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纯真丑闻——卡比丘

时间:2020-02-13 09:40:48  作者:卡比丘
  窗帘合着,房里还是黑的。
  汤执昏沉地躺在被褥间。徐升已经不在他身边了。轻而快的键盘敲击声从不知哪里传出来。
  汤执没睁开眼,又躺了一小会儿,听见徐升说话的声音。
  徐升压低了声音,说“好”和“可以”。
  汤执缓慢地坐了起来,看见徐升坐在不远处的沙发上。
  可能是余光察觉到汤执醒了,徐升敲键盘的动作停了,他看向汤执的方向,随即合上电脑,放在一旁,告诉电话那头的人“等会儿说”,而后摘下耳机,站起来,朝汤执走来。
  徐升似乎已经穿戴整齐,而汤执身上的睡袍因为过于宽大,两肩都滑落了,堆在手臂上。
  汤执有气无力地拢好了。
  “醒了?”徐升走到床边,问汤执。
  汤执看不清徐升的脸孔,眼神也没什么焦距,“嗯”了一声。
  他觉得自己全身都不舒服,但不想错过和徐升的约会,因为汤执从来没约过会。
  “今天去哪呢,”汤执问徐升,“你有想去的地方吗?”
  他昨晚入睡前想了一下,觉得徐升或许会愿意去市立天文中心,但也或许不喜欢。
  因为徐升几乎没有任何工作之外的生活,唯一喜欢的东西可能只有更衣室里的模型。
  汤执还没问出口,徐升突然告诉他:“我让江言订了餐厅。”
  “海底的那间。”徐升又说。
  汤执呆了呆不久后想了起来,问徐升:“你上次跟人约会那家啊?”
  徐升好像噎了一下,隔了片刻,才说:“嗯,我当时说了会带你去。”
  汤执愣了几秒,心情有点复杂地反问徐升:“有吗。”
  他不是不记得,而是不大想去。
  徐升说“有”,汤执不说话了。
  应该是感觉到汤执的不情愿,过了几秒,徐升问汤执:“要换吗?”
  顿了顿,他又说:“我以为你想去。”
  “……”汤执在黑暗中坐着,不知道该说什么。
  如果不是徐升提起,汤执根本不会想到那里。
  因为徐升和赵韶约会的那一整天,汤执几乎都没有好的回忆,连带对这间餐厅没有兴趣。
  最后汤执实事求是地向徐升求教:“为什么会觉得我想去啊?”
  交谈间,徐升伸手,把电动窗帘按开了一部分,暗淡的天色从纱帘另一端透进房间。
  汤执看清了徐升,徐升大概也看清了汤执。
  徐升穿着白衬衫,没有打领带,微微垂着眼睛,伸出手,碰了一下汤执的脸颊,又看了汤执一会儿,说:“你不是喜欢看那些动物视频吗。”
  “那间餐厅能看到很多热带鱼,”他简单地告诉汤执,“那天赵韶还没来的时候,我——”
  徐升忽而停顿了片刻,用有些低的声音说:“我坐在位置上,一直在想,觉得你会很喜欢。”
  汤执看着徐升,忽然因为徐升的话而脸颊发热,也心跳加快。
  徐升好像是不好意思了,移开目光,装作很理智的样子。
  “你不想去就换一家。”他看着窗外说。
  “没有不想,”汤执想都没想,脱口而出,“我是很喜欢热带鱼。”
  汤执仰着脸,看着徐升,徐升脸上没有太多表情,仿佛被动地在等汤执再去哄他。
  “徐升。”汤执叫他,他瞥了汤执一眼。
  徐升性格绝对算不上好,但是汤执觉得他很可爱,就又坐起来一点,拜托徐升:“你带我去吧。”
  徐升终于正眼看汤执了。
  汤执跪起来,抱住徐升的腰,半趴在徐升身上,脸颊贴紧他:“带我去吧。”
  徐升按着汤执的背,最后说“好”。
  徐升仍旧自己开车,他们沿着柏油道一路向下。
  太阳在云翳后方,制造出一片灰蓝色的天空,为滨港提供分量刚好的日光。
  经过还停着两台卡车的主宅时,徐升对汤执说:“早上帮你关闹钟,看到阿姨给你发消息了。”
  汤执打开来看,看到席曼香问他晚饭回不回家。
  他有些犹豫,顺手一划,划到了短信的主界面,看见自己唯独留下的两个窗口,突然感到受惊和慌张。
  汤执看了看徐升,徐升的表情很正常,他抓着手机,踟蹰着,问徐升:“你看了吗。”
  徐升目视前方,过了几秒,告诉汤执:“看了。”
  汤执安静了。
  “你回家吗?”徐升自然地问他,“今晚。”
  汤执说:“我不知道。”
  徐升看了汤执一眼,汤执两手拿着手机,一副很苦恼的样子。徐升本来想告诉汤执,他明天要去顿市待六天,汤执却突然说:“我妈可能连同性恋是什么都不知道。”
  徐升愣了愣,险些错过转弯。
  但汤执没再往下说了,低头回了一条不知道什么。
  为了缓解内心的起伏,徐升打开了车载广播,还把声音放大了一些。
  在汤执记忆中,徐升从来没有听过车载广播。
  徐升的车里只会播放一类既不会让人很享受,也不会被扰乱心神的无趣的提琴合奏乐。
  这天他们听了一路的怀旧电台音乐。
  播到一首席曼香最近总是在家里放的老歌。
  汤执正无聊地跟着音乐摇摇摆摆,听见徐升开口说:“我父母跟着这首歌跳过舞。”
  汤执看了看徐升,徐升又说:“很多年前,在首都家里。”
  徐升说得很随意,好像只是在随便跟汤执聊天,忽然确实像一个会背着家人偷藏航天模型的大男生,具有喜怒哀乐,以及个人爱好。
  到了海底餐厅,徐升停好车,两人走进去。四面八方都是挡住海水的玻璃,汤执看到了徐升说的热带鱼。
  胖胖的、五彩斑斓的鱼类成群成对在珊瑚礁中穿梭。
  汤执看了好一会儿,对徐升说“很可爱”。
  徐升心想果然如此,内心有些许自得。
  在蓝水的包围中,他们吃了一套两小时的餐。下午三点从餐厅出来,汤执吃得很饱,想要消食。
  徐升临时提议再去一次海洋馆。
  海洋馆的南极特展已经结束,换作了北极特展。
  广告上写,所有北极熊、北极兔、驯鹿和格陵兰鲨鱼玩偶及挂件统统八折。
  工作日的下午的海洋馆人不多,也没有人排队,汤执去买了票,带徐升往门口走。
  工作人员扫了一张票,汤执又划到下一张,告诉工作人员:“两张。”
  对方抬头看了站在汤执身后的徐升一眼,扫了下一张。
  进门后,他们经过浅海区,深海区,水母区,还有主题展区。
  北极区仍然有点冷,徐升看到汤执抱了抱手臂,把外套脱下来,披在汤执的肩膀上,陪汤执在展区来回溜达。
  徐升觉得汤执喜欢上了北极兔,路过了好几次北极兔的窗口,每次都逗留看一会儿,还念念有词,说“好大的兔子”“北极兔腿真长”。
  一副非常喜欢的模样。
  徐升觉得走来走去的汤执非常可爱,想陪他在展馆多待一会儿,发了信息问江言:北极兔有没有办法饲养。
  到了四点,汤执决定离开北极展区,他们乘坐电梯上楼,进入临近出口处的一个没有其他人的贝类小展区。
  等最后看完展区,约会可能就结束了。
  汤执在某种漂亮的贝壳前停下脚步,徐升走到他身旁的时候,汤执脱了外套,还给了徐升。
  徐升接了,挽在肘间,汤执伸手过来,拉住了徐升的手。
  汤执的手很柔软,眼睛很大。
  展区大约有十平米,是一块幽暗的六角形区域。
  地毯是深紫色的,墙面是深蓝色,墙面上鱼缸里的海水把波光印到地毯和汤执的白衬衫上。
  “徐升。”汤执看了一眼展区的入口,凑过来吻了徐升。
  汤执身上有一种异常甜蜜的纯真气息,徐升确定会让很多人沉迷。
  但他没有亲其他任何一个人,只亲了徐升,然后后退了一点,看上去有点脸红。
  “徐升,”汤执对徐升说,“我没有谈过恋爱。”
  “什么都不会,”他说,“不过拒绝说过很多。”
  “我知道你以前一点都不喜欢我,很少碰到这么不喜欢我的人,所以在你面前很没自信,也没有想过在一起。”
  他用漂亮的眼睛看着徐升,眼睛里有羞涩和认真。
  “但是认识你之后,”汤执说,“我才知道喜欢的感觉。”
  汤执对徐升说“你给我打一个电话,发一个消我都会很开心”,说“想和你在一起。”
  他又吻了徐升,徐升也吻他。
  在小小的、昏暗的展区,汤执被徐升抱在怀里,小声地问徐升“你今天晚上愿不愿意跟我回家吃饭”。
  徐升说可以。
  从海洋馆前往汤执暂居的小区的路上,徐升接到江言的电话,他忘了自己问过北极兔购买事宜,让汤执帮他听。
  汤执按了免提,江言的声音在狭小的车厢里响起来。
  他说:“徐先生,我咨询了专业人士,北极兔不是很适合饲养,非要养的话,要先做出一个冷库。像您在度假区那栋房子的酒窖,要这个大小,可以用来改造。”
  汤执听愣了,转头看着徐升,觉得徐升的表情变得有点尴尬。徐升说对江言说“知道了”,拿过汤执手里的手机,把电话挂了。
  “徐总,”汤执问他,“你要养兔子啊。”
  徐升没说话,打开了一点窗。
  滨港不好不坏的空气进入车厢。
  由于临近圣诞季,街边都挂起起红绿相间的彩灯和装饰,他们路过不同的店铺,也听到不同的圣诞音乐。
  汤执看着窗外,过了一会儿,听徐升叫他名字,他转头去看。
  徐升目视前方,问他:“你想要吗?”
  “想要的话就把地窖改一改。”徐升说。
  滨港市区街头的风带有一种汤执和徐升共同生活的旧日的气味。
  沉重、遗憾、不堪回忆、痛苦和失落都浸泡其中。
  但是旧世界将要倾倒,新世界会来。
  汤执看着徐升,觉得自己想了很多,但其实也没有让徐升等很久,对徐升说出了自己十几岁时的愿望:“我想养一只荷兰侏儒兔。”
  大约就在被骗子骗钱的那段时间,汤执非常想要一只白色的荷兰侏儒兔。
  去过不下五次宠物店看兔子,但是既没有钱,也没有地方养。
  徐升看了他一眼,汤执以为徐升要问他,想养的兔子名字怎么会这么奇怪。
  但是徐升没有问就说“可以”。
  没有任何附加条件。
  ____End
  作者有话说:
  虽然不喜欢完结,但是还是决定在这个位置把正文结束!谢谢大家的喜欢和陪伴。之后会有番外!不过没有想好要写什么!大家说说看呢!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