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纯真丑闻——卡比丘

时间:2020-02-13 09:40:48  作者:卡比丘
  徐可渝穿着第一套白纱出来的时候,汤执的萌宠新闻还没看完。
  听见徐升在一旁的清嗓提醒,他吓了一跳,惊惶地抬头,下意识地对徐可渝说:“你太美了,像仙女下凡。”
  徐可渝和接待小姐都笑了,汤执有些尴尬,又加了一句:“这件很适合你。”
  徐可渝抿起嘴唇,说:“还有好几套呢。”
  “那再试试别的,”汤执顺着她说,“或许还有更适合你的。”
  徐可渝点点头,接待小姐又把帘子拉了回去。
  汤执内心忐忑,看了徐升一眼,徐升也看着他,眉宇之间带着一些不悦:“太浮夸了。”
  “敷衍。”徐升又评价。
  “我是发自真心的,”汤执辩解,问徐升,“难道徐总觉得徐小姐不好看吗?”
  徐升不说话了,汤执又对他笑笑,道:“我觉得徐小姐美得很特别。”
  他看见徐升扯了扯嘴角,没说话,一时嘴快,问徐升:“徐总不信我?”
  徐升这才又看了他一眼,过了少时,合上手里的杂志,不怎么感兴趣似的说:“徐可渝和你比,倒确实是独特一点。”
  汤执没能完全理解徐升说话的意思,不知道徐升是说他丑还是说他不够特别,只知道自己有些自讨没趣。
  不过他前几天又见了钟律师一面,心情很好,此刻也没生气,装作没有听见他方才的讽刺,专注地看着徐升,低声下气道:“徐总,过两天我想去探视我妈。很久没去了,怕她担心。”
  徐升重新拿了一份报刊,读完头版,才头也不抬地说:“婚礼结束。”
  不知算不算错觉,汤执觉得气氛比徐可渝在时轻松了一点,没那么压抑。但汤执一惯擅长苦中作乐,徐升又一言不发地翻着报纸,他便觉得或许真的是错觉。
  没过多久,徐可渝换了一套新婚纱,帘子又打开了。
  汤执臆想出的轻松就像清晨初阳底下的雾,稍稍不注意,就无影无踪了。
 
 
第7章 
  徐可渝的晨跑计划取消了,但运动计划照旧,健身教练每周三次准时到访。
  汤执陪她练了一次,她觉得自己大汗淋漓的样子不好看,不愿让汤执陪着,汤执便白得了一些自由的时间。
  三月中旬,离婚礼还有两周的一个下午,江言突然通知汤执,说后天晚上徐升表妹的十八岁生日,要汤执和徐升、徐可渝一起去参加他们舅舅的家宴,还发了一份很大的文件给汤执,要汤执熟读背诵。
  汤执打开一看,文本前半部是是些令人头大的繁文缛节,后面大多是晚上宴会会出现的主人、宾客的身份、相片,最后附上了汤执自己都没见过的汤执简历。
  滨港大学法律系毕业生,曾在某大律师事务所实习。
  汤执给江言回了一个电话,江言接起来,汤执对他说:“江助理,我大学真的没毕业。”
  “汤先生,没有关系,”江言那头好像有什么事,轻声告诉汤执,“不用担心,就按上面的记。”又告诉汤执:“已经按您婚礼西服的尺寸,给您拿了一套成衣,晚上带来给您试穿。”
  还再一次叮嘱汤执,一定要将主客的资料记熟,以免出错。
  汤执没参加过此类场合,想起晨跑那天见过的徐可渝的亲戚,便又将相片的部分翻了一遍。
  徐明悟的照片拍得比本人好看一些,也更像徐升一些,或许是照相馆精修过。
  而那名要过生日的十八岁女孩儿,曾经带着不自知的尖酸,冲徐可渝喊“教教我驭夫之道”。
  汤执记性很好,翻阅一遍,就记得差不多了,徐可渝也午睡醒了,要汤执陪她看一部电影。
  这天徐升回来的比往常都早,徐可渝还在楼上上课,江言跟在她身后,手上提了一套西装。
  他把西装递给汤执,让汤执先试一试,如果尺寸不合适,还要再改。
  不知是西服偏小,还是汤执最近在徐可渝家过得太舒服,胖了一些,衬衫和西装都还算合身,只是裤子的腰勒得不太舒服。
  他走下楼,看见徐升坐在沙发上,江言站在一旁,两人或许在说汤执听不得的公事,因为见到汤执下来,江言立刻噤声了。
  汤执也不在意,只是告诉江言:“裤子有点小。”
  江言盯他,顿了一会儿,才说:“小吗?”
  “小,”汤执把西装脱下来,挽在肘间,不太舒服地说:“很紧,可不可以放大。”
  “有吗?”江言看着他,又顿了顿,才问。
  “嗯,”汤执低头,按着贴在胯骨的西裤,招呼江言,“你看这里——”
  江言便仿佛有些犹豫地走到汤执身边,低声问他:“哪里?”
  其实裤子小得不明显,只有脱下西装,靠得近一些,才能看见汤执的胯骨有些突起。
  “穿着有点不舒服,”可能是因为江言声音变轻,汤执也下意识放低了音量,好声好气地问江言,“能带去改改吗?”
  “喔……”江言声音更轻了少许,“明天让人带去——”
  “——不用改了,还有两天,”徐升突然开口,“你可以少吃几口。”
  “……”汤执莫名其妙地转头看徐升。
  徐升低着头在看文件,根本没看他,大概也不清楚他穿到底合不合身,说的话倒是理直气壮。
  可是汤执不太敢跟他唱反调,刚想说几句好话,让他通融通融,徐可渝和教练从楼上下来了。
  她看见汤执,呆了一下,而后慢慢向汤执靠过来。
  徐可渝的眼神让汤执有些不适。他不由得后退了一步,对徐可渝说:“我先上楼换衣服。”
  “不要换啊。”徐可渝小声地说。
  她贴近汤执,细声细气地叫他:“老公。”
  汤执浑身紧张,又退了两步,退到壁炉边,不能再退。
  他一把就能把她推开,可是不敢推,只好和坐在沙发上的徐升遥遥对视着,露出求助的表情。
  但徐可渝的哥哥并没有开口制止,他的眼神很平静,就像在表达,汤执被徐可渝逼到墙边是应该的。
  既然拿了好处就要干活,汤执在所有场景,都应当用语言或身体取悦徐可渝,反抗则决不被允许。
  徐可渝抱住了汤执,说:“你好像在和我求婚啊。”
  女孩子的身体很柔软,但抱汤执的力量出奇的大,几乎要把汤执勒得喘不过气来。
  起居室里只开了环灯,天色暗得很快,汤执的背紧贴着冰冷的大理石墙面,眼睛从徐升脸上移开,看着纱质窗帘外灰蒙的天空。
  徐升不开口,没人敢把房里的灯打开,徐可渝温暖的呼吸喷在他脖子上,让汤执很少有地想起了孩提时代最痛苦的那一天。
  汤执想起他以为自己已经永远不会再去想的事。
  他觉得徐可渝抱得更紧了,让他的胸口很痛,好像有一个很幼小的、很恐惧的汤执正在执着又拼命地大声地呼救。
  但是不知为什么,可能是因为汤执已经长大了,因为汤执是大人了,呼救也没有用了,轮到他去救他的母亲,于是理智从泥潭里爬出来,指使着汤执机械地把手放到了徐可渝肩膀上,轻声对徐可渝说:“是吗?”
  “那你愿意吗?”他又低下头,问徐可渝。
  说完,他恍惚地把目光抬起来,看向江言站着的方向,江言好似在躲避他,很快就低下了头,汤执才又看向徐升。
  徐升好像很轻微地皱了眉头,汤执也不能确定,因为他们离得有些远。
  “我当然愿意。”徐可渝回答他。
  她终于放开了汤执,徐升也开口说话了。
  他说:“江言,把项链和手镯拿给她。”
  江言怔了怔,快步走向玄关,提了两个袋子过来。
  “去试试。”徐升对徐可渝说。
  徐可渝有些害羞地接过来,对徐升说谢谢,又对汤执笑了笑,说:“老公,等我。”而后转身走向了一楼长廊底的更衣室。
  汤执看她走进房间,感官才忽而回潮,血液涌入了他的四肢,大脑和四肢都麻得几乎失去知觉。
  他很久没有这种感觉,变得无法进行复杂的思考,俯身捡起了不知何时掉在地上的西装,低声说:“我先上楼。”
  没人回应他,他便往楼梯走去。经过徐升坐着的沙发时,汤执被地毯绊了一下,手抓住了沙发背的木头,才没摔倒。
  他站稳了,要继续走,徐升叫住他:“汤执。”
  汤执回过头,看着徐升。
  徐升的脸处在光与暗的界限,汤执看不清他的表情,只能看到徐升眉弓和鼻梁的轮廓。
  “江言给你的东西,”徐升说,“你背熟。”
  汤执说“好”,然后走上了楼。
  半小时后,女佣来了,请汤执下楼吃晚餐。
  汤执下了楼,想到穿着太窄的裤子时不适的感觉,以及徐升说的“少吃几口”,就真的没敢多吃。
  徐可渝注意到汤执没吃多少,问了汤执一句:“怎么吃得这么少。”
  “是不是不舒服,”她又说,“你刚才都没有等到我试好项链。”
  徐升抬起了头,汤执立刻否认:“下午你上课的时候,我吃了太多点心。”
  她点了点头,没有再问。
  餐后,徐可渝的心理医生到了,和她去了三楼,汤执回了自己的房间。
  汤执不陪徐可渝的时候,最常做的事是在房间里开着电视,坐在躺椅上什么都不想地发呆。
  不过这晚,他没发多久呆,管家突然敲开了他的门。
  管家替徐升传话:“汤先生,少爷想问您,他要您背的东西,您背得怎么样了。”
  汤执礼貌地回答:“我都背好了。”
  管家顿了顿,说:“您看,我能不能抽几个,您背给我听一下。”
  或许是晚饭没吃饱,汤执情绪有些烦躁,不过还是答应了。
  管家低头拿着手机,选照片给汤执看。
  汤执答了几个,说得口干舌燥,以为差不多了,见管家却还没有停下的意思,便打断了他:“还要抽啊,不是说几个吗?。”
  管家颔首道:“少爷说最好背全。”
  “……”汤执不想再像傻子一样站在房间门口,背诵徐家族谱,推脱道,“不是后天才去么,剩下的我都忘了,明晚再抽吧,我想先洗澡了。”
  管家有些为难地说了好。
  不料汤执洗完澡出来,管家又来敲门了。
  “少爷请您去一趟。”他说。
  汤执只好跟着他穿过走廊,绕过景观玻璃,来到没有到过的徐升的书房。
  徐升的书房比汤执住的客房还要宽敞。
  他坐在巨大的木质办公桌后看文件,江言坐在他身旁不远处的另一个小书桌后。汤执一进去,管家在他身后将门关上了。
  汤执走过去,发现徐升的书桌上摆着切好的水果,很想拿一块吃,刚伸出手,徐升抬头看了他一眼:“坐。”
  “徐总,”汤执坐下了,忍不住指了指水果,问,“我能吃吗?”
  徐升皱了一下眉头,和他对视几秒,拒绝了:“不行。”
  汤执很饿又很无奈,只好问:“找我有什么事吗?”
  “请您把资料背熟,”一旁的江言出声了,“这次的生日宴会有很多重要人物参加,所有信息都不能记错。”
  汤执既有些苦恼,也有些厌烦:“我可以不去吗?”
  “不可以。”江言道。
  汤执想回房间,没办法地和江言坦白:“江助理,我已经记熟了。”
  江言便要他从头背诵,他只好背了起来,背了一两页,看江言好似有些诧异,便趁机问:“还要继续吗?”
  “继续。”徐升把目光从文件上收回了,投向汤执。
  “……可是我有点渴,”汤执无奈至极,转过头询问江言,“江助理,请问有喝的吗?”
  江言起身帮他倒了一杯水,汤执喝了两口,才继续慢吞吞地背。
  徐升几乎没有看他,就像房里并没人在说话似的,埋头看着报表,只有当汤执记不清内容,语速变慢时,他才会抬头看汤执一眼。
  汤执觉得自己好像重回中学语文课堂,背着枯燥的课文,饿得昏昏欲睡。
  在即将背到徐明悟时,他突然听见房间外面有一阵骚动。
  书房的隔音很好,只能模模糊糊听见徐可渝和管家的声音夹杂在一起,却听不见具体说了什么。
  汤执停了下来,他饿得有些低血糖,眼前发黑,也管不了那么多了,趁徐升和江言也关注门外的动静,赶紧靠近果盘叉了一块橙子塞进嘴里。
  他很明显地感到徐升发现了,正转头盯着自己,可是因为太饿,厚着脸皮低着头假装没注意到徐升的颜色,又吃了一块。
  过了几秒钟,书房的内线电话响了起来,江言接起来,徐升开口说:“免提。”
  江言便按了免提的按钮,又把无线电话放在徐升面前。
  管家在那头道:“江助理,小姐刚才去敲了汤先生的门,汤先生没开,她想问问汤先生是不是在少爷这里。”
  江言没说话,等徐升决定。
  汤执嘴里塞得鼓鼓的,也有些紧张地抬起头盯着徐升。
  徐升板着脸和汤执对视了几秒,告诉管家:“不在。”
 
 
第8章 
  参加晚宴的下午,造型师来了家里。他先得给徐可渝化妆,便请助理陪汤执去换衣服。
  汤执没有被辅助更衣的习惯,婉拒了,独自回到了房间。
  也不知是真的饿了两天就瘦了,还是单纯错觉,穿上同一条西裤,汤执只觉得微微有些紧绷,没那么不舒服了。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