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毗狼人——客兮

时间:2020-02-10 09:21:49  作者:客兮

 

 
  文案
  唐家有狼初长成,狼×人,年下。
  唐乏初一时鬼迷心窍自狼贩子那儿买了头烈性的进化狼,不想狼崽子白天牙尖嘴利,到晚上却化身美少年,竟然还想吃了他。
  前期带着狼崽崽在村子里玩,后期跟着狼崽崽去狼林大冒险。
 
 
第1章 莫咽
  唐乏初头次抱那只幼狼,就被咬住了咽喉。
  小狼故而得名,莫咽。
  所幸莫咽的牙齿尚不锋利,自身又处于虚弱状态,再加上唐乏初躲得及时,这才没有实质性伤害,只是微微破了皮。
  “哎哟,没事儿吧!”卖狼的老板六胖子又是赔笑又是道歉,直说:“您多担待呀小唐爷,这小崽子是性子烈了些,可是它漂亮呀,这儿就属它最漂亮!”
  他口中的“小唐爷”正倚在墙上,怀里抱着只虚弱的小狼。他卷起的破旧裤脚一高一低,穿着个无袖的马褂,头上戴着顶歪了的草帽,绿荫洒在他小麦色的肌肤上,粗黑浓密的眉毛微微挑着,锐利的黑眸里沾染些玩味的意思来。
  他打量着怀里这只虚弱却又蓄势待发的小狼。
  这是只混血狼,棕灰色的皮毛是蓬松凌乱的,还有种隐隐的香味儿,想必是为了卖出而特地清洗过的,尽管如此却也遮掩不住它的瘦骨嶙峋,唐乏初叼着根草,边摸着有些红肿的喉咙边嘀咕道:“真他妈死瘦。”
  前胸贴后背的,抱着都咯手。
  就这样瘦的狼六胖子都能开这个价,真是狮子大开口。养狼本就麻烦,唐乏初见过几家养狼的,最后都受不了放生了,很多人就是图个新鲜。
  狼院儿里有股混着热浪的狼粪臭味儿,知了在火烤般的阳光里歇斯底里地叫,枝繁叶茂的老树撑在门前,叶子都被烤的打了卷儿,枝条垂头丧气地耷拉着。
  六胖子在一旁抹着脸上的汗珠子,又垂下来去蹭他沾着灰的粗布衣,眼睛滴溜溜地转:“我跟您交个底儿,这是头几天刚从林里抓的野狼,就它自个儿,小东西顽强着呢,生命力是真强啊,我跟您打包票,就他这种个头这个岁数的小崽狼,真没几个能自己活下来的!它一定是父母死了,一窝也就剩下它一个了,我们找着它的时候,都干巴瘦成什么样儿了……当然您得看现在,这不是有点儿肉了吗?这还说明好养呀!”
  六胖子算是刚上任的狼贩子,也不知道他家兄弟怎么教他的,此时这一脸殷勤谄媚都写在脸上了,唯恐别人不知道他这狼有毛病似的,且不论以后,就现在,他还不算个合格的生意人。
  唐乏初嗤之以鼻,他靠在土泥墙上,抓着强睁开眼的小狼抬高了看,“我说,老六,别以为我傻,你这给它打了几针啊?”
  六胖子一愣,嘿嘿笑道:“没,就它,这不是得让人抱吗,而且这儿的狼都得打呀……”
  “就这么多针都能受着,这还想咬我呢,”唐乏初把那小狼丢回六胖子怀里,抄着兜朝外眯眼看去,“你说我这抱回去,等它清醒了,还不把我们全家都吃了。”
  “您这不是说笑呢!”六胖子连忙抱住小崽子,那幼狼小小一只还没他的胳膊粗,此时一摔显得精神些了,呲着牙虚弱地叫出声来,六胖子没搭理他,只是巴巴儿跑到唐乏初眼前嘚啵,“这儿哪个不得挨两针,狗还认生汪汪叫呢,我得保障客官的安全呀。您放心,这狼卖了我绝对不是撒手不管了,后头有啥的我肯定……”
  “包退?”唐乏初嗤笑。
  “这退不了!”六胖子作为难状,“这小本生意,我们也就是赚个本……”
  唐乏初摆摆手,拎起旁边的筐子准备走,六胖子连忙拉住他:“哎哟我的爷,好商量!我跟您实话说了吧,这狼买到是您赚了呀,这可是只进化狼……”
  唐乏初脚步一顿,“我操。”
  有戏!眼睛一亮,六胖子抱着半睡不醒的小瘦狼就往唐乏初跟前凑,边说话边笑眯眯着眼去摸小狼毛茸茸的脑袋,“您也知道这进化狼价格最昂贵,富贵人家也没几个能买得起的,喏,就前阵子白祥镇首富刘家那个大公子,人家也是攒了好久才买了一头进化的小母狼回去,他后来逢人就炫耀哟……啧啧……”
  进化种只有极少数的狼才有,难遇到并且难抓还难卖,多数是富贵人家的消遣,这个就连不怎么关心这档子事儿的唐乏初都晓得。唐乏初眉毛一挑,显然是来了点兴趣,不过他侧着脸,没让六胖子瞧见,此时他微微正过来些,漫不经心道:“人家那是母狼,我要这小公狼做什么用。”
  “进化的小公狼也能用呀!”六胖子拼命眨着小肉眼,唐乏初却毫无表示。
  “哎哟我的好爷爷,您用了就知道了!”六胖子拍大腿,“这进化种多是漂亮的,这小公狼也有好多爷喜欢,您这用一用就……”
  重重地“呸”了口,唐乏初正起身子就往前迈步,六胖子哎哟连天地走上前去捞着他,“小唐爷,您可以用它看家护院啊!训练好了做饭扫大院儿都不成问题!”
  “啥都能干!不比人差!”六胖子见唐乏初停下来,又不断保证道,他说话漏嘴,一句一喷的,空气里都是唾沫星子。
  不再掩饰自己的动心,唐乏初哼哼笑了两声,“你打算怎么卖?”
  六胖子擦了把汗,试探性地伸出四根手指。
  唐乏初摇摇头。
  六胖子表情一暗,收住一根。
  唐乏初不为所动。
  六胖子苦着脸:“哎哟真的不能少了,我的爷,抓这小崽子我可是废了不少劲……”
  唐乏初突然伸出手,揉了揉小狼的一只前腿,那只腿毫无生气的耷拉着,此时被这么一揉,迷迷糊糊的小狼突然发出一声痛叫。
  六胖子脸一灰,表情僵了。
  唐乏初抱着胸,歪着脸,笑得很坏,很痞。
  于是唐乏初就把小跛子狼抱走了,怀里热乎乎的,小狼显然没从麻醉劲儿里醒过来,还在犯迷糊。
  唐乏初盯着小狼毛茸茸的脑袋就在想。
  莫咽,莫咽。
  这名字还算不错吧?
 
 
第2章 见血
  “找你半天了,阿初哥。”
  唐乏初刚回到自己的土屋,就看见李小妹在门前焦急地叫着他。
  唐乏初问:“怎么了?”
  李小妹却瞪着眼珠看他怀里边睡觉边抽筋儿的小狼,十五岁,正是好奇的年纪,她叫道:“哎呀,好可爱的小狗!”
  唐乏初眯着眼笑了下,凑过去给她摸,李小妹边摸边叫唤:“它动呢!你看,它动啦。”
  唐乏初有心提醒她:“你找我?”
  李小妹“哎呀”一声,拍着大腿道:“俺爷爷去你家坐着不肯走啦,你快去说说他呀。”
  又来!
  唐乏初“哼”着笑了声:“知道了,你进去呆着,我这就来。”
  李小妹抓着两个麻花辫,噘着嘴道:“俺不去!去了他又说俺,俺和你一起进去。”
  “说了多少次,你以后要说‘我’。”唐乏初和李小妹往家走,“城里的公子哥喜欢。”
  李小妹脸一红,悄默默说:“昨天刘家二哥来看他奶奶了,我买香油的时候遇到他了,可俊着咧!”
  唐乏初把装着草药的框扔到地上,抱着小狼掀开帘子往屋内边走边说:“比我还俊?”
  李小妹飞快看了眼屋内,小声说:“那是没俺阿初哥俊……呸,我!”
  “说啥子咧!”屋内一声老人的粗吼。
  “啊,没有没有,阿爷。”李小妹快速一咕噜到李大爷身边,“我和阿初哥说笑呢。”
  “什么‘我’不‘我’的!”李大爷拿起旁边的小扫帚就往李小妹身上呼,“都跟臭阿初学坏了!打死你个忘本儿的小畜生!”
  “哎哟!”李小妹捂着屁股往边上跑,委屈兮兮瞅着唐乏初就喊,“阿初哥,阿初哥,你快说句话呀!”
  “死老头没个别的本事,打孙女儿的功夫倒是日涨,”唐乏初把李小妹拉过来,自己挑了个小板凳一屁股坐下,大张着腿喊,“又什么事儿,我这就去集里逛一圈,你就想我了?”
  李大爷瞪着两只深陷的眼睛,干瘪的脸气的一鼓一鼓,两条弯弯的眉毛宛如弥勒佛一般,此时挑来挑去:“你还有脸说!偷吃俺家枇杷,得了便宜还卖乖!”
  “噢!”唐乏初愉悦地吹着口哨,摸着怀里软乎乎的狼崽子龇牙咧嘴地笑,“你是说你们家‘越界’到我们家那枝烂枇杷?我还没找你算账呢阿爷,熟透了掉到我家院里烂了好几天我都没发现,后来都臭了,你是来赔我钱的?别这么客气嘛,我看你把孙女赔我拉倒。”
  李小妹笑得满面桃红:“阿初哥!”
  李大爷气得咣咣敲木桌,“俺呸!狗嘴吐不出象牙!就是你偷吃俺家枇杷!还俺枇杷,你还俺枇杷!”
  老头踉踉跄跄走了几步,拿起小扫帚就咣咣砸唐乏初的大脑门:“臭小子,叫你不尊重长辈!”
  李小妹惊叫道:“阿初哥,你快躲呀阿初哥!俺爷爷他下手重!”
  唐乏初硬是坐着没动,瞪着俩眼瞅着李大爷,李大爷被他瞅得发慌,一时间停了下来,不知所措地骂:“你……你瞪俺干啥!”
  “干啥,你说干啥!”唐乏初走了一天路也累倦了,这时候被这么一打整个人都精神过来,说不生气是不可能的,站起来指着李大爷就骂,“三天两头往我家跑,做了你邻居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了我!还有脸骂我,什么东西不是借的我的,啊?!我家那锅你什么时候还我!还有醋、香油、酱油!这种小东西你都借?!”
  李小妹在一边抠着墙小声嘚啵:“俺买了香油了……”
  “闭嘴!”唐乏初骂道,又转过身来磕碜李大爷,“越老越不要脸了!我小时候还没见你这个德行!就我爸妈和你那点儿交情还真不配你在这儿对我吼!去死吧死老头!”
  这边唐乏初凶嚷嚷一通骂,怀里的狼崽子彻底醒了,一脸茫然地四处看着,李大爷对上它那双灰蓝色的狼眼,吓得怪叫着一跳,“啊!狼,狼——”
  李小妹也吓了一跳,抓着小花衫问:“阿初哥,这是狼呀——?”
  这边爷孙俩一人一叫的,狼崽子“嗷”一声就咬住了唐乏初的手,唐乏初毫无准备,猛地一跳脚,痛叫着甩手,莫咽死死咬着它的手硬是没松开,狼崽子到底还小,又瘦又小,最后还是松了口,被甩到了地上,似乎是疼得很,它哀叫着蜷缩着身子往墙角躲去。
  唐乏初也痛得很,瘫坐下来看自己鲜血直流的手,李小妹连忙跑屋里给他拿草药,李大爷幸灾乐祸地坐下来,扇着小扫帚故作深沉道:“小心有毒,为保命还是把手割了吧。”
  唐乏初被他气笑了,快步走上前伸出伤手往他脸上蹭血,李大爷怪叫着往后退,李小妹出来了大声喊道:“你们别闹啦!”
  “哎呀,阿初哥。”李小妹蹲下来给唐乏初擦手,“疼不疼呀,好大一块呢。”
  “真他妈狠。”唐乏初边阴着脸骂道边沉沉盯着墙角那只小狼。
  小狼也死瞪着他,龇着牙“呜”“呜”地低声叫。
  “你这是从山上捉来的小狼吗?”李小妹问。
  没等唐乏初回答,李大爷就“哼”着说:“这山上最多有个小野兔,像这种狼都是狼林里头的!你当他有那胆子自己去抓狼,肯定是从狼贩子那儿买来的,和你郑守财他们一样,买了狼自个儿来玩的,败家东西!”
  “败你家啦?”唐乏初没好气儿地喊。
  “阿初哥你别动呀。”李小妹按着唐乏初的手叫道,她看着墙角一边提防他们一边舔自己前脚的小狼,“你是不是太用劲了,它被你摔伤了一条腿。”
  “本来就是残的。”唐乏初冷声道。
  墙角的小狼似乎能听懂他们说话,听到这句,恶狠狠盯着唐乏初,喉咙发出低沉的叫声。
  李小妹也察觉到了,她给唐乏初敷好草药,试探性地叫:“小狼狼?”
  小狼狼凶巴巴地“嗷”了回去。
  李大爷直乐呵:“傻狼。”
  小狼猛地瞪向李大爷,弓着背呲牙。
  李大爷吓得弹跳起来,拽着李小妹就往外走:“走了走了,这儿就是个凶宅。”
  李小妹拗不过他,只得边走边对唐乏初喊:“我回头来找你玩啊,阿初哥!”
  唐乏初知会一声,扭过头来搓着手看着墙角里的小狼。
  他想起来六胖子说过的话,到了晚上,年幼的进化狼会控制不住自己化成人形。
  这可就刺激了,唐乏初眯着眼睛想,伸出艳红色的舌头舔了舔干涩的唇。
 
 
第3章 遇见你之前
  莫咽那时候还不知道自己叫莫咽。
  它在五月初出生,最初的十一天都活在黑暗里——那时候它连眼睛都睁不开,每天只能摸索着去感知温暖的奶味,他的母亲是头一胎,还是只刚满两岁的小母狼。因为幼狼刚出生无法调节自身温度,所以母狼除了喝水以外基本都在洞穴内。到了第十二天,它才缓缓把眼睛睁开,作为这一窝里最强壮最健康的狼,它是头一个睁开眼睛的。说起来也奇怪,作为一只幼狼,它竟没有接触新世界的欣喜感,它表现得实在太过老道了。它那时候只对吃奶有兴趣,每天它都在幼狼里面挤来挤去,抢最大最饱满的奶去吮吸,也由此最为强健。
  二十天的时候,它渐渐有了听觉。它那时就有了预感,距离可以出洞的日子不远了。第二天,它就和它的兄弟姐妹出了洞,一只蝴蝶飞来飞去,与其说是好奇,倒不如说它是本能地追着跑,在草丛灌木里晃晃悠悠地追。它那时还没有什么集体意识,也不晓得在它的母亲怀孕期间,狼群们并没有离开太远,因为狼崽子是它们共同要守护的对象。狼群里一岁多大的狼会轮流过来陪小狼崽玩,莫咽总是不像其他兄弟姐妹那样缠着年长一点的狼去玩,它表现得相当独来独往。这或许是件好事,但也可以算作一件坏事。狼是集体动物,这个意识与生俱来。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