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今朝江湖[江湖恩怨]——抽了不傻

时间:2020-02-10 20:58:26  作者:抽了不傻

 

 
 
文案:
     二十年前。天残剑出,江湖掀起一阵腥风血雨。
 
  后来,众人齐心。终是杀了导致这一切发生的、天残剑的主人元奉。
 
  众人皆以为其中的恩怨纠葛早随了元奉之死而烟消云散。
 
  殊不知......兜兜转转,一切仿佛重回到了一开始,谁知这其中牵扯的,不再全是当初的那些人。
 
  
 
  二十年后,江湖惊传有魔教卷土重来的消息。看似是针对武林各大门派,似乎又不仅仅只是如此?  
 
  这消息是真是假?背后又是谁在其中操纵?  
 
  阴差阳错?误打误撞?一场迷局,身在其中,谁能看得破?
 
  有点眼瞎掌门攻x男扮女装弟子受  
 
ps:
 
  回炉改后重放文(江湖事事欢乐多前二十五章)希望转载过的亲亲删个文(感谢握爪)
 
  感情线偏慢,主剧情流!!!
 
  咳咳文案废不解释。错别字尽量改了,实际上错字错句仍是免不了(隔段时间再去写,很自然的把前面写的什么都给忘了,囧)
 
  还有,请看文的小天使不要ky本文和某某文怎么怎么样(写文原本是个开心的事,胡乱ky只会令人很不舒服,且严重打击写文积极性和后期玻璃心恢复等问题......咳咳扯远了,总而言之就是你ky的某文偶真的表示没看过)
 
  总之。
 
  ky请绕道,不ky的都是小天使哦。
 
 
  ☆、第一章  论坑品师父的重要性
 
  你问我女装习惯了怎么破?
  嗯,这个问题真的很难回答你。
  怎么说呢?我一正当风茂年华的大好青年竟然在师父的淫威下穿女装,甚至连自己暗恋的师姐已经是两孩子她娘这么苦逼的事情都给忍了。
  我还能说个啥?
  关于我师父。
  我心里腹诽。那个以各种原因屡次被暗恋的师姐师妹拒绝,并且此过程再加师姐师妹以各种原因与他的死对头双宿双栖,最重要的还是若干年后被两对夫妇塞了儿子过来名为锻炼。  
  好吧。悲催次数十根指头也数不过来,师父他老人家的确更苦逼一点。
  可是男人何苦为难男人?
  我一正儿八经耕田劳作的大小伙子被他强掳上山,被迫加入什么终身反情敌誓死不休的什么什么门派。我容易吗?
  旧事不堪提,全是苦逼泪。
  至于我的师兄弟,大师兄是师父青梅竹马的师姐与什么北方一败大侠的产物。个性就是高傲自恋,极度自以为是,喜好见人就砍,到处仇家不断。
  三师弟呢,则是师父的师妹与什么魔教教主私奔后扔过来的,小时候是个漂亮嘴甜的瓷娃娃,长大就成个邪魅危险的主,性情极为阴晴不定,爱好,额,煽风点火,看人掐架。
  至于最小的四师弟,天真烂漫,活泼可......咳咳,爱好调皮捣蛋,我至今不知道他亲娘是谁?
  好吧这不重要。重要的是这娃才三岁,往后避免他步我另外两个师兄弟的后尘之路其修远兮。
  关于我,我想我一阳光有抱负的大好青年,不喝酒不砍人,当然不喜见血,从没成功杀过人。
  至于我为什么穿女装?
  这是正题。
  那是一个阳光明媚,天气晴朗的早晨。
  师父他老人家头一次笑的那么和颜悦色,叫我一个人去他房间。结果一进门,我这一颗正常运转的心脏差点因为极度惊吓而被迫休克。
  “师,师父啊,就算大师兄把你打得屁滚尿流也不至于这么自暴自弃啊。”看到眼前这个浓妆艳抹能吓死个鬼的师父,我痛心疾首。
  师父睁大眼睛,怒道:“放屁,那臭不要脸的不肖混蛋是我让的他,什么屁滚尿流,那叫明哲保身。识时务者为俊杰。”
  我不忍直视师父的脸,别过头违心讲:“是,是是是,师父真乃大丈夫也。”
  “哼。”师父抓起胸前的一缕黑发,抛了个媚眼过来:“老二,你觉得师父美吗?”
  老二,老二,老二......
  我心底咆哮着,你全家都二,你整天个二......
  当然这话不敢说出来:“美,真是美若天仙,美的不同凡响。”
  师父满意的笑道:“二呀,为啥师父喜欢你,这时候就要知道师父对你的重视性了。”
  “?”我心里有了不好的预感。
  “我决定了,这些臭男人只会勾引良家妇女,拆散多少对明明该在一起的美好眷侣,为师这么深明大义,怎么能容忍这种事情的存在呢?所以......呵呵呵呵......”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师父看我的眼神露出了饥渴。
  我双手护胸,连忙后退:“师父,你想做什么?”
  师父的眼神高深莫测:“二呀......”
  “师父。”我不动声色的退到门口,心想师父要做什么之前先要夺门而逃。
  “来师父身边,咱好好聊聊......”师父冲我招手,笑的极为温柔可疑。
  我摇头:“师父你还是有话直说吧。”
  “我要你......”师父拖长音:“穿女装,帮我诱拐个人。”
  “我穿女装?”就知道我那不好的预感从何而来。再想要我这七尺多虎背熊腰的汉子穿裙裾,插朱钗,动作一步三歇,瞬间鸡皮疙瘩就起来了。
  “女装的话,三师弟不是比我还适合吗?”
  “你觉得我说出这话还能好好在这吗?”师父无奈,一撩裙子,露出里面起了大包惨不忍睹的双腿:“那小子给我下了七天必痒粉,要不是我闪的快,他还准备用断子绝孙腿来对付我。”
  想想三师弟这下药功夫还是师父亲手教出来的,哪知养虎为患,自己搬石头砸了自己脚。
  为师父小小了默哀一下。
  我问道:“那为什么是我,我穿女装怎么都不像吧?”
  “就是因为不像,才能勾起男人的好奇欲和征服欲。你经历的少难免经验尚浅,男人嘛都是好这口滴。”
  感情我就不是男人了。
  暗里翻了个白眼,再幻想女装打扮后的我抛媚眼,暗送秋波,深情款款的样子,怎么突然感觉浑身一冷?
  “师父啊,这么光荣的任务你还是另找他人吧。啊对了,那个四师弟培养培养还是能成为这方面的翘楚的,就这样,徒弟先退......”
  刚摸到门,我就感觉浑身无力,然后整个软倒地面。
  听师父在那得意道:“早猜到你会跑,我就给门涂了摸到就倒粉,你现在是叫天不应叫地不灵,还是乖乖从了为师吧。”
  看到师父那张鬼脸向我逼近,我心里哀嚎,不要哇。
  之后房间传出了不下一声的惨叫。
  “二呀,不就穿女装嘛,干嘛这么一脸视死如归。来来来,快给师父笑一个。”  
  “我拒绝,你这是侵犯人权。”
  “哼,师恩如命,再说你有反抗的力气吗?”
  我心塞,现在还真没有。但还是尝试做着最后的努力。
  “师父,你要我穿女装我穿就是了,怎么还拔我的胸毛?”
  “哎,乖徒儿这你就不知了,为了更加贴合你的女装打扮,这是必要的流程,你就认了吧。”
  “等等,下面的你也要拔?”
  “嗯......一根一根这么麻烦,徒儿莫怕,师父拿火烧一烧就是。”
  “住,住手......救命,救命啊......”
  
 
  ☆、第二章  论一颗鸟屎引发的血案(上)
 
  我所在的地方叫做凌云峰,是现如今天下第一大门派天罡派的七峰之一。
  各峰都有峰主,只是叫法职责不一样。
  为四方位把守的,便是御水峰,凌云峰,大通峰,普缘峰,其主要负责外围防守。
  然后再里面的便是左右内峰,旭日峰和盘月峰。其两名峰主同时兼任副掌门之职。剩下的,就是最里面的主峰,也就是天罡派的核心,是掌门栖息之地,同用门派之名,谓之天罡峰。
  接下来还是着重说下北峰凌云峰。
  就说这凌云峰,原来都是女子担任峰主,里面也全是女性弟子。只是上任峰主不知为何突然收了师父这个男弟子,在当时引起轰动。
  特别是后来还任了师父这名男弟子为峰主。
  不知情的人议论纷纷,知情一二的我则是苦笑不已。
  对于上任峰主为何会收个男弟子,师父本人则是以魅力太大难以抵挡打哈哈而过。
  再就我的理解是,凌云峰本来人就少,上一任弟子加师父总共三人,师姐师妹都同人跑了,剩下的不就是师父担任吗。
  还有上任峰主离任的理由更是奇葩。什么为了即将到来的黄昏之恋,天地那么大,寻找点刺激云云云云......
  估计师父的心是极度苦逼的。
  同个师门,能暗恋的人都跟人跑了,想收徒弟,偏偏还是被情敌硬塞进来的。
  求师父心里阴影面积。哎。
  ......
  换好女装的我,极度烦躁的在房里走来走去。
  透过屋内铜镜去看,那真是一张惊天地泣鬼神的脸。我深深为师父出神入化的化妆技术感到由衷佩服。
  不过还没等我多感慨几分。随着房门被人从外粗鲁推开——
  “别看了,再看太阳都下山了。赶紧的麻溜溜的跟我去天罡峰。”
  师命难违,怎么想都要被师父坑惨了,只能硬着头皮的上了。
  还是稍稍有点不情愿的:“哦。”  
  其实往深里去说。此次去天罡峰也并非完全没有好处。
  所谓近水楼台,至于再往深处讲的......
  便就令我回想起那回头一瞥的怦然心动,我的初恋,我的女神,位列全天罡派十大美女之中的青青师姐。
  天罡峰距离御水峰不远,说不定能遇到青青师姐。
  既然有个能见到青青师姐的机会,是男人怎么能错过呢?哦呵呵呵呵......
  有关师父此番去天罡峰的意图,我心里起了无数个猜测,再结合传说中关于常年蒙面的御水峰峰主花无期的惊人美貌。
  ——真相仿佛就在触手可及处。
  总之不管我心底的拒绝有多少,最后还是难逃师父的魔爪,于是乎,我们就这样向着天罡峰出发了。
  ......
  “师父,你确定爬完这座山,后面就是天罡峰了。”我气喘吁吁的跟在师父后面,师父用极其不雅的姿势趴在地上,耳朵附在地面:“没错,这座山告诉我后面就是天罡峰了。”
  “师父啊,你前面那座山也是这么说的。”我苦着一张脸,擦了擦脸上的汗,看着眼前数百米的山峰黯然神伤。
  青青师姐,没想到见你一面需要这么多的爬山越岭,为什么去年见你我记忆中只爬了一座山???
  脑门被人狠拍了一下:“臭小子,你在那傻笑什么,口水快掉下来了。”
  “哦,哦。”我急忙去擦口水,师父摸着下巴看着前方,又抬头看天,最后一锤掌心:“我说走了这么久怎么还没到呢?原来我们方向不对啊。”
  方向不对?我想我的心在滴血:“师父,不是吧,我们从早上走到现在你才说方向不对。”
  师父咳了几声:“这是为师在考验你,看看你修炼这么久,耐力有没有精进?”
  总之不管我眼内幽怨有几分,师父豪气干云一挥袖子,直指前方:“二呀,你快看,胜利在向我们招手。”  
  我极其不愿且身心俱疲的跟在师父后面原路返回。
  在爬到据师父所说,确定是最后一座山的时候......师父忽然又一锤掌心:“哦哦我想起来了,过了刚才那座山后面就是御水峰,我们完全可以抄近路去天罡峰嘛......”
  于是乎,我两眼一黑,直接口吐白沫仰天倒了下去。
  ......  
  ......
  在快到达天罡峰时。路遇一帮弟子正在嬉笑打闹,其中内容如下。
  “喂喂,你们听说没,掌门闭关了。”
  “咦?掌门才上任不足月余,怎么这么快就闭关了。”
  “谁知道呢?是明夕师叔说的。”
  “原因不会是凌云峰的那位吧?话说掌门真的和御水峰的花......”
  “嘘,你小声点。凌不飞耳朵尖着呢?再说他那大弟子北方英自从输了掌门后,好不容易才消停了几天。他要听到掌门闭关,整个天罡派又要鸡飞狗跳不可?”
  随着嘘的集体声音。我看到旁边师父笑容可掬的上前。
  “说什么呢?我家英英又怎么了。”这声音怎么听都非常危险啊。
  众人集体僵硬的回头。
  在看到我和师父的装扮后,瞬间呆滞,很快反应过来各自冲一边狂呕去了。
  我与师父对看一眼,就看他几步上前将一个天罡峰打扮的弟子拽在眼前,危险的眯眼:“关于掌门怎么了?我想你是个聪明人。否则嘛,呵呵呵呵......”
  ......
  总之那弟子连小时候掏鸟蛋暗恋姑娘的种种琐事都抖搂个干净后,师父总算是放手,任着一帮大小伙子没命的撒丫四散了。
  关于掌门千霏雪闭关原因。此弟子表示自己也不是很知情。
  就说掌门闭关的消息,也是旭日峰峰主明夕方才突然宣布,说掌门需要闭关一段时日。
  至于其他,便是因师父缘故所牵扯出的一段狗血三角事件。此外就再无任何关于他的近期消息了。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