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代嫁夫郎有空间[随身空间]——清麓

时间:2020-02-10 20:55:35  作者:清麓

 

 
 文案:
  半月前,游景殊还是宰相嫡子,名满皇都的状元郎,春风得意。
  怎料圣心难测,一夜间大厦倾塌,举家被遣回原籍,屋漏偏逢连夜雨,游景殊为救小妹于火海,被房梁压断了双腿。
  幸好未婚妻一家信守婚约,新婚之夜,游景殊掀开红盖头,眼前之人竟是皇都茶余饭后的笑话,他的傻舅子!
  游景殊气急攻心,一口血喷了出来。
  痴傻多年,刚恢复神智的温琅:“……”
  媳妇儿是个男的就算了,竟然还是个病秧子,不仅家徒四壁,还上有老下有小。
  好在他手握空间,治病救人,发家致富都不在话下。
  村民们:“游家也真是惨,老大是个残废,老大媳妇儿是个傻子。”
  然后他们就看见温琅,从山上背了只狍子回来,再然后游景殊也跟着上山去了,再再然后,游家发达了。
  村民们:“温小哥儿可真是旺夫呀,一看就是好生养的。”
  温琅:“我是汉子。”
  村民们眼睛放光:“你看我家的哥儿/闺女怎么样?”
  游景殊:“拆人姻缘是会被驴踢的。”
 
  阅读指南:
  1.背景架空,有男人女人,哥儿。
  2.游攻温受,攻有未婚妻,没感情。
  3.主CP不生子。
  4.本文架空,请不要代入任何历史,考据党慎入,不是鸿篇巨著也不是纪实文学,不喜请点叉,不要勉强自己,杠精退散。
 
 
 
  作品简评:
  痴傻多年的温琅被家里使了掉包计,代替嫡妹嫁给不良于行的游景殊。半月前,游景殊还是宰相嫡子,状元郎,一夜间大厦倾塌,举家被遣回原籍。新婚之夜,温琅恢复神智,并手握空间,治病救人,发家致富都不在话下。于是村民们眼看着温琅上山打猎收获丰盛,做生意日进斗金,而游景殊居然站了起来,曾经嘲讽过游家的人,脸好痛。
  作者文笔清新细腻,行文流畅,妙趣横生,游家父母善良慈爱,弟妹可爱聪慧,在与温琅从陌生到熟悉的相处中温暖彼此,让拥有上一世冰冷记忆的温琅,有了归属感,更与游景殊在游家人的助攻下,逐渐走向彼此,本作温暖动人,值得一读。
 
 
第1章 
  清晨薄雾未歇,逼仄的乡间小路上隐隐可见一辆马车驶来。
  游广申擦了擦额间的汗水,往路旁避让去。
  “可是里正大人?”马车驶过游广申身旁停下,帷幔掀开露出一张圆润的脸来。
  游广申一怔,没想起这人是谁,只见这少年笑了笑说:“大人想来是不认识小的,我家姑爷是月前归乡的游老爷家大公子,游景殊。”
  听他这么一说,游广申恍然大悟,记起昨夜里有一队人马进村,引得不少人家偷偷打开窗户,原来是送亲的队伍。
  只是想到那一家的情况,游广申眼神有几分闪烁,在心头长叹一口气。
  “听闻里正大人一早就要去衙门,小的是追着大人前来送文书的,大人若是不嫌弃,可以一同前往。”圆脸少年下车来邀请游广申。
  游广申每一季度要去一次衙门,将新入籍登记的册子交上去,今日要是错过,又要等上三月,不怪这小厮刻意追上来。
  “那就多谢了。”游广申倒也乐意不用走到镇上去。
  “大人客气。”小厮将游广申扶上马车,眼睛里闪过一抹得逞的笑意。
  马车晃晃悠悠,逐渐消失在薄雾中。
  ……
  温琅混沌的意识在忽明忽暗中,逐渐清醒。
  影影绰绰可以听见一些声音。
  “一拜天地……”
  “景殊,今夜是你大喜……”
  那些声音像是浸泡在水里,冒着气泡,咕噜咕噜,总是隔着一层,忽远忽近。
  温琅努力想要听清,他挣扎着,想要冲破水面,浑身却犹如被铁锁囚禁,目光所触及的地方,忽明忽暗,直到有一抹光球飞过,他迅速追着那道光球,不断向上攀升。
  无法聚焦的视线逐渐清晰,温琅终于看清了眼前的景象。
  红烛帐暖,眼前人喜服加身,瞳孔紧缩,难以置信的看着自己,温琅还未明白是怎么回事,就见青年抬起颤抖的手,指着自己,一脸羞愤难当,“欺……欺人太甚!”
  话音刚落,青年口中便吐出一口鲜血,眼睛一闭,昏死过去。
  温琅:“……”
  要不要这么刺激?一清醒就遇见这么高难度的事情,他伸手探了一下对方的鼻息,幸好还活着。
  温琅松了一口气,虽然不知道对方为什么这么生气,但看样子应该是因为自己。
  他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的喜服,和对方是一套的,环顾四周,桌上还摆着两根龙凤蜡烛和两杯未来得及喝的合卺酒,不出意料这是他和对方的婚房,也就是说,单身二十五年的他,一睁眼竟然莫名其妙的多了一个媳妇儿。
  还是男的。
  温琅再一看,对方屁股下面坐着一个简陋的轮椅,看来不仅是男的,还是残的。
  正在温琅不知道该怎么办的时候,门外响起一阵敲门声,“大哥,嫂子,我来给你们送点吃的。”
  那是个清亮的少年音,温琅还未来得及答话,门便被推开了,只见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年端着两碗饭走进来,他生得明艳,偏生眉间还有一颗红得滴血的朱砂痣,越发衬得他容貌昳丽,举世无双。
  “你……温琅!”少年瞠目结舌,手中的碗连同里面的饭菜一同摔落在地上,洒了一地。
  再一看温琅身旁自家已经晕过去嘴角留着鲜血的大哥,游景玥咬牙切齿的跑过去,一把拎住温琅的衣领,作势要打人,可当他和温琅茫然的目光对视上,游景玥倏地想起有关温琅的事情,不忿地撒手,转身去查看自己大哥的情况。
  大概是听见游景玥摔碗的动静,家里人蜂拥而至,每个人看到温琅的脸后,都会露出震惊的神情。
  温琅一头雾水,他长得很吓人吗?
  一番兵荒马乱后,游明远连夜跑去请村子里的赤脚大夫,临溪村是小地方,有个赤脚大夫已经算是好的,换了旁的村子,要是有人生病都是忍忍就过去了,毕竟要找大夫只能去镇上,不仅远还贵。
  游明远紧张的望着大夫,“张大夫,我儿怎么样了?”
  张大夫收回给游景殊把脉的手说:“积郁成疾,这一口血倒是吐得好,把堵塞的淤血吐出来了。没有什么大碍,只是平日里还是要多劝劝令郎,放宽心,否则长久下去,有伤寿元。”
  游明远和妻子宋绫婉闻言对视一眼,眼里是散不开的忧愁。
  “多谢大夫,景玥你去送送张大夫。”游明远从怀里拿了几枚铜板给张大夫,让二儿子去送人。
  游景玥领着张大夫出去,这会儿天色已晚,可夏日炎炎,月色明朗,村里不少人在外面的大树下乘凉,看见张大夫从他家出来,纷纷上前询问发生什么事了。
  “今日不是他们家办喜事吗?怎么还请大夫?”
  “听说他们家老大身子骨不好,不良于行呢。”
  “不良于行又如何,人家不是照样娶媳妇儿,听说还是从皇都送来的,也是舍得自家女儿到这里来吃苦。”
  “好像是娘胎里就定下了,谁能想得到会有今天呢。”
  头戴蓝色布巾的妇人正在择菜,她就住在游景殊家隔壁,旁边的妇人们聊天,她也没加入。
  “诶,三娘,你住他们隔壁,有听说什么吗?”一旁的夫人用手肘戳了戳她。
  虞三娘冷着脸说:“游相当年高中衣锦还乡,不仅为咱们临溪村修了路,还捐了学堂,若非他咱们这些人的孩子,哪有书念,他如今落魄了,你们不知感恩也就罢了,总在人后嚼什么舌根。”
  她的一席话说得这些人面红耳赤。
  “要不是他犯了事儿,也不会落得今天这个下场,竟然还有脸回来,我们没把他们一家赶出去就已经算是仁慈。”身材肥胖的妇人白了虞三娘一眼说道。
  “再说了,他当初也不过是做表面功夫,没过几年那学堂不是就荒废了吗,就你这个蠢货还记得他那点假仁假义。”
  虞三娘气得发抖,“赵春花,要不是游相捐赠的学堂,你家虎子哪能认字,又哪能到镇上去给人当学徒,白眼狼。”
  眼见两人要吵起来,旁边的妇人们赶紧劝起来。
  虞三娘端起自己的择到一半的菜,气冲冲地往家里走去。
  游浩见自己娘一脸怒气的走进门,差点没将他家门摔坏,吞咽一口唾沫上前给他娘捏肩,“娘,您又和赵婶子吵架了?别气坏了身子,不值当。”
  “他们一家不知道感恩,你可不能做个白眼狼,要不是游相,你也没法儿识字,更别说到镇上去当账房先生。”虞三娘坐在长凳上,再三叮嘱道。
  这些话游浩已经听他娘说过很多次了,他都能倒背如流了,“我记得,娘您放心。”
  “嗯,刚才张大夫去了一趟游相家,听闻他家老大身子不大好,你去把厨房柜子里的那篮子鸡蛋给他们送过去。”虞三娘抬抬手打开游浩给她捏肩的手,嘱咐道。
  “行,我这就去。”游浩知道那篮子鸡蛋是他娘刻意攒的,自己都舍不得吃,不过他也没不愿意送,正如他娘所说,若非游相他也没法念书,更没法儿挣得比村里大多数人都多。
  再说游家,温琅现在正在被三堂会审。
  “温家欺人太甚,景殊和温娉婷可是指腹为婚,之前已经换过庚帖,这会儿竟使了掉包计。”宋绫婉用手帕抹着泪,越发心疼自己的大儿子。
  游明远将手搭在妻子宋绫婉的肩上,拧着眉头说:“都怪我,要不是在景殊大婚当前出了事,景殊哪里会受这个气。”
  宋绫婉抚了抚游明远的胸口说:“夫君切莫自责,此事可以看出温家并非良配,便是那温娉婷嫁过来,也不会长久。”
  他们何尝看不出,墙倒众人推,温家又岂会在这个关头,把自己的掌上明珠送来这乡野之地受苦。
  亏得他们一家还以为温家人重情重义,即便出了这等事,也没有解除婚约,现在看来分明是温家人想对外博个好名声,故意把打出生就痴傻的庶子当做弃子送过来。
  温琅在皇都是出了名的笑话,游景殊是满皇都人人赞叹的才子,风马牛不相及的两人,竟然阴差阳错下成了夫妻。
  游家夫妻俩看了看乖乖坐在凳子上的温琅,再一看他眉心的红痣,也不忍心将温琅赶出去,这孩子天生痴傻,又是个哥儿,若是就这么将他赶走,皇都那么远,怕是活不到回家。
  纵然心中满腔怒火,也没法儿迁怒温琅。
  “若是不愿意把温娉婷嫁过来,直说便是,我们也并非蛮不讲理之人,何故要如此羞辱景殊。”宋绫婉擦着泪水,将头靠在丈夫的胸口。
  “自打出事后,景殊原本就心思重,这下怕是雪上加霜。”
  游景玥听见母亲说的话,低垂着眼睫,眼底满是郁色,再一看傻愣愣坐在凳子上不说话的温琅,心里更是气。
  “爹娘,我们把着傻子送走吧,他不是带了小厮来吗,让他们走,免得大哥见了他生气。”
  更何况,他们家现在穷得揭不开锅,家里人本来就多,再多一个心智不全,什么都不会做的傻子,怕是要饿死。
  宋绫婉拉住游景玥的手,摇摇头说:“你方才可见到了那小厮的踪迹?”
  游景玥一怔,想起今早温琅带来的小厮说要去找里正给他家小姐入籍,这会儿天都黑了也没见到人,显然是跑了。
  “这……这是把傻子扔给了我们了?!”
  “他一个痴儿,一个人如何活得下去,即便温家不仁,我们也不能不义。”宋绫婉安抚道:“多一双筷子罢了,娘多绣点手帕便是。”
  游景玥瞪着眼睛,想要反驳,正在此时,一旁一直没有说话的温琅,终于开口了,“那个……我不是傻子。”
  作者有话要说:  开新文啦\(≧▽≦)收藏,评论一条龙支持一波叭~
  老时间,晚九点见。
  照例提醒一下,游景殊攻,温琅受。
  真的每篇文我都提醒了,可是每篇文都有小可爱站反,我真的尽力了。
 
 
第2章 
  趁着游明远一家讨论怎么安置温琅的时候,温琅坐在一旁的凳子上,逐渐将事情理清楚。
  他刚清醒,所有的记忆都很纷杂,现在终于消化完全。
  起先他以为自己是穿越了,这会儿他才闹明白,他不是穿越了,他是转世投胎没喝孟婆汤。
  上一世他在二十一世纪活到二十五岁,说来也倒霉,正好他二十五岁生日那天,没吃成生日蛋糕,倒是见义勇为的时候,被他救的少年捅了一刀,倒在血泊中,意识逐渐模糊时,他听见有人说,给他一刀的少年,原来是从精神病院里跑出来的。
  于是他就这么死了,死后他的魂魄去了阴间,排队喝孟婆汤的时候,被身后的鬼推了一下,一碗汤全数倒进了他外公留给他的勾玉里,还没来得及再要一碗,就被扔去投胎了。
  不得不得说,阴间的效率太高了,服务也太水了。
  他就这么稀里糊涂的转世投胎,投到了现中书侍郎温世仑夫人的肚子里,可能是没喝孟婆汤落下的后遗症,他打从出生就心智不全,当了十七年的傻子,就在刚刚,终于恢复神智,清醒过来。
  这难道是冲喜成功?
  再说他结婚的对象,其实是他妹妹温娉婷的未婚夫,只是半月前游家出事,举家被遣回原籍,温家自然不愿意自家的掌上明珠嫁给一个双腿残疾,又被囿于村野的男人,可他们又想博得一个好名声,于是温琅这颗弃子被扔了出来顶包。
  这才有了今天这场婚事。
  温琅在脑子里过了一下温家的情况,真是一笔算不清的烂账,他摇摇头,也不愿再去想温家的事情,当下还是想办法先活下来比较重要。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