别人不了解内情,刘庆对于他们两人的前尘往事知道得清清楚楚,明知他们俩已经到了死生不复相见的地步了,还攒出个饭局来,这不是恶心人吗?
  陶景很生气。
  刘庆一双小眯眯眼可怜巴巴望着他,小模样委屈得不行,凭着多年默契,陶景知道他那眼神的意思:许大少要见你,我能拦得住吗?再说人家今天是来投资的,我为什么要拦?在座吃饭的都是咱自己人,他姓许的还能吃了你?
  陶景深吸了一口气,心想回去再跟你算账。
  制片站起身,热情道:“原来许总和陶景认识啊,那就不用介绍了,快,小陶快入座吧。”他指了指许成风身旁的空位。
  陶景冲制片点了点头,又淡淡地扫了许成风一眼,许成风还在盯着他看,目光里似乎烧着两团暗火,他一只手放在桌面上,手指无意识地摩挲着红酒杯的外壁。
  “我突然觉得不太舒服,就先回去了,”陶景直视着许成风,不咸不淡地说,“在座的都是剧组的核心成员,相信许总有什么疑问都能得到解答,我就不陪了,您多包涵。”
  他说完,不等别人反应,转身就走,他余光看见刘庆起身要追出来,于是加快了脚步,几乎是跑着下了楼,一边跑一边给司机打电话。
  司机很快把车开了过来,陶景头也不回,上了车重重关上车门:“快点走吧,回家!”
  司机却直直地看着车前方,为难道:“小陶,咱们好像走不了了。”
  陶景顺着他的视线往前看,见漫天雨幕之中,一个高大的黑影挡在车前,来回晃动的雨刷和哗啦啦的雨水使他面目模糊,但陶景还是一眼就认出他了,追上来的不是刘庆,而是许成风。
  许成风没撑伞,大雨很快淋湿了他的衣服,湿透的衬衣紧贴在他结实的胸膛上,在车灯的照耀下,他十足有料的身材凸现出来,他充满压迫感地俯下身,一手按在车前盖上,眯着眼睛,扯着一边嘴角,笑了笑。
  一副天地之大都容不下他的模样,在暗夜、大雨、闪电、狂风的背景映衬下,简直像个从暗黑漫画里穿越来的病娇少年邪恶小魔星。
  死孩子发什么神经?!
  陶景气不打一处来,对司机道:“问问他要干什么?!”饭局他还能跑出来,对方淋着大雨肉体挡车,这他总不能从人家身上碾过去吧?
  司机是公司里老人了,当然认得许成风,闻言赶紧摇下了车窗,大声道:“许先生,小陶问你要干什么?”
  许成风抹了一把脸上的水,理所当然地说:“老张,我车坏了,让我搭个车吧,反正顺路。”
  司机老张转头,为难地看着陶景。
  大雨如注,噼里啪啦砸在车身上,像是一阵刺耳的魔琴乱弹,但许成风的声音更像是魔音穿耳,让许成风听了就头疼:“让他滚,不顺路。”
  司机又转回了头,无奈地说:“小陶让你走,他说不顺路。”
  许成风嘿嘿笑了两声:“怎么不顺路?学长不是刚搬进风华里的新房吗?我正好也在那里买了一套房,都是邻居捎我一程不过分吧?学长这么点忙都不愿意帮?”他这会儿扒着司机那边的车窗,探头进来看着陶景,拖长了声音说,“还是说——学长怕我,不敢让我上车?”
  这时排在后面的车早已等得不耐烦,喇叭声此起彼伏,混着风雨声乱糟糟一团,陶景心里一阵烦躁,今天不让这小祖宗上车这事怕是没完没了,他冷着脸对司机道:“让他上来。”
  电动车门打开,许成风一跃上了车,随手抽了几张纸巾在满是水的头脸上抹了几把,原本整洁干燥的车厢里溅落了不少水珠,同时灌进来的还有许成风身上火热阳刚的荷尔蒙气息,他身上的味道随水汽蒸腾,迅速充满了狭小的空间——有点不经意的性-感。
  但陶景不为所动,只是在水珠溅过来的时候稍稍躲了一下,连表情都没有任何变化。
  许成风放轻了动作,擦完脸,转向他:“谢谢学长送我回家……但我还是不得不说一句,刚才在饭桌上,你见了我就跑,让我很没面子啊。”
  陶景冷硬地说:“我说了我不舒服。”其实他没完全说谎,他真是看见许成风,就头疼胃疼心脏疼浑身都疼,“许总宽宏大量,应该也不会和我计较吧。”
  “不计较不计较,”许成风身子一歪凑近陶景,两个人的脸相距大概只有一拳远,他关切地问,“哪里不舒服啊?胃疼?我记得你以前胃就不太好。”
  陶景转头看着窗外,没有说话。
  许成风也不觉得尴尬,过了片刻又问:“你也不问问我什么时候回来的?这几年在外边过得好不好?”
  陶景望着雨水冲刷之下迷离斑驳的夜色,依然不说话。
  许成风又自说自话地絮叨了几句,终于意识到,陶景一时半会儿不会搭理他,于是他故作轻松地吹了声口哨,靠在椅背上刷手机去了。
  终于安静了,陶景看了一会儿窗外,脖子扭得有点酸,这是在他的车里,他干嘛要为了许成风保持一个不舒服的姿势?他转头,舒展身体,靠在椅背上,不经意往许成风那一侧看了一眼。
  这一眼正好看见许成风的手机屏幕,他和许成风的名字都出现在上面。
  而围绕着这两个名字的,都是些发出来就会被和谐的字眼,那些词句所组成的描写一百只鸡笼关不住,骚气都快冲出屏幕了。
  艹!陶景心里骂了一声,这小兔崽子在看以他们两个人为主角的同人小H文。
  作者有话要说:  开新文啦~披着快穿皮的破镜重圆文,求收藏求评论~
  一般晚上9点更新,日更,临时不更的话会在文案处请假,谢谢支持!
  下一本会写穿书虐渣甜文《我家的红杏出墙之后》,欢迎收藏~
  文案:
  欧诺在生日这天,许下了两个愿望,一暴富,二脱单。
  一觉醒来,梦想实现了,他穿成了生在钱堆上的超级富二代,还有个貌美如花的女明星媳妇儿。
  但他还没来得及高兴,隔壁老王敲响了他家的门——
  王怀瑜:我怀疑我男朋友出轨了,出轨对象是你老婆。
  欧诺:……
  不久之后
  王怀瑜:现在我分手了,你也离婚了,要不咱俩凑合过?
  欧诺:我就是孤独老死,死外边,没人收尸,也绝不搅基!
  ——真香。
  【一句话简介:帮隔壁老王捉奸,结果发现他媳妇儿的出轨对象是我媳妇儿,最后我和隔壁老王在一起了。】
 
 
第2章 黑化总裁爱上我(2)
  以前两个人浓情蜜意的时候,陶景也看过他们的同人文,遇到特别奇葩搞笑的,他们两个还当笑话一样念给对方听。
  当年“风景CP”红极一时,他们的同人作品产量一度独领风骚,圈子炙手可热,CP粉磕糖磕到昏迷。
  当然作品多了,什么样的都有,甜的虐的清新的重口的治愈的致郁的……太太们自己写的就已经包罗万象了,更别提还有无数套了其他原创小说,把他们两个人的名字替换进去充当同人文的……如果把所有同人文里的他们俩拎出来手拉手,大约可以绕地球一周吧。
  那时候许成风因为好奇打入CP粉圈内部做过一阵卧底,终于在看了一篇写他本人双-性生子的文之后,被雷得外焦里嫩,羞愤放弃了。
  那时候,小情侣看同人只当这是个生活情趣,但现在时过境迁,陶景发现许成风还在看他们的同人文,心里要多不爽就有多不爽。
  一想到许成风看着这些不可描述的文字,脑子里可能会出现的和谐画面,陶景就气得恨不得把他的手机扔出窗外去。
  但许成风又没把手机屏幕塞到他眼前让他看,他管天管地也管不了人家看自己手机,于是他只能深吸了一口气,催促司机道:“老张,开快点。”
  眼不见为净,他只想快点摆脱许成风。
  老张应了一声,许成风从屏幕上抬起头,也不知道他正在脑补什么,嘴角还挂着一丝暧昧的笑:“学长——”
  刺耳的刹车声和巨大的撞击声瞬间淹没了许成风要说的话,陶景觉得自己的身体在颠簸翻滚,安全带勒得他胸腔碎裂一般的疼,他艰难地往许成风那边看了一眼,许成风正冲他伸出手,他的脸上好像有血,嘴唇似乎在动,但陶景听不见他的声音,他晕过去了。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