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那就神作了[幻想空间]——李传言

时间:2020-02-13 17:23:43  作者:李传言

   文案:

  丧失了记忆的罗肃自沉梦中惊醒,陪伴在他身侧的,只有一台装载了奇怪抽卡游戏的手机。
  他发现,每一张抽出来的卡牌都有着特定的能力,而他必须依靠着这些卡牌,左右自己接下来的命运。
  自己究竟是谁人呢?他不断地为何游走于一个又一个怪异的世界……
  神作养成,开始了。
  世界条目:
  ·穿进某花卉网站怎么办?
  ·全员病娇。
  ·吾辈是猫!
  (更多后续章节载入中Loading……)
  日更。
  排雷:
  ·主攻,万人迷天然黑爽朗攻,1v1,受涉及剧透姑且保密。
  ·虽然标着快穿但实际上略有区别。
  ·博君一笑,剧情清奇。
  ·略微涉及新本格推理(当然全是瞎扯淡)。
 
第1章 花卉网站生存记(一)
  罗肃醒来的时候只觉脑子昏沉得厉害,双耳也有些耳鸣,似是有一支重金属乐队在他耳侧狂舞一般。
  他有些难受地“嘶”了一声,接着便发现四周围空无一人。
  身边是空旷寂静的地铁车厢,而自己则坐在冰冷的硬座上,手里还捧着瓶喝了一半的可乐。
  罗肃舔了舔唇,觉得有些口渴,便下意识地拧开了瓶盖,将可乐喝了一口。
  他的意识渐渐回拢。
  入口的棕褐色液体有些过于甜腻,原本充溢在液体里的二氧化碳早已因时间的流逝而挥发殆尽,使可乐的口感变得有些微妙起来。
  喝完之后,罗肃才猛地意识到了一个问题。
  这瓶可乐……是他的么?
  按照一般逻辑,抱在自己手里的可乐肯定是属于自己的,但此时的罗肃却不敢肯定,因为……
  那支躲在他耳朵里的重金属乐队还未鸣金收兵,罗肃微沉着眼眸,只觉头脑难以言喻的混乱。
  为什么他会出现在地铁上?
  是准备出发去往什么地方;还是正在打道回府的路上?
  如果是出发的话,他的目的地在何处;如果是回家的话,他的家又在哪里呢?
  而且……
  为什么地铁上空无一人?
  假使手里的可乐当真属于他的话,那这瓶可乐应该是自己在上车前买的。按照常规逻辑,在他把可乐带上车的时候,这瓶可乐应该风味上佳,其中的二氧化碳充足至极。
  ……当然,也有可能是他口味清奇,喜欢喝过气可乐。
  从可乐的口感与泄气程度判断,自己怕是已经在车上待了很长一段时间了。
  至少半天。
  罗肃抱着可乐,一边翘着腿,一边思考着。
  他人高腿长,坐在座位上时腿脚有些伸展不开,便索性站了起来。
  密封的强化玻璃外漆黑一片,不可窥天。
  罗肃发现自己除了“我好像叫罗肃”以外什么也想不起来了,为什么他会在地铁上,又为什么会在地铁上“睡”了这么长一段时间,一切的一切在他的头脑里都面目不清,似是让人感到熟悉的陌生人一样。
  通俗点来说,他……
  失忆了。
  等等,哪里不对吧?
  为什么会有人莫名其妙地突然就失忆了啊!至少也得出个车祸或者被什么天降之物砸到脑袋才算合理吧!
  游戏洗点都要先去NPC那里办个手续呢!
  拍了拍自己的脸颊,罗肃妄图让脑子里的重金属乐队赶紧退散。
  他现在可没空听什么重金属,当务之急还是先想想自己接下来该怎么办。
  先清点一下身上的东西,看看有没有什么辨明自己身份的物品好了……这么想着,罗肃稍稍站定了身体。
  他一手拎着没了气的可乐,一手揣进了自己的裤兜。
  摸索了片刻后,罗肃翻出了几样东西。
  手机、地铁卡、一串钥匙、以及三张百元大钞。
  可惜没有身份证,他有些遗憾,不过结果也还算差强人意。
  钥匙应该是他住的地方的,虽说罗肃现在根本不知道自己从何处来,只能姑且把钥匙揣着,但这至少代表着,他不是什么无家可归的倒霉蛋。
  手机上应该有存自己的家人与朋友的联系方式,和他们联系上的话应该能弄清楚自己的身份吧?罗肃把注意力放在了手机上。
  让他倍感幸运的是手机上没有屏锁,滑动了一下屏显,罗肃便解锁了手机。
  屏幕上显示着现在时间:23:01。
  地铁大多会在凌晨之前停运,也就是说,他现在所乘的地铁八成是最后一班车了。
  罗肃咋舌,还好现在不是午夜后半,他苦中作乐地想,如果是的话,他现在怕是已经撞上什么灵异事件了。
  如此一来,之前的问题倒是迎刃而解:自己应该是在回家的路上,只是中途可能因为疲劳睡了过去,导致一路睡到了末班。
  只是令罗肃扼腕的是手机的电话簿里没有任何联系人,甚至连通话记录也没有。
  除却系统自带的软件之外,整部手机里仅有一款疑似第三方软件的东西,简直就像是一台启封没多久的新机。
  罗肃看了看那个与众不同的软件:
  APP的图标似乎是块粉红色的软糖,只是软糖上画了两个圆溜溜的豆豆眼和一张三角嘴,看着有些像游戏里常会出现的低级小怪史莱姆,倒是颇为可爱。
  只是APP的名字就有些诡异了。
  《神作养成》。
  ——这是APP的名字。
  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罗肃侧头,莫非这APP是个手游么?
  想着现在地铁还在行驶,车上又空无一人,自己虽然对一切都疑惑重重,但也没什么好的方法解决目前的现状……闲着也是闲着,出于好奇心,罗肃打开了软件。
  一段神棍般的登入动画后,罗肃进了游戏。
  他发现自己似乎对玩游戏轻车熟路,没多久便理清了这个疑似手游的软件的本质:
  这似乎是个卡牌游戏,且使用的登入规则是引继码,因此并不需要注册。
  登入游戏后,罗肃便在游戏界面上看到了一只和游戏图标一模一样的……史莱姆。
  【哔哔哔哔,欢迎登入,】史莱姆的头顶上浮现着代表话语的文字气泡,【从现在开始,你的冒险就要启航啦!我为你准备了新的卡池,去召唤这一次的帮手吧。】
  罗肃:“……”这一次的帮手?
  自己应该是第一次登入游戏吧?罗肃颔首,为何这只状似新手指导的粉色软糖会说“这一次”呢?
  不过罗肃也没纠结多久,只以为这是文案漏洞。
  片刻后,手机屏幕上出现了抽卡界面:一堆圆滚滚的软糖史莱姆簇拥着一位戴着兜帽、披着斗篷,将全身都隐藏起来的小人。而小人则大展双臂,神棍招魂般地站在一方金光闪闪的“池子”前。
  罗肃手贱地点了一下标注着抽卡的虚拟按键。
  见证血统的时候到了!
  一阵宛如玛丽苏降世的七彩炫光后,屏幕上出现了一张泛着金光的卡片。
  ·
  铁壁的大贤者
  光
  ★★★★★★★
  【神族】
  被神圣之光所加护的无欲贤者,身心都已奉献给了真理,不会为任何凡俗之欲动摇。
  ·
  看起来好像很厉害的样子!
  盯着抽卡结果的罗肃没头没脑地想着,难道自己其实是欧皇本皇?
  不过如果是欧皇的话,他为什么会摊上失忆这种倒霉事啊……
  就在此时,地铁上突然响起了广播的声音:
  “终点站塘海市到了。”
  为防地铁站内的工作人员把滞留在地铁上的自己“请”下车,罗肃很有自知之明地赶紧走出了车厢。虽然不知道自己接下来该何去何从,但现在,他至少得先下车才能再做打算。
  然而……
  “啊!”
  走到闸机通道时,罗肃突然停住了脚步。他抬眼,有些尴尬地望着不远处的服务亭。
  就在他准备刷卡出站时,他听到了一阵短促的喘息声。
  望向传来声音的地方,罗肃讶然地发现不远处的服务亭里,正有两个模样还算端正的青年交叠着,似乎在做一些不可描述的事情。
  同时,隐隐约约的,罗肃还嗅到了两股混杂在一起的奇妙气味:
  其一类似于厕所清洁剂;其二则类似于……螺蛳粉。
  这酸爽令罗肃沉默。
  他是真的欣赏不来螺蛳粉这种神奇的食物。
  摸了摸鼻梁,自觉自己还是别去打扰对方的“性质”比较好的罗肃径直刷了闸机,打算绕一下路,走远离服务亭的另一处出口离开地铁站。不过野战什么的,还是选一些非公共场所吧……罗肃挠了挠侧脸,这算不算扰乱公共治安罪呢?
  只是他刚刷完闸机,便猛地又听到了一声尖叫!
  罗肃抬眼一看,那两名正在不可描述的男人居然双双停下了动作,惊愕地盯住了他!
  罗肃:“……”
  两个男人:“……”
  场面一时有些尴尬。
  罗肃咧着嘴角,一副好人模样:“你们继续,你们继续,请当我是空气,我什么也没看见。”言下之意就是自己不会报警。
  被压着的男人见他笑了,居然诡异地面红耳赤了起来,让罗肃还以为自己是不是裤链没拉;而身处上位的男人也吞咽了一下喉结,死死地注视着他,眼神里流露着某些罗肃不大明白的情绪。
  下意识地,罗肃觉察到了一丝危险。
  阖动了一下嘴唇,上位的男人有些疑惑:“ 你……身上为什么没有‘气味’?”
  罗肃:“……不好意思,我没有狐臭。”
  男人:“我不是说那个气味。”
  罗肃:“……也没有脚气。”
  男人盯着罗肃:“我还是第一次见到没有信息素气味的人,你是Alpha还是Omega?”
  信息素?
  罗肃眨了眨眼,这对他而言是个新鲜的名词。
  他虽然失忆了,但丧失的只是那些关于自己人生履历的记忆,常识以及其他一些知识倒是记得清清楚楚,他可以肯定,自己完全没有有关信息素的记忆。
  他打着哈哈:“这个嘛,我可能是Delta,或者Lambda吧……”
  男人:“那是什么鬼?”
  罗肃:“……”
  作者有话要说:
  备注:
  ·卡牌描述参考自万代的游戏王卡牌。
 
 
第2章 花卉网站生存记(二)
  “不过没关系,”与罗肃交谈的男人忽然起身,他随手拾起落在服务亭里的外套披上,便赤着半身从服务亭里走了出来,“只要试一试就知道了,就算是Beta也有隐性信息素,小**,让哥哥的***你的***,就知道你的信息素是什么味道的……”
  罗肃侧头。
  上位的男人眼神灼热地直视着罗肃,他虽然不知道罗肃身上为何会没有信息素的气味,但……他仍是莫名地被罗肃吸引了。
  就像是看见了火光的飞蛾,出现在地铁里的青年身上有一种令人无法抗拒的吸引力。想占据,又或者是被占据,身下的Omega是如此的索然无味。
  他目光灼灼:“被我*过的,还没有不想我的。”
  罗肃掏了掏耳朵。
  这人在说什么鬼话?
  为什么自己听到了一段又一段的迷之消音?
  而且……
  看着朝自己这边走来的男人,罗肃虚起了双眼。
  先前的时候,螺蛳粉是赤着身体与被他压在身下的清洁剂交缠的——螺蛳粉是上位男人身上的气味,而洁厕灵则是下位男人的气味,暂且不知道二人名字的罗肃便以代称称呼这两人了。
  如上所述,这位“螺蛳粉”是没穿衣服的。
  虽然现在对方披了件外套,但外套显然只能遮挡上身。
  也就是说,此时的“螺蛳粉”——
  正在遛鸟。
  罗肃眼神复杂,因为在他的眼中,男人的下面并没有所谓的“鸟”。
  这并不是说男人没有鸟,只是在罗肃的视野里,男人下方的部分,竟然是一团泛着红光、宛如霓灯般的……
  马赛克。
  男人的鸟,是薛定谔的鸟!
  罗肃伸手揉了一把眼睛。
  马赛克依旧闪耀,高冷得仿佛南极冰山。
  罗肃:“……”这小别致长得可真东西。
  话语传入耳中会被消音、裸露的敏感部位会被打马赛克,这里还是现实世界么?罗肃心中怀疑着。
  看着朝他越走越近的马赛克,罗肃也不顾上继续纠结自己是不是活在梦里了。虽然不明白为什么“螺蛳粉”在看见他时会露出狗看见了肉一般的表情,但罗肃本能地知道,对方绝对不怀好意。
  在敌情不明的情况下,走为上策才是明智之举。
  刷开闸机,罗肃二话不说便当即转身,朝着与“螺蛳粉”相反的方面狂奔!
  见罗肃转身就跑,“螺蛳粉”一时愣怔。
  他目瞪口呆地看着一个箭步起跑便开始百米冲刺的罗肃,Alpha和Omega交合时散发出来信息素堪比最强的春之药,就算是游离于Alpha和Omega之外的Beta也不能幸免。轻则双腿发软、重则当场去势。
  可、可!
  这人怎么还能跑起来啊?
  “他是地铁里的阿斯忒瑞亚吗……”就在“螺蛳粉”傻住的当口,被他压着的“洁厕灵”也撑起了身。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