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她甜甜的味道[重生]——九皇叔花落时听风雨

时间:2020-02-11 15:34:27  作者:九皇叔花落时听风雨

 

 
  文案:
  清冷腹黑傲娇受vs呆萌深沉攻
  年龄差为10,单重生,小甜文。
  安静从小被人贩子拐骂,被养母买下。
  间接被简辞养大。
  前世里,她被闺蜜抄袭,陷入抄袭的案里后,官司失败。
  最后被逼的跳楼自尽。
  简辞:
  她再睁开眼的时候回到安静跳楼前的半个小时。
  半个小时后,她将醉醺醺的小醉鬼带回家。
  趁着她酒醉的时候,让她签了结婚协议。
  这辈子她不想放开安静。
  简辞:合租协议,包三餐,水电费全免。
  安静迷糊:好像很划算哦。
  简辞:签不签。
  安静:签。
  最后糊里糊涂地把小阿姨睡了……
 
 
第1章 一
  盛夏的夜晚带着特殊的燥热,酒喝多了就会觉得热得受不了,让人呼吸不太顺畅。
  安静今晚出来聚会,一扫这么多天以来的郁闷。
  今天所有的官司都结束了,她败诉了。
  她成了碰瓷的那个,面临巨额的赔偿金。
  出了包厢后,同学都走完了,她被闺蜜扶着,胸腔里就像是被火烧一样难受。
  不远处灯光下站着一个女人,轮廓朦胧,穿着浅色的衬衫,领口露出精致的锁骨,修长的双腿在酒店灯光下显得白皙而笔直,就像是画家笔下最精致的女人。
  安静的闺蜜杨薇见到学校里教授简辞后,心中吓了一跳,她扶着安静往回走。她们还没有毕业,被逮到就死定了。
  “杨薇。”简辞的声音很冷,带着磁性,与平时讲课不同。
  杨薇眯着眼睛,不敢回头。
  同学们被一声杨薇都吓得走了回来,一见简教授后就顿时酒醒了。
  简辞的高跟鞋声音很大,一步步走过去,安静抬头就看到这个女人雪白的长颈,带着一种惊人的美感。她捂着自己的额头,努力站直身子,看向简辞:“教授。”
  安静瓷白的肌肤在简辞的打量里慢慢变红,她捂着自己的脸,想起自己的麻烦,主动绕开她。
  酒喝多的人四肢发软,在路过简辞的时候,安静晃悠了一下,不自觉地倒向简辞。
  简辞没有拒绝,伸手就揽住她,看向一众学生:“早点回去。”
  安静穿着白色丝质的长裙,她喜欢养着及腰的长发,倒下的时候,发稍滑过简辞的唇角。
  简辞抿了抿唇角,扶着她向酒店外面走去。
  杨薇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她忙追了过去:“教授,我和安静是室友,我会带她回去。”
  今天聚会的是五星级酒店,保安听到这句话后主动过来询问情况。
  简辞扶着醉醺醺的人,眼前陡然一黑,她头没有抬就开口:“她是我的学生,需要我出示证件吗?”
  保安神色僵硬了一秒,立即抱歉道:“是的,麻烦请您出示证件,我们这里登记一下。”
  简辞没有为难保安,将自己的证件递出去,低眸看着靠着自己肩膀的安静,心中有片刻的温柔。
  登记过后,简辞将醉鬼放在副驾驶里,用安全带锁好,又走回到酒店里,对几个没有反应过来的女学生嘱咐一句:“下次聚会不要再喊安静。”
  上辈子安静聚会后,就从这家酒店的十六楼跳了下去,警方鉴定是自杀。
  她官司失败了,所有人都当她想不开。
  简辞后悔过,也相信她不会是自杀,狐朋狗友还是远离的好。
  杨薇在内的几个女生都惊到了,她们不知道安静怎么就入了简教授的眼,那毕业以后可以留校了?
  简辞不和几个孩子计较,转身就离开酒店,酒鬼安静地在副驾驶里睡着了。人都已睡着了,那是怎么跳楼的?
  只遗憾前世没有弄明白这些,重回到此刻,拦下安静后一切都可以重新来过。
  车子在公寓楼下停下,简辞将人扶进自己的公寓。
  安静一进陌生的环境,就醒了过来,她环顾四周陌生的环境,脑袋里不知怎么就清醒了。她摸着门把手,醉醺醺地看着简辞:“小阿姨,你带我回家干什么?”
  “给你收拾烂摊子。”简辞将安静的手从门把上慢慢拿开,扶着她进入客厅。
  公寓里只有一间卧房,洗手间客厅书房加厨房,安静不是第一次来,自觉摸到沙发后就躺下,眯眼看着简辞。
  简辞是那种美到骨子里的女人,从很多年前见过后,就觉得她不是普通的女人。
  能让人骨子里都觉得震撼的女人,就连明星中都没有几个。她躺了会儿就爬起来,看着那个修长的背影,开口喊她:“小阿姨,我要回宿舍。”
  爬起来后没有注意到沙发前的茶几,直接迈腿撞了过去。
  在厨房里忙活的简辞听到一声巨响后,眸子里光跟着淡了几分,她捧着热水走了过去,客厅里横躺着一人。
  洁白的布料与她肌肤几乎成为一色,额前空气刘海略微凌乱,简辞蹲下来,将水杯放在地上,伸手就扶起她。
  简辞喜欢用一种香水,多少年都没有变过,安静有时不用抬头就知道简辞走过来了。她自己爬坐起来,扬首看着简辞清冷的样子,就像很多年前见到的那样,她眼眶一红,泪水簌簌落下。
  简辞只问她:“以后还写书吗?”
  所有的根源都在安静的才华上,如果她安安静静地做一名大学生,就不会有现在的麻烦。
  抄袭与否,世人的眼光都是短浅的。安静的文被抄袭后改编成同名火爆电视剧,她将那个抄袭者告了上去,她忘了背后还有影视公司。
  电视剧没有播完,影视公司也会受牵连,一来二去,安静的官司就不是抄袭与被抄袭了,而是碰瓷。
  安静摸着自己被撞疼的小腿,小脸跟着苍白,细白的手指在地板上拍了拍,“不写书,谁养我。”安静贷款上的大学,写书还清贷款,每月都给父母汇钱。
  简辞心中坚硬的地方轰然崩塌,安静是被父母领养的。父母在领养她的第二年就怀孕了,有了自己的儿子,安静就成了可有可无的摆设。
  “我养你。”
  安静笑了,摸了摸自己脸上的泪水,强颜欢笑:“杨薇说,让我赶紧找个富二代嫁了,这样所有的困难就迎刃而解。”
  简辞眸子的光与外面的夜色一样,她托起安静的下巴,冷冷地开口:“杨薇的话很对,那你找到富二代了吗?”
  安静醉得厉害,看着简辞都觉得她的大脑袋在晃悠,她笑说一句:“小阿姨给我介绍吗?给我还债就行。”
  简辞笑了,突然就靠了过去,手扶着她纤细的腰肢,那里有着腰带,摸着不如其他地方顺滑。
  她一搂着,安静就没有推迟,就像小时候那样搂着简辞的脖子,泪水水四溢,漆黑的眼睫上染上泪珠,笑说:“小阿姨,你不给我介绍吗?”
  简辞本来是很规矩地搂着她,可她这么一靠近,就觉得安静在玩火。
  安静看着简辞突然变红的脸,嬉笑几声,双手捧着她的脸,以极认真的姿势亲了过去。她以前谈过男孩子,后来性格不和就分了,跟着杨薇进过女同酒吧后,就被带坏了。
  她吻着简辞,不断前进,酒意撩人下,她不断索取。
  安静温温柔柔,吻却很专横、霸道。
  简辞被她搂着后,力气悬空,整个人被她带了过去,两个人滚在了地板上。她矜持了这么多年的规矩,突然被一个酒鬼就给打破了。
  公寓内的空气突然凝固下来,在安静疯狂的热吻中又急剧上升。
  简辞只想将醉鬼带回来,没想到酒精作祟下的安静早就不安静了。活了两辈子都没有与人接吻过的她,不知道该怎么去拒绝。
  看安静的动作,她好像很娴熟。
  简辞推开了安静。
  “小阿姨。”安静伏在她的身上,咬着她的耳畔,声音也带着浓厚的鼻音。
  温热的气息喷洒在耳廓,简辞初遇到这类的事情,心中不定。安静醉得离谱,她看着她热切的眼神后,眼若映照秋日镜湖的湖水,清明中带着不多见的温柔,酒店里的那种恰到好处的距离感消失得一干二净。
  醉鬼也有着恰到好处的警觉,看到那抹温柔后,她扬了扬下巴,神色里竟没有半分害怕,伸手去撩拨小阿姨精致的耳环,“小阿姨,你养我吗?”
  今夜遇到的安静与平常所见的不同,她的情绪太过火热,就像是酷暑的骄阳,晒得人实在受不了。
  简辞十几年前就认识她,这么多年里看着她一步步长大,但这刻的安静就像一个陌生人。
  她对安静一贯宽容,也愿意去哄,可是安静对她总保持着敬畏的态度,今天晚上就不一样了。她将那些敬畏都丢到垃圾箱里去了,弯弯的眉眼里全是对简辞的占有欲。
  简辞被她按住后动都没有动一下,她将醉鬼当作正常人来说话:“你刚刚说要富二代包养,我养你,你答应吗?”
  单身这么多年,她很想结束这样的日子。
  简辞的白衬衫在安静手下变得皱巴巴的,纽扣掉了一颗,蝴蝶骨的形状在安静的眼下若隐若现。那样诱人的地方,让人想着就此沉沦。
  现在同性也能结婚,法律是可以保护双方的。安静没有想明白,脑子被酒精烧过后就不做主了。简辞趁机将她推开,自己去书房里拿出一份协议,指着签名的地方:“签下你的名字,我就给你还债。”
  安静眼前一片晕眩,看着协议上面的字:“这是什么协议。”
  简辞:“合租协议。”
  “便宜吗?”安静问。
  简辞:“可以给你提供一日三餐,水电费也是我的。”
  “划算。”安静点头,在简辞的指引下签下自己的名字,随后就困得躺在木地板上。她眯着眼睛看着简辞,简辞抱着她直接去了自己的卧室。
  安静这么多年以来都是三好学生,今夜的举止都很奇怪,就像骨子里换了一人。
  躺在简辞大床上的安静翻了个身子,摸到下面的木板就嫌弃了,“小阿姨的床好硬,没有沙发舒服,我要出去睡沙发。”
  洗手间里传出哗啦啦的水声,简辞一身白色丝质的睡衣走了出来,背后有个很大的小脸。
  这是安静给她选的,说是可爱。
  简辞没有反驳。
  安静看见眼前的带着朦胧美丽的女人,一眼就令人惊心动魄,她翻了个身爬起来:“小阿姨,我们一起睡。”
  安静喜欢扎着马尾,空气刘海在空调风下轻轻摆动,酒的刺鼻味道里好像有种难言的清纯雅致。
  她醉得也比别人不同,给人一种柔软清丽的感觉。
  简辞没有说话,想将床让给她一人睡。
  安静翻了个身子,脚就落地了,酒精作祟下她怎么可能会安静的睡觉。她不是那种情感浓烈的女生,醉了也是很轻的说话,就像刚才那句话给人一种江南雨水下的柔软。
  简辞走过去弯腰将她挪到床上,安静在酒精地作用下再次搂住她的脖子。简辞身上很香,就算有浓浓的酒味挡着,她也闻到了清新的栀子花香,与她整个人高冷的气质很是违和。
  但是,安静是喜欢栀子花的,那种浅淡而又青涩的花香。
  她吻着简辞,大胆而又妄为。
  在想吻就吻了,她反正欠了那么多的债,还是还不清了。
  女孩子的主动,让人不想拒绝,还是安静这种温柔的乖女生。简辞没有拒绝,她盯着安静这么多年,时间也够了。
  安静的主动,简辞的纵容,恰好成就这个夏夜最欢快的事。
 
 
第2章 二
  安静是被杨薇的电话吵醒的,她全身都酸软,凭着感觉摸到自己的手机,接通后传来杨薇紧张的声音:“安静安静,你在哪里,还活着吗?”
  “嗯,活着,只是头疼得厉害,我再睡会。”安静的声音带着鼻音,温温软软。手机挂断之后,就继续睡着了。
  安静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起来的,摸到手机就往外走去,客厅里坐着一人在敲着电脑。她感觉都走不动路了,摸着自己酸疼的腿。
  简辞听到开门声后指尖就停了下来,静静地等着安静说话。
  公寓里的光线很足,安静走过去先看到的就是简辞放在键盘上的手。那只手很漂亮,手指莹白纤细,骨节分明,与她这个人的气质一样。
  简辞是个处处矜持讲究的人,生活上有洁癖,与安静不同。安静想要矜持洁癖,也没有那个资本。
  简辞在安静走近后就闻到独属于她温软甜美的味道,而昨夜这个女人在床上却与现在不同。
  她从未见过这么热情主动的安静。
  短暂的安静后,简辞修长的指尖又开始敲击着键盘,她的声音很恰当的生冷:“你什么时候搬过来?”
  “搬过来?”安静的目光落在简辞身边的白纸上,不扬的鼻音里带着如她名字一样的柔软。
  安静黑漆漆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那张纸,简辞很友好地将那几页纸递了出去:“今天放假,我随时可以陪你去搬。”
  那里摆着一份协议,左下角签着安静名字的结婚协议。
  安静乖巧的性子也忍不住瞪大了眼睛,“小、小阿姨,你是不是弄错了?”
  她认识简辞十年,记不清在哪里认识的,因为她和一个隔了好几代的亲戚是同辈,出于礼貌才喊她阿姨。当时简辞不满意,她没那个脸皮喊姐姐,就贴心地在阿姨面前加了一个小字。
  小阿姨、小阿姨喊了十年,怎么就要和她结婚了。
  她礼貌性地将协议递给她:“我欠了很多债,抱歉。”
  简辞敲击电脑键盘的手再次停了下来,“我替你还了。”
  简辞是什么来头,安静不知道,多年前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就觉得她不平凡,可是这么多年来就没见过她身边的亲人。
  初见简辞,已不能用美丽来形容,她是一个不太喜欢与人接触的女人,就像杨薇听来的八卦,简辞单身这么多年是有理由的,因为她从来不跟男的说话。
  所以她猜测简教授是弯的。
  可是过了几月后,杨薇就被打脸了,因为简教授也不和身边女人亲近。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