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莫能】stay gold——爱皮恨骨

时间:2020-02-13 09:40:15  作者:爱皮恨骨
  能天使被他绕晕了,她想成为谁,谁又想成为她?旁边一个人挤过来,大声的说,“放过这个女孩子,也放过爱情吧,爱情就只是爱情而已!”那个人拉着能天使到一边的沙发坐下,能天使喜欢她有力又粗糙的手掌。“你不能再喝了,再喝你明天恐怕就要在大街的路边上醒过来了。”
  “好。”能天使乖巧地点点头。
  “真可怜。”这个女人轻轻用手心抚摸着能天使的脸,她是不是把她当成失恋买醉的人了?能天使挣扎着坐直,“其实我只是思念,谈不上爱情那么宏大…”
  “但爱情也不宏大啊。”女人微笑着,“不过我理解你。”
  能天使迷恋这种感觉,两个人明明素不相识,但此刻她却可以相信另外一个人的双手。我们同根同源,我们同属于此…我们都是宇宙中沉睡的一颗孢子。
  .
  .
  .
  第二天能天使在自己的公寓内醒来,头痛欲裂,她晃晃悠悠地走出卧室,发现山今在做早饭,神态自若。
  “昨天晚上…”
  “你喝多了。”山今递给她一杯温水,“你绝对想不到你昨天晚上干了什么。”
  能天使一屁股坐到沙发里,拿着水一脸狐疑,她不会哭着叫着喊莫斯提马的名字吧?那她不如立刻爬上拉特兰最高的钟楼然后跳下去。“…我做了什么?”
  “我找到你时你躺在沙发上一动不动,我还以为你睡着了,结果你突然睁开眼拿着吉他开始弹赞美诗!”山今一脸回味的表情,“然后全世界的瘾君子们突然像群小绵羊一样安静下来围着你唱起歌来,若非亲眼所见真是难以想象……萨科塔人。地道的萨科塔人。我以为我还算比较了解你们,看来还远远不够。”
  能天使把手盖到眼睛上——在酒吧里唱赞美诗?
  “不愧是我…?”她喃喃自语。
  “不愧是你。”山今点头称是,她把粥盛出来,“我和莫斯提马费了好大劲才把你拉走扛回来的,你真是能闹…”
  “…等等?谁?”
  “什么?”
  “你和谁?”
  “莫斯提马啊。那个蓝头发天使,你的朋友。我叫错名字了?”
  能天使猛地蹦起来,“什么?莫斯提马来了?她在哪儿?”她环顾四周,似乎莫斯提马就藏在周围的空气里,但隐着身看不见。
  “她走了。临走之前她说她今天来找你。”
  “真的假的?她一声招呼也没跟我说啊?”
  “真的,千真万确,我自己一个人怎么可能治的了你把你扛回来?”
  能天使慢慢坐回沙发里,瞪大眼睛回想昨天晚上的情形,但脑子里一片空白。她一脸不相信的表情。“我…”
  “怎么了?”
  “我没发酒疯吧?除了唱歌…?完了,我肯定很丢人。”能天使有点不好意思,又有点还没从震惊中复苏回来的迷茫。
  “没有,其实你们在酒吧里唱歌的场面还莫名其妙叫人有点感动。然后你就一直在自己嘟囔,我们也听不懂你在说什么……回来的路上莫斯提马还跟我说了一点你的事。”
  “她说什么了?”能天使头发炸起来。
  “好话啦。”
  能天使的头发又软回去了。
  “你不洗洗脸打扮一下?现在看起来很憔悴哦。”山今提醒她。
  “啊,反正昨天晚上肯定丑死了。不在乎啦。”话虽这么说着,能天使还是拖着身子去洗脸。
  洗完脸她回到卧室换衣服,结果又摔到床上睡着了。大脑一片朦胧,再次意识清明时她感觉到有一只手在爱抚她的鬓发,轻柔地,缓慢地,反复地。外面似乎在下大雨,有雨滴敲打玻璃的声音。伴着舒适她又沉沉睡去,这一次醒来时是黄昏了。
  能天使感觉好多了,屋子里没声,好像就她一个人。似曾相识的时空错乱感,能天使回想了一下,想起来很久之前的那个下午。怎么回事?她的生活自诞生以来一直都是平安喜乐的,她是世间少有的幸运儿,但自从莫斯提马出现,她就失控,她每次失控都和她有关。可没有人告诉她爱情的后遗症这么严重——时隔半年后她还为了一个只是共同生活了两个月的人醉酒。
  莫斯提马根本就不知道她有多爱她。
  .
  .
  .
  莫斯提马真正出现是在夜色笼罩四方的时候。她和山今一起回来的,两个人提着大包小包的菜,有说有笑地开了门,把菜塞进冰箱,开了酒,走进厨房。能天使在旁边不知道说什么好,反倒是她格格不入,像个外人。
  她惴惴不安地等了许久,设想了许多莫斯提马如果出现她该怎么办,但最后所有的想法又被她刻意忽略了,反正事情从来不按她的想法来,不如老老实实在这里等着不变以应百变得好——现在果然又是她想不到的场面。等到她回过神来想帮忙做饭时,莫斯提马才笑着对她说了第一句话,“得了,我们都知道你做饭的技术,还是出去等着吃吧。”
  她和山今相视一笑,交换了一个默契的眼神。能天使看看莫斯提马,又看看山今,用眼神审问她你们俩怎么突然这么好?山今耸耸肩,莫斯提马是个很好相处的人。
  你之前还说她像卡皇,叫人心慌,能天使暗自腹诽。
  在饭桌上,能天使发现莫斯提马温柔得不可思议,她一晚上都没有露出她那标志性的冷笑,眼神从没有像在夏宫时那般刻薄,她说话很风趣幽默,和山今大谈龙门的风情,她似乎对龙门很熟悉,谈起某家小吃,某个建筑时两个人经常不约而同爆发出笑声,频频点头。能天使没去过龙门插不上嘴,但不在局中她反而能意识到莫斯提马其实在套山今的话。一顿饭下来,莫斯提马露出满意的笑容——能天使肯定她已经把山今的背景套了个七七八八。
  能天使不明白她那么做是为了什么——她为什么突然对一个素不相识的人那么感兴趣?
  饮进了最后的酒,莫斯提马转向一直被冷落的能天使,“你昨天喝的一塌糊涂。”
  “考完试了啊。”
  “那也不能喝成那样吧。”
  “就那么一次。之前好几月我都没喝酒的。”
  “我记得夏天的时候可没那么叛逆。”莫斯提马似笑非笑地看着她,“是不是因为你姐姐从不来管你,没什么好叛逆的,所以才那么乖?”
  为什么她对她那么严厉?
  “能天使很乖?”山今瞪大眼睛问。
  “看来现在不了。”莫斯提马挑眉。
  “不要再拿我开涮了。”
  莫斯提马非常轻微摇摇头,又问她们俩要不要一起出去逛逛。山今立马说,“我明天早上还得给家里寄点东西,今天晚上收拾一下,你们俩去吧。”
  暴雨刚刚过去,这座城市早上行人很少,店铺也大都关了门,一派冷冷清清的样子。空气里还有很重的湿气。风很冷。鹅卵石路闪着路灯的冷光。她们在街上走着,谁也没先开口说话,莫斯提马身上亲和的气息散去,重又变回来能天使熟悉的那个她。又走出去一段路,莫斯提马看了能天使一眼,叫她把手递给她。能天使不明所以,把手伸过去,莫斯提马爱怜地抚摸她手上的厚茧和挫伤留下的疤痕,能天使立马原谅了她今天晚上的冷淡。
  “备考很累吧。”
  “还好。”
  两个人又走了一会儿。
  “山今说你昨天晚上送我回来的。”能天使说。
  “嗯。她们围着你唱歌时,我就在旁边。在酒吧唱赞美诗…”
  能天使笑起来,“真有我的风格,对吧?”
  “如果我会画画,真应该把那一幕画下来。”
  两个人对视一眼,不约而同地说,“世界名画。”能天使哈哈大笑,她开始在鹅卵石上跳来跳去,躲避水洼。“你怎么突然出现在这里?”
  “有一点工作上的事要办。”
  “你能待多久?”
  “大概两天。怎么了?”
  “明天我们举行毕业典礼,你想不想去看看?”
  “我能去?”
  “我邀请你。”
  莫斯提马沉默了好一会儿后才说,“……要是你姐姐也在这里就好了。本该由她来见证你最好的时光。”
  能天使想了一下,“姐姐最近也很忙,好久没联系我了。我们俩都很忙。”
  莫斯提马不说话了,只是反复摩挲着能天使指腹和虎口的茧子。
  能天使想起来什么,“你怎么和山今混的那么熟?”
  “因为她是你的室友啊。防人之心不可无,总得知根知底才好。”
  “太敏感啦,山今是个好人,我平时和她相处能看得出来。”
  “好,你有数就行。”
  她们最终在一家典雅的小旅馆前停下,这间旅馆的橘光朦朦胧胧,并且忽明忽暗,好像有萤火虫或者小精灵居住在灯里一样。门上挂了风铃,门脚边是几盆白玫瑰。能天使几乎是一眼就爱上了这家店,她喜欢这种神秘的气氛。
  “我这俩天就在这里住。”莫斯提马说。
  “你要进去了?”
  “我们往回走,我把你送回去,我再回来。”
  “我自己一个人可以回去啊。我有灯,很安全的。”她指指自己的光环。
  莫斯提马见状停下脚步,无可奈何地笑起来,“我是怕你孤单啊。”
  能天使顿时失语。莫斯提马其实,还是,一直很看得懂她。可既然她那么明白,为什么不明白能天使又何尝忍心她再自己一个人走回来?这么来来回回相送,永远没有尽头……她们俩在风里面对面站着,像被小精灵惩罚变成雕像了一样。
  能天使环顾四周,突然她想起来一件尘封的往事,那真是一件很久很久以前的事了。有一次她跟着姐姐,偷偷溜进酒吧玩。她那时候还很小,从来没有进去过,一进去后立马被浓烈的酒味儿呛得打喷嚏流眼泪,旁边有个小女孩被她滑稽的反应搞得哈哈大笑。她抹干眼泪,看着那个小女孩,她们俩谁也没说话。能天使一直都是孩子王,很容易和陌生小孩玩到一起,但她没有靠近那个陌生的女孩。她们俩就那么看着彼此,能天使觉得宇宙都暂停在小女孩的眼睛里了。突然姐姐又惊又怒地叫她的名字,能天使立马撒腿就跑。其实那几秒里她大可以好好看一眼那张再也见不到的脸,但她同时也感觉到一种叫人恐惧的气氛:时间,不停消逝的时间,周围的人在吵吵嚷嚷,他们想让酒保多拿点酒,再把窗子打开透气,还有啤酒杯碰撞作响,永不休止的笑声和窃窃私语声,一层层地包围着她,如同一条河横亘在她与那个女孩之间。但她还是回头看了一眼,她发现那女孩也看着她,目不转睛,然后那女孩突然笑了,能天使自己也是。接着她便被姐姐揪住拎回家训了一顿。从那之后,能天使意识到自己与别人的不同之处。
  莫斯提马问她在发什么呆,能天使便把这件小事跟她讲了。
  “后来再也没见过?”莫斯提马问。
  “再也没有。也许见过,但我也认不出来了。”
  “把她放在记忆里比较好。”
  能天使点点头,“与那个女孩相遇的能天使一直停留在那个酒馆里,同时我依然向前遇见未知,这两者一点也不矛盾,把时间还给时间…”
  “把时间还给时间…”莫斯提马慢慢地重复这句话,似乎在缓缓咀嚼每一个字帖,她突然问,“你也把那个吻留给那天的能天使了?”
  能天使愣住了,鲜活的夏日记忆一下子涌入大脑,她从没有想过莫斯提马会以这种方式在这个地方提起那个吻。她措手不及,说不出话,只能点点头。她以为她们俩活着的时候都不会提起那个吻了。
  “那我也留给那天的莫斯提马。”
  能天使睁大眼睛,“我以为你早就那么做了。”
  莫斯提马凝视着能天使的脸。
  “有没有想过毕业后做什么?”她又问。
  “还没有想过。不过我肯定不会进体制的,也许找份工作?唉…昨天我们还在喝酒庆祝毕业,今天就要考虑找什么工作了。好像一下子老了很多一样。”
  “这就是人生啊。”
  能天使点点头,她没有告诉莫斯提马那个吻也曾使她的灵魂迅速老去。她曾甘愿献上一切只求你不要沉默,这个念头也曾使她迅速老去。
  .
  .
  .
  第二天莫斯提马应邀出现在学校门口。
  能天使十分欢喜地领着她到处逛,还把借来一件毕业学士服让她穿。这样她们俩看起来就像最好的朋友一样。她们俩穿着学士服拍了照片,照片上莫斯提马正温柔地替能天使扎头发。
  莫斯提马临走时把一盒唱片送给能天使,礼物包装得很精美。“毕业快乐。”
  “是什么歌?”
  “stay gold。”
  “谢谢。”
  “你我何必这么生分?”莫斯提马调笑她,能天使知道她是用玩笑来掩饰她即将离开的事实。拙劣的技巧。能天使自己大大方方地说,“那我就不客气了——你要时时想起我。”
  “好啊。”
  .
  .
  .
  莫斯提马的承诺并没有生效,也许生效了但能天使也无从得知。自此一别,她们再说得上话时已是天翻地覆,四年以后了。
  tbc
 
 
第四章 04
  *一个私设,能天使的姐姐名叫弥塞里亚。
  .
  .
  .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