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在狗血文里当炮灰[穿书]——衾顾

时间:2020-02-13 10:52:13  作者:衾顾

   文案:

  叶皖正看到文中夜店服务生被男主妈妈给钱‘羞辱’的时候穿进书里去的
  一瞬间,他做了服务生大相径庭的决定——
  恶毒配角:一千万,离开我儿子!
  叶皖:阿姨我和你儿子是真心相爱的……得加钱。
  最后成功拿到两千万的叶皖美滋滋的离开了书中的深情男主角
  隔壁围观到全过程的许程溪一口茶差点喷出来,摸着下巴似笑非笑的看着叶皖离开的背影,清隽的眸子闪过一丝兴趣——
  虽说□□无情戏子无义,但这小炮灰也太干脆了点
  许程溪怜悯的给被当筹码加价的男主发了一条信息:哥们儿,恭喜你,如愿以偿的摆脱他了
  再见到叶皖的时候,他穿着干净的水洗色牛仔裤和白色衬衫
  黑色柔软的发丝趴在脸颊上,单纯而无辜,老老实实的在咖啡馆当服务生,眼睛弯弯的问:先生,你要喝什么?
  一点也看不出来夜色里的勾人魂魄呢,许程溪心头微微一动,修长的手指夹着一张名片递给他:你现在多少钱一晚?
  叶皖:……
  许程溪:我包你一年怎么样?
  叶皖:滚!老子不干!
  #沙雕穿书小甜饼,全程爆笑无虐
  #这是一个攻一心想救风尘到后来发现自家宝贝根本不风尘的故事
  #本文文风沙雕,逻辑感人,看者慎入
 
 
 
第1章 穿书
  “叶皖,我就不绕弯子了,明明白白的告诉你,我不允许你再纠缠我儿子。”
  被眼前妇人一句话唤回了现实,叶皖却依然是有些迷迷糊糊的。他看向眼前一身雍容华贵,手上脖子上带着的首饰能给人眼睛闪瞎的中年妇女,眼中是不加掩饰的茫然——他不过是睡了一觉而已,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安静的咖啡馆里,被眼前的女人一顿口吐芬芳呢?
  “呵,你开个价吧。”妇人摆弄着自己戒指上硕大的红宝石,一股有钱人的铜臭气几乎喷薄而出,讥讽的看着叶皖,不客气的说:“多少钱,你才能离开周行远?”
  周行远?!听到这个名字,叶皖瞳孔不禁微微缩了一下。
  这名字好生耳熟,不是他表妹给他的那本脑残的睡前读物里面的男主角的名字么?叶皖还清晰记得那本书名字就叫《收服豪门渣男》,一开始叶皖看这标题就觉得足够脑残,本不打算阅读。奈何表妹一通彩虹屁吹,搞的他无聊之下竟然真的看了起来。
  而且他不得不承认,虽然标题脑残了一些,但内容倒的确是有点吸引人。讲述的是万花丛中过的渣男男主角周行远被娱乐圈中当红小花女主角向梦阳吸引,继而收心的故事,中间各种纠结各种虐,十足十的一篇狗血文。
  而这本书看不到一小半,更让叶皖记忆深刻的是书中有个炮灰跟他同名同姓,是男主角曾经风流过的男n号之一,更悲催的还他妈是一个b。
  他当时怀疑表妹是拿这本书膈应他的,于是看到跟他同名同姓的炮灰被男主角妈妈找上门威胁,小炮灰黯然神伤的时候当即不再看,午睡补眠。
  难不成现在叶皖心下涌上了一个不可思议的想法,登时目光一凛,直直的看向对面的中年妇女:“你刚才说要给我一千万?”
  按照书中的剧情,这女人是这么说的,自己该他妈的不会穿越到这本书里面了吧?
  叶皖想到这个可能性,脸色就一阵的煞白,同时他敏锐的感觉到,脑子里一股不属于他的记忆,正不受控制的大量涌入,嗡嗡的让他脑子疼。
  “是,我是这么说的。”妇人看着他一下子白下来的脸,只觉得他装腔作势,不禁冷笑:“你刚才不是义正言辞的拒绝了么?我劝你别敬酒不吃吃罚酒,我们周家,不是你这种行为放荡的人能惹的起的!”
  行为放荡?叶皖一愣,随即想到他在书里面的身份是个以色侍人的b,真他妈的莫名其妙穿近书里这种奇葩事情都能让他摊上,就不能给他一个稍微炫酷点的身份!居然他妈的穿成了一个炮灰,男n号,还是个被男人cao屁股的牛郎!
  看这眼下的情形,自己应该是被风流的男主角包养的阶段。
  叶皖忍着心里的膈应,回忆起自己未看完的书中剧情,毫不犹豫的做了一个跟原身小炮灰截然相反的决定——
  “阿姨我和你儿子是真心相爱的,不过”他盯着女人一下子气极了的眼神,借机利益最大化的提出要求:“得加钱。”
  女人显然是没想到他会这么说,一时间不由得一愣,疑惑的眯了眯眼睛——她那儿子来拜托自己帮他打发这小b的时候,分明叮嘱过她别太过分,这个叶皖性子软又爱他爱的不可救药,让她给点钱态度好点打发了算了,也不枉跟他一场。
  怎么现在跟周行远形容的不大一样呢?爱他爱的不可救药?一千万都不满足?鬼话,分明是个狮子大张口的宵小之辈!
  “你,”女人眼神顿时阴沉了下来,有些狠厉的问:“你想怎么样?”
  叶皖是从事法律职业的,无论现在的场景多么让人觉得匪夷所思,甚至是脑子里嗡嗡作响的回忆,但他起码都能保持着表面上的冷静自持,这是他多年来养成的职业习惯。
  还有,如何将眼前的利益发挥到最大化。
  “我同意离开你儿子。”叶皖想了想,坦然开口:“两千万吧。”
  “两千万?!”女人气的直接站了起来,风度荡然无存,看着他咬牙切齿的说:“你还要不要脸?你不过是一个在夜店里□□的货色,身上有没有病都不知道,还好意思这么狮子大开口?!”
  什么纯洁无辜被迫堕落的小白花,都是周行远那家伙故意骗她的吧!
  “我会去检查身体的。”叶皖接受建议,诚恳的对她一点头,却不松口:“阿姨,笑贫不笑娼,我和您儿子若是正当的恋爱关系,现如今是您想用钱让我们分开,你买我卖,我开价属于正常合理的范畴。反之,若我是被您儿子包养,那解决问题更简单了,我开价钱您付款就能解决问题了。”
  他虽然脑子里莫名其妙的记忆一下子涌入了很多,但跟男主角的爱情故事叶皖现如今并没有理出个所以然。只能按照他所了解的情况,做出理智客观的分析结论,并且一本正经的看着惊呆了的女人,一锤定音:“请问您还有什么异议么?”
  女人:“”
  她莫名有种跟律师讲条件签合同的错觉,眼前这外表看起来柔顺乖巧的男孩,真是什么夜店的b么?
  见女人不说话,叶皖不禁有些疑惑的轻蹙眉头——他虽然只看了半本书,但他记得书中的男主角是相当相当有钱的存在。爽文男主,一向都是什么xx城首富,挥金如土,这么在意小小的两千万么?
  其实叶皖现在懵逼的很,一切行为都出自职业嗅觉,并不是非得要什么两千万,他只是想趁机答应了男主角妈妈跟男主角断了联系的要求。
  后半本书叶皖没看,只能推算剧情——一般男主或女主的妈妈出面拆散的时候,都是俩人处的最好的时候,自己不分手才需要家长来掺和。
  然而周行远最后可是要跟女主角在一起的啊!再说他又不是个gay,虽然书中小炮灰没收钱,坚决守护爱情,但叶皖可不想真的继续跟一个男人搅基。
  叶皖觉得厚颜无耻的加价收钱,这样更容易让男主角厌恶离开他吧。
  打着这样的算盘,这钱就算叶皖不打算要,他也非要不可。他既然被迫来到这本书里,就得既来之则安之,哭天喊地没用。作为炮灰,他想在一本无逻辑的小说里好好活着就得先远离男女主,活出自我不可。
  “你这嘴皮子倒是伶俐。”半晌,女人气的青白的脸溢出一丝冷笑,干脆的拿出一张卡丢给叶皖,低声说出一串密码,然后才嗤笑着羞辱他:“这样的巧嘴和脸蛋,不愧是出来卖的,就是能糊弄男人。钱你拿着滚远点,再也不要出现在我儿子面前。”
  “谢谢。”叶皖收下,甚至还礼貌的道了个谢,然而在女人要起身离开的时候,他还是谨慎的问了一句:“假如周行远再来找我呢?”
  女人脚步一顿,随后她仿佛听到了什么极度不可理喻的笑话一样,脸部扭曲的回头盯着叶皖:“周行远还会过来找你?小贱货,你做梦呢吧!”
  叶皖沉默片刻,无视了女人的出口成脏,反而还很是安心的一点头:“那我就放心了。”
  女人:“”
  “您也请放心。”叶皖也站了起来,非常真挚的说:“既然收了您的钱,我办事一定到位,假如他有万分之一的可能性来找我,我都会把他打走,您没意见吧?”
  女人握着皮包的手指不禁一紧,竟然不知道该说什么。
  安静的咖啡馆内人不多,隔了不远处坐着的一个男人听到了全程的对话,到此处实在是忍不住轻笑了一声,泄露的声音立刻引起了两个人的围观。
  叶皖顺着声音看过去,不禁微微一怔。
  那张桌子上坐着的实在是一个长相过于清隽英俊的男人,衣着打扮干净得体,偏生鼻梁上还架着一副无边框的眼镜,显的斯斯文文。
  能让这么一个浑身书卷气的男人笑出来,想必他和周行远母亲的对话实在是过于不堪入耳。
  叶皖忽然就有点不好意思,仓促的对还只盯着他的女人一点头,脚步匆匆的离开咖啡馆。
  “程溪。”女人盯着叶皖离开的背影看了半天,才有些气急败坏的转头:“你说那家伙到底是什么意思?”
  “姨。”刚才笑出声的男子就是她问的人,许程溪修长的手指轻点着桌面,也同样看向咖啡馆的大门,黑曜石一般的瞳孔里闪过一丝意味深长的笑意:“你管他态度如何,结果不正是你想要的么?”
  这倒说的也对,但怎么还是感觉这出戏演的这么不爽呢?女人微微有些郁闷的一蹙眉,半晌后轻吐口气,也不管这些了。
  “那程溪,你跟行远说一声吧,阿姨在商场约了人。”
  “好嘞姨。”许程溪二话不说的答应了下来,笑的如沐春风。
  待她离开后,许程溪脑子里还思索着平日里柔柔弱弱的小白花叶皖在他哥们儿看不到的地方,居然是这么的口齿伶俐条理清晰,根本不是省油的灯啊。然后慢条斯理的给周行远拨去了电话——
  “程溪。”那边秒接,周行远略有些焦灼的声音传来:“怎么样了?我妈搞定他没有。”
  “如你所愿。”许程溪声音淡淡的,听不出来什么情绪:“恭喜你,摆脱他了。”
 
 
第2章 会所
  叶皖的脑子里有一些原身的记忆,一些不甚清晰的,生硬的记忆。
  他记得属于原身回忆里的某些人名,某些地点和事情,但并不记得那些人或事情的具体模样。例如他脑子里知道有一个叫宋阳舒的人是他的朋友,但并不记得宋阳舒长什么样子。
  他甚至连原身所谓的男友周行远长什么样子都不记得,这还真是有些难搞。
  叶皖还没等来得及稍微悲春伤秋一下,就被接到的一个电话震惊了——
  “小皖皖。”电话那边的声音甜腻的吓人,有种雌雄莫辨的感觉,委屈巴巴的控诉着叶皖:“你最近怎么不来找姐妹们玩啦,被周哥养的太娇了吧?”
  “”叶皖:“您哪位?”
  “啊!”那头的陈鹤夸张的叫了起来:“小皖皖,你没搞错吧!你居然没存我的电话号码?”
  “我有存,陈鹤。”叶皖才想起来来电提醒的名字连忙补充,也不拐弯抹角,直白的问:“什么事儿?”
  “啊啊啊那你戏弄人家!”陈鹤娇嗔道:“过来玩嘛,带着你家周哥一起。”
  叶皖:“”
  他忍着暴怒想起来自己现在是个什么身份,思索片刻觉得这个陈鹤大概是原身这个b接客的时候认识的同僚,而那个周哥大概就是指的周行远。他揉了揉眉心,颇为头疼:“那个,我已经和周哥分手了。”
  陈鹤大惊:“啊!什么时候的事儿!?”
  叶皖:“十分钟以前吧。”
  “卧槽!”陈鹤的声音居然又惊又喜的:“你被他甩了?!”
  “算是吧。”叶皖懒的解释:“还有事么?”
  “有啊有啊,我说你这阵子怎么不出来,在家黯然神伤呢吧?”陈鹤了然的笑笑,活像一个皮条客:“出来,我在给你介绍一个好的。”
  叶皖被他这惊天动地的拉皮条行为呛的连连咳嗽,忙不迭的拒绝:“咳咳咳,不用了。”
  他这种拒绝在陈鹤耳朵里显然就是逃避,后者嘻嘻笑了笑:“别这样嘛,你在咱们这儿一向是很受欢迎的,你也知道呀,别被周哥甩了就失去信心了,你都跟了他大半年了,咱这儿多少姐妹眼红着呢!”
  陈鹤这偏男性的中性嗓音一口一个姐妹的,可让叶皖听着真别扭,他眉头抽动了一下,继续拒绝:“真不用了。”
  “你什么意思呀?”那边的陈鹤似乎是不高兴了,娇滴滴的声音冷落了下来:“叶皖,不给我面子是不是?你忘了你还欠着我钱呢?真要是让我不开心,我就去你家里找你去!”
  “”叶皖活了快要二十七年还没遇到过这样的人,他一口气憋在喉咙里,目瞪口呆了半晌才咬了咬牙,齿间崩出两个字:“地址。”
  “嘿嘿,装样。”陈赫开心了:“环脂啦,快点,等你哦。”
  欠钱的手短,叶皖憋屈的挂了电话,用滴滴查了半天才找到名叫‘环脂’的一家会所,手握银行卡咬牙切齿的去帮原身还债。
  想他叶皖从小到大都是年级前三的那种好学生,不抽烟喝酒,不熬夜打游戏,活的像个‘别人家的孩子’标准模板,像酒吧夜总会这种,别说去,是连路过都极其鲜少的。
  虽然进入社会之后,不可避免的就有些交际应酬,但叶皖也只是在酒桌上练就了还不错的酒量。每当上司经理提出要去夜店‘玩玩’的时候,他往往都是直接拒绝。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