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失忆后,向情敌告白了[校园]——徐歇

时间:2020-02-07 14:58:26  作者:徐歇

 

 
  文案:
  陆秉月暗恋学长四年,没告白,就失忆了。
  关键是,记忆回来后——
  她还跟她情敌、游戏里的死敌在一起了!
  陆秉月论坛匿名询问。
  【求问】很着急,一觉醒来和情敌在一起了,除了最后一步该干嘛都干了,怎么办,在线等,很急!
  楼主:我喜欢的那个人,他还祝我们幸福???
  情敌:祝我们幸福^_^
  -
  失忆前,暴躁仙女陆秉月:你说我是谁?跪下叫爸爸。
  失忆后,厚颜无耻陆秉月:学姐真的太漂亮!我!可!以!
  记忆回来后。
  陆秉月:哎哟我日——
  陆秉月:日常洗心革面好好做人(●—●)
  【注:】
  暴躁小甜心X冷漠大姐姐
  校园/游戏谢扒,傻白甜,如有巧合,我没看过。
  【高亮:】
  确认收看将看到小陆跪舔小赵的大型现场。
  陆秉月:我是键盘侠,但我知道我是个好女孩儿。
 
 
 
 
第1章 仇杀榜榜首
  妄孤诀作为一款大型网络修真游戏,不到两年时间,风靡各大高校。
  津阳大学,702室。
  陆秉月正一本正经的看着屏幕上的技能,冷却完毕,立马使用。
  天外小秘境副本门口外,一群人打得昏天黑地。
  又是一个个华丽的技能消失,屏幕里的世界总算恢复平静。
  陆秉月长叹口气,疲惫地揉了揉眼眶,睁眼,她抿了抿唇,打了个呵欠。
  死了十多次,装备红透,白色绣菊花鞋子掉了一只的陆秉月,看着屏幕上的角色,再一次死回复活点躺地。
  复活点还躺了一个人,不过在看见她来了之后,马不停蹄地就跑了,大约害怕晚了一步,就会被带累。
  地面的女鬼修头顶‘月饼不好吃’就是陆秉月的号,她娇养了一年多,这会儿死得不能再死。
  ‘月饼’面容带着不那么正常的白,面颊和唇|瓣毫无血色,黑色的长发只用白色缎带绑着,穿那么一身白衣,此时衣服凌乱,就算被杀回复活点,也没有衣服沾血。
  陆秉月看着月饼不好吃,没有再立即起身。
  对方打定了主意要趁她一个人的时候搞她,那她不能让对方再得逞。
  旁边,追杀她的人各显神通飞过来。
  带头的是手持长剑的女修,风姿绰约,一迈步,踩在陆秉月的角色脸上。
  陆秉月觉得脸有些疼。
  那女修的旁边还围了一大堆人,如果陆秉月强行突围,在他们的手下也活不过三十秒。
  陆秉月干脆一盘腿,双手飞快打字:“有本事别找你爸爸落单的时候来,你这样上赶着找爸爸,爸爸也不会多看你一眼的。”
  女修:“小三你再骂人!”
  陆秉月:“你妈就这样教你见人就骂小三的?爸爸我教你做人,免得你出去丢我的脸。”
  女修:“你!你就等着删号吧!别以为就你会骂人!”
  陆秉月:“不就是去论坛挂我吗?让人骂我吗?我还怕被你挂?有本事自己上,没本事让别人上。自己给人扣帽子,说人是小三,也不知道傍了多少男人给你撑腰。”
  陆秉月:“哟哟哟,不要哭啊,在场的各位都是跟乖女儿你有一腿吧。”
  陆秉月不起来,又在地上扣了一会儿白字。
  女修骂不过她,又可能是顾忌自己的形象,打出来的字,都像是幼儿园骂人言论。
  ——就差骂陆秉月臭饼干,大坏蛋之类的词汇。
  女修头顶着‘慕烟云’的ID,是游戏里第一大帮会星罗棋布,副帮主的徒弟,追杀陆秉月好多天。
  今天陆秉月午休也没睡,去副本小秘境刷材料,结果一出来,就被这些人给堵了。
  她被针对了,走到哪儿,头顶都有一个悬赏,打开悬赏榜单一看,果然——
  目前荣登仇杀榜榜首,赏金10万。
  可能因为嘴太脏。
  女修大概是气哭了,他们这样的追杀一般都是有计划的。
  这样的大帮会,每个时间点都有人在看陆秉月三人是否在线,挂在YY频道里面,说气话来贼方便。
  陆秉月扣白字的时候,对方还强装着淡定。
  这会儿女修一不说话了,满屏白字屏蔽词,谐音错别字,刷起来的架势不比陆秉月慢。
  陆秉月反省了一下自己,在众多白字中,又刷了一通白字。
  怎么脏怎么来,上到祖宗十八代,下到子孙后万代,都给整了一遍。
  骂人不需要费装备,她一个人就能把对方都气得吐血,她觉得还挺划算的。
  陆秉月听见有什么熟悉的声音在响。
  “月月,你电话。”
  “等会儿。”
  陆秉月的电话在旁边响起,床上正在休息的室友嘟囔地提醒了一句。
  陆秉月戴着耳机,听的不是很清,她这会儿正沉迷游戏,无法自拔。
  陆秉月放开键盘,摸了手机,轻手轻脚出去阳台接电话。
  正是十月的天,秋老虎已经过去,一眼望到楼下,这会儿人依旧很少。
  不是在上课,估计就是在宿舍睡觉。
  大学真是个分流器。
  而陆秉月觉得,沉迷游戏的自己,应该是被分到垃圾一类的。
  手机刚刚在充电,这会儿还有些烫。
  陆秉月压低了声音问:“招睿,怎么了?”
  “你说呢?现在快五点了,部长要我们先过去,那些新来的可能找不到地儿。”陈招睿道。
  “你在群里发消息了吗?让他们在南门集合?”
  “发了,这不等你在群里回话吗?”
  陆秉月道:“那你等等,五点集合吧。”
  经管系大一大二的宿舍区到南门差不多十分钟,如果考虑到部门的女孩子有穿高跟鞋的,估计还要更长时间。
  陆秉月看了一眼,离五点还有十多分钟。
  新学期初始,经历了一整个九月的军训,又是小半个月的选拔,大一的新干事都已经到位,今天正准备第一次部门聚餐。
  陆秉月和陈招睿是女生部的副部,两个人的关系还不错。
  其实陆秉月定了闹钟的,闹钟这会儿才响起来。
  上午没课,中午是室友带饭回来,这会儿还穿着睡衣。
  陆秉月急急忙忙的换衣服,想了想,把上个月买的新衣服拿出来,其实只是一件雪纺的衬衣,以及一条黑色的短裙。这都是她暑假兼职赚的钱买的。
  陆秉月的头发很好,又黑又长,她的作息还不够乱,也不存在秃的情况,随随便便挽起,扎了个丸子头,再把脸颊旁的头发都拨开,看上去格外的精神。
  陆秉月敲了敲还在睡的室友:“笑笑,笑笑,借一下车。”
  “钥匙在桌上……”
  室友高笑笑刚刚就被铃声吵醒了,这会儿有些迷蒙着眼睛,看着陆秉月,还打了个呵欠。
  陆秉月比了个心,“最爱你了,我先走了。晚上会早点回来的。”
  “要是不回来就发短信。”
  陆秉月点头,转头拿了手机。
  南门口,已经有不少的学生聚集。
  今天是周五,学习了一周的学生们都有自己的小活动,他们一群聚在一起的女生多少吸引了一些注意。
  陈招睿很享受被众星拱月的感觉,一群小学妹围在她身旁,叽叽喳喳。
  还有一个部门的也在一边,陈招睿过去跟隔壁部门的副部聊着天,小学妹们自觉地自己找人说话。
  “你们月月呢?这个点儿了。”
  “她说快了。”
  陆秉月不是那种不守时的人,不过有一点例外。
  陈招睿知道陆秉月爱打游戏,上一次迟到也是因为打游戏耽搁了。
  “那个是不是啊?”隔壁部门的副部眼尖,立马就认出来了。
  陈招睿转头,就看见陆秉月风风火火的骑着车,裙摆在风中晃荡,以红火的夕阳为背景,在校园内展现着大学生该有的阳光与朝气。
  陆秉月下车,就有一大堆人看过来。
  不仅仅是两个部门的,路人也有看过来,说那么一两句话。
  仔细听,就有人问,“这是不是那论坛上的校花?”
  “不是,这次又没选上。”
  陈招睿上前几步,见陆秉月停车,她伸手,把陆秉月的裙子给整了整。
  “有穿底|裤。”陆秉月小声说。
  陆秉月把车锁树上,面上露出些许淡雅的笑,跟人打招呼。
  纪律部的男女各分一半,看着陆秉月的时候都有些不好意思。
  而女生部也见过陆秉月几次了,对这位学姐也算是熟悉了一点,这会儿见着众人都盯着陆秉月,不知道为什么,面上也扬起了些微的优越感。
  陈招睿把人拐到手边。
  陈招睿:“你这好歹也是学姐了,还穿得那么……”
  陆秉月问:“那么?是怎么?”
  “小学生?”
  陆秉月嗤了声:“你怕没看见过真正的小学生。”
  “是啊,小学生都穿得比你好看。”陈招睿损了她一句,又看着陆秉月,“不过你啊,如果不是颜值撑着,就你这样邋遢……”
  “那幸好颜值还在,给我省了不少钱。”
  陆秉月说的话气死个人,陈招睿小心眼地捏了一把陆秉月的手腕。
  陈招睿知道,自己躺在家里吃冰棍儿的时候,陆秉月整一暑假都在兼职。
  然而陆秉月这手臂还是白,对比一下自己的手,简直没眼看,再看看陆秉月的腿……
  “够了,你吃谁豆腐呢?”陆秉月打陈招睿的手。
  陈招睿没搭理她,又羡慕嫉妒恨地掐。
  这个天挽着手的确热乎,陆秉月没挣开。
  看着周围的新生,陆秉月又想到了大一第一学期的自己。
  那时候的陆秉月,上学拖着一个行李箱,背上还背着一个麻布袋,行李箱装的衣服,麻布袋装的被子,厚厚的一床,就那么走到新生迎新处。
  当时天气也是九月的正常天气,太阳热度不减。
  学姐学长扇着风,喝着水,躲在迎新处,抬眼就看见她那么一个瘦瘦的小姑娘,巴掌大的脸,头上滚落着汗水,手里拖着,背上背着……
  她身上穿的是长裤,外面还罩着一件粉色的薄棉外套。
  也不知道是哪个偏僻的地方来的。
  不少的学长都觉怜悯心泛滥,争着给陆秉月送行李,打听着她的名字班级,拐弯抹角的想要她加入体育部/纪律部/学习部。
  最后,陆秉月加入了女生部。
  现在,陆秉月成为了女生部的副部之一。
 
 
第2章 不是你的假想敌
  陆秉月上学期末被选为女生部副部,如果不是年级卡在这里,恐怕还能扶摇直上。
  每个部门招新完后,院学生会会在一家火锅店进行本学期第一次聚餐。
  有几个部门没来,光是他们这几个,就占了好几大桌。
  女生部的小干事们自觉跑去端菜,又有自来熟的女生问陆秉月要喝点什么,饮料还是奶?
  “要啤的,不用吸管。”陆秉月微笑道。
  这家店生意很好,一般人多都要提前预约,在各大高校也挺出名。
  除了平常的正餐供应新鲜及时,像是糕点水果饮料,都有多种选择。
  店里跟被鬼子进村,不少的人都冲着冰柜的肉菜去了。
  陆秉月的面前摆满了不少的肉菜,锅底也烫了起来,一股股的热气冲着她脸就来了。
  陆秉月移开了脸,又看了看手机。
  她游戏亲友群里还在讨今天她被追杀的事,还说要去找人报复他们,一个游戏玩得特真情实感。
  陆秉月随便回了两句,安了他们的心,又收回目光。
  陈昭睿坐陆秉月旁边,扬了扬下巴,道:“陆秉月,那边,明霁来了。”
  陆秉月回头,就看到明霁跟人有说有笑。
  明霁是纪律部部长,长得好看,学生会公认的男神,加之温文尔雅,虏获了不少新进会妹子的芳心。
  不过在会里待久了,就会发现,这个学长对会长有意思。
  这时,明霁边进门,边跟旁边的会长说话。
  旁边有路过打招呼的人,他们也不会吝啬微笑。
  明霁和会长关系好,却没在一起,有的人说是会长故意吊着明霁,又有人说他们是单纯的男女朋友关系。
  但不管怎样,私下都被人称为郎才女貌的一对。
  ——在新学期伊始,几人去一年级各班进行宣讲的时候,就是所有人的共识。
  上学期竞选会长的时候,这两人票数旗鼓相当。
  无法,老师宣布,开了一个即兴演讲,会长拔得头筹。
  会长自然和部长们一桌,陆秉月这样的副部就带着自家小干事一起吃。
  她拿着筷子在辣锅里涮涮,捞起一片生菜。
  陆秉月喜辣,又格外喜欢吃生菜,没一会儿碗里就堆了满满的生菜。
  旁边有小干事懂事儿的把这边的生菜盘子递过去,把陆秉月面前的肉菜换开。
  陆秉月就着啤酒,又闷了一口。
  大热的天,又是火锅,又是啤酒,加上旁边的那桌人,灼心灼胃。
  “你少吃点辣的,我看着都受不了。”陈昭睿说。
  毕竟菜叶子更裹油辣,陆秉月这样吃,在旁人眼里就挺厉害的。
  陆秉月点点头,又自顾自的喝起来。
  冰凉的啤酒下肚,这特么心情一点都不带爽的。
  陈昭睿带着两个主动的小干事去旁边桌敬酒,学生会来来往往也就那么些人,谁跟谁都有个脸熟。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