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纯真丑闻——卡比丘

时间:2020-02-13 09:40:48  作者:卡比丘
  他出来前问了造型助理,得知徐可渝的妆要化很久,又不想太早去徐可渝房间隔壁的化妆室,就在房间坐了一小会儿。
  前天夜里,汤执在徐升的书房里,静静地等管家把徐可渝劝回房里,又像个好高中生一样,乖乖站着把徐升交代的功课背完了。
  江言把汤执送出去,简短地叮嘱了汤执几句。
  江言说,彦露小姐的生日晚宴,按照惯例,徐先生得陪在董事长身边,无法和汤执、徐小姐待在一起,又委婉地告诉汤执,徐可渝从小就不喜欢和亲戚交流,以前几乎从不在此类场合出现。
  这一次的生日宴,徐升原本也不打算让徐可渝出席,但徐彦露再三在徐董事长面前,向徐升提出邀请,说想在十八岁生日会上见见未来姐夫,最后徐董事长发话了,徐升才不得不同意汤执陪徐可渝出席。
  徐可渝和汤执的真实情况,除徐董事长之外,暂时无人知晓。因徐董事长是滨港大学最慷慨的捐赠者之一,滨港大学的外区分校重新录入了汤执大学后两年的学籍档案,汤执曾经的工作经历也已被悄然抹去。
  但发生过的事,只要有心人想找,总能找到证据。
  而如若婚姻的实情被曝光,必将成为徐家的最大丑闻。
  “其实徐先生也面临了很大的压力。”江言悄悄告诉汤执,因此汤执必须表现得万无一失,切记不可令人生疑。
  他们站在灯光柔和的走廊上低声谈话,书房的门没有完全关上,徐升在里面工作。
  他越过江言的肩膀,看到埋头在数字报表中的徐升,心里有很多迷惑,又觉得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徐升这么爱自找麻烦的人。
  宁可冒着大风险满足徐可渝的心愿,也不愿直接将她送去医院治疗。
  不过独自走回房间,穿过走廊,看见落地窗外的湖泊时,汤执突然发觉,答案好像似乎并不难猜。
  可能是因为妹妹像发了疯一样想要结婚,而母亲病危之际,说自己梦见女儿找到了可以依靠的人。
  ——因为徐升可以做到,所以他做了。
  徐升像是一个很难看见其他人的人。
  他是否重视徐可渝,重视程度几多,从不会在徐可渝面前表现出来。
  由汤执观察发现,徐升仿佛连自己都不爱。
  汤执解开西装的扣子,坐在窗边出神,管家的内线电话打过来了。
  他说:“汤先生,您的衣服还没换好吗?小姐在问了。”
  汤执说“好了”,放下电话,走下了楼。
  汤执进房时,化妆师的手停顿了一下,而后不大明显地冲他笑了笑。
  徐可渝没有回头,从镜子里看着他:“老公,你来了。”
  汤执走过去,俯身靠在徐可渝身旁,看镜子里的徐可渝。
  化妆师很有技巧,将徐可渝的雀斑遮起了大半,做出了清新自然的造型,徐可渝的脸精致了一圈,看上去虽然还是不大漂亮,却也有很特别的味道。
  “很好看。”汤执对她说。
  化妆助理在一旁替徐可渝调礼服,和汤执在镜中对视了一眼。
  “先生,”化妆师站起来,对汤执说,“我替您做一下发型。”
  汤执坐在徐可渝身边,化妆室的手很轻地碰到了汤执的脸颊,汤执便发觉徐可渝的脸色变得不大好看。
  她抬起头,盯着化妆师,眼神中带着不明显的攻击性,汤执心中一沉,叫她名字,和她对视着夸她漂亮,她的表情才稍稍缓和了一些,抬手摸着自己脖子上挂着的项链,问汤执:“我的项链好看吗?”
  项链的造型简单,不过一看便很贵重。汤执说好看,在心中花了两秒钟,简短地猜测是否是徐升亲自挑选的,很快发现自己想不出答案。
  徐彦露盛大的十八岁成人礼,在山下一间由徐氏控股的豪华酒店举办。
  徐彦露和徐明悟的父亲徐谨大宴八方,邀请了滨港几乎所有有地位的人物。
  汤执和徐可渝挽着手走进去,来到他们的圆桌坐下,并未获得太多关注。
  晚餐在七点半开始,餐点道道换上,徐可渝的情绪还算稳定,但是吃得不多。
  同一桌上的几位外戚对汤执和徐可渝之间的事很感兴趣,问了不少问题,汤执都按标准答案,一一答复。
  九点钟时,用餐结束了,在主持的介绍下,众人都起身,走向了餐厅外的舞场,徐彦露要在那里开舞。
  白色礼服的裙摆摇曳着,相机的闪光灯将舞场照的更加明亮,徐彦露与舞伴跳了成年一支华尔兹,而后走上台,吹灭蛋糕蜡烛,展示了据称是自己数年来攒下的、准备捐赠慈善基金会的高额支票,热泪盈眶地发表演讲,大谈成年后的远大理想。
  她看上去热心善良、温柔无害,与那天讥讽徐可渝的女孩判若两人。
  徐可渝则有些呆呆地低着头,汤执觉得她好像不是很舒服,便安抚地按了按她的肩膀,盯着身旁的装饰花柱开始想,徐升怎么还不出现。
  徐彦露准备切蛋糕时,徐董事长才在徐升的陪伴下姗姗来迟。
  她喜出望外地看着外祖父,切下第一块蛋糕,亲手端到外祖父面前,半跪下来,笑盈盈地轻声与他说话。
  在滨港,即便再不关注金融新闻的人,也不会不知道徐鹤甫。
  而在搜索徐氏的相关新闻时,汤执也见过不少次徐谨的名字。
  徐鹤甫对媒体的控制欲很强,不允许合作的媒体上出现任何与徐氏有关的负面新闻,因此媒体大多将徐谨称为徐氏未来的继承者,只有少数与徐氏合作很少的媒体,敢于隐晦地报道徐谨接连不断的花边新闻。
  而徐氏其余的家眷也时常占据各大版面,汤执有些好笑地想:无名无姓的只有徐升。
  虽然徐升现在站在最中心的位置,与汤执和徐可渝之间隔着许多距离,互相都看不清。
  餐后的舞会开始了,不知为什么,有不少客人来和徐可渝问好,要她介绍自己的未婚夫,徐可渝的神态十分焦虑,一声不吭地紧紧拉着汤执的胳膊,汤执都礼貌地替她回答了。
  终于走到舞场大门的边缘,汤执想带徐可渝去露台吹吹风,却被迎面而来的徐明悟和徐彦露拦住了去路。
  “可渝,”徐彦露换了一套裙子,手拿着一杯香槟,笑嘻嘻地说,“今天真漂亮,你老公一定爱死你了。”
  徐明悟站在一旁,身后还跟着几个同龄的男女,氛围与晨跑那天几乎无异。
  徐可渝退了一步,低下了头,攥紧了汤执的手腕,指甲几乎要陷进汤执的皮肉中。
  汤执忍者手腕的刺痛,安抚地在徐可渝耳边说“没关系”,又冲徐彦露笑了笑,说:“徐小姐,生日快乐。”
  徐彦露没理他,和徐明悟交换了一个眼神,两人喷笑出声,像在场没有他这个人似的,又执着地问徐可渝:“可渝,你老公几岁了啊?给我们介绍介绍嘛。”
  徐可渝终于抬起头,看了看汤执,松了少许手上的力气,对徐彦露说:“和我一样大。”
  “噢,”徐彦露笑得露出一口白牙,“那也不小了,在哪高就呢?”
  “是不是不上班。”徐明悟开口。
  他妹妹生日,自己也精心打扮了,看上去和徐升更像了少许,只是不知怎么,总好像差了一些。
  “那怎么行,”徐彦露夸张地与他一唱一和,“你哥也不帮他在公司安排份工作?”
  “不是法律系的……”她终于看向汤执,汤执没什么表情地和她对视,等她继续。
  只是不知为什么,徐彦露突然顿了顿,没说下去。
  “可渝,”过了安静的两秒,徐明悟突然接上,“男人得成家立业,你也催催你哥,别养废物养上瘾了,一个不够还养两个。”
  他说罢,身旁的人都哄笑了起来。
  几人站在舞场边缘的暗处,而场中已成成年人的社交场所,也无人发觉徐彦露这一位名义上的主角,在角落做什么。
  徐可渝好像有些难以自控,她躁动不安地后退着,汤执抬手把她搂住了,她就像找到了依靠一样,紧缩在汤执怀中,贴着汤执的部分微微颤抖着,
  “可渝,你怎么好像癫痫了一样?”徐明悟身后一个女孩开口,一脸故作姿态的担忧,“要不要带你去看看?”
  她话音未落,身后笑着的人突然安静了。
  有人让开了一条道,女孩也兀地噤声,向后看去,徐升低头看着她,面无表情地说:“借过。”
  她愣了两秒,让开了,徐升大步走到汤执身边,微微皱着眉看着汤执怀里的徐可渝,问他:“怎么了?”
  “和你可渝聊天呢。”徐明悟在一旁道,他没有别人那么怕徐升,不过表情与方才讥讽徐可渝时,又有了一些差别。
  徐明悟比徐升矮了大半个头,两人站在一起,就像摆在博物馆展柜的瓷器,和场外店里卖的拙劣赝品,让人觉得很是滑稽。
  徐升低头看着自己的妹妹,又转过身,俯视徐明悟,问:“聊什么?”
  “聊你妹夫啊,”徐明悟咧嘴笑了笑,低声道,“怎么也算半个徐家的人了,整天游手好闲的怎么行。”
  汤执偏过头去看徐升。
  徐升没有特意打扮,穿着灰色的西装,可能是因为他很少和汤执靠得这么近,汤执觉得他看起来好像比平时还要更高一些。
  徐升的表情很松弛,自若地和徐明悟对视,甚至微微对徐明悟笑了笑,说:“论游手好闲还是比不上你。”
  徐明悟脸色变了变,笑容冷了下来。
  身后的几个人都像是觉得场面尴尬,不适合他们留下,偷偷摸摸地作鸟兽散了。
  徐明悟瞪了徐升一会儿,才靠近他一步,低声问他:“你什么意思。”
  没等徐升说话,他又再压低了些声音,说:“你算什么东西,和外公贴得再紧,以后还不是要给我爸当狗。”
  徐升看着徐明悟,像觉得很有趣似的,问他:“是吗?你听谁说的。徐谨告诉你,我要给他当狗?”
  徐彦露在一旁,面色变得紧张和害怕了起来,拉了拉她哥哥的袖子,小声说:“哥,算了。”
  “——怎么了,明悟?”
  徐谨匆匆忙忙地走了过来,看见几人对峙的模样,眉头微微皱了起来。
  “没什么。”徐明悟说着,转身快步回到舞场之中,徐彦露也跟在他身后,提着裙摆,逃也似地跑走了。
  徐谨留下来,勉强地和徐升攀谈,问他发生了什么。
  徐升笑了笑,没说什么,只说:“可渝想先回去了。”
  徐谨便也没有多问,对徐可渝嘘寒问暖了一阵,便借故离开了。
  徐可渝终于从汤执怀里抬起了脸,叫了徐升一声:“哥。”
  徐升像是很不熟练似的,抬手摸了摸她的头,又看着汤执。
  “你先陪她回去。”他低声说。
  汤执低下头看着徐可渝,说好。徐升把手收了回去,不知怎么,抬手时手背碰到了汤执的下巴。
  汤执下意识地抬眼看他,徐升也愣了愣,不过没有表现出什么不悦,只是静静地垂下了手。
 
 
第9章 
  回去的路上,徐可渝起初一言不发。
  晚上发生的事,让汤执觉得有些讶异,他既不懂徐家纷繁复杂的关系,也不懂徐升在徐家究竟算是什么地位,唯一能确定的,只有徐升第一次见到他时,告诉他的那句“对可渝疏于关心”,绝对不是在谦虚。
  汤执十分怀疑,徐升根本就不知道每当徐可渝遇到某些亲戚时,会莫名受委屈。
  遥遥看见房子的灯光时,汤执叫了徐可渝的名字。
  徐可渝偏过头来看他,眼睛亮晶晶的。
  “你哥知道徐彦露那么对你吗?”汤执问她。
  他发觉后视镜中的司机抬头看了他们一眼,但他没有理会,而是专注地问徐可渝:“他是不是不知道?”
  徐可渝很轻地“嗯”了一声,突然平静地告诉汤执:“他以前不回家的,住在外公那边。”
  车在房门口停了下来,汤执替徐可渝开了车门,徐可渝走进去,管家等在门口。
  这天晚上,徐可渝有些失魂落魄,不像以前一样非要去汤执房间,自顾自走回了房。
  过了许久,汤执快要睡着的时候,徐可渝却忽然来敲了敲汤执的门。
  汤执没开门,隔着门问她:“怎么了?”
  徐可渝在外头很轻地对他说“谢谢”,然后就走了,很难得地又让汤执记起最早那个沉默寡言的徐可渝。
  他内向无害的,羞怯善良的高中同桌。
  说不清是为什么,可能单纯是闲着没事干,或者是拿人太多钱财,所以附赠很少的一点点关怀,第二天汤执起了个大早,站在楼梯旁,守到了徐升起床下楼。
  徐升衣冠楚楚,汤执还穿着睡衣,睡眼惺忪地挡在徐升面前,一边忍不住打了个哈欠,一边对他说:“徐总,早上好。”
  徐升并不怎么耐心地问汤执:“你有事吗?”看上去一副不想听到汤执说有事的表情。
  虽然打过腹稿,但真的和徐升面对面了,汤执又犹豫起来。
  说到底,他想对徐升说的话,都是徐升的家事,而他只是徐升雇来稳定徐可渝情绪的演员。
  徐升和徐可渝怎么沟通,和他没有关系。
  只是徐可渝昨晚像梦游似得在汤执房门口说的谢谢,总在汤执耳边回响,催汤执硬着头皮对徐升说:“徐小姐好像很需要你的关心,特别是和亲戚在一起的时候。”
  他本来还想继续告诉徐升,徐可渝两次遇见徐明悟兄妹时的详细经过,不过被徐升的眼神拦了下来。
  徐升看着汤执,起先没说话,只是他的神情,让汤执觉得他在建议自己立刻回房。
  汤执站着没动,又过了几秒,徐升开口了。
  “知道了。”徐升说。
  但紧接着,他又像提醒似的告诉汤执:“不过你不必真的当她是你太太。”
  汤执愣了愣,看着徐升,张了张嘴,道:“那倒没有。”
  徐升垂着眼,看了汤执片刻,突然又说:“昨天晚上你抱她的时候,不是很正常吗?”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