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弹丸论破V3——星之砂_葡萄芬达/木屋

时间:2020-02-10 09:22:24  作者:星之砂_葡萄芬达/木屋

 

 
  与王马约定周末看电影的最原在十字路口遭遇了足以晃动人生的重大事件。作为侦探,作为追寻者,在「生」与「死」的选择之间,最终握住的那只手会是……《艾米斯特》完结篇!
 
 
第一章 ①
  那个时候的我还不曾得知。
  理所应当的,甚至于普通到让人感到无聊的日常。
  真的会因为一瞬间的起始与完结迎来翻天覆地的更迭。
  那么依旧被围困于过去的我,被隔空于现在的我,一深一浅浮游于未来的「我」。
  所该寻找的答案,到底又会在哪里呢?
  ※ATTETION※
  本文含有原作程度的流血描写。
  请做好心理准备,陷入其中吧。
  逐渐闷热起来的天气标志着夏日的降临。
  打个比方的话就好像地球在一瞬间便跨入了亚马逊森林的热带时节,注意到时大街上已经充满了只套着短袖短裤便四处自由横行的男女老少。走进高层大厦的瞬间时常会被难以形容的冷潮一口气从头灌到脚,一边在心里吐槽着那也许会扰乱身体功能正常运转的冷气强度,一边又忍不住想要更多感受一会儿。毕竟热度的上限永远超乎想象,它会从玻璃制的窗外无视障碍直侵室内,在空气与空气的夹层中延展出干燥与让人呼不过气的灼热。
  意识到时头脑已经空转了很长一段时间,我赶忙甩甩头重新将注意力集中在眼前的讲义上。
  “……啊。”
  来回看了看手中的纸张与远处的幻灯片,完全岔开的教学内容足以让人失去追赶的力气。
  连什么时候开始发得呆都有些回忆不起来的夏日热度,已经可以算是一种暴力了吧。
  身在教室内的同学们大多有气无力地扇着手掌风,即使如此也不能阻止那顺着脖颈一路流下的汗滴粘黏起皮肤与衬衫间的空隙。刚叹着气忍不住揪起领口来回摇了摇微弱的风气,突然间响起的熟悉旋律如同天降救赎一般回绕在教室的空气中。
  啊,居然都已经下课了……。
  不一会儿便从四面八方发出各种各样的嘈杂喧哗,更有人迅速收拾完东西飞快奔出了教室大门。
  我也差不多……。
  “啊哈——!偏偏这种时候空调故障什么的,希望之峰学园还真是靠不住啊!”
  声音更快过本人的身形,咣当一声我眼前的空座椅被一片带着残影的混沌白色侵占。十分恨铁不成钢地甩了甩滴着些许水珠的头发,他举起右手上的物体伸到我眼前故意地晃来晃去……啊咧。
  “我们才刚下课吧?王马君什么时候买的冰棍啊……?”
  将方才的课本竖起身来在课桌上整齐地颠了两下,我正准备转过身收拾书包。
  “当然是翘课跑去买的啦,在这种天气里待在热到疯的教室里好好听课什么的,根本不符合我恶之总统的形象啊!”
  唔,结果却因此搞得头发上都是汗的话想必也是得不偿失吧。不过等会儿我也去买根冰棍吃吧,话说回来……。
  “王马君有什么事找我吗?”
  回过头盯上那双紫藤色的双瞳,对方看起来反而比我更加疑惑不解。
  “啊咧,这就忘了?明明约我出去的是最原酱才对呀?”
  “欸,啊,嗯……虽说是如此吧。”
  今天一整天都在思考的事实被当事人如此明确地点出来,说实在的心里稍微跳了一下。
  具体事情要追溯到一周前,为了能够成功约上不知为何总是躲着我走的王马君,我将早早买到的电影票托付给春川同学帮忙转交。虽说拜托她的人是我,事实上我并不觉得王马君会简单接受,毕竟自那天病房之后我们就没怎么正常交流过了。然而王马君却十分简单地收下了,甚至在那之后完全恢复了原本嘻嘻哈哈我行我素的态度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现在也会像这样时不时特意跑来找我说话。
  结果那段时期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毕竟电影票的日期就是明天了,最原酱为了省钱还特意买了早上9点的双人票,体贴如我就在想会不会今天需要准备些什么呢……之类的!”
  说着扶着椅背站起身,勾了勾手的动作似乎是在暗示我既然收拾好了的话就赶紧回去吧。
  对着那幅过于灿烂的笑容我总是忍不住想要叹气,明明两个人的家都不在一个方向,放学一起走最多也只能到车站为止啊。和一旁的百田君、春川同学道好别,我放好椅子示意着准备完毕向王马君看去。
  “那个,定在早上9点的原因不仅仅是因为便宜……”
  “嗯!不否定省钱这一点的诚实十分打动我哦!”
  笑嘻嘻的王马君抢先一步跑到教室门前猛地一下拉开拉门,站在门外的梦野同学被他夸张的动作吓了一大跳,转过头来又被他的颜艺吓得尖叫出来,总算是赶在茶柱同学飞奔来之前皱着眉头把王马君推到了楼梯口,回过头来他又像是没事人一般大口含住冰棍催促了起来。
  “另外呢另外呢?”
  “……另外就是,看完电影也还有一下午的时间,我想也许可以一起去哪里玩一玩之类的……”
  毕竟是周六,对于我们学生来说应该很闲才对。
  “欸——,明天下午我要去参加很重要的典礼没有空欸。”
  “欸?”
  重要的典礼?
  “——什么的骗你啦!当然是一整天都很闲嘛,为了能够和最原酱好好加深感情我可是特意把明天一天的预定都推掉了呢!”
  “谢、谢谢你?”
  “这里难道不该说‘反正是骗我的吧?‘才对吗?”
  “你也是有自知之明的啊……”
  像这样令人疲惫的对话不知从何时起也已经过于习惯了。
  跨出校门踏上略带喧嚣的街头,眼中的人来人往除了身着制服的学生便是西装革履的上班族们,得以免于统一制服的我们夹在这样的群体中反而显得有些异样,不过事到如今也不是十分在意这种事情了。
  “说起来最原酱,明天要看的电影具体是讲什么的呀?”
  将吃光的冰棍棒随手扔到路边的垃圾箱,王马君甩了甩有些浸湿的手指又蹭到了衣摆上。注意到我的视线后更是毫不介意地把手伸来我的上衣,条件反射地我赶忙向旁挪了两步差点撞上身后的上班族。
  “小心点呀最原酱!”
  “还不是王马君你……!算了。”
  低下头翻开书包寻找起整齐保管着的电影票,从旁先一步伸过来一张看起来很眼熟的字条。
  “是这个吧?标题写着是《Forever 17》。”
  “啊,是这个没错。”
  从王马君手上接过票,在看起来也许不是骗人的期待眼神下我仔细回忆起早前读过的小说内容。
  “嗯……这部电影改编自同名小说《Forever 17》,讲述了被困在水下几十米深的海洋游乐园中的七个人互相帮助寻找出路的故事。随着时间的流逝食物、水、空气逐渐减少,面临着死亡恐惧与威胁的同时他们也一步步接近了这起事件的真相……大概是这样一个故事吧。”
  随着我的话语闭眼稍微思考了一下,王马君饶有兴致地从我手中抽回了电影票。
  “原来如此~看来我还真是小看了最原酱呢!听起来好像告诉了我整体故事的框架,实际上真正的剧情却一点都没透露出来。”
  “嗯。虽然我有读过原本的小说,不过不能剥夺明天王马君的乐趣呢。”
  “嗯哼?”
  并排走在身边的步伐突然加速两步来到我身前,
  “区—区—最原酱还想要照顾我的心情吗?呢嘻嘻,还真是自大到不行啊!”
  接下来更是凌空一指将电影票凌厉地抵上我的鼻尖,追逐的视线不允许我后退或是前进哪怕任何一小步。票纸之上、视线前方、微风浮动的对面,他自信满满地扬起了嘴角。
  “想要盖过恶之总统的风头什么的,最原酱还早了一百多年哦!不如说我才是要给最原酱准备一个大大的惊喜呢!”
  自信的语气下是藏不住的欢喜与玩味,语毕他眯起双眼展现给我一个大大的微笑。
  想必王马君说的“惊喜”肯定不是我所理解的那种惊喜吧,就算是当今世界最一流的侦探也绝对无法推理出明天一天的事情到底会如何发展。
  不过不由自主的,心中某处总有种松了口气的感觉。
  一切的一切都和往常一样,依旧是我被王马君耍得团团转,而他笑嘻嘻地看着我追逐的样子。事到如今已经快成为了一种习惯,也不打算去纠结其中到底有多少不合理和不公平。
  不过这样一来我也总算是有机会去确认,
  ——那时感受到的心情,到底是一时冲动的错误,还是说,是我心中积淀已久的真实。
  “嗯,我会好好期待的。”
  尽自己的全力摆出开始逐渐习惯的笑容,对此王马君也像是满意了一般挑起眉头重新将电影票收回了自己的口袋。
  “那明天10点半在电影院前集合哦!”
  “电影是9点开始啊……!”
  ***
  星期六早上八点二十分。
  提前四十分钟到达了电影院门口后,展现在我眼前的是有些出乎意料的荒芜场景。
  嗯……不过想想也是,周末还会早上8点多就出门的人想必不会有很多,要说有的话大多数也是不得不加班的可怜社会人了。
  再次确认了下手表上的时间,八点二十二分。抬眼望去,我面前的马路上只有时不时零星扫过的家用车、悠闲走路的行人、以及快要扫到我脚边的清洁工伯伯。
  “啊,抱歉,请您继续……!”
  跳着躲开扫帚我向旁跨了两步,内心的动摇惹得下意识拽紧了挎包的带子。
  有些紧张也是难免的,毕竟这是我第一次邀请别人出来看电影……不,说到底根本是第一次邀请别人出来做什么事,更不要说对象是那个王马君了。虽然也在出门前试着挑了挑自己为数不多的几套私服,但一想到王马君看到后捂着嘴巴狂笑的可能性还是穿了最为简单的黑T恤牛仔裤。在厕所里再三照着镜子确认好头发并没有哪里奇怪地翘起来,确认一切准备就绪后,我拿起前一天晚上便放在桌上的长条项链挂上脖子——说是项链,其实只是一条串着戒指的牛皮绳而已。闪着银光的那枚戒指在别人看来也许并没有多少价值,不过对我来说,它包含着的意义是难以简单用话语来说明的。
  再一次低下头确认时间,八点二十八分。
  嗯……还早还早,要不要趁王马君来之前先把吃的买了呢?虽然不知道热狗该选怎样的组合,饮料的话大概点葡萄味芬达就好了吧。
  就在我胡思乱想着些无关紧要的事情时,余光中瞥到马路对岸似乎有什么东西正在左右晃动。抬起头来定睛看过去,一眼便扫到了那张熟悉的面孔。
  “啊,王马君……!”
  我也抬起手来向他挥舞,他便放下手笑嘻嘻地看了过来。行人的路灯尚且是红的,他从兜里掏出手机按了一阵,我的手机便传来一阵愉快的提示音。
  王马君:哟!最原酱今天穿得可真土啊!(´・з・)❤
  呜……结果还是被嘲笑了……。
  我:王马君不也是白T恤七分裤(好像还吊着什么带子?)以及……呃,黑白格披肩……?
  王马君:Bingo——!今天可是为了与平常做出区别特意换了长款哦?顺带也热得不行了最原酱赶快给我去买点喝的嘛——
  我:热的话最开始就不要围披肩啊……。马上就是绿灯了,不如一起去买吧。
  仔细看的话可以发现王马君的T恤正面写着大大的“I AM AMERICAN”的印字,不,怎么想都是骗人的吧。
  路灯转为绿色的那一瞬间,本来已经打算收起的手机又震动出新的讯息。
  王马君:最原酱,你没有忘记我说的惊喜吧?
  啊,说起来……。
  我赶忙抬起头仔细盯向迈开步伐走来的王马君。
  惊喜会是指什么东西吗?不过一眼看去也没有什么特别值得怀疑的东西,又或许从一开始就被他藏在了背包里?嘛,一会儿直接问本人就好了。就算王马君并不打算简单告诉我,他也总会在某一个阶段展现给我看的。
  那我现在该做的……
  “……?”
  一瞬间,一股难以形容的违和感袭击了我。
  说是袭击似乎也不太对,毕竟我的身心都没有受到任何实质伤害,那更像是感觉上的、思考上的,只消一瞬间便占据了支配的什么。
  “我……”
  我在拒绝,从王马君身上移开视线……?
  迈着轻快步伐的他此时此刻就在我的眼前不远处,显示着强烈存在感的事实不容否认。然而不是这样,不是因为任何客观元素,就连想要瞄一下手机的行动都无法做到,仿佛是主观思考拒绝着我做出行动。
  “……欸?”
  因此当我注意到极速闯入视角余光中的物体时,一时间没能意识到那到底是什么。毕竟这太没有现实感,超出了想象力的范围,呆呆地愣在原地我迟一步才听到了自己疑惑的声音。缓慢只是一瞬间,思考的停滞也是,当我意识到那到底是什么之后,僵硬的身体没能来得及迈步伸出手,冲破喉咙的喊叫已经完全变了音调。
  “王马君!危——”
  咚————!
  他疑惑地睁大双眼是我看到的最后一个场景,下一刻连带着他所站的位置都被铁制的金属长方体冲撞而过。过于非现实的场景只持续了一秒,风尘过后我眼前的斑马线上甚至什么都没有留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