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师尊在下[穿书]——v紫月狸v

时间:2020-02-11 15:30:45  作者:v紫月狸v

 

 
  文案
  原名《我从坟墓爬出来后》,仙侠修真+穿书+师徒年下,欢迎入坑~
  殷栗纵横仙界万年,却因为寿辰这天徒弟送的一本书,穿到了一个见鬼的地方,重生在一个入土多年的老妖怪身上。
  “本尊天不怕地不怕。”殷栗坐在棺材板上,看着舞刀弄剑围过来的一群人,如是说道。
  殷天尊确实天不怕地不怕,但唯独对一个人没辙。
  殷栗:“卧槽?傻徒弟为什么也跟过来了?而且身份似乎比他还流弊?”
  徒弟:“过来宠着您啊。”(阴森一笑)
  殷栗:“……”
  师尊面前小白兔师尊后面大灰狼的装乖徒弟X看似邪魅实际略有沙雕的高武力师尊
  感谢阿秋大大的手绘封面!炒鸡喜欢!
 
 
 
第1章 殷仙尊
  寒潭深处的洞穴中,温度滴水成冰,长且漆黑的洞壁都结了白色的霜,一簇簇冰晶也肆意生长着。
  四周用灵力打上了数十张净魂符,阴气森森的法阵呈圆形埋伏在其下,洞壁两侧呈现半包拢的模样,易进难出,俨然是一个天然的墓穴。
  外来的风穿堂一般地掠过洞穴内,风声被扯的细长就像是婴孩的啼哭声,无端令人毛骨悚然,被风融化的雪水缓慢往下滴落,落在了洞穴内正中央的一方玉棺上。
  玉棺通体呈碧色绝非凡品,让整个墓穴内结冰的寒气,便是从这玉棺中散发出来的,四周的寂静使得水滴玉棺的清脆滴答声越发明显。
  玉棺内的人面容被玉色模糊掩盖,让人看不清楚,但见棺材上雕刻的繁琐花纹,还有可保尸体万年不腐的法阵,足以见躺在里面的人身份不容小觑。
  一阵悉数的脚步声从远处逐渐接近,十个身穿黑袍玉带的修士从寒潭内进来,为首带队的人面容苍老,正阴沉着脸,面容肃穆。
  后面几个年纪轻轻的胆子大些正低声交谈着,“今日怎么会让吴缘师父带我们到这里来?平日里不是说不让进的吗?”
  “这里埋着的是老祖宗,自然不让进来,瞧瞧这法阵,哪里是平常人能够见到的?”
  “老祖宗为何会封印在此处?”
  “听闻老祖在世的时候,可是修真界顶天立地的人物,可最后居然走火入魔死了,为了压制老祖的尸体,这些法阵也都是连日倾尽全派财宝才做出来的……”
  “你们两个!”带队的吴缘见后面声音越来越大,一掌挥过去封了两人的嘴,冷声道,“老祖岂是你们可以妄言的,快闭嘴跟上!”
  这一声斥喝之后,众弟子果然安静了许多,转而都到了墓穴内室。吴缘打开封印禁制,立在棺材旁边,手心冷汗涔涔。
  今日他倏然察觉到寒潭墓地有异动,顾不得其他,连忙带着几个弟子前来查看,原以为是不对付的那些个宗门想闯入老祖墓穴,还好只是虚惊一场。
  他围着玉棺环伺一圈,心中却不免有些唏嘘,转眼老祖已经殒殁三百年了,曾经的天纵奇才,如今也只是这棺中一具尸体而已。
  想起老祖在世时走火入魔的惨状,吴缘一时背脊发凉,这样恐怖的男人,不论是生是死,还是一辈子都禁锢在墓穴才好。
  在确认了整个墓穴内并无异常,吴缘正要带着弟子们出去的时候,一声不舒服的闷哼声,却突然打破了周围的死寂。
  众人惊诧回首,只见原本死寂的玉棺不断振动起来,灵气疯狂从内往外膨胀,几乎浓郁到接近实体。
  弟子们哪里见过这种阵仗,当下都乱了手脚,“师、师父!这是——”
  吴缘当即甩袖,揽着众弟子往后退到墓穴边,“镇定!”嘴上这么说着,他心里却也战战兢兢起来,凝视着玉棺,心中不断猜测,这到底是怎么了?
  灵气从玉棺中涌动出来后,不断凝聚在玉棺之上,四周的的寒霜冰柱也飞速消融起来,一时间,竟然有着玉石碰撞的声音。不少冰柱瞬间化为齑粉被裹挟着往玉棺上飞去,冰晶在几缕幽暗的光线下折射着光辉,照的漆黑的墓穴瞬间亮如白昼。
  “砰————”的一声巨响后,灵气停止转动,一人缓缓出现在众人眼中,自半空中落坐在玉棺上,紧闭眉眼,灵力和冰晶围绕着他白底黑纹的衣袖打转,似眷恋着这人的全部。
  男人皮肤苍白如纸,眉眼蔚然而深秀,长眉入鬓,眼尾一抹酡红,唇浅淡且薄,却自带一股风流气韵。长及后腰的乌发被一根雪色缎带束起,几缕垂落脸颊旁边,添了几分恣睢肆意之感,看上去就像是一个没有生机却又无比完美的傀儡人。
  吴缘瞪大了眼睛,不敢置信地看着面前的这一幕。
  原以为是自己老眼昏花了,否则怎会看到老祖宗坐在玉棺上,但却在发现对方眼睫轻颤的时候,双膝一软,不由自主地跪倒在了地上。其他弟子也纷纷下跪,这是来源于血脉的恐惧,亦是对至尊至强者压制实力的怯弱。
  玉棺上坐着的殷栗头很疼,他原以为是前几日自己一万岁诞辰的时候,多喝了几杯琼浆玉液,仔细想想,却好像是被自己那个不肖徒弟陆渊所赠的贺礼给吸了进去。
  他捂着脑袋晕晕乎乎的起身,刚刚睁开眼睛,就听见一片跪拜声音。十个黑袍玉带的修士跪倒在地,为首者面容苍白,见到他就跟见到鬼一样,从牙缝挤出两个字,“……老祖。”
  吴缘现在很惶恐,老祖破棺而出了。
  他偷偷抬眼看向殷栗,见对方眼中闪着红芒,当下内心叫苦不迭。
  老祖当初是走火入魔而死,如今复活,不知道又要做乱什么,他方才已捏碎了玉简联系宗主,今日,必须将老祖重新封印回玉棺中!
  话虽如此,但吴缘的膝盖却一点都抬不起来,不论过了多少年,老祖恐怖的威压还是无人能敌。
  殷栗眼下这具身体,因为常年躺着,面部早已僵硬,如今瘫着一张脸,在震惊之下眼神更显得凶煞,底下跪着的弟子们抖的更厉害了。
  殷栗无暇顾及那么多,脑内不断思考着,一股不属于他的记忆疯狂在识海涌动过来,在他脑海中不断翻涌,使得面容越发阴沉,威压更甚。
  这具身体不是他的,或许应该说,是徒弟所赠的那本书中的。
  原主和殷栗同名同姓,是个天之骄子,但性格自幼就有些孤僻暴戾,在开创门派衡坤宗不久后醉心修炼,然后就走火入魔死了。
  值得一提的是,原主当年走火入魔之时造了不少杀孽,叫上一声魔头绝对不过分,如今已经死了三百年,只因自己穿越过来,才占用了原主的身体。
  殷栗心下冷哼一声,梳理完前因后果之后,便走下来想要拉起那个看似是领头人的吴缘,询问下三百年后的现在时。
  怎料他才刚刚抓住对方的袖子,吴缘就露出一个惊恐的表情。
  狂风瞬间从殷栗手中射去,吴缘霎时被打飞到了五十米外的洞壁上,还顺带穿过数十个冰柱,正贴在墙上,止不住地往下呕血。
  “师父!!”小弟子们见状立马飞过去,见此惨状,眦目欲裂,虽然嘴上不敢,但眼神却都带着压抑地愤怒看着殷栗。
  殷栗惊了,自己已修炼万年之久,怎会压制不住力量?
  他满脸困惑地走到吴缘跟前,想要伸手帮忙把这人从墙上拉下来,但那些弟子们立刻对他怒目而视,他只能讪讪地收回手。
  看着弟子们忙前忙后的,为了表示关心,殷栗不忘添上一句,“抠的下来吗?”
  这一句可以说干哑晦涩到了极点,就像是老旧风箱里面的木锯不断摩擦着,身体太久没有说话,灵气虽然不断运转,但其他地方还需要慢慢适应。
  弟子们看着殷栗说话,只见他虽然面容俊朗,但语气阴沉,神态也晦涩,总觉得阴恻恻的,现在还对着他们师父说风凉话,着实令人胆寒。
  几个年纪小的一时没忍住,居然扭过头哭了起来,想来小小年纪原以为只是跟师父来一次墓穴,谁能想到居然还把魔头放出来了。
  殷栗看着几个不停抽噎的少年,默默地转过头去,回到玉棺前自我反省,他长的有那么可怕吗?虽然从不在意自己容貌,但昔日的修真界,谁不管他殷栗唤作一声俊美无铸殷仙尊,他摸着下巴自我打量,倏然手就顿住了,这下巴似乎比自己的略瘦一些……
  他诧异低头,玉棺上清清楚楚倒映了他的面容,黑发白肤,五官精致,双眼中有着红芒流动,脸颊略有些消瘦,气质阴翳,一副走火入魔的模样……和他原本的样子有些相像,但,比他更精致了几分,若说殷栗的容貌是傲骨寒松,那这幅身体的容貌,就是高岭之花,绝对完美。
  他注视着身体的容貌,眼神却越发古怪,原主与自己长得十分相像,可像就像,却偏要在自己那张脸上升级。
  殷栗坐回玉棺上叹气,正琢磨着该怎么从这该死的书里面出去的时候,一支长箭突然射了过来,插入石壁中,入石三分。
  一队人马从墓穴口进来,为首的正是衡坤宗现任宗主林南盛。来人中年男子的样貌,须发却皆白,看着一身正气,手握长弓,气势汹汹地对准了他,“弟子林南盛,特来封印老祖!”
  林南盛身后的众人赫然也是衡坤宗的长老级别人物,随着林南盛一声令下,都抽出武器对准了殷栗。
  殷栗愣了愣之后,心中哑然失笑,但面上却变成了一个狞笑,配合上他发红的双目,众人心中都敲起了鼓。
  昔日殷栗的实力,和走火入魔之后的惨剧,年轻一派不了解,但他们可是都见过的。
  血流成河,尸横遍野。
  殷栗坐在玉棺上扭了扭脖子,双目的战意也被激发了出来。
  也好,就当是活动活动身体了。
  作者有话要说:
  接档文《神仙下凡[古穿今]》已经开坑啦,感兴趣的小可爱可以戳专栏食用哦~
  小狐狸夏凡凡修炼千年,终于看破红尘,得道成仙。然而在飞升之际,却突然被一道天雷劈回了人界。
  这没飞升成功咋还降级了呢?
  被劈回来的夏凡凡看着自己雪白毛茸茸的身体,陷入了自我怀疑。
  直到,他被一个男人抱了起来。
  越东:“哪里来的萨摩耶?”
  夏凡凡:……你才萨摩耶!你全家都是萨摩耶!
  等等!这个人怎么越看越像他未化形之前的那个倒霉主人啊……
  ——
  越影帝捡回了一只小奶狗之后,就开启了吸狗日常,微博上出现最多的就是一只颜值逆天的白团子,一天不炫耀都觉得不得劲儿。
  后来有一天粉丝们突然发现,总是兢兢业业晒狗的越影帝,竟然一个月没有炫狗了!
  粉丝们哭嚎猜测,是不是小白出事了。
  结果当天晚上影帝就发了一条微博。
  “以后炫他。[配图]”
  照片上是一个神仙颜值的男生,那仙仙儿的气质莫名的和影帝家的小白重合。
  粉丝:“!!!偶像,咱得讲道理!就算小白真的不在了,咱也不能找个人来当替身啊!”
  越东:“……”
  颜值逆天大可爱受×炫妻狂魔影帝攻
 
 
第2章 衡坤宗
  殷栗,修真界中至高无上的存在,实力深不可测。
  当年魔界来仙界做乱,便是由他率领诸仙君镇压,最后以一己之力,斩杀了魔尊的头颅,自那时起便已问鼎整个仙界,被封为殷仙尊,堪称三界第一人。
  他从修炼至今一直顺风顺水,从战斗经验上来说,作为仙尊的殷栗,即使变成了毫无灵力之人,想要镇压几个恶兽,恐怕也不在话下。
  林南盛的箭矢上明显带了毒,见殷栗躲过,咬咬牙,立马十发连射出去,却在还没有触及殷栗的时候,箭矢就被大力弹飞,折断在地上。
  其他长老依次包围着殷栗,左右一起攻上,势必要将魔头封印回去。刀刃相击迸发出玉石之声和火光来,却也被一股强有力的灵力直接弹开来了。
  侧目望去,魔头老祖坐在玉棺上脸色不变,身形也未动,双目冰冷,注视着他们如同看待蝼蚁一般,就单单坐在那里,就是一座不可僭越的大山。
  殷栗有些疲惫了,但现在好歹是在和人家对决,总得拿出些样子来,但实力阶层不一样,他又能如何,单单看着面前还要接二连三送上来的人,他就忍不住想要打个哈欠。
  初来乍到,他对原主这个身体也不算太熟悉,还是不要真伤了人造杀孽比较好,所以便在指尖凝聚了一点灵力罩住了众人,自己面上深沉,内心犯困。
  林南盛见无论如何都破不开殷栗的屏障,发了狠心,划破掌心后浓郁的鲜血流窜而出,箭矢就像是活的,疯狂地汲取着他的鲜血,整把弓箭霎时间漆黑一片。
  一箭射出后,带动的灵力都不在少数,箭尾划出红色的光芒,直破屏障。
  这一箭是殷栗没有料到的,血腥味狂涌地破开屏障后,直接朝他胸**来,箭气浩然却也凶煞。
  殷栗眼中带着一丝笑意抬手,总算有个稍微能看的了,在箭矢即将射入之时,他掌心用力,以灵力相抵,硬生生把箭矢化成了两半。
  “噗————”这箭和林南盛神魂相联,断裂之后,林南盛当即喷出一口心头血来,在地上狂呕不已,其余众人皆在方才被屏障所反弹,一时间,地上都是伤员。
  殷栗顿了顿,默默地收回了手。
  起身背着手缓缓走向林南盛的位置,其余人见到他走过来,挪都挪的更快了,唯恐避之不及,自发给他清出一条道路。
  殷栗直至林南盛的面前,这人刚呕出一口心头血,两眼昏花,看着魔头老祖像自己走过来,心里直觉得凄凉。
  封印不了老祖反而将人放了出来,他要如何向宗内弟子交待?难道今日就是他林南盛的忌日了吗?
  林南盛心头梗着一口气,眼睁睁看着殷栗那双黑靴立在他身侧。
  “你就是衡坤宗的现任宗主?”殷栗微微靠近了些,尽量用亲切的语气问。
  林南盛见老祖那张在阴影中绷紧的神态和阴冷的气质,唇嗫嚅了两番,“我……是……噗————”一口气没上来,直接晕了过去。
  才醒一个时辰不到,晕掉两个人,殷栗讪讪地收回了原本想要掐掐林南盛人中的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