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夏日焰火[破镜重圆]——焦糖白茶

时间:2020-02-07 14:57:41  作者:焦糖白茶

 

 
  文案
  颜殊心心念念的前女友出现在她面前时,她只说了一句:
  “我死都不会看上她。”
  宋芷林正好听见,笑道:“我也是。”
  后来,宋芷林再次看着她的眼睛,一次又一次,在她的脖颈上留下赤红的标记,像是永不停歇的火焰。
  一如十年前那个夏天,只是这一次,她不会再离开了。
  ABO,双A,1v1
 
 
 
第1章 
  窗外在下着淅淅沥沥的小雨,落在半透明的磨砂玻璃窗户上,留下一道道水痕。
  颜殊趴在枕头上,侧头看过去时,就是这么一副景象。
  她从家里搬出来,住进这间小公寓已经两个月了。
  起因是父亲不满她晚归,或许还有什么事使他不满,但颜殊并不知道,总之,两个月前的某一天晚上,颜殊走进客厅时,灯忽然亮了起来,而颜父正坐在沙发上等她,不难看出他满腹火气。
  颜父一笔笔清算了旧账,从她成天晚归骂到了家里蹲,一番怒吼后,将颜殊扫地出门,冻结了所有信用卡和银行卡,颜殊带着为数不多的现金,一夜之间从安乐窝里的富二代沦落为无家可归的穷鬼。
  那天晚上,颜殊付完小公寓的租金后,看着空空如也的钱包,默默的放弃各种餐厅,拐进超市购买了一打泡面。
  在不到三十平方,布满灰尘,没有电视机,唯一的优点是有扇一整面的大窗户的小公寓里吃完泡面后,颜殊觉得那是她人生中最惨的一天。
  颜殊长长的叹息一声,看了一眼墙上的挂钟,见时间差不多了,便从衣柜里拿出连衣裙,换上之后,准备前往「月光」,参加一场朋友聚会。
  她如今没有进公司工作,只是凭借过去的作品,在接一些私人的设计单子过活,与朋友的联络是必不可少的。
  「月光」是一间私人酒吧,位置很好,在市中心隔着两条街的地方,闹中取静,店里装潢得精致秀美,一楼有乐队表演,客人都是通过朋友介绍,才能找到这间店,因此店里并不吵闹,很适合聊些闲天。
  今天的这场聚会是郁薇的新婚聚会,颜殊作为她最好的朋友之一,当然要去捧场。
  颜殊到酒吧时,包间里已经有不少人了,基本都是熟面孔,她一边跟朋友打招呼,一边朝郁薇走去。
  郁薇和她的新婚妻子季馥宜坐在二楼靠窗的位置,正在和几个朋友聊天,见到颜殊来了,轻快的打个招呼:“殊殊,等你好久。”
  颜殊拿起一杯鸡尾酒,喝了一口笑道:“我来迟了,在聊什么?”
  “在聊薇薇和馥宜的蜜月呢,她们准备去夏岛,”有人接了一句,“好羡慕呀。”
  颜殊跟着点头,说:“真好。”
  结婚固然好,但和她没什么关系,一方面,她是一个喜欢女性Alpha的Alpha,不论是传统性别还是第二性别,婚姻都和她没什么关系,第二方面……
  她心里始终有个挥之不去的身影。
  那个夏天太热了,热得颜殊在课堂上心神不宁。老师在讲二元一次方程,板书写了一黑板,她下意识想抄一点,但是笔落在课本上只剩下一道又一道满是睡意的横杆。
  下午她翻墙出去买冰淇淋吃,先将书包甩在围墙下面,再轻轻松松的跳下去,校服裙摆飞起一阵风。
  冰淇淋店面是红色的,门口竖着一只半融化的巨大冰淇淋,散发着炎热的雾气,她喜欢吃芒果口味混合巧克力,用纸巾包住蛋筒,一路吃一路晃到市一中的门口,站在那里等着她们放学,她知道市一中的学生会长很漂亮,她在某次活动里见过那个人一面。
  宋芷林穿着蓝白色的校服,长发束成马尾,脸上不施脂粉,嘴唇是艳丽的粉色,长睫毛像是蝶翼。
  今天是马尾啊,颜殊在心里嘟囔,还是披肩长发最好看,像海藻。
  颜殊看见她出来,吃到一半的冰淇淋顺着手指流下来,融化成一片黏黏腻腻的液体,夏天太热了,她只顾着看那个学生会长,看着她一晃一晃的马尾,偏着头跟身边的女生讲话,那个女生短发小脸,手插在口袋里,没什么表情的看着她,再转过头去露出灿烂笑脸。好烦人,颜殊心里想。
  她把那个冰淇淋扔进垃圾箱,抬头时正好看见宋芷林搭上15路公交车,微微卷曲的长发在车门口一晃,接着她出现在玻璃窗前,低着头看书。
  马尾也挺好看的,颜殊心里想,再慢慢晃回学校,司机在门口等她,接她回家。
  她坐在车上,每次看见15路公交车都忍不住盯着玻璃窗户,当然没有人在那里出现,玻璃窗后全是陌生模糊的面容,后来她自己去坐过一次15路公交车,晃动的公交车里,颜殊忍不住觉得,这个夏天太热了。
  那是她们的第一个夏天。
  颜殊一直觉得那是最好的夏天。
  后来,她再也没有拥有过那样的夏天。
  她们的恋情以宋芷林出国告终,在那之后,颜殊再也没能联系上宋芷林,宋芷林好像在人间蒸发了一般,失去了所有踪迹。
  颜殊再也没有谈过恋爱。
  “殊殊?”
  郁薇碰碰她的手肘,叫了她一声。
  “你怎么了?还好吗?”
  “没事,”颜殊这才回过神来,露出个略带歉意的微笑,“还好。”
  “那就好。”
  郁薇低头看着手机,像是在等待什么人,嘟囔了一句。
  “怎么还不来啊……”
  “谁没来?”
  颜殊好奇的问道,她看着包间内的人,基本上朋友们都到齐了。
  “有一个我的学姐,今天会过来,”郁薇翻出宋芷林的朋友圈,点开一张照片,递到颜殊面前,“在传媒公司工作,跟你一样,喜欢搞AA恋哦。”
  颜殊刚看了一眼那张照片,脸上的笑容就僵硬了,生涩的笑了两声,说:“是这样吗?”
  郁薇点点头,很认真的给她介绍起宋芷林的情况。
  颜殊一句话也没有听进去,宋芷林的事,这个房间里不会有人比她更清楚了。
  这个人,是她的前女友。
  她的初恋。
  她高中时代和宋芷林谈的是秘密恋爱。
  那个时候,Alpha和Alpha在一起能算是新闻,她们不想回答那些无聊的问题,因此,默契的选择了没有公开。
  没有一个人知道她这位神秘的女朋友是谁,本来约好等到上了大学,两个人都更成熟一点后,再昭告天下。
  然而,高中毕业时,宋芷林不告而别。
  颜殊给她打电话,发短信,甚至给她写信,托朋友带到A国,都渺无音讯。
  人都走了,颜殊自然不可能再告诉别人,她的初恋女朋友究竟是谁。
  这太丢脸了。
  桥归桥,路归路,颜殊从未想过,她还有和宋芷林再见面的一天。
  她不是应该在A国生根发芽,找个甜软娇美的Omega度过一生,再也不出现吗?
  “殊殊,你怎么了?”
  郁薇伸手,在她的面前晃了晃,一脸担忧的问。
  “是不是喝多了?”
  “啊?”
  颜殊这才回过神来,看着郁薇,勉强笑了笑,说:
  “怎么想到请她来?”
  “她刚回国没多久,在B市没什么朋友,我就想着带她一起玩嘛。”
  郁薇解释道,靠在季馥宜的身上,握着她的手,像是只黏人的树袋熊。
  “以前在A国的时候,她很照顾我的,刚到A国我什么都不懂,入学手续都是她带我去办的,以前人家照顾我,现在我当然也照顾一下人家。”
  郁薇说的理所当然,颜殊也没有什么可以反驳的。
  人之常情,互相照顾是应该的。
  “而且,她现在在传媒行业做得很好嘛,馥宜,你说是不是?”
  季馥宜点点头,道:“嗯,最近不少知名的项目都和宋小姐有关。”
  “我们这里做传媒的人很多,和传媒行业沾亲带故的也很多,”郁薇继续解释道,“大家认识一下,以后有什么事情也好说话。”
  事业就是这样,行业里一层又一层的人,互相认识的人多了,就成了关系网。
  她们这群朋友虽然是因为爱好聚集在一起,但在工作上如果要互相帮忙,当然更不会含糊。
  颜殊只好点点头,她没有什么可说的,多少朋友都是因为这个理由,出现在这个聚会上,然后合则聚,不合则散的。
  颜殊站起来,轻声说:“我去外面透透气。”
  她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包间,心中想着,能拖多久就拖多久,最好等宋芷林走了,她再回来。
  正当她们说话之间,宋芷林推门进来,笑着跟他们打招呼:“不好意思,我来太晚了,今天加班。”
  “这位就是宋小姐吧?”包间里有人问道。
  “对,宋芷林,我学姐,刚从A国回来不久,”郁薇介绍道,“做传媒的。”
  宋芷林显然对这种场面非常熟悉,几番寒暄之后,就已经和人聊开了。
  郁薇悬着心放了下来,季馥宜拍了拍她的手,轻声说:“不用太担心。”
  正当她们聊得热烈时,包间的门忽然被人推开了。
  颜殊刚一开门,就看见了宋芷林的脸。
  一瞬间,她全身都僵硬了,所有的细胞都在叫嚣着同一句话。
  ——快点从这个包间离开。
  无奈,宋芷林已经看见了她。
  她的目光很冷,像是北极的寒冰,落在颜殊的身上,让颜殊感觉如坠冰窟。
  宋芷林声音平静,听不出丝毫情绪:
  “你怎么在这里?”
 
 
第2章 
  颜殊定住了。
  她站在门口,目光从地板向上挪,小心翼翼的看着宋芷林。
  她还是和以前一样。
  海藻般蓬松的深棕色长发,散落在纤瘦的肩膀上,一根细细的吊带连接着深V长裙,露出形状优美的锁骨和一小片白皙的皮肤。
  她微微偏着头,长发朝着一边落下,光洁的额头饱满而漂亮,唇角挂着一点笑容,看不出是真是假。
  宋芷林修长的手指捏着一只酒杯,轻描淡写的问:“这位是颜小姐吧?”
  “对,你们认识?”郁薇疑惑的看看她,再看看僵在门口的颜殊,稀薄的记忆一闪而过,她轻轻拍了下手,说道,“学姐高中的时候是我们隔壁学校的学生会长吧?殊殊那时候也很活跃的,是当时认识的?”
  “嗯,”宋芷林将酒杯放在桌上,轻声说,“几面之缘而已。”
  几面之缘。
  颜殊的心凉得厉害,不由自主的浮现出一丝冷笑。
  只是几面之缘吗?
  那些悄悄翘掉晚自习,在学校附近的小巷溜达,共同分享一只冰淇淋,看着夏夜的星空,胆怯的牵住对方的手的日子。
  那些在漆黑的电影院中,不小心碰到对方的手指,亦或是在屏幕的明暗之间,看见对方笑脸的日子。
  甚至是……
  那些蜻蜓点水的吻,那些满是青涩的抚摸……
  都只是几面之缘吗?
  颜殊站在门口,觉得这个包间都寂静了。
  她听不见别的声音,只觉得耳边有什么在轰鸣,发出微微的响声。
  心脏跳得极快,某种屈辱在她的身体里不断窜动,手指不由自主的握成了拳。
  她很难形容这种感觉。仿佛有一只无形的手,将她的心脏紧紧攥住,毫不留情的扔在地上,再以脚跟践踏。
  颜殊想说点儿什么,可她只是定定的看着宋芷林,看着她柔软的、像是海藻般的长发,披散在白皙的肩头,看着宋芷林朝她露出一个温柔的笑容,眼神中却掺杂着疏离。
  她不知道别人在聚会上遇见前女友是什么心情,但此刻她只想夺门而逃。
  她想起许多过去。
  有一回,她和宋芷林约好了,下晚自习在学校后的小吃店见面,但她上到第二节 晚自习,已经不想再待下去了,她想立即见到宋芷林,于是提早翘了课,悄悄在宋芷林要走的路上等她。
  宋芷林走到半路,被忽然跳出来的颜殊吓了一跳。
  宋芷林被她吓得脸色苍白,却仍旧不忍心骂她,只是抓着她的手,说:“以后不可以这样了。”
  那时候,颜殊在宋芷林的眼中看见的是真正的温柔。
  另一回,她和宋芷林去看电影,具体看了什么已经记不清楚了,颜殊只记得自己特意买了最后一排的票,进了场之后,和宋芷林靠在一起,柔软的皮肤互相贴着的感觉,令她心跳不已。
  电影看到一半,她侧过头,悄悄亲了宋芷林的脸。
  向来看电影只是看电影的宋芷林弯起了唇角,勾住她的指尖,在某个不重要的情节时,将她拉了过来,亲了一下她的嘴唇。
  那一刻,颜殊觉得自己的心跳都要停止了。
  那个吻非常纯情,仅仅只是嘴唇触碰着嘴唇,但却令颜殊的心中小鹿乱撞,像是在夏日里吃过一整块冰西瓜,有一种无法形容的甜。
  而这一切,现在被宋芷林概括为,几面之缘。
  她怎么能够这样淡漠、这样平静的说出这种话?!
  颜殊不想提起过去,但却不愿意宋芷林这样将她们的一切抹杀。
  “殊殊,怎么不进来啊?”
  郁薇对着门口喊了一声,道:
  “站在那儿多热,这边还有位置,过来坐啊。”
  “嗯,”颜殊深吸一口气,告诉自己不能露怯,走到郁薇那块的沙发坐下,“瓜子还有吗?给我一把。”
  季馥宜默不作声的将瓜子推到她的面前,见她脸色很差,又给她端了杯柠檬水。
  颜殊感激的对她点点头,季馥宜抿唇一笑,继续听着楼下乐队的演奏。
  端着柠檬水,颜殊还是觉得自己如坐针毡。
  宋芷林和她离得极近,近得只要她稍微一动,就能碰到她的手臂。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