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超A的校草穿成炮灰omega了[甜文]——星潭

时间:2020-02-13 10:54:16  作者:星潭

  文案:

  超A的校霸季岑舟穿成了个香香软软的omega。
  某天,季岑舟一脚踹翻了一个alpha,而高冷疏离的校草江陌森在背后宠溺地看着他。
  全校omega痛哭:原来校草喜欢这个类型的。
  *****
  季岑舟得了信息素变异症,没有发情期。
  江陌森得了信息素紊乱症,闻不到o的信息素。
  季岑舟一拍脑袋,他们四舍五入就是一对beta好兄弟啊!
  所以他为躲避客人的骚扰,会坐进江陌森怀里,勾着他脖子撒娇。
  他发病时疼痛难忍,会哭唧唧寻求江陌森的信息素安慰。
  可突然有天,他发情了,江陌森还动情地标记了他。
  江陌森:“是你先勾我的。”
  季岑舟被人咬着后颈,双腿发软,没力气解释,哭得嗓子都哑了。
 
 
第1章 001
  “醒醒,别睡了,主任找你有事。”
  季岑舟被人摇醒了,他抬起头,睡眼朦胧地看着眼前这个男生。
  他有很严重的起床气,身边的人都知道,一般没人敢在课间叫醒他,季岑舟眯眼看着这个陌生的面孔,勉强收住了怒气。
  盯了男生三秒后,季岑舟微微蹙眉。
  “你谁?”
  男生:“……”
  他无奈地挠了挠寸头,露出一个不可置信的表情,“虽然才刚分班几天,认不全班里的人也算正常,但我可是因为自我介绍时间太长,耽误了放学被人赶下来的,你再看看,我是你李哥啊!”
  男生为了拉近关系,顺势开了个玩笑。
  季岑舟看着眼前这个寸头,跟个瘦猴一样的男生,用不可思议的目光盯了他一会,轻嘲:“李哥?你是谁哥?胆子不小啊,敢当我哥!”
  李天瑞:“……”
  他看着眼前这个脸上带着水痕,一脸单纯无害的omega说出如此嚣张的话,脑子一抽说道,“季哥,你是我哥成了吧。”
  季岑舟这才满意了,他打了哈欠站起来,环顾四周,发现周围没有一张熟悉的面孔,就连自己趴着睡的桌子都不一样。
  他这是走错班了?
  随即他发现了更要命的问题,他看东西的高度也很有问题啊,怎么一觉醒来教室能错,连身高也缩水了?
  他抬手摸了摸脸,手下皮肤细腻光滑,而且一只手就能遮住整张脸。
  季岑舟:“……”
  这是谁的脸!!!他傲人的高鼻梁呢!!!
  李天瑞见季岑舟眼中还带着水雾,一脸懵懂地看着周围,时不时摸摸脸,一双水光潋滟的圆眼先是瞪得老大,继而又变得沉重起来。
  真可爱啊!
  李天瑞在心里感慨了一声,语气也不自觉地放轻了说:“还没清醒吧,要不你先去洗个脸再去找年级主任?”
  季岑舟猛地看向李天瑞,声音急促:“卫生间有镜子吗?”
  李天瑞不明所以地点点头,说道:“有的。”
  “快,快带我去!”季岑舟一脸着急。
  李天瑞满脸问号,心说这是睡傻了,连厕所都不知道在哪了?
  他就晃神了几秒,就听见季岑舟不耐烦地啧了一声,好像自己再耽误一秒,这人就会一脚踹过来。
  李天瑞:“……”这个Omega可爱是挺可爱的,就是有点凶。
  他把人带到了卫生间,就看到季岑舟对着镜子摸摸脸、摸摸身上,表情从震惊不已变成了万分沉痛,然后又像是突然想起来什么似的,突然转过头问他,“我是谁?”
  ????
  这个Omega怕不是脑子有毛病吧!!
  李天瑞在心中惋惜了一声,随即在季岑舟催促的目光中说道,“你是季岑舟啊,江东一中高二10班的学生。”
  季岑舟心里咯噔一声,后腰撞上了洗手台。
  疼痛提醒他,他这不是在做梦,他真的穿书了。
  他竟然穿进了刚看的小说里!!!
  昨天晚自习因为太无聊,他借了同桌一本校园纯爱小说看。
  小说里,主角受林文星是个长相精致,头脑聪明的Omega,他转进江东一中后,遇到了主角攻也就是校草江陌森,江陌森信息素紊乱,只能闻到跟他匹配度高达百分之一百的林文星的信息素,善良的主角受林文星听到江陌森的病后,主动提出帮他治疗,在治疗中他们互生情愫,打脸炮灰反派,一路撒糖,最后终成眷属。
  虽然小说逻辑性不强,但爽是真的爽,季岑舟一口气看了大半,看困了就趴在桌上睡了一觉,没曾想醒来就穿进了书里。
  穿书就穿书吧,为什么要穿成一个这么悲催的角色。
  原主是主角受的表哥,跟他仿佛上天宠儿的表弟不同,他是个十足的小可怜。
  他父亲早亡,只剩下一个身体病弱的母亲,家境贫困,上学都要靠助学金撑着,而且原主性格自卑懦弱、怕生,见到外人连一句话都说不全,木讷愚笨,考试成绩垫底,还因为长期经受校园暴力,性格更加封闭,他暗恋校草江陌森,但一直不敢开口。
  主角受林天星转过来后,见原主被人欺负,久帮原主出头,原主本来也很感激主角受的,但见主角受和江陌森在一起后,不知为何性格扭曲,因为嫉妒生恨,最后黑化,设计陷害原男主,反倒让攻受表明了心意,确定了关系。
  季岑舟没看到最后,不过听同桌说过,原主见事情败露更加消沉,本来就不好的成绩这下连个二本都没考上,因为要给妈妈出钱治病,给一个糟老头子当了情人,最后却难产而死,他妈妈听到这个消息,原本就有病的心脏,生生伤心死了。
  但这都是很久以后的事情了,季岑舟并不担心,他现在只关心一点:原主是个Omega!!!
  他一个A到爆表的,方圆十里没人敢招惹的校霸,竟然穿成了一个小可怜,而且还是Omega!
  哈喽,还能给条活路嘛?!
  季岑舟的脸色变成了赤橙黄绿青蓝紫。
  李天瑞见季岑舟脸色难看,开口提醒道:“别愣神了,赶紧去主任办公室吧,再拖下去就要上课了。”
  李天瑞见人还是一副沉思的表情,决定好人做到底,把人带到了主任办公室。
  他甚至还帮季岑舟敲了敲门。
  “进来。”
  季岑舟看着眼前被推开的门,从自己的思绪中跳了出来。
  虽然很操.蛋,但既然已经穿过来了,而且还不知道要在这边呆多久,说不定还要呆一辈子,他可不能让自己走到最后那个悲惨的结局。
  年级主任刚过三十,但已经秃成了地中海,头上顶着几根飘逸的毛,他身材肥胖,下巴有三层,转头的时候,肉也跟着动了一下,这人看上去虽像个弥勒佛,但实际是火爆的脾气。
  李天瑞看着他就头皮发麻,打了一声招呼,就脚底抹油赶紧溜了。
  年级主任对季岑舟的态度还是挺和蔼的。
  季岑舟性格乖巧,学习认真,虽然成绩不好,但态度值得表扬,而且季岑舟还从来没给他惹过麻烦。
  年级主任问了几句季岑舟的学习状况就切入了主题:“我今天叫你来,是想跟你谈谈助学金的问题。”
  主任叹了口气,季岑舟的家庭状况他是知道的,孩子是个可怜的孩子,但制度不讲人情,他有些惋惜道:“你高一期末的成绩稍微差了点,助学金也是有成绩限制的,如果你的成绩一直没有提高,可能就够不上申请助学金的条件了.”
  他特意措了下辞,这个学生性格内向还有那么一点自卑,有次他把话说重了些,季岑舟当场就红了眼眶,之后几天都是郁郁寡欢的,现在学习压力那么大,又在青春期,年级主任怕给季岑舟留下心理阴影,以后话都不敢说重了。
  不过季岑舟的成绩确实掉得很厉害,他刚入学的时候,成绩还在中游,期中就掉到了后半段,期末的成绩更是直接倒数了,如果是季岑舟不认真学也就算了,关键是他已经使出吃奶的力气学习了,他一切活动都不参加,连自由的时间都在学习,这如果不是没有找对学习方法的话,那就是季岑舟可能真的不太适合……学习了。
  季岑舟家境贫穷,如果没有助学金的话,他下一学期的学费还不一定能交上,如果想要继续在这上学,对季岑舟来说助学金是必须的。
  年级主任留意着季岑舟的脸色,见后者没有露出要哭的表情,反而是一脸沉思状。
  过了几秒,主任就听见季岑舟说:“学校除了有助学金,还有奖学金吗?”
  主任楞了一下,下意识说道:“年级前十是有奖学金的。”
  季岑舟点头,略一思忖,自言自语道:“虽然有困难,但还是有机会的。”
  年级主任:“…………???”
  这孩子怎么回事啊?自己这还在担心他会拿不到助学金,结果人家都想要奖学金了?
  还“有机会”?孩子醒醒,这还没到睡觉的时间!!
  季岑舟不会因为打击太大,精神错乱了吧,年级主任这还没开口,就听见门口传来了敲门声。
  年级主任愣了愣,说道:“进来。”
  “老师你找我?”声音清冷,又带着少年人特有的干净。
  季岑舟看过去。
  站在门口的人穿着白色衬衣,最上面的扣子没有扣上,露出了一小截深凹的锁骨,再往上是一张英俊帅气的脸,脸部线条笔直利落,既有少年人的干净和朝气,又初露成年人才有经过岁月沉淀才有的成熟气质。
  季岑舟脑中蹦出三个字:“江陌森”。
  年级主任在这时也说道:“你来得刚好,高二分班后你是不是和季岑舟在同一个班?”
  江陌森意味不明地看了季岑舟一眼,点点头。
  “那你有空闲的时候多帮帮季同学,你是年纪第一,又拿过物理竞赛的第一名,正好季岑舟物理也不太好,你能帮就帮一帮。”
  江陌森没有看季岑舟一眼,脸上也没有什么表情,只是说:“好的。”
  季岑舟瞅他一眼,心说,你可别帮我了,你还是跟我表弟谈恋爱去吧,离我越远越好。
  思路回转间,他突然意识到,原主角受林天星是高二期末前才转的来的,现在才是高二开始,这么说来离小说开始还有三个月的时间。
  三个月的时间……足够他做很多事了。
  ******
  江东一中是在全国都数一数二的高中,有着雄厚的师资力量,顶级的教学质量,生源也是最好的,学生虽然不全都是富家子弟,但家境殷实,其中还不乏成绩极为突出的天才,原主是锦鲤运爆棚,才被录取的少数几个贫困生。
  学校里的伙食质量也是很好的,就是太贵。
  原主吃不起食堂,午饭时间都是待在教室里啃面包。
  季岑舟看着干巴巴的面包毫无胃口,吃了几口就放下了。
  学生还没有回来,空荡荡的教学楼里没有几个人,季岑舟穿过走廊去了卫生间。
  他上完厕所刚要出来,突然闻到了玫瑰花香,而且香味还越来越浓,季岑舟楞了一下,意识到这是某个Omega的信息素。
  他瞬间捂住了口鼻,等捂住了,他才意识到他现在已经是Omega了,不会再对同为omega的信息素有什么反应了,要不然味道这么浓,他早就抑制不住本能冲过去了。
  他刚要出去问问怎么回事,就听见外面传来了急促的敲门声和omega惊慌的叫声。
  不好,这里还有一个alpha!
  季岑舟推开门,看到一个alpha正在敲发情Omega隔间的门,alpha双目赤红,敲门的力气很大,他看到季岑舟后楞了一下,季岑舟看得出来这个alpha还没有完全失去理智。
  “你是自己出去,还是我帮你?”季岑舟抱着手臂说道。
  alpha咬了咬牙,说道:“我快要控制不住了。”
  “明白,是要我帮你是吧。”季岑舟活动了一下手腕,说道:“我没个轻重,疼的话,麻烦你忍着点。”
  说着他就拎起了alpha的后领,他用力一提,没有提起来,他再一提,alpha还是纹丝不动。
  alpha:“……”
  季岑舟:“……”
  他忘了,他现在不是那个校霸alpha了,他现在是个柔弱的Omega。
  季岑舟略一思忖,说道:“那真是不好意思了,我这也是没办法。”
  说完他抬腿就给了alpha一脚,alpha没料到他会这么做,踉跄了好几步,他还没来得及站稳,又被推了一把,直接被推到了门外,他还没反映过来,就听“砰”的一声,卫生间的门就关上了。
  alpha:“……”
  季岑舟把门锁好之后,走到隔间外说道:“你还好吗?”
  里面传出一个Omega的哭声:“我发情期提前到了,打抑制剂的时候,手软没拿住,只打了一半进去。”
  季岑舟:“你抑制剂在哪,我去给你拿。”
  “我在高二10班,位置是第一排靠窗的位置。”
  季岑舟:“……”这还是同班同学呢。
  “你等着,我去给你拿。”季岑舟刚说完,就听见卫生间门外又传来了其他的声音。
  “这么香,里面有个Omega发情了?”
  “谁去一下医务室,把老师叫来!”
  “你怎么不去,我刚就想去了,谁知道腿有自己的想法,自己走过来了。”
  “好香啊,这是玫瑰味嘛?”
  发情的Omega听到门外的声音,直接哭出了声。
  因为有门的阻隔,信息素淡了不少,抑制剂也打了一半进去,所以门外的alpha都还有理智,但alpha会被Omega吸引是天性,难保他离开后,alpha会做出什么不好的事来。
  如果要是平常,把外面的alpha都揍趴下了就行了,可现在他就是有这个心也没这个能力啊。
  “你先别哭,我给你先想想办法。”季岑舟被哭得头都大了,随口安慰了几声,又问道:“除了打抑制剂,你还有什么办法没有?”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