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别在倒斗的时候撩鬼了——釉辞

时间:2020-02-10 20:57:07  作者:釉辞

 

 
 
文案:
     “人盗墓,盗的是死人的东西,鬼盗墓,盗的是鬼的东西。”
  “那是什么?”
  “魂魄。”
  
  谢璟是个无神论者,让他相信这世界上有鬼,就是让他变态承认自己是个精神病患者。
  某一天,他接待了一名自认能看见鬼的精神病患者后,他就莫名其妙的眼睛开了光,所见之处无一不是鬼。
  谢璟:“WC我竟然是个隐藏型精神病者?!”
  然后他家里来了个男人,被众鬼唤作九姨太的人!!
  谢璟满脸黑线:“女鬼现在都这么刚的吗?”
  然后他就被那个叫做九姨太的男人吊在了天空中。
  谢璟秒怂:“大哥,我错了……”
  之后的之后,谢璟每天都在刷新三观。
  
  第一次去盗墓时
  谢璟:“嗯,听起来挺不错的……”
  出墓后
  谢璟:“妈,我再也不瞎混了,我一定好好学习,天天向上,绝对不会再当劳什子精神科医生了。”
  某一天
  沈晟:“那小子去哪儿呢?”
  鬼:“听闻您又要下墓,躲在棺材里不肯出来了。”
  沈晟:“棺材不透气,他知道吗?”
  鬼:“……”
  
  食用指南:
  1.不是寻常盗墓,所以内容不按常规走,要考据的,请绕道
  2.1v1,双洁,开头可能有点恐怖,但是后面甜甜甜,所以各位别弃,作者正努力让甜快点来到
  3.刺激好玩,受总是抱着攻的大腿死活不撒手
内容标签: 灵异神怪 情有独钟 欢喜冤家 爽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谢璟,沈晟 ┃ 配角:众位妖魔鬼怪们 ┃ 其它:盗墓,鬼怪,爽文
 
==================
 
  ☆、第一章
 
  “降妖除魔,祛病消灾,权威机构,值得信赖,长寿诊所圆您一生平安。”
  挂在诊所外面的喇叭不停重复着这么一句话,吸引了不少路人从玻璃窗外望进去,兴趣了然后,又唏嘘一下,再行离开。
  这个只有十几平方米的诊所内,一个穿着白大褂的人,头往左一直偏着,扯着鼾声,做着他的春秋大梦。
  谢璟身为一个无神论者,却走了神算子的道路,都是因为生活所逼,经过他这几年来不懈的努力,终于与某大牌医院的精神科系签订了合作条约。
  他的职责就是让不肯承认自己是精神病者的患者,承认自己的疾病,并且心甘情愿的去医院接受治疗,然后重获新生。
  听起来很高大尚其实就是拿着柳条在患者的家里洒水一圈,然后将一张随便画了几根杠的符塞在他的身上,最后说一句:“施主,邪祟已除。”
  若患者还是能看见鬼的话就可以趁机让他们去医院检查一下,病人心里也不会太抗拒。
  经过这几年的油嘴滑舌,谢璟装神弄鬼的技巧已经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简直就是骗子界的战斗机,演艺界的绝世泰斗,唬人唬鬼绝对不在话下。
  这时门被一人从外面推开,风铃被风刮得丁零当啷的响。
  谢璟睡得正香,突然感觉浑身有点毛骨悚然,睁开眼一看,就见一张脸凑在了他的面前,吓得他直接从椅子上滚了下来。
  男子盯着地上的人悠悠道:“医生,我能看见鬼。”
  谢璟看清来人后,这才舒出一口气,他拍了拍自己吓坏了的小心脏,指着旁边的椅子道:“您先请坐。”
  谢璟将笔记本翻开,拿着笔开始认真的在笔记本上写了个日期。
  “你说你能看见鬼是吗?”谢璟端起了范,抬起头,目光犀利的看向了前面的人。
  男子点点头。
  谢璟嗯了一声,又在本子上记下了一句话:“你现在能看见鬼吗?”
  男子又摇摇头。
  谢璟看着他紧张到不停抖动着的大腿,不禁有些疑惑:“看不见你身体还抖得这么厉害啊?”
  “因为我听得见它说话……”
  谢璟道:“他在说什么?”
  男子看着谢璟的身后,咽了一下口水:“他让我告诉你他在你身后……他说你本子上记得东西很有趣……”
  谢璟眉头一挑,他以前遇到过很多像男子一样能看见鬼、出现幻听的人,不过他们听到的,看到的,都是特别恐怖的事儿,像这种让人传话的说法,他还从未听闻过,更何况这男人还提到了他的笔记。
  谢璟不禁有了兴趣,问道:“那你帮我问问他,他都看到了什么?”
  男子捏紧了衣服,神色很是不安:“他说,你画的笑脸真好看,就是,就是有点不明白,为什么每个嘴角旁边,都要用笔尖点个点,是痣吗?”
  谢璟听此,视线开始往下移,落到自己本子上的笑脸时,顿时感觉脖颈一凉。
  谢璟强装镇定道:“先生,趁别人睡觉乱翻别人的东西,可是不礼貌的行为。”
  男子连忙摆手:“我没有乱翻!是它说的!不关我的事儿!”
  谢璟盯着前面的人看了一会儿,感觉自己真的快要稳不住了,这可是他生平第一次被人吓到。
  谢璟强压住心底的慌张对着男子道:“先生,我怀疑你有偷窥倾向,看来你得先去警局一趟了。”
  “不,我没有看,我真的没有看!”男子惊恐道。
  谢璟起身边走边说道:“若是想让我不报警,那就请先生赶紧离开。”
  谢璟将门打开,回头一看,本来坐在屋内的男子竟然突然不见了?!
  人,人呢——
  谢璟顿时感觉头皮发麻,冒了一身的冷汗,难不成他最近工作压力太大,出现了幻觉?
  这件事发生后,谢璟果断的关门停业了,对于一个无神论者来说,他现在急需好好休息,将看见鬼这种幻想彻底打消掉。
  对于解压的方法,谢璟有的是法子,比如说去蹦极。
  经过几番心里斗争后,谢璟好不容易站到了站台上,正准备往下跳,就见半空中浮着一个人,正一脸微笑,敞开怀抱等着他跳下来。
  “什么鬼?”
  谢璟本能的想要逃,结果脚一滑直接就栽了出去。
  “啊——”
  这声尖叫,真是震慑山谷。
  谢璟觉得可能这刺激玩意儿,对他来说不是什么好法子,反而会加重他的精神压力,便拖着吓得魂去了一半的身体,往家里走去。
  “睡个好觉吧。”
  谢璟安慰自己一声,直接一头栽在枕头里,睡着了。
  半夜三更,鬼哭狼嚎。
  睡到一半的谢璟,莫名其妙的碰到了睡在他铺上的鬼,去厕所洗把脸,竟然看到了镜中的长发女鬼,打开电视压压惊,结果硬生生的看着一只鬼从电视里爬了出来。
  谢璟:WC我竟然是个隐藏型精神病患者?!
  无数个草泥马从谢璟的心里奔腾而过……
  谢璟起身将房间所有的灯都开着,就差把街上的路灯也抱回来搁着。
  很显然他失眠了,失眠的好处是他不会突然被吓到,因为惊吓变成了连贯性的。
  他眼睁睁的看着一只只穿着黑衣的鬼从墙内穿出来,然后从门边排成两排,到了他的跟前。
  “哎呀,你醒了。”一只鬼有些惊讶的看了过来。
  谢璟白眼一翻,身子一倒直接昏了过去。
  翌日
  “醒醒,醒醒。”
  当一缕阳光从窗外照进来时,一只鬼终于朝着谢璟的脸下手了,它猛的扇了几巴掌,谢璟感觉脸蛋生疼,本来以为熬到太阳出来,鬼就可以走了,显然并没有,谢璟继续装晕。
  另一只鬼见此道:“你这样是没用的,哈口气可能好一点。”
  “我这不是怕没忍住,就把他的魂给吸进去了嘛。”
  “吸进去就吐出来呗,有什么大不了的,就是这魂魄有点脏了,哎呀反正他也不知道,你尽管吸。”
  “那我试试。”那只鬼猛得一吸气,眼见就要吐出来了,谢璟立马起身,一个懒腰,便将手按在了那只鬼的嘴巴上,硬生生的将那口气,给按了回去。
  谢璟仰着笑脸道:“早上好啊~”
  众鬼像是看白痴一样看了他一眼,又撇开了眼神,谢璟尴尬了。
  正在谢璟以为他们就要这样一动不动的站在他家里,跟着他过一辈子时,那群鬼终于有了动静,他们连忙恭敬的立定,站在门边的一只鬼打开了房门。
  “九姨太好——”众鬼齐齐弯身一礼。
  谢璟见此场景不禁好奇的将头伸了伸,听说这女鬼长得都动人心魄,不知道这九姨太长得如何,应该不算差吧。
  只见门外先走进了一双闪闪发亮的皮鞋,然后一个身穿黑色西装,打着黑色领带的人,从门外走了进来。
  此人五官精致,鼻梁高挺,目光深邃,也就只有那用红线束起的墨色长发还有点女人味。
  谢璟不禁思腹着:现在的女鬼都这么刚的吗,还是娶这人的鬼口味比较重?”
  只见男子点了下头,便走到了谢璟的旁边,一只鬼搬了一张椅子让他坐了下来。
  谢璟不禁咽了一下口水:“这位小姐,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众鬼一听虎躯一震,不敢置信的看向了谢璟,对于突然投过来的目光,谢璟很是不自在的摸了摸自己的鼻梁。
  他说错话了?
  谢璟连忙改口道:“这位夫人,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谢璟以为自己这次总算没说错了,只见男子眉头一挑,身子后仰靠在了椅背上:“将他吊起来,让他看清楚一点。”
  话音一落,谢璟就感觉自己的脚已经脱离了地面,整个身子浮了起来,浮起来就算了,还摇摇晃晃的,谢璟感觉想吐。
  “喂喂喂,快将我放下来,我说错什么话了?”
  男子没有管他,接着道:“自我介绍一下,我姓沈,名晟,性别男。”
  沈晟刻意咬重了后面两个字。
  谢璟恍然大悟:“原来你是男人啊,那你怎么早点不说,还赖我说错话,也不知道是谁被唤作九姨太的。”
  沈晟:“……”
  一旁的小鬼见此,也不知道从哪里变出的一杯茶,递给了沈晟。
  “九姨太,您且息怒。”
  沈晟接过轻抿一口,谢璟在半空中吊着真的很痛苦。
  “这位大哥,趁你喝口茶的时间,能先把我放下来吗,咱们坐着谈可能会好一点,不然你还要仰着头看我,对脖颈多不好啊。”
  沈晟将茶盏又递给了旁边的鬼,道:“他说的对,换个法子吧。”
  一秒钟后,谢璟倒立着漂浮在半空中,正好他们两人可以来个四目相对。
  好吧,当他刚才没说过那句话。
  沈晟道:“阴阳眼可还习惯?”
  “你干的?”
  沈晟并没有否认:“我吩咐下去的,从今以后,你要尽量适应你能看见鬼的事实,不然明天下墓,你会吃不消的。”
  沈晟说完便站起身,他走到了谢璟的面前,伸手就在谢璟的脸上胡乱一摸:“骨骼清奇,眉眼之间有煞气,是个好东西。”
  好,好东西……
  我去,你乱给老子的眼睛开光,老子还没说什么呢,居然还反过来嘲讽他!!
  谢璟听此真想一脚踹飞眼前的男子,这副高傲不可一世的样儿真是活像一只乱开屏的骚孔雀。
  沈晟直接忽视他的张牙舞爪,他拢了拢衣服,径直出了房门。
  “九姨太慢走。”众鬼以标准的九十度鞠躬,目送男子离开。
  门一关,众鬼这才排着队穿墙离去,不过还有一只鬼,正愣愣的盯着他。
  谢璟没好气地道:“你还不走干嘛?”
  那只鬼托着腮很是纠结着:“我在想是该将你放下来呢,还是让你继续吊着。”
  谢璟:“……”
 
  ☆、第二章
 
  这操/蛋的生活,让谢璟颠覆了人生观,他用了整整一天的时间,温习了自从文理分科后再也没接触过的政治,然后他发现,马克思主义根本救不了他,也许他应该信点佛教,没准菩萨还能挽救他一下。
  折腾到了半夜,谢璟感觉过去了十几年似的,手机还不停重复着一句话:
  “放下执念,立地成佛。”
  念着念着,谢璟被催眠了……
  夜晚繁星点点,凉爽的秋风在广阔无垠的草地上,肆意的席卷着。
  一男子站在草地中间,青色的长袍被风撩起,他眉眼狭长,带着点媚意,但却被他紧抿的薄唇,给冲淡了些许。他就一动不动的立在那儿,仿佛世间万物,皆在他的手中,可以睥睨一切。
  他的胸前挂着一枚玉佩,是翡翠做的,纹路很独特,像只动物,但又说不准是什么动物,就是觉得很奇怪,那玉佩的中间有一小块是红色的,当男子握住玉佩时,那抹红更加的耀眼起来。
  “砰——”
  一声响动,一抹黑影刷得落在了地上,随即一个人从树上蹿了下来。
  谢璟睡得正香,顿时感觉浑身疼痛,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
  我去,我这是落床了?
  谢璟眯着眼便看见一双靴子从他眼前走过,他顺着靴子的方向一看,便见那抹人影走到了一名男子面前。
  他将视线往上移,目光便落在男子脸上的刀疤上,那刀疤从额角那里划到了耳畔,竟然形成了一个半圆。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