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与尔长安[都市情缘]——公子长晗

时间:2020-02-13 14:09:04  作者:公子长晗

 

 
元柠安曾伤的一步也不敢多动,可是到最后还是为沈温尔蠢蠢欲动。
 
沈温尔自认顾大局又理智冷静,可是到最后竟然为元柠安方寸尽失。
 
元柠安说:我愿意为了沈温尔一步一步艰难往光明处爬。
 
沈温尔说:好,那我陪你一起长大。
 
小剧场:
 
恋爱周年纪念日时,元柠安在众目睽睽之下唱了一首《如果的事》。
 
——这样的感情被认定很放肆
 
——我很不服
 
——我还在想着那件事
 
元柠安说:沈温尔,好好爱我,最最重要的是,我爱你。
 
众人喧哗。
 
元柠安不管不顾,她仰着头,定定问沈温尔:
 
如果他们都不喜欢的话,那我带你逃跑好不好。
 
我牵着你,我们逃离他们的眼光。
 
沈温尔绽开一抹笑,笑着点头。
 
于是,元柠安就有了源源不断的勇气。
 
2019.9.28
 
愿你在爱里坦荡,永远抬头说爱。
 
阅读tips;
 
1.表面温温柔柔实际理智冷静职场御姐x外人面前高冷在某人面前千张脸的元小朋友
 
2.年龄差九岁,非养成,he
 
3.无,我很酷
 
4.阳光积极又正能量,谢谢:p
 
 
  ☆、如果倒带
 
  如果故事从圆满结局讲起。
  “黎秘书,东西拿来了么。”
  酒吧外,人声鼎沸,各色人群来来往往。
  元柠安悄悄贴在某个墙角,低声快速的问。
  不知电话那边说了什么,她探出头四处张望。
  几米远处,一位身穿浅灰色修身小西装的短发女士捧着一个木盒子快步走来。
  高跟鞋急速的敲在水泥地面上,啪嗒啪嗒,清脆又冷冽。
  元柠安接过盒子,露出一个安心的笑容。
  黎秘书眨了眨眼说,“元小姐,祝您今晚一切顺利。”
  心照不宣的秘密。
  像是想到什么,元柠安眸里深处的疏离一点点软漾地化开,如果非要黎秘书比喻,她想,那大概是蜂蜜吧。
  甜蜜又粘稠的近乎温柔。
  弯起嘴角朝黎秘书笑了笑,元柠安道了声谢转身就往酒吧里走。
  从这间酒吧开始,她们命运开始重合。
  酒吧二楼因铺着地毯,脚步声全都消弭,四周除了各包厢隐隐透出的鬼哭狼嚎的歌声,安静的有些过分。
  深吸了几口气,按捺下了紧张的砰砰跳的心脏,元柠安脱下外套捧着木盒子就往里进。
  黎秘书拿着外套贼兮兮的靠着墙壁站着,只听见包厢里面有一对男女在唱情歌。
  看见她进来,包厢里的人一声声的大声起哄。
  男女皆有,哦声一声大过一声。
  热闹非凡。
  元柠安也不羞赧,只是大落落的盯着沙发正中间的那个女人。
  她眼含笑意,温温柔柔的看着她,温润似三月春风,像是心中了然,在众人哄笑声中也自岿然不动,一片安稳模样。
  有人把灯打开,一瞬间包间敞亮。
  沙发正中间的女人也露出面容——
  是个美貌矜贵的女人。
  众人哄笑着慢慢退出包厢,将主场留给两人。
  四周静的只有她们两个人,元柠安有些不好意思的咳了几声,“沈温尔,这里是我们第一次说话的地方。”
  沈温尔含笑点了点头,有些怀念的说,“我还记得某个小朋友一坐下来就喝酒,结果好巧不巧拿了我喝过的那杯。”
  “谁叫你把酒杯放在老乔位置上,我当然以为是他没喝过的。”
  老乔,酒吧老板,两人好友。
  沈温尔环着臂,毫不扭捏的点了点头,“嗯,是我的错,”接着又像是想起什么似的,微微靠近少女笑着说,“可是,元柠安,我们第一次见面却不是在这里啊。”
  元柠安鼓了鼓嘴,有些为难地说,“可我不能在学校商院会议室里和你求婚啊。”
  沈温尔像是听到什么愉悦的词,缓缓笑开,清冷气质如波纹般退去,只剩下满身从容温婉。
  “那你,还不开始么?”
  元柠安噗的一声笑出来,将一直捧在手里的木盒放到茶几上打开。
  七个红木盒子,元柠安起身蹲在沈温尔面前,笑容终于有了些许羞涩。
  静了一会儿,才缓缓开口,语气软而温柔。
  “何以致契阔?”说着,元柠安打开左上第一个小木盒子,取出一个白玉手镯,元柠安缓缓把它推到沈温尔手腕处,抬眼看着她,弯着眼轻轻的说,“绕腕双跳脱。”
  “何以结恩情?”元柠安打开第二个盒子,拿出一块白玉佩。沈温尔细细看去,似乎与刚刚的玉镯是同一块料。元柠安小心地把它绑在沈温尔裙子腰间的细腰带上,“美玉坠罗缨。”
  “何以结相于?金箔画搔头。”
  “何以致拳拳?绾臂双金钏。”
  “何以致区区?耳中双明珠。”
  “何以致叩叩?香囊系肘后。”
  …
  “还有最后一个,沈温尔,”她趴在沈温尔膝盖上,双手垫着下巴,“在我打开最后一个盒子之前,沈温尔,我给你反悔的机会。”
  无论何时何地,我都尊重你的意愿,就如同此时我不会让人围绕在我们身边,我不会让任何人,给你压力。
  沈温尔眸色深深的看了她许久,许久才极轻极浅的叹了一声,微微抱怨的说,“元柠安,你不要吊人胃口。”
  元柠安眉眼都明亮起来,蹲姿改为单膝跪地,她郑重其事的打开最中间的那一个盒子,那一个,单独被放在第二排的小木盒。
  “何以道殷勤?”元柠安拿着戒指的手有些抖,“约指一双银……”
  元柠安笑着低下头吻了吻那戒指,一滴泪滴在沈温尔手背,烫的惊人。
  她……终于等到了……
  元太太……我们走过了……
  这几年,我始终一如既往的爱着你……在长长久久的未来,也会如此……
  沈温尔叹了口气,坐到茶几前的地垫上抱着眼泪已经止不住的某小朋友,一手顺着背,一手轻轻揉着那细软的发丝,轻声劝,“别哭了?嗯?我还没给你戴戒指呢。”
  还有一枚戒指在红木盒子中,显而易见是谁的。
  元柠安左手抱着沈温尔脖子,右手交给她,整个人往沈温尔怀里埋,语气瓮瓮的说,“那你快给我戴。”
  沈温尔无奈的看了她一眼,怎么到她这儿就这么随便了?
  取过盒子里剩下的那枚,侧首反复亲吻某小朋友红到滴血的耳垂,沈温尔轻声呢喃道,“今夕何夕,见此良人。”
  正在掉眼泪的元柠安嗤的一声笑出来。
  这女人倒好,她用三国时期的《定情诗》求婚,她就还以国风中的一句。
  好好好,沈总,知道你学识渊博了。                        
作者有话要说:  假装那中二又羞耻的不是我写的【理直气壮.jpg
我开始认真思考,我当初怎么会从中间的开始写的呢?【认真思考.JPG
(但那是从高~潮时候开始写真的好顺啊啊啊啊啊啊啊=v=)
 
  ☆、最最开始
 
  
  元柠安有些无聊的咬着嘴里的水蜜桃味棒棒糖……咕噜滚来咕噜滚去……脸颊左右两边时不时出现一个小小的圆圆的凸起……
  第四次听见校长恳请用那个女人的名字命名那幢楼,元柠安不由自主的叹了口气。
  温尔楼?好听是好听,但是……这么年轻漂亮的一个女人,名字被金灿灿的挂在一男宿舍楼上……唔……
  果不其然,那女人又温温柔柔的婉言拒绝了,说宿舍楼跟着原先期号继续排就行,不用因为是她捐的就搞特殊。
  嗯,这女人,五年前B大商院金融系毕业的,现在功成名就了就回来捐栋楼。
  也许等她毕业了,她连个厕所都捐不起,这么一想还真是十分难过。
  再叹一口气,元柠安慢悠悠在文档里敲下:
  校长第四次恳求以温小姐姓名命名新宿舍楼,温小姐第四次婉言谢绝。
  文档往上拉一拉,看到前三次的恳求与拒绝,简直是惨不忍睹。
  你说校长干什么这么坚持,人家都拒绝你四次了啊,四次了诶!!!!
  扶了扶前不久才配的平光金丝眼镜,元柠安瞥见微信框里弹出信息来,拿过来看到那熟悉的备注,眉间皱起一个深深的川字,一股郁气不由自主的窜上来。
  一日复一日的,简直没完没了……
  那边看许久没回复,直接拨了电话过来,元柠安嗤了声直接关了机。
  等抬起头的时候,元柠安忽然发现四周都太安静了……
  安静的就像是……谁要大难临头了一样……
  她拄着头偷偷移过电脑屏幕看对面的学生会师兄,学生会师兄假模假样的用右手摸着头发,实际上眼睛都要瞥抽筋了,嘴还一吸一吸的,两侧突然吸气瘪进,本来英俊潇洒的男孩活生生显得有几分猥琐,尖嘴猴腮的像个猴子。
  正在元柠安蹙着眉猜有没有她事的时候,寂静氛围中,校长有些笑意的声音响起,“元同学,会议记录做完了没,弄好了就给沈总一份。”
  好家伙,还真有她事。
  元柠安一本正经的咳了一声,左手飞快藏起嘴里的棒棒糖。
  老板领导们在上面辛辛苦苦磨嘴皮子,她一个学生会干事在下面啜棒棒糖可还行?
  “好了。”
  正经的不能再正经的声音,丝毫看不出刚刚这人还吊儿郎当的叼着一根棒棒糖,有一搭没一搭的吐槽着上面两位大领导。
  拷了文件给那个黎秘书,目送那帮金主远去,元柠安又拆了根棒棒糖,戳戳站在自己旁边的师兄,悄悄地问,“刚刚校长叫我我没听见?”
  师兄无奈的瞟了她一眼,一副你真行的模样,“是沈总叫你,你没听见。”
  元柠安脚步一顿,忍不住咳了几声。
  行,越过校长直接在最大金主面前暴露了会议上走神的事实。
  心大的不得了的元柠安只暗暗叹息了一会儿,就放开不管了。
  反正,她以后和那沈总搭不上什么关系。
  刚开了机,就看见乐队里几个人疯狂发短信滴滴她,一条一条弹的很快,她隐隐就看到,容和,男朋友,劈腿什么的。
  心里涌上一阵不太好的预感,元柠安顺手就接起乐队主吉他手顾星宝的电话。
  她靠着墙皱着眉问,“怎么回事,容和她男朋友怎么了?”
  徐容和,是她们乐队年级最小的,她读书早,比她们小了一岁多,长着一副娃娃脸,可在乐队里负责的乐器却是和她的相貌完全不符。
  她是架子鼓手。
  顾星宝好像十分生气,语气即凌厉又飞快。
  元柠安仔细听才拼凑出了事情来龙去脉。
  徐容和刚进大学就谈了个男朋友,没想到那男朋友暗地里脚踏五六七八条船,前几天去Drowning酒吧里把妹被顾星宝看见了,顾星宝一开始还怕弄错人,一连跟了几天才敢确定就是徐容和那男朋友。
  元柠安听得心头无名火起,这些男的,一个两的都是怎么回事?
  全世界都是他们的游乐场么?
  那小姑娘,天真软萌的他们几个二世祖都宠着疼着,谁给那狗渣男的胆子,还敢踩这么多条船?
  顾星宝显然和乐队其他两个在一起,电话那头贝斯手柯林问怎么办。
  元柠安几乎克制不住自己怒气,咬着牙冷冷地笑道,“怎么办?那就让那狗渣男再也没胆子继续缠着容和呗。”
  电话那端突然安静了一阵,之后才哆哆嗦嗦的响起乐队节奏吉他手徐子峰的声音,“主唱大人……咱们可是社会主义优秀接班人……不能……不能知法犯法的……”
  元柠安听得发笑,一腔火气无可奈何的被化去,“我有九条命么?敢知法犯法?”
  电话那头松了好几口气。
  元柠安抬着头盯着碧空如洗的天空,九月底了,初秋不知不觉来临。
  原来,她已经离开高三好几个月了啊。
  那难怪。
  “我们带着乐器……”
  “你确定他今晚回来?”Drowning酒吧门口,一辆黑色SUV静静停在路边,元柠安拧下车窗,透过墨镜神色难辨的看着酒吧发着光的招牌。
  驾驶座的顾星宝不屑的了一声,“我哥们儿看见他进去了,”说到这儿,顾星宝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一周七天,他六天晚上都在这儿,真不知道容和那傻姑娘怎么还没发现,真是……”
  元柠安转过头去静静地看了他几眼,然后笑着说,“那以后,你就替她看点儿呗。”
  十分自然的语气。
  来不及让顾星宝仔细分析分析元柠安那句话的含义,元柠安就提着一个琴包下了车。
  今天徐容和没来,她要暂时顶替一下顾星宝主吉他手的位置。
  酒吧里很吵,浓妆艳抹的女人和男人贴身热舞,长发甩舞之间,让元柠安误以为看见了贞子。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