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莫能】stay gold——爱皮恨骨

时间:2020-02-13 09:40:15  作者:爱皮恨骨
  第二天她们一起去游泳。莫斯提马提出邀请让能天使感觉受宠若惊。她拿着自己的泳衣,很青春的款式,中规中矩。而莫斯提马的则要大胆许多,但她还是表现得很淡定。能天使突然想到她以前可以穿着这一身在别的地方游过泳,和其他的人交谈,别人也仔细地观察过她的身材,她的人生在能天使能看见能参与的部分之外还有很多很多…看着莫斯提马的身体,让能天使痴迷的不是胸和臀,而是胸下的那几排肋骨,那么嶙峋,好像可以刺过薄薄的一层皮就可以穿过肋骨抓到心脏。那么骨感的美丽。她还发现莫斯提马身上有很多旧疤,她的过去那么神秘…她的身体有种破碎的美。
  能天使很窘迫,她游了一会儿便上了岸。她的人生履历和莫斯提马的比起来太不对等了,她太年轻,又单薄。
  “夏宫的柱子的影子是在黄昏的时候融为一体的。”
  莫斯提马说,她还记得能天使的话。能天使意识到这一点后突然很高兴。
  “黄昏是生与死的界限最模糊的时候。”她说,“还有关于天使塔的传说,我后来在别人那里听到了不同的版本。”
  “什么版本?”
  “传说从前有一个天使狂热地爱着一个恶魔,但因为种族的界限他只能把心意藏在心里。天使不知道,其实恶魔也爱着他。有一天,天使把恶魔带到了他的家乡,也就是这里,他在塔上说自己有一个秘密,但无人可以诉说。他问恶魔,说出来好,还是死好?”
  莫斯提马游到能天使脚边,如同一只美人鱼一样扒着泳池的边缘,她抬头看着能天使,“说出来好,还是死好?”
  能天使难以呼吸。莫斯提马绝对绝对绝对知道了。她恨恨地看着脚边的美人鱼,“我不知道。但如果是我的话,如果不能说出来,我宁愿死。”
  莫斯提马闻言笑了,“真是孩子气。”她转身重新沉入水中。
  “我这几天心情很不好。你知道因为什么吗?”能天使被她那句孩子气惹火了,她也下了水,追上去。
  “我应该知道什么吗?”莫斯提马从水里探出头来。
  “你应该知道什么吗?”能天使重复道,“你不是早就一清二楚了?”
  现在她把自己放在砧板上了,能天使看着莫斯提马在水里沉浮,如果你只是习惯欲擒故纵,喜欢玩弄别人的感情,那你今天可碰上硬石头了。
  “我拿不准。”
  能天使被推倒了悬崖边上,她无法想象如果她此刻告白而被拒绝了,那在剩下的日子里她们该怎么相处。但情况再差能差到什么地方?现在已经这么难堪了。能天使猛地拽住莫斯提马两边的肩膀,突然发力把她的脑袋摁到水下,接着她也潜入水里,吻了莫斯提马的嘴唇一下。
  那一秒里能天使什么也看不清,只见一片蓝色,不知道是水的颜色还是那双眼睛的颜色。莫斯提马没有反抗,她好像什么都没做,能天使说不准,她什么都记不着了。
  接着她们翻出水面,能天使喘着气,莫斯提马把她的手从自己肩膀上拨开,“我们上岸再说。”
  她们上了岸,莫斯提马一言不发地披上外套便往车的方向走。能天使不知道她是不是生气了。等到莫斯提马再开口时,说的却是完全不想干的事,“那个天使恐怕也是这么想的。后来他在天使塔上自杀了,也有人说是他把守护統给了恶魔,让恶魔把枪口对准了他的心脏。”
  “他们没有在一起?”
  “在没在一起又有什么关系?一个是拉特兰,一个是萨卡兹。”
  能天使沉默了片刻,又说,“如果那是真正的爱情,那他们应该舍弃自己的身份,流浪天涯。”
  “事情不总是那么简单的。能天使。我不希望我们两个任何一个因为这种事付出代价。这事无关对错,只是不合时宜。”
  无关对错,只是不合时宜。
  “如果你希望我离开,那我明天就可以走。”莫斯提马看着能天使,她头发湿漉漉的,贴在脸上。“你应该享受当下,能天使,你不知道你活的多么幸福,我多么羡慕你。你可以拥有很光明的未来。我们可以保持好朋友的关系,而不是非要把感情升华到某种地位而破坏一切。”
  如果能天使再冷静一点,再聪明一点,她应该能从莫斯提马的话里挖掘出更多的东西…在很久以后,能天使会突然醒悟———莫斯提马的这段话其实是说给她自己听的。
  但她被莫斯提马的话重重地击中了——无关对错,只是不合时宜。她知道莫斯提马在乎她,她脑子里一片混沌,她说出她能抓住的唯一明确的信息,“我希望你别走。”
  “那我就不走。”
  “如果你不在此刻选择我,那你最好祈祷以后一辈子都别爱上我。”
  莫斯提马叹了口气,“何苦呢?”
  何苦呢?
  “也许你只是很好奇罢了。等到你以后回想起来,会觉得今天像个笑话。”
  “也许吧。”能天使想要自己表现得满不在乎一样。
  “别生气了。”
  “我没有生气。是我自找的。”
  莫斯提马不说话了。
  过了一会儿,能天使问她,“你生气了吗?”
  “没有。”
  “你喜欢我吗?”
  “没有人不喜欢你。”
  “我想要你像我喜欢你那样喜欢我。”
  莫斯提马摇摇头,“那会让我们俩都受伤的。”
  能天使难堪地沉默了一阵子,接着她苦笑了一下,指着远处的天使塔,“至少我说出来了。”
  “你和其他人都不一样,能天使。”
  能天使感觉筋疲力竭。
  “我困了。”
  “睡吧。我们回家。”
  能天使闭上眼,一路上昏昏沉沉的,最终到家时她也假装自己任何没醒。莫斯提马下了车,绕过来,打开这边的车门,把她横腰抱起,然后一直抱到她的房间里,给她盖上了被子。能天使不知道原来她的双手这么有力,她几乎没有喘粗气。这是她离她心脏最近的一次。莫斯提马那强有力的心脏。
  tbc
 
 
第二章 02
  那一天,在听到莫斯提马关上房门,再也听不到她强有力的心脏声之后,能天使的心脏马上开始作痛。
  她挣扎着尝试深呼吸,但莫斯提马的话,尤其是那句“说出来好,还是死好?”深深刺激着她的神经,带着复杂的羞耻感和悲伤,还有铺天盖地的疼痛一下子从四肢汇聚到心脏里,她感觉自己的心如同一个容器,处于一种危险的极度饱和的状态,只要环境稍微有一丝变化,里面的东西就会溢出来,一发不可收拾。
  她希望谁也不要来打扰她,让她独自消化疼痛后再想想接下来怎么办,她不知道怎么以体面的姿势展示自己的悲伤。也许她能做的只是顺其自然。她不知道下一次与莫斯提马再相见时,她们会说什么,也许她们再也不会有任何真诚的交谈了。这个念头比莫斯提马的那句话更让她心碎。如果你不肯再对我袒露心扉,不如杀了我。也许这才是那个自杀的天使的想法,如果他的爱人选择了沉默,那还不如一死了之。
  她想离开这栋老别墅,想不惊动任何人就消失,最好现在就化作一团泡沫,风一吹,她便消散,什么痕迹也不留下。她抱着这个念头睡着了。第二天她醒来时头痛欲裂,房间内光线昏暗,一时叫人分不清是凌晨还是黄昏。那一刻的时间错乱感非常强烈,让能天使久久不能复苏过来。
  她混混沌沌地赤脚走出房间,大房子里没有声音,莫斯提马的箱子也不见了,她肯定走了,趁着她睡着的时候。临走之前她有没有去自己的房间看自己最后一眼?她有没有和姐姐说在泳池里发生的一切?姐姐对于天使塔的故事又是怎么看的呢?能天使洗了把脸,她的眼肿了,看起来有点滑稽和憔悴。她试着对着镜子笑了笑,让自己看起来不那么惨兮兮的。她对着镜子里的自己说,莫斯提马。莫斯提马。她观察自己的嘴型,仿佛在说出一个禁忌的咒语。接着她突然意识到她在惺惺作态,一句话击中了她:千万不要同情自己。
  这是她在学校时从一本龙门小说里看到的话,小说里男主角永远失去了他喜欢的人,就在他蜷缩在家里抽烟酗酒荒废时间时,他想起了朋友对他的忠告——
  不要同情自己。
  这句话如同一只手撕开了蒙在她身上的阴影。
  难道她没有预感?
  她不正是预感到莫斯提马会拒绝她,她才犹犹豫豫,反复无常的吗?她不正是早就感觉到了莫斯提马那种会让在乎她的人受伤的气质(但这种伤害完全是无心的),她才踌躇不前的吗? 难道她没有预感?难道她没有预感?
  明知自己害怕被莫斯提马伤害,但还是选择那么做。是她亲手把手递给莫斯提马的。
  千万不要同情自己。
  千万不要同情自己。
  千万不要同情自己。
  抛掉脑子里那些寻死觅活却还死缠烂打的念头吧!对莫斯提马来说,这也许只是一件小事。一件都不值得当谈资的小事。她被一个女孩告白了,然后她拒绝了,就这么简单。虽然她可能永远都不会知道这件小事对那个女孩来说意味着什么,能天使很高兴她不会知道。
  把那一天的回忆束之高阁,在无人之境时不时拿出来重温,再放回去。做好你自己,不要做任何肉麻或者媚俗的事。试图感动自己只会让自己受辱。同情自己是卑劣的人才做的事。
  能天使给自己倒了杯水,小说最后的结局是什么来着?
  ——男主角最终获得了幸福,他结婚了,生活的很好。他曾经的爱人和朋友其实从未离去,死则是另外一回事。
  能天使很感激写了那本书的那个龙门作家,她从未对一个龙门人抱有如此深的感情。神保佑他。
  .
  .
  .
  那是她第一次突然消失。
  “她的东家遇到了点小麻烦,回去帮忙了。”姐姐说,从她的态度来看莫斯提马并没有把那天的事告诉她。
  “嗯…”所以说不是因为我?
  “她就是这样…等等,你的眼怎么了?”
  “呃…和朋友跑出去喝酒,喝醉了,哭得。”
  “能让你喝醉的人可不多啊。”姐姐的笑意味深长。
  能天使又怀疑姐姐已经知道了。可是她知道了又能怎样?
  “莫斯提马以前是干什么的?”
  姐姐想了一下,“她…一年到头都在乱跑,旅行家。”
  每当姐姐有什么东西牵扯到机密而又不愿意对能天使撒谎时就会用那种暧昧含糊的语气,能天使便就此打住,再问下去也是徒劳无功。
  那一次莫斯提马消失了三四天,然后又突然出现在早餐桌前。姐姐对于她的来去毫不吃惊,能天使则不知道说什么好,说多错多不如保持沉默。没有问题没有寒暄,三个人安静地吃完早饭。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她们很少独处。独处时两个人都想说点缓解尴尬的话,但一察觉到对方这种企图,便又重新陷入无话可说的境地。
  在某个午后,能天使在镜湖边上睡懒觉,左边是她的吉他,右边是神的湖。今天的风很小,湖水缓慢地波动,渡着光缓缓消失又聚拢,无比静谧的草木好像有了魔法的气息,好像在某一刻会有一只美人鱼浮出水面或者有许多小精灵从树上落下来。她等着那个时刻,当真听到了窸窸窣窣的脚步声。睁开眼,她看到莫斯提马出现在身边。奇怪的是,她并不吃惊。
  “我把你吵醒了?”莫斯提马非常小声地说,她手里拿着文件,大概刚从夏宫回来。
  “没有。我没有睡着。”
  “我能坐在这边?”
  “当然了。”
  莫斯提马坐了一会儿。
  风也静谧。
  “我昨天在书房里看到一些乐谱在桌子上散放着,我听你姐说那是你改编的?”莫斯提马说。
  “对。是我的。”
  “愿意为我弹一首?”
  “现在?”能天使真正想问的是,你愿意?
  “如果你愿意。”
  能天使抱起吉他,乐谱不用回去拿,她已经烂熟于心。原谱据说是几百年前拉特兰的一个著名作曲家写的,在他心爱的击弦古钢琴上演奏,原作追求的是一种优美如歌的演奏法,能天使按照现代的审美对乐谱进行了改编,更意气风发,像是更年轻的作曲家会弹奏出来的风格。她还曾经尝试加一点龙门乐器进去,但最终因为极度的不和谐而作废。
  “我的改编还不够成熟…”
  “弹就是了。”
  能天使弹了一遍,她立马敏锐地捕捉到了是哪个变奏打动了她的观众。于是她又演奏了一遍。其实就这么坐下谈谈音乐和旅行见闻就挺好的。如果她们一开始就建立真诚如音乐的友谊,那能天使也许不会那么迷恋她。
  她扭头看向莫斯提马,“其实那天我还以为你走了,不会回来了。我很高兴你回来。”
  莫斯提马转过头来,她的眼神在问,你永远都那么坦诚吗?
  “你说不希望我走,所以我回来了。”
  两个人又坐了一会儿。
  “这里真是天堂。”莫斯提马说。
  .
  .
  .
  那一段回忆似乎显得过分沉重,但需要说明的是那其实是一段很光明快乐的日子。能天使非常爱笑,经常笑,并且一笑就停不下来。她一直都是那么爱笑的一个孩子。她经常去参加派对,她的吉他一出现就会响起掌声。有时莫斯提马和姐姐也会出现在人群里,有次她绕后企图背后偷袭吓她们一跳时,她听到莫斯提马笑着对姐姐说,“阿能真像个大明星一样。”能天使那一刻觉得世界暂停了一样,因为莫斯提马叫她阿能。在她不在场的时候,莫斯提马都是这么称呼她的吗?——阿能?能天使立刻爱上了这个昵称,她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为什么你面对我时没有这么呼唤过我?如果你与我说话时也叫我阿能,我愿意为你做任何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