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基罗】岛——Vampireg

时间:2020-02-10 09:23:51  作者:Vampireg

 

 
【第一部 】 
第一章 
  尤斯塔斯.基德没想到会在那个岛上再次见到那个男人。
  那是他们摩拳擦掌踌躇满志的准备进入伟大航路的前夕,在南海的最后一次冒险。
  就因为和基拉那个家伙一次无聊赌注,结果自己就被那群惟恐天下不乱的毫无同情心的混蛋们集体扔在了这个鸟不生蛋的荒岛上。
  “老大,你就好好在这里享受难得的七天休假吧!”
  “睡觉的时候小心老二别被海雕啄了啊哈哈哈!”
  “实在饿的受不了的话可以用电话虫叫外卖哦!”
  更可恨的是扬帆起航时他们还不忘幸灾乐祸地留下几句风凉话,他几乎都能想象到基拉面具底下的那张糗脸该是怎样一副欠抽的表情了!可恶!!
  “啊啊啊——欠!”百无聊赖地打了个呵欠,拧断了一只体型硕大的海雕的脖子,吞咽了几口腥热刺鼻的鲜血,剩下的粗略拔过毛后就用匕首切成几块架在火上烤,可是,即使像他这样平时对食物已经很不挑剔的家伙,也实在难以下咽这些要么糊得焦碳一样要么大半夹生的还冒着血丝的东西。
  呸,还真像是回到了茹毛饮血的时代。
  第一次,他居然无比想念起船上的厨师来。想念到他回去的第一件事就是要二话不说先宰了那个混蛋——谁叫他竟然连一块面包一袋淡水都不留给自己的?!
  小心翼翼拧开腰畔挂着的扁平银制酒壶的塞子,对着嘴轻轻吮了一小口,立刻又紧紧塞住了瓶口。该死的,若不这么拼命克制自己,他担心接下来的日子里将会彻底失去最后一样人生乐趣——恐怕等不到七天自己就先会给这无聊的时光憋闷死。
  是啊,不过才过了三天而已。
  还有整整四天,该怎么打发才好?
  意犹未尽地舔舔嘴唇,砸砸舌头,回味着烈酒的余香,基德站起来,活动着脖子和肩膀,在这荒无人迹的孤岛上漫无目地的瞎闯着。
  真他妈的无聊透顶。
  他想不出基拉他们是怎么发现这样一个荒僻的鬼地方的?诺大的岛屿,光秃秃地布满着嶙峋的褚红岩石,石缝里挣扎着挤出几株屈指可数的热带植物。岛中央是一座高耸的锥形山,当然,他并没有兴趣去做登山运动,他只是用了一天的时间从岛的这边走到另一端又走了回来——事实证明,这里除了那些该死凶暴的大蠢鸟之外再也没有任何能让他感点儿兴趣的生物了。
  “哦,上帝……”他喃喃地自言自语道:“这四天里我愿意全心全意的信奉你,请赐我一艘船离开这个鬼地方吧!”
  “哗啦……哗啦……”海水有节奏地一波一波冲刷着海岸,无比单调的声响永无止境的在耳边重复着。灰尾的海鸟乘着强劲的海风滑翔,追逐着撞在礁石上碎裂成千万片的雪白泡沫。
  基德就这样在海边不知坐了多久,久到他感觉自己有一段时间几乎是要睡着了。当他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天边的夕阳象一颗燃烧着的火红圆球,正在徐徐地沉落到海里去。
  “呱呱——咕咕——呱——”海鸟刺耳的尖叫声比平时来得更鼓噪。他皱了皱眉头望过去,看见它们成群聚在海滩上正啄着什么东西。
  大概是退潮的时候冲上来的什么死鱼吧……这个时候,他突然感觉到自己也有些饿了。
  扑棱棱,觉察到他过来,这些南海最凶猛的海鸟之一的大海雕们纷纷扇动起翅膀最后三三两两停留在不远处的礁石上,警惕而惊恐地望着他——这几天,它们可没少吃这个男人的苦头!
  ……哦?在看清了沙滩上那条“死鱼”的时候,基德一怔之下不由眨了眨眼睛——也许,说是个“死人”会更确切一点?
  那个“死人”面朝下伏在沙地里一动也不动,残破的衣物一条一条挂在身上,勉强没有被海水冲走。他的身下露出一块像是舢板之类的东西来,也许是遭遇了海难的人吧?基德这样想着,无聊至极的走上前一脚踢过去,将那个人整个翻转过来。
  “嗯……”在那个身体落下的时候,一声细若游丝的呻吟和着鼻息不易察觉地滚了出来,很快消散在了海风中。
  但是基德听见了。
  哗啦啦,涛声渐渐远去。
  日头继续西沉,暮色茫茫,只有海天尽处那一抹红霞奇异地燃烧着。
  一只小小的寄居蟹舞动着细长的钳子从贝壳里拧动着钻出来,好奇地打量着这个陌生的世界。
  基德忍不住弯下腰来蹲在那个人跟前,若有所思。
  那是一张年轻的面孔,尽管双眼紧闭面色苍白毫无生气,但看起来依然是个可以用英俊来形容的男人。
  哈,有意思,也许我真应该感谢上帝,尽管他根本不存在——基德扯起一边的嘴角,笑得颇有几分玩味。
  不知何时,一把古铜色的匕首变戏法般出现在他的指掌间,堪堪抵在昏迷中的人的脖子上。
  ——只要轻轻切下去,这家伙就会真的去见上帝了吧?
  ——当然,才不会这么便宜他!哼哼。
  下一刻,匕首像是自己有生命般滑回了腰间的鞘中,基德拍拍手站起来,微微眯起眼睛冷笑两声。
  一个原本单调的荒岛上,一个沉闷的夕日黄昏,有句老话是怎么说的来着?
  不是冤家不聚头。
  (二)
  通常,在海上漂泊久了的海贼们到了陆地上,最需要的往往是两件事,酒和女人。
  尤斯塔斯.基德也不例外。
  身为南海后来居上风头最劲的海贼团的老大,基德可以说是一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因为敢和他作对的家伙不是在天堂门口等着被超度,就是正在去地狱的路上。
  就在不久之前,他们才狠狠挫败了南海一霸“红蜘蛛海贼团”,船长基德的通缉身价也水涨船高的顺利晋升到亿万榜单之列,这在强豪倍出的南海里也算是首屈一指了。
  傍晚,他们就近在一个小岛上登陆。
  除了冒险之外,海贼们最热衷的事就是狂欢派对了。
  大杯的烈酒,冒油的烤肉,丰腴的女人,热闹的音乐,豪爽的笑声,杂糅在充斥着微咸的海风、俗艳的脂粉、雄性生物的汗臭以及食物烟草的气息里,有些浑浊,有些刺激,可是没有什么比这一切更能激发起那个世界的男人们最本真最原始的热情与欲望了!
  “哗啦——”大号酒杯再次被注满,泛白的啤酒泡沫迸溅在粗糙的原木桌面上,畅饮中的红发男人站起来,一只脚大刺刺地踩上椅子,举起酒杯豪气干云:“大家尽情喝吧!今晚这里所有人的开销都统统算在老子账上!”
  “哇哦!”诺大的酒馆里顿时爆发出一片欢呼声,女人们咯咯娇笑着,男人们争先恐后举起了酒杯:“为基德船长干杯——”“干杯!”
  不绝于耳的沉沉碰杯声和此起彼伏的恭维话语中,却适时响起一个略微突兀的声音——“吱嘎!”酒馆的橡木门突然被人从外面推开,一个男人走了进来。
  本来也是人来熙往的酒馆,再加上在座众人都喝得正酣,没有谁会去特别注意有什么人进出,可是偏巧,基德看到了。
  也许是他的位子正朝向门口,只是抬眼间不经意的一瞥,然而常年海上冒险历练的敏锐直觉立刻令他本能的多留意了一点。
  那是个身材高挑瘦削的年轻人,背着个不大的旅行包,戴着一顶和南海炎热的气候并不相称的毛皮帽子——或许这也是他显得比较扎眼的原因之一。另一个原因是,他只有自己一个人,并且过于简洁干净的浅色风衣和牛仔裤,令他看起来就像个生活在城市中随处可见的闲散游客,并不像是久居船上生活动荡的连每一个毛孔都似被盐粒和血汗塞满的海贼……当然,没有人能肯定的说海贼酒馆里进来的就非得是个海贼,误闯进来的圈外人也不鲜见,只是,基德却在他身上嗅到了一丝比大多数海贼都更危险的气息。
  赏金猎人么?还是……
  基德暗暗皱了皱眉头,看到那个人压了压头上的帽子,仿佛对周遭一切都浑然无觉,他径自走到角落里的一张空桌旁坐下,用那骨节分明的修长手指扣了扣桌面:“喂!”他招呼着侍者:“给我来一份菲利牛排,要七分熟的。”
  的确不是本地的口音……但隔着那么多嘈杂的声响,听起来竟意外的清晰,并且悦耳。
  “嗨,看客人你面生得很,是第一次来吧?不是吹的,在马拉岛上没有人不知道我们霍克酒吧的大名!我说你真幸运,今天晚上可是大名鼎鼎的基德船长请客,一会儿还有特别狂欢节目呢……”拿着笔下单的小男孩在那里喋喋不休的絮叨:“还需要来点其他的么?”
  “基德船长是谁?”悠哉跷起二郎腿的男人冷不丁抛出这么一句不合时宜的话。
  “咣当!”纸笔一起掉落在地上,男孩吃惊地张大了嘴巴,很快又弯下腰手忙脚乱地拾起,头也不回地跑开:“马上就好,吃完赶紧走吧!”
  “哎,等等!”年青男子在他身后笑道:“既然有人请客,那么就再给我来一瓶黑佳美吧,记得要加冰。”
  嘁!只有女人才喜欢的低脂牛排和娇滴滴的甜酒,基德不屑地冷哼一声:“妈的,原来是个娘们啊。”
  他的声音并不很大,却也并不太小,仿佛故意要让某人听到一般。而如他所愿,那个人的确听到了,所以下一秒,他抬起头看过来,不偏不倚正对上了基德的视线。
  哼。基德微微眯起了眼睛,有些得逞般的、充满挑衅的扯起一边的嘴角。
  直到这时他才第一次看清那个人的样貌。不知道是不是酒馆的光线有些昏暗的关系,那隐在帽檐下的双眼周围深陷着一圈浓重的阴影,然而那浅灰色的眸子却在阴影的衬托下,显得异样的清亮,冷冷地望过来,既不愤怒,也无惊惧,不动声色之中隐隐透着一股傲慢冷冽的气息。
  那果然不是一个普通人会有的眼神——有一瞬间,基德仿佛在那双琉璃般的眼眸之中看到了猛兽纵向收缩的狭长瞳孔,莫名的,他开始有些兴奋起来,好像无所事事的猎手突然发现了一只能引起他兴趣的好猎物。
  “呜啦啦——”有流浪艺人拉响了欢快的手风琴,红鼻子小丑跳上吧台翻起了跟头,喝得满面通红的人们再次喧闹起来,没有人注意到那两道交错在人群之上的目光,充满了针锋相对的意味,噼啪点燃了潮湿热烈的空气,却没有谁会先退缩的征兆。
  好胆!基德扬起了眉峰,他已经不记得上一个敢这么直视他的家伙长得什么样子了,他只感觉酒精的热力有些鼓噪地冲击着他的神经。
  呵,对面男子原本没有什么表情的脸上渐渐荡开了一抹意味深长的微笑,勾起的唇角弧度有种说不出的嘲弄轻佻,而后,他缓缓抬起手臂,冲着基德,啪的一下,竖起了纹着刺青的中指。
  “混蛋!”在基德有所反应之前,身边的基拉先低喝一声:“喂,基德?!”他扭头望向船长,面具下刻意压低的声音充满了跃跃欲试的意味。
  “……!”被基拉突然这么一叫,基德在某一时间竟然产生了片刻的愣怔——大概是他没想到除了自己之外竟然还有人注意到了这位“不速之客”——当然,基拉不愧是自己最得力的干将,有这样敏锐的直觉也不足为奇……这样想着,他自然而然地转向基拉,微微一笑。
  “……?”这次轮到基拉的大脑有些转不过来了——被人竖了中指还能若无其事笑得出来的船长他还是头一次看到——他真不知道是基德喝多了还是自己喝多了?!
  “你放心。”基德唇边的笑纹渐深:“那家伙是我的猎物。”他看似轻松地说道,一手随意地搭上基拉的肩膀坐下来,顺手拿过面前的酒瓶替他和自己斟满:“难得今天这么个好日子,还是先让大家尽兴找找乐子吧!”
  “哦。”终于,在基德的笑容里,基拉再次寻觅到了那抹熟悉的戾气——不错,这才是他们的老大!他了然的点了点头,举起酒杯:“干杯!基德!”
  “干杯!兄弟!”
  “干杯——干杯!”更多的人举起了酒杯,热烈而爽快地一饮而尽。
  “玎玲……玎玲……”
  正在这时,乐声中又响起了一阵清脆的铃声,吧台后面的垂帘卷起,数个装束各异的男女鱼贯出现在人们的视线中,他们手持青铜制的铃铛,鲸鱼皮的腰鼓,九根弦的长琴……还有更多叫不上名字的乐器。最后,是一个蒙着面纱身段婀娜的舞女踩着节拍扭动着腰肢款款而来,手腕和脚踝处系着的银铃随着步履玎玲作响,轻薄纱衣下的细腰柔若无骨,闪闪发亮的饰物在裸露的肌肤表面光芒四射,浓郁的香氛顿时弥漫在酒气中,飘散在了每一个角落,说不出的瑰艳风流,即使是这些经历过大风大浪的海贼们一时间也都不由瞪大了眼睛,惊讶得合不拢嘴。
  “嗨!各位来自伟大海洋的朋友们,大家好!”翻跟头的红鼻子小丑突然跳起来,不失时机地大声宣布:“现在到了我们霍克酒吧的午夜狂欢时刻了!下面是最振奋人心的——名震马拉岛……哦,不!是名震整个南海的塔希曼家族为大家献上的——七重面纱舞!”
  “噢噢!”醒悟过来的海贼们齐声欢呼起来,尖锐的口哨声此起彼伏。“呼啦——”一股股热浪扑面而来,站在舞台四角身型壮硕的大汉们用酒精喷出了一条条火龙,异域风情十足的乐声激扬,舞者的步伐随着鼓点越舞越是诱惑,在人们沸腾的呼声中脱去了最外层的纱衣……
  “看吧!尽情地享受这一刻吧!这可是只有在遥远的东方传说中堆满黄金的波斯王的后宫里才能欣赏到的极品美人儿——”小丑不断地在鼎沸的人群中煽风点火:“来吧!想要看到更多么?那就给这些孩子们更多一点鼓励吧!”
  旋转着的少女每除去一层纱衣,她脚下的金币就更多了一些。那些喝得酣醉的被撩拨起原始欲望的男人们早已顾不上吝惜自己的钱包,他们争先恐后将贝利掷向舞台,希望能博得美人一顾;更多的已挤在小小的舞台周围,手舞足蹈地随着节奏一起扭动着粗壮的身体,争抢着女子抛下的还带着体香和温度的纱衣,兴高采烈地向同伴们炫耀,宴会在舞女越来越清晰的酮体中一次次的被推向高潮……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