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全世界都以为我死了[仙侠修真]——沉爱

时间:2020-02-01 21:58:49  作者:沉爱

 第1章 

  任长空躲在一个光线暗淡的山腰间发呆。脑子里一片空白,他已经持续这种状况很久了,但是直到现在仍然不能反应过来,整个人像一个老化的机器般,思绪凝滞。
  你要是问他为什么发呆,其实他也不能很好的回复你,其实他也不知道自己发生了什么事。
  因为就在他睡觉之前,他还是修真界大佬。执掌修真界最大的正道宗门上清宗怀君峰峰主一职,修为已至大乘,即将飞升,为自己的人生赢家之旅划上一个完美的句点。
  当然,这些情况只是他睡醒之前的事情。
  等他睡醒一觉之后。他就发现自己变成了一个陌生的人,修为修为没有了,系统系统也不见了,就连覆体的衣服也没有,全身上下光溜溜的。
  有时候任长空觉得自己肯定在做梦,毕竟不是有什么周庄梦蝶吗?也许他的情况和周庄也差不多吧。
  这种想法在一些村民,嗯,特别是一些淳朴的小姑娘无意中看见他的身体,尖叫一声之后,被无情的打破了。
  他被那些村民追赶的屁滚尿流,狼狈不堪的又跑到了深山里面躲了起来。
  现在的他居然都不知道该要烦哪一件事情了。
  自从有了徒弟之后,任长空已经很少操心杂事了,只顾自己修炼。现在,他分外想念自己的乖徒弟啊!还有以前在他脑海里卖萌的系统君!
  任长空无奈的叹了口气,莫名的想抽烟,可是却没有烟。
  而且现在最大的问题就是衣服!衣服!衣服!可是这荒山野岭的上哪里去找衣服啊?天要亡我!
  以前的任长空总怀疑自己是天道的正统继承人,毕竟他穿越以后走的就是主角的道路,现在,他彻底清醒了,为自己以前的自作多情掬了一把泪!
  他明明就是天道的私生子啊!
  就在任长空被山风吹的瑟瑟发抖的时候,不远处来了一群人,看着那熟悉的蓝白校服,他又开始相信天道对他是真爱了,那是他可爱的上清宗的专用修仙校服啊。
  想当年,还是任长空他亲手设计的,瞧那熟悉的精致奢华却又显得极为低调的花纹,多么适合一向低调却又经常牛xx的上清宗。
  按照任长空多年对这些乐于助人善良单纯的小可爱的了解,他们肯定二话不说就会帮助现在特别凄惨的他,
  勉强的扯了一大堆比较宽大的树叶遮住□□,任长空站在路的一旁,朝他们露出可怜弱小又无助的表情!就在他自信满满的时候,小可爱走近了。
  仔细的看了看他们的表情,任长空心中疑惑,怎么都一脸苦大仇深的样子。
  啊!他不禁握拳,该不会是现在修真界弟子流行面冷话少禁欲系,不像以前那样流行温文尔雅好少年了。
  上清宗的一群小可爱一个余光都没有施舍给他就从他眼前走过了,任长空呆了呆。难道人设变了之后性格也会变吗?这还是他认识的小天使吗?
  果然,天道对他太残酷了!
  眼看他们越走越远,任长空实在忍不住跑了出来,紧紧的捂住树叶遮挡住下身,望着一群面无表情的小天使,他不禁羞窘难堪的涨红了脸庞:“请问你们有多余的衣服吗?”
  之所以这样问是因为他知道上清宗的这些闷骚一个个的爱洁的不行,从老到幼,从上到下,只要出门,就必定会带上好几身换洗衣物,哪怕少带一些符咒伤药。
  领头的少年冷冷的看了我一眼,冷酷开口:“没有。”
  “哈”任长空震惊的望着这个撒谎的少年。
  夭寿了,这个世界果然变了,一向以君子作风,严于律己,宽于待人的的上清宗的幼苗苗居然能眼也不眨的骗人了。
  任长空不可置信的望着他!
  少年冷酷的眯了眯眼睛:“你很了解我们上清宗?”
  他刚想点头,又急忙摇头。以前是很熟没错啦,现在不熟了。
  也不知道他是个什么想法,看了好久,就突然扔给他一件衣服。
  然后又冷酷的带着同样面无表情的幼苗苗一起走掉了。
  任长空望着他们背影,烦躁的抓了抓头发,哎,上清宗到底发生什么大事了,居然把幼苗苗教育成这样。熟练的穿上衣服,他准备去大一点的城镇探听消息。
  任长空一直走啊走,腿都软掉了,才走到一个不大的凡人小镇。半靠在墙壁上,他气喘吁吁,分外怀念睡觉前御剑千里的感觉,摸了摸咕咕作响的肚子,又强撑着身体走到了酒楼。
  挥手招过伙计,任长空一口气点了好多菜,让他们快点上。等菜的时间里他又观察了坐在角落里的零散修士,发现他们都是一脸苦大仇深的表情。
  他不禁想了想到底能发生什么事才能让他们全部都不笑了,想了好几种可能,都给推翻了,哎,不想了,随即烦躁的大口大口吃起午饭。
  等到他心满意足的吃完,大堂里已经没有人了,任长空擦了擦唇角,准备离开。
  却被伙计拦住了脚步,任长空惊讶的看着他,要知道已经很多很多年没有人敢拦着他了,不由摸了摸下巴,疑惑的开口:“怎么了?”
  “怎么了?”那个伙计冷冷一笑,完全没有了点菜时的温柔可亲,他怒吼:“你吃饭没给钱就想走吗?小子,胆子很肥啊,居然敢在我们醉香楼吃霸王餐。
  任长空被他的口水糊了一脸,这才想起来自己的爱徒并没有在自己身边,要知道以前都是他付账的,而他自己现在也不是什么上清宗大佬了。”
  看着凶神恶煞围住他的打手,任长空咽了咽唾沫,壮着胆子道:“你们放心,我不会吃霸王餐,这样哈,我的朋友很有钱,你们可以把账单寄到我……朋友……的宗门,会有人过来付钱的。”
  伙计双手环胸,表情不屑:”你朋友的宗门叫什么名字啊?“明显是不信的语气。
  任长空理了理衣袖,镇定道:“我朋友是上清宗的长老,名字叫做任长空,他是怀君峰峰主,道号玄微。”
  话刚说完,伙计和打手就退了好几歩,一脸惊恐的看着他,好像看见鬼一般,任长空心里一紧,开玩笑道:“你们那是什么表情啊,难道他死了?”
  天道作证,他刚刚真的只是开玩笑。可是伙计却一脸崩溃加恐惧的开口:“玄微上君当然死了,已经死了三千年了。”
  任长空只觉得九天玄雷劈在头上也不过如此了,他只不过是睡了一觉,过了三千年也就算了,居然把自己给睡死了?
  任长空第一时间想的就是自己家的小徒弟,他死了,怀君怎么办?他把自己当做命一般的黏,我死了,他怎么办?任长空完全无法想象!
  作者有话要说:  废柴作者实在没有忍住自己的脑洞,又作死的新开了一篇,关键是太萌了,我控制不住自己的手啊,嘤嘤嘤
 
 
第2章 
  伙计似乎看出来他空无分文,对着任长空狰狞一笑:“既然没有钱,就留下来洗碗吧。”然后示意身后的打手向前。
  任长空急中生智,眼角余光瞥见熟悉的蓝白校服,赶紧大吼一声,震住他们,然后飞快的跑到那个冷酷少年旁边:“我是他们的朋友。”
  伙计狐疑的望着他们,还是有点不相信,再加上一群现在变得一点也不可爱的小天使凉凉的盯着他,他实在没有办法了,只好使出了绝招。
  任长空转头看着冷酷少年,站直身体,袍袖一甩,摆出了高人气质:“虽然我不知玄微道君因何身故,但是我可以算出他的转世。”
  看着惊讶的瞪大眼睛的冷酷少年,任长空暗自得意,按照接下来的剧本少年肯定觉得他是世外高人,然后恭敬的把他请回上清宗。
  哈哈,他可真是个一个天才。
  可是任长空万万没有想到冷酷少年居然对他拔剑相向,卧了个大糟,看着横在他脖子上的剑,任长空懵逼了。
  可是少年似乎比他还愤怒,眼睛都红了:“你不配说玄微道君,再说一句废话,我就杀了你。”
  任长空感受着脖子上冷嗖嗖的触感,毫不怀疑他说的是真话。可是,大兄弟,他凭什么不能说自己啊?!!
  真的,自从他醒来他发现全世界都疯魔了!
  眼看他们就要走了,他要被伙计抓去洗碗了,任长空狠了狠心,闭眼大叫:“我知道玄微的另一把佩剑在哪里。”
  娘的,为了脱离洗碗的恶运,他居然把充满了黑历史的配剑给说出来了。
  这话果然有用,冷酷少年他们终于停下了脚步,狐疑的望着他。
  任长空恨恨一笑:“他的另一把佩剑只有我知道,怎么样,你们到底帮不帮我付饭钱。”
  虽然是黑历史的配剑,但是……“天道”剑,他对不起你,居然把你卖了,而且只卖了一顿饭钱,呜呜,可怜的“天道。”
  任长空忍着心痛,看着上清宗的幼苗苗付了饭钱,还是心痛的不能自己,亏大发了,早知道用消息换些银钱也好。
  事到如今,一贫如洗的他跟在冷酷少年的后面想套套近乎,也被人嫌弃的推开。
  任长空不禁又想起了自己的乖徒弟,要是怀君还在这,肯定早就把他接到飞鸾里坐着了,并且贴心的准备好了果汁,零食,还有画本。
  哎,说起来,他临睡前看到那本《成仙杂记》已经过了三千年,肯定更新了不少了吧,说不定都完结了。
  想到这,任长空的心里终于好受了一点。
  一直走到了无人的僻静处,幼苗苗们纷纷解下配剑,准备御剑飞行,冷酷少年皱着眉头一直打量着他。
  任长空心里一跳,连忙开口:“我可是一个身无灵力的普通人,你要是直接把我放在飞剑上,我可是要被冻死的。”
  看着少年不情不愿的掏出一个便携式的避风斗篷仍在他身上,任长空才相信刚刚这小兔崽子真的打算凌空带他,真是不尊老爱幼,他恨恨的把斗篷穿上。
  随即被他拎到了飞剑上。
  ……
  他…他…他忍,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为了尽快见到自家的亲亲爱徒,不就是被人拎上飞剑吗?没什么,反正见到怀君以后,他会叫他教训这个小崽子的。
  任长空坐在飞剑上,看着熟悉的景色,还是不敢相信修真界已经过了三千年了。
  明明自己只是睡了一觉啊!
  心烦意乱的闭上眼睛,任长空忍不住的想三千年前到底谁能杀死我!
  谁能悄无声息的将已经飞升在即的他杀死,,任长空的脑海里想了很多个人选,又一次次的否决,不是他吹,三千年前的他打遍修真界无敌手。
  做为主角的他妥妥的把当时代的人压制的毫无还手之力,可以这么说,三千年前的修真界就是任长空的天下,无人可出其左右。
  那么到底是谁呢?
  他实在忍不住向旁边的冷酷少年询问:“杀死玄微道君的人到底是谁?”
  少年不悦的看了任长空一眼,没有说话,他只能厚着脸皮再三询问,少年才冷冷的回答道:“是玄微道君曾经的伴侣西通那个大魔头,只是曾经的。”
  少年怕他听不懂似的,着重强调了“曾经的”三个字,似乎极为不耻把他和玄微道君放在一起,连名字也嫌弃。
  任长空觉得他现在的表情一定很蠢,即惊讶又茫然还带着不可置信。
  可是相信他,如果你一觉睡醒发现自己死了不说,曾经的系统居然跟你成了恋人,他们还说系统杀死了你,你肯定也会跟他觉得这个世界已经魔幻的不能再魔幻了。
  系统那家伙怎么可能杀了我啊,任长空万万没有想到会得到这个回答。
  他面无表情的看着底下的风景,心里再次肯定:错的不是我,是这个世界。
  任长空沉默了起来,冷酷少年却又突然说话了,他面无表情的朝他旁边挪了挪,面无表情的发问:“你真的知道玄微道君的配剑在哪里吗?”
  任长空肯定的点了点头,废话,不知道也要说知道啊。
  “那你为什么知道,我看你也就是个没有灵力的普通人。”冷酷少年再次发问。
  任长空高深一笑,“因为我是阴阳师。”
  看的出来虽然少年很疑惑这是什么,可是碍于少年期的自尊心还是忍住了询问。
  唉,任长空在心里默默叹了口气,还想着等他问过来,再高深莫测的告诉他:“这是一个可以号令妖怪的职业。”
  唉,人生真是寂寞如雪啊。
  这个时候他分外想念自己的系统,好歹还能有点共同话题。
  时间飞逝,这几天任长空一直都在冷酷少年的飞剑上,除非有必要,他从不让他下来闲逛放风,着急的朝上清宗赶去。
  这几天他也摸清了这群幼苗苗,原来是一起出去历练做任务的。冷酷少年是藏剑阁阁主的真传大弟子,下面的则是他的师弟师妹。
  其中一个小萝莉特别好玩,看着才丁点大,还带着婴儿肥,奶声奶气的,可是表情却是和少年如出一辙的严肃,看着有趣极了。
  任长空没事就喜欢逗弄着小萝莉,时不时的用冷笑话逗着,可惜大多数时间萝莉都是一脸高冷相,反倒把自己笑的眼泪都出来了。
  没办法,他以前的身体是个面瘫,想笑都笑不出来,得了一个新身体,当然要放肆的笑了。
 
 
第3章 
  等到了熟悉的上清宗,任长空已经虚脱了,浑身酸软的不成样子。脸色苍白,脚步虚浮的站在熟悉的大门前。
  他差点没克制住流下激动的眼泪,真的,太不容易了,他从来没有这么深刻的感受到没有灵力的。
  还没等任长空好好休整完毕,那个冷酷少年就再次御剑朝剑宗飞去。
  少年将他仍在一个陌生男人面前,俯首拜下:“师尊,徒儿这次遇到一个可以探查到玄微道君配剑的人。”言简意赅,简明了洁。
  可是少年,你好歹把事情经过说一下啊,任长空无语的看着这个幼苗苗。
  大约而立之年模样的师尊同样面无表情的点了点头,少年沉默的退了下去。
  任长空坦荡荡的直视那人犹如x的目光,心里根本不在怕的,毕竟他睡醒之前可是宗门巨擎。
  也不知那元婴道人在想什么,看了他良久,居然叹了一口气,语气沧桑:“我那徒儿单纯的很,也不知你是如何哄骗的。”
  任长空红了脸,是被气的。
  因为他对冷酷少年说的句句都是实话。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