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白月光想帮我养娃[穿越时空]——柒殇祭

时间:2020-02-01 22:24:53  作者:柒殇祭

 

 
第1章 001
  2016年,8月。
  盛夏天,不知哪里的蝉鸣蛙鸣乱叫,和着床前嗡嗡乱飞的蚊子,不知将多少夜半未眠的人闹得辗转反侧。
  鹃城,某小区内十楼。
  姜玥单托腮,拿着息了屏的薄抵着大理石桌面,面色呆滞地看着自己面前摆着的二十页算术题。
  面前巴巴站着一个五六岁的小女孩,圆圆的脸、圆圆的眼睛,长得可爱,头上扎着两个小丸子头,穿的粉色更显出她的嫩,只是这小女孩儿脸上还挂着没擦干的泪,看着她的眼神带着期盼和一点儿藏不住的害怕。
  姜玥比她更怕,眼睛东看西看,就是不看这小女孩儿。
  另一边,一个约莫读初的少年翻着一本《少儿英语》,拧着眉头,明显有别于国人的雪白皮肤和那对浅碧色的眼睛,都在昭示着他是个混血儿的事实。
  几分钟前,就是这个少年把姜玥敲门喊醒,冷静地告诉她:
  “妈妈,琪琪刚刚才告诉我她暑假作业一个字都没有写,明天就开学了,我一个人也写不完,你也一起来吧。”
  从那会儿开始,姜玥就神情恍惚到现在。
  少年没察觉到姜玥的打量,翻着英语书的时候迅速开口道:
  “你的英语单词还有八个单元的没有抄,老师肯定认得出你的迹,你的字太丑了,我学不了,单词你得自己抄,明早六点你就要去上学,抓紧时间——”
  “我和妈妈可以帮你写数学,给你口述名著的读后感,妈妈,你想写数学题还是?”
  说话间,少年和小女孩儿一同朝姜玥看来。
  姜玥神情僵硬。
  室内安静了好一会儿。
  她抬指了指自己:“妈妈……是在喊我?”
  见到小女孩儿的脸上立刻露出的泫然欲泣模样,以及少年眼明显的疑惑,姜玥从位置上站起身来,咽了咽唾沫,作势往屋里的方向去,干笑着说道:
  “我好像没有睡醒。”
  “等会儿啊,你们先写着,我去睡一会儿,很快……”
  眼看着姜玥离开,小女孩儿小心地抬眼看着自家哥哥,憋着泪意开口:“哥哥,妈妈是不是生气了,不想帮我写作业呀?”
  不远处。
  姜玥边说边后退,直到匆忙地回到先前醒来的房间里,抓着躺在床上,碎碎念道:“我在做梦,快点醒来快点醒来!”
  不怪姜玥举止如此奇怪。
  任哪个高生一睁眼发现自己躺在陌生的环境里,然后身边还围着个半大小子和一个跟自己模样神似的粉嫩闺女,估计都得疯。
  ——我还是个孩子,我做错了什么要承受这些?
  姜玥闭上眼睛,疯狂催眠自己的同时,忍不住在心骂了一句。
  ……是不是有人做节目跟自己恶作剧呢?
  不然怎么她睡前躺在家里大别墅里,计划着期末考试完了跟女神表白的事情,结果一觉之后就到了这样陌生的地方?
  姜玥闭着眼睛,拼命回忆自己睡前的事情,好像这样就能回到2008年的生活里去。
  “妈妈。”
  姜玥听见动静,倏然睁开眼睛。
  还是先前那个黑发碧眼的小少年,或许是混血儿的缘故,他的五官生的十分精致,雪白的皮肤雕琢出他高贵的气质,碧绿的眼睛像是祖母绿宝石,像是油画里走出来的贵族。
  这会儿他非常礼貌地站在门口,开口关怀姜玥:“你身体不舒服吗?要不要去医院看一看?”
  姜玥:“……”
  她绝望地翻了个身,无论她怎么回忆自己睡着前的一幕,好像都陷在这个奇怪的场景里出不去了。
  摁亮,上面无情显示着时间:2016年8月8日。
  冰冷的数字提醒她,她这一觉穿到了八年后。
  没住家里的大别墅,也没跟姐姐斗嘴耍闹,爸爸不知道在哪里,跟心上人告白的计划似乎也不了了之……
  更重要的是。
  她还有了两个孩子。
  女儿跟她长得像,一看就是亲生的,男孩儿……大概是随了爹,由此可以猜测她居然还跟一个外国人谈了恋爱。
  姜玥心里说不出的崩溃。
  她烦躁地挠了挠头发,借着黑屏的光,见到了自己的模样。
  确实是她的脸,只不过长开了许多,若说以前还有点儿学生的稚嫩,那么现在就是完全的成熟模样了,眉毛弯弯,眼尾上扬,鼻峰挺拔,唇形饱满。
  往常要是发现自己长得这么好看,姜玥早就忍不住舔屏了,然而现在她深陷巨大的茫然,每确认一个穿越事实,她就更绝望一分。
  倒也不是没看过穿越小说,就是这穿的太突然了,她这根本没有心理准备啊!
  发觉她长久的不言语,站在门口的男孩儿似乎意识到她的心情不佳,于是拧着眉头想了想,开口问道:“陆寒芝的电视剧今晚好像更新了,你看了吗?”
  一听见这个名字,姜玥立刻:“!”
  陆寒芝?
  陆寒芝的电视剧?
  心上人陆寒芝她居然演了电视剧?!
  听见这个跟自己原先生活有交集的名字,姜玥总算有了点儿真实感,起身想去找外边儿的电视,不管不顾就想看熟人,下意识屏蔽其他的事情。
  “没看呢,走走走,你帮我换一下台。”
  少年却止步不前,碧绿的眼睛里露出稍许疑惑来:“可她演的是……网剧啊?”
  而且当时姜玥还同他们说了这事。
  姜玥:“……”
  她舔了舔下唇,对这个便宜儿子不耻下问:“什么是网剧?”
  少年跟她对视了很久,慢慢地抬从兜里摸出了,打了个电话——
  “喂,请问是120吗?”
  “这里是松山湖小区栋1001,请尽快过来,我妈妈好像脑子坏了。”
  姜玥:“?”
  她正想冲上去阻拦,这时,一直在客厅犹犹豫豫以为惹了家长生气的小女孩也蹭蹭跑了过来,扒拉着门框,脑袋歪了歪,头顶的两个小揪揪也歪了歪,奶声奶气地问:
  “妈妈现在就要看妈咪的电视剧吗?”
  姜玥:“?!”
  她疑心自己幻听:“什么妈咪?”
  小女孩儿缩了缩脖子,乖乖改口:“陆寒芝。”
  姜玥:“……”
  她看了看便宜混血儿子,又看了看喊陆寒芝“妈咪”的女儿,整个人一阵头晕目眩,头顶缓缓冒出了一个问号。
  “?”
  这信息量……太大了。
  作者有话要说:
  姜玥:八年后真牛逼,我和我女神连孩子都有了!(苍蝇搓jg)
  新坑我来也!爱我的人在吗?!
  有存稿放心跳!
  今天留言发50个红包!!!!!
  收藏留言在哪里!
 
 
第2章 002
  过度眩晕之下,姜玥仍然记得火速摁掉儿子的电话,令他不得不转拨另一个号码。
  半小时后,她的好朋友,如今星光娱乐的副总许艾,接完电话就撕了脸上刚贴好的两千块一张面膜,火急火燎地来到她家里,敲开门第一句话就冲着小女孩儿问:“琪琪,我听说你妈妈脑子坏了?”
  女孩儿被她抱起,眨巴着大眼睛,还有些没反应过来:“……脑子坏了是什么意思?妈妈生病了吗?”
  姜玥正在沙发上拿着儿子的平板探索微博,热搜上赫然罗列着诸如陆寒芝a爆、陆寒芝清穿攻略、盛荷暴揍恶毒女配等词条,随便点进去都是花式吹捧。
  “疯狂安利《清穿攻略》!我的天哪!这是什么神仙剧我爱了!”
  “绝了!昨天看见盛荷拿的不是隐忍善良白莲花剧本,而是把恶毒女配按在地上揍的时候,我听见了我心底大声喊出的一句:我又可以了!”
  “我才刚追到一半球球别剧透!”
  “细扒盛荷饰演者陆寒芝出道至今的故事传送链接”
  “陆寒芝你想谈恋爱吗?想的话可不可以考虑我?不想的话可不可以先给我发个号码牌?”
  如今距离电视剧大结局还剩四天,姜玥无师自通搜索到了陆寒芝的微博,发觉她的粉丝已经有五百万了——
  这意味着,在这个世界上已经多了五百多万人觊-觎她的心上人。
  姜玥盯着那数字,心情十分复杂,半晌后才郁郁寡欢地把平板放到茶几上,不忘对许艾回怼一句:“你脑袋才坏了,莫教坏小朋友。”说话间,她抬眼见到许艾的穿衣打扮,昨天才跟自己一起嫌弃高校服丑,又改衣摆又改裤脚的人,现在穿衣风格已经无比时尚,豹纹的短上衣及腰,暗色的阔腿裤下是尖头红高跟,气场尽显。
  姜玥愣了一下,盯着许艾那张化了成熟妆容的脸看了许久,脑子里蓦地想起方才见到的那些网络言论,恍惚间才意识到,自己真的来到了另一处时空。
  少年这会儿已经倒了两杯水放到沙发边,这会儿主动走到许艾跟前,礼貌地开口:“许阿姨,我带琪琪去补作业了,她的暑假作业还没写完。”
  说完他安静地看向许艾怀的小女孩,姜琪抱着许艾的脖子,跟他对视了几秒钟,终究还是乖乖地从许艾身上下来了,牵着他的衣角,走远了还能听见她小心翼翼的声音:“哥哥,我把作业都写完是不是妈妈就不生气了?”
  客厅里。
  许艾走到姜玥的身旁,双环胸,双腿交叠踩在茶几下方的踏板上,惬意地斜睨着她:“说吧,你怎么了?大晚上吓得你儿子给我打电话,我记得这不是你的作风?”
  姜玥托着腮看着远处两个小孩儿离开的方向,良久后转头同好友对视,开口第一句是:“我发现我天赋异禀。”
  许艾:“?”
  姜玥不自觉的用右摸着自己的小腹,见许艾疑惑,抬比了比姜斐然的高度:“我儿子,起码这会儿是个初生,我这岁数——二十,能有这么大的儿子,不是天赋异禀是什么?”
  许艾一时间摸不准她在想什么,怎么突然间跟自己聊关于这两个孩子的话题,毕竟……从前的姜玥在这方面,哪怕对她这个朋友,也是讳莫如深的。
  但她和姜玥从小一块儿长大,虽然姜玥不说,她也能猜出一些端倪,姜斐然和姜琪都是好友几年前突然带在身边的,姜斐然那个年纪、那个模样,一看就知道跟姜玥没什么关系……但小一点的那个,她却不大确定。
  时刻注意着许艾神情的姜玥苦笑一下,抬去摸旁边的杯子,捧着那暖的温度,她定了定神,良久才开口道:
  “我好像出什么问题了,艾艾。”
  “我明明记得我才十五岁,正在读高,下周要参加航模比赛,晚上睡前才决定要跟……别人表白,可是一觉醒来,就躺在这个屋子里,我爸我姐都不见了,通讯录里也找不到他们的联系方式,还多了两个……孩子。”
  她说到最后,捏着杯子,垂着眼眸,让碎发挡住了自己的神情,面容仿若藏在黑暗那般,语气都带着晦涩:“我有点慌……你能帮我找到他们吗?我要不要让他们带我去医院做个检查?”
  许艾倏然噤声。
  她看着面前这个情态不似作伪的好友,嘴唇张开又闭上,良久之后,依然憋不出一句话。
  客厅里的气氛一时间格外死寂。
  许艾试图怀疑好友“失忆”或是荒诞的“穿越”可能性,但理智却告诉她,眼前这个并不坚强,会把孩子都吓慌,甚至无意识地一而再、再而主动提及往常的伤心事,对自己求助的朋友,确确实实跟先前十分不同。
  想到某些残酷的事实,她在姜玥再次抬眼看来的时候下意识选择了隐瞒,只蹩脚地挤出了一句:“他们……我暂时也联系不上,你可能是最近压力太大了,说不定去睡一觉就好了。”
  姜玥愣了一下:“啊,是吗?”
  许艾点了点头,不知想起什么,左右看了看,竟然拿起沙发上的平板对她道:“来来来,看看你包养的金丝雀放松一下,她马上要红了,跟你之前计划的一样,高兴吗?”
  姜玥却有些傻眼:“……什么?”
  她震惊道:“可琪琪刚才还喊她‘妈咪’?我以为我和她起码是朋友?”
  或是,令人窃喜的恋人关系。
  许艾拍了下脑袋:“差点忘了你现在脑子不好使,琪琪那么叫还不是你之前乱忽悠,小孩子才瞎喊的——哎呀,你现在不用思考,听我的,闭上眼,用心感受陆寒芝的美。”
  姜玥:“……”
  她睁开眼睛,盯着陆寒芝的微博头像,喃喃地开口问,不知是在问旁边的许艾,还是隔着时空问未来的自己。
  “……为什么呀?”
  明明是打算告白的,为什么最后成了那么难听的包养?
  ……
  鹃城,某家私人会所内。
  即将爆红的陆寒芝本人,正在参加一个好朋友的生日宴,席间多数人她都不认识,但不妨碍别人认识她,好几个网红和小模特都对她露出了艳羡又嫉-妒的目光。
  一夜爆红。
  娱乐圈多少人梦寐以求的事情。
  陆寒芝对那些目光置若罔闻,穿着冰蓝色的鱼尾长裙坐在一边,柔软的黑发被造型师烫成了海藻那般的波浪卷,同贴身礼服一同勾勒那曼妙的身型曲线,端着红酒静静坐在席间的模样,仿佛从深海受邀参加人类聚会的海-妖。
  哪怕她冷淡的一言不发,也已经成为席间不知多少人的焦点。
  她摇着杯子里的红酒,让那深而澄澈的液体在透明到反光的高脚杯里晃,将宴会厅顶的水晶灯光都晃碎了,映入她那双不语先笑的桃花眼里,也映入其他男人女人的眼里。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