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生了豪门继承人我膨胀了(重生)——橘子舟

时间:2020-02-13 10:52:57  作者:橘子舟

 被抱错后的第十五年,易唯才回到了亲生父母的身边。

被父母视若珍宝,亲大哥是个弟控,未婚夫心中的白月光,都不是他。
明明只要不在乎,他就能够过的很好,但是却因为太在乎而做了些蠢事,导致结局凄惨。
直到死后他才知道,他不过是书中一再被降智的炮灰而已,在主角的光环之下,他再怎么努力的让自己变得优秀也不管用。
重生之后,什么亲情爱情,他都不稀罕了,没人爱他那么他就更爱自己。
本想着这一世,他就一边逍遥自在的享受生活,一边旁观一场豪门继承人的争夺大戏,等着为自己报仇的好机会。可是偏偏,唯一正儿八经的豪门继承人,是他生的,想要完全置身事外,好像不太可能。
1:甜宠爽文,主受,有生子情节,受已成年
 
2:架空现代世界,与现实世界无关,同性可婚背景,有私设,请勿考据。
3:众口难调,各有所好,如果不喜欢这个类型的文(不喜欢剧情或者人设)的话,请紧急逃离,千万不要勉强自己往下看。
 
 
 
第1章 重新开始
  易唯直到深夜才回到自己的房间,他洗完澡从浴室出来,往床上一躺,盖上被子后紧紧的抱住自己的身体。
  疲惫感让他很想睡,但是却不敢睡,他应该已经死在了那个寒冷的夜晚了才对,为什么他还活着?为什么他还会回到这里?是时间倒流了?还是他真的重生了?
  易唯把手放到自己的肚子上,感受到小腹的紧实和平坦,他的手忍不住颤抖了一下。他的身体除了觉得很疲惫之外,没有其他异常,但是心里却是十分的难受。
  虽然他很努力的想要思考,但现在还是有些分不清楚现在是现实,还是因为他没有死透而做了一场梦。还有他之前梦到的所谓书里的世界,又究竟是不是真的?
  易唯疲惫到无法思考,就这样在半梦半醒之间,迷迷糊糊的睡了一夜。
  ………………………………………………
  第二天醒来,易唯猛地坐了起来,环视房间一圈之后,他缓缓的靠坐在床头,然后强迫自己集中精力,认真的思考起来。
  就昨晚发生的事情,和现在的情况来判断,他应该是真的重生了没有错,虽然他也希望那些已经发生的事情只是一场梦,但是痛苦和悲伤的感受仍然留在他的心里,正在强迫他认清现实。
  易唯起身下床,走到窗边的阳光中,看着外面庭院景色出神。想着前世发生的种种事情,他的心情非常的复杂和沉重,他不能说自己毫无过错,他确实是做错了一些蠢事,但是也受到了更大的伤害。可既然上天给了他重新来过的机会,他就应该要好好的珍惜,这一世,什么爱情亲情,前世他所在乎的那些东西,这一世他都不要了,自己过得好,比什么都重要。
  床头突然想起提示音,易唯走过去抬手按了一下墙上的屏幕。
  “易唯少爷,太太请您去过去她那边吃早餐,您的母亲也已经到了。”屏幕上出现的帮佣的脸说道。
  “我知道了。”易唯关闭屏幕,闭上眼睛长长的深呼吸,就算不想再见到他们,但是该面对的还是要去面对。
  洗漱完换好衣服之后,易唯离开房间,走到宿舍的院子外面,坐车去到顾衡和他母亲的住处。
  下车之后,易唯穿过庭院长廊,准备进入餐厅。
  刚走到餐厅的门口,看到里面其乐融融欢声笑语的场景,易唯的脚步停顿了一下。这样的场景,上辈子他怎么努力也无法融入其中,而现在,他已经不屑融入其中了。
  蒋淑琴看到易唯走过来,微笑说道:“早上好。”
  “琴姨早上好。”易唯又转头看向赵珍说道:“妈早上好。”
  “早。”赵珍看着易唯笑着说道。
  易唯坐下后,又跟顾衡和易宣互相道过早安,然后开始吃早餐。
  易宣快速的看了易唯一眼,在面对易唯的时候,他的心里还是不由自主的会觉得有那么一点内的疚和心虚。
  赵珍看着易唯说道:“易唯啊,我跟你爸爸商量了一下,十天后帮你庆祝生日,今年是你二十岁的整生日,我们会多邀请一些亲朋好友过来,热热闹闹的帮你庆祝一下。”
  “我生日应该还有一段时间吧?,虽然每年都提前办,但是今年是不是提前的有些太早了?”易唯一边吃着早餐,一边淡淡的说道。
  “我跟你爸爸准备在你的生日宴会结束之后,带你一起出国度假,就我们三个人,所以想着提前帮你把生日宴会办了,也好让你能玩的安心。”赵珍微笑着解释着他们早已经商量好的理由。
  易唯将手中的牛奶杯放下说道:“既然你们都已经决定好了,我还能说什么?反正我从来都是没有决定权的。说起来,我都已经忘记我真正的生日具体是哪一天了,过不过其实都也没什么意义,反正在我回到易家后,就没有过过真正的生日了。”
  易唯的话让赵珍愣了一下,因为易唯平时是不会说这样的话的,而且现在还是在顾家,这让她有些尴尬。
  易宣拿着筷子的手也停住了,他的眼睛低垂了下来,眼神中带着点忧郁的神情。
  顾衡看着这样的易宣,心里立刻急了,他想要安慰易宣,但是他以为易唯还不到他们已经解除婚约的事情,所以不能表现出对易宣的关心。
  赵珍看了眼没有什么表情的蒋淑琴,然后笑容略微有点勉强的对易唯说道:“今年是你满二十岁的整岁的生日,不办怎么行呢这次的旅行,也是专门为了庆祝你二十岁生日准备的,是妈妈和爸爸对你的一片心意,这就是最大的意义了。”
  易唯微笑着说道:“我不看重那些形式,确实对我来说最重要的就是心意了,旅行我也很期待,谢谢妈,也请替我谢谢爸。”
  赵珍见易唯没有继续抱怨和表达不满,心里松了口气,然后说道:“妈妈今天是专门来接你回家吃饭的,等回家后,你自己跟你爸爸说谢谢吧。”
  “好。”易唯微笑点头。
  蒋淑琴端起咖啡杯喝了一口,虽然她表面上没有表现出任何的情绪,却忍不住的在心里翻了个白眼。她是真的一点都不喜欢易唯,如果不是因为他是赵珍的亲儿子,而顾衡之前又不顾她的反对,坚持要跟易唯订婚的话,她怎么都不愿意让他跟易唯订婚的。
  蒋淑琴一抬眼,正好看到顾衡和易宣偷偷的眉目传情,心情又立刻变好了。易宣是她看着长大的,她一直都非常的喜欢易宣,还好顾衡和易宣这两个小冤家终于认清自己的感情,能够走到一起,也算是完成了她的一桩心愿。
  顾衡和易宣从小一起长大,关系特别的好,顾衡从小就喜欢易宣,多次跟易宣表白,易宣都没有同意,因为易宣的心里有暗恋的人,并一直幻想能跟那个人在一起,所以不可能接受顾衡的告白。
  顾衡知道,在易唯回到易家之后,易宣一直都很担心自己会受到漠视和冷落,在多次告白失败后,顾衡开始利用易唯,故意冷落易宣并开始对易唯示好。
  易宣不可能看不出顾衡是故意的,所以对顾衡的这点小把戏也不是很在意,仍然每天在心里惦记着他暗恋的那个人。顾衡见易宣不上钩,于是在他母亲的反对之下,坚持要跟易唯订婚,而在与易唯相处过程当中,他开始有些动心了。
  易宣在看出顾衡的内心真的开始动摇之后,才开始有些紧张了起来,又因为发生了一些事情,让他对暗恋的那个人死了心,然后便开始对顾衡主动了起来,顾衡心里本来就深爱着易宣,易宣一主动示好,他自然是很快就跟易宣在一起了。
  顾衡虽然和易唯已经订婚了的,不过他们这种豪门订婚,是像古时候那样,由双方父母写下婚书,如果是要解除婚约,也是要由双方父母写下解除婚约书就可以了。
  就在一个月之前,易宣和顾衡告诉父母他们决定要在一起了,于是他们瞒着易唯一个人,帮顾衡和易唯解除了婚约。
  之所以瞒着易唯,一是因为顾衡还需要易唯帮他完成一些事情,二是担心易唯知道易宣跟顾衡将要订婚的事情会闹起来。所以他们准备等顾衡和易宣的订婚宴结束之后,再让他知道这件事情,到时候木已成舟,他就算要闹也影响不了什么了。
  易唯现在想想,他实在是搞不懂,前世的他脑子究竟是有什么毛病,才会明知道顾衡是利用他但还是喜欢上了顾衡,还因为他而做了那些愚蠢的事情,最后连孩子都没能保住,他真的恨不能回到前世扇那个自己两巴掌,让那个自己能够清醒一点。
  易唯和易宣是同一天在同一间医院出生的,他们父母的名字一模一样,而且两人母亲所住的病房套间,一个是301,一个是307,刚好门对门。种种的巧合之下,导致他们出生没多久,就被护士给抱错了。
  没几天,两人的母亲就在完全不知情的情况下,出院回家坐月子了。因为易宣的亲生父亲决定要把生意转向国外,所以就在他们出生的一年之后,易宣的亲生父母就带着易唯出国定居了。
  在易唯三岁的时候,家里破产了,他父亲因为躲避追债的意外死亡,在他四岁的时候母亲病故,将他托付给了她好友夫妻收养。
  易唯在养父母家过的很不错,在他十五岁的时候,他的养父在一场意外中死亡,他的养母也在这场意外中双腿残废,并且因为失去丈夫而精神崩溃,情绪状况很不稳定。之后不到一年的时间,他那知道孩子抱错的亲生父母找到了他,并他以养母精神状况有问题为由将他带了回去。
  国内的易家这些年生意越做越好,家业越来越大,而易唯从父母到养父母接连出事,这也是蒋淑琴不太喜欢易唯的原因之一,她觉得易唯克父母,说不定还会克伴侣,就算不克,也不如易宣福气厚重。她专门找很厉害的大师算过,顾衡只有跟易宣在一起,才会一生顺遂,所希望的事都能得偿所愿。
  易唯虽然舍不得离开养父母的家,但是大人们已经决定好的事情,他也只能听从,然而回到亲生父母的身边,才是他走向悲剧人生的开始。
  不平等的对待,给易唯造成了极大的伤害,也导致易唯的性格渐渐发生变化,并走向了极端。
  易宏和赵珍夫妻两人,为了考虑易宣的感受,所以让易唯以养子的身份回到了易家。因为养子的身份,易唯被易家的那些亲戚看不起,后来发生了一些事情,易唯终于忍受不了大闹了一场,哭喊着说既然不愿意承认他才是亲生的,那么就将他送回到养母的身边去,易宏和赵珍见实在瞒不住了,这才公开了当年孩子抱错的真相。
  易宣知道自己不是父母亲生的孩子后大受打击,因为接受不了这样的事实而病倒,一直高烧不退,全家人都急得不行,易宏夫妻和大儿子一直守着他,说了很多安慰他的话,比如他永远都是他们最爱的孩子,永远都会对他最好的话,而他们也真的做到了。所以在易家,一切都以易宣为主,其他人的事情都要靠后。
 
 
第2章 不在乎
  回到易家之后,赵珍拿出了平面电脑递给易唯说:“易唯你看,这是宴会策划公司那边发过来的布置图,你看到时候就按这样布置行不行?要是有不满意的地方你告诉我,我马上通知他们修改,还有酒店发过来的蛋糕和菜色图也你看看吧。”
  易唯随便点了几下,就将平面电脑还给赵珍说:“就这样吧,挺好的。”
  “大少爷回来了。”站在赵珍身后的徐妈说道。
  赵珍抬头看过去问道:“今天怎么这么早回来?”
  “顺路回来换衣服和取份文件,马上又要出去的。”易博回答道。
  “这样啊,那你快去吧。”赵珍刚说完又突然叫道:“对了,你等一下,给易唯庆祝生日的日子定下来了,就在十天之后,你记得要准备好礼物啊。”
  “……知道了。”易博看了眼易唯后,对他妈说道:“食物记得一定不能有海鲜。”
  “这我当然知道,哪还用你提醒,你去忙你的去吧。”赵珍说道。
  易博点了点头,转身快往完楼上走。
  “那么你的生日宴会,就确定这么布置了。”赵珍笑着对说道:“我和你爸爸已经邀请了很多的朋友,到时候好好的热闹一下。”
  易唯点了点头,然后起身说道:“我回房休息一下,昨天晚上没有睡好。”
  “好,你去睡吧,这次宴会啊,妈妈肯定帮你办好,你放心吧。”赵珍高高兴兴的去准备宴会的事情了。
  易唯看了一眼赵珍,然后转身往楼梯边上走。
  二十岁的生日,对于他来说,庆祝或者不庆祝都无所谓,何况还不是在生日当天庆祝,那就更没有必要了,但是跟以往一样,他没有拒绝的权利,就算拒绝了他们也还是会按照他们自己的安排去做,因为这是易宏和赵珍夫妻给他的所谓补偿。
  这是第几次因为易宣而让他做出退让,然后再给他补偿,易唯已经记不清楚了,在他们心里,从来没有想过这些补偿究竟是不是他想要的,只要给了他补偿,他们就能安心的觉得对他没任何亏欠,他要是不接受,反而就成了他的错了,是他不懂体谅父母了。
  易唯走向自己的房间,易博正好从书房走出来,两人就好像没有看到对方一样,各自进入自己的房间。
  前世对易唯最狠的人之一,就是他的这个亲大哥易博了,这一世,只要有机会,他一定会报复回去的!
  易博是个弟控,只不过他弟控的对象当然不会是易唯,而是易宣。易唯刚回到易家的时候,易博对他还只是冷淡而已,在易唯大闹一场,让易宣知道抱错的真相后,他就开始厌恶易唯了。
  易宣对海鲜过敏,所以易家的厨房和餐桌上,是绝对不会出现海鲜食物的,但是易唯偏偏从小就最爱吃海鲜。有一次外出吃饭,易宏和赵珍让易唯和易宣点菜,易唯没有点别的,就点了一碗海鲜面。
  因为在进入酒店的时候,正好碰上熟人也来吃饭,易宏和赵珍就过去跟人打招呼去了。
  易宣闻着易唯的海鲜面觉得很香,但是知道自己海鲜过敏不能吃,看这那碗海鲜面,易宣突然产生了想要试试看父母是否真的还在乎他的想法,于是他让易唯分他一点。
  易唯并不知道易宣对海鲜过敏,于是用小碗给他分了小半碗面和汤后,易宣很快就把那小半碗面和汤吃掉了。当时两人都没有想到,就是这几口面和汤,让易宣休克进医院了,易宣自己都没有想到他过敏会这么严重。
  易唯当时都吓傻了,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在医院等待的时候,被赶来并愤怒不已的易博用力打了一巴掌。易唯从小到大从来没有挨过打,在回到易家之前,连句重话都没有人对他说过,被易博打了一巴掌后,完全忘记了脸上火辣辣的疼痛感,懵了好长时间,回到家之后才反应过来,然后大哭了一场。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