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大唐崛起[系统]——李松儒

时间:2020-01-19 08:08:02  作者:李松儒
  他同李父都若有所思,李母担心李父讲的这些吓到李流光,嗔了李父一眼,哄道:“七哥儿别怕,术士虽然性格怪异,但并非不讲理之人。你大舅舅便是术士,但也最是疼你。就算不小心惹到术士,有你大舅舅在,也不是什么大问题。”
  提到自己兄弟,李母语气骄傲。李流光笑着点头,并不忘保证他一定安分守己,绝对不会招惹到圣域的术士。事实上大概是方恒留给李流光的第一印象太过糟糕,他并没有父母对于术士的种种敬畏与推崇。只是在心里将圣域及术士当做麻烦,想着日后避开一些。
  倒是李父想到什么,突然说:“再过一月便是族内祭祖的日子,陛下大概会派皇子前来晋阳代为祭拜。若是所虑不错,术士协会应该也会派人前来。小七说不定还能见到大舅兄。”
  “当真?”
  李母毕竟是后宅妇人,消息没有李父灵通。闻言立刻高兴起来,笑盈盈地盘算着该准备些什么。她的喜悦感染了李流光。李流光虽然对术士无感,但母亲欣喜的样子还是让他对从未见面的大舅舅产生一丝好奇。
  会是什么样呢?
 
 
第8章 初见
  搞清楚所处的朝代,并不会影响到李流光的生活态度。他依然没什么上进的野心,颇为享受目前的生活。当然若是卫生纸更早些造出来便好了。
  在家休养了几日后,李流光带人前往了李母送他的那个庄子。庄子名为小韩庄,位于晋阳城外几十里处,足足有二百顷的面积,也就是两万亩地。按照李流光熟悉的算法,一个标准足球场有7140平方米,约等于十亩地。两万亩地便是二千座标准足球场,已算得上是一眼望不到头了。
  虽然李母不将小韩庄当回事,只是为着李流光一句话便送给他折腾。但事实上,二百顷的庄子在晋阳附近也没几个。倒不是说晋阳城内的达官显贵们买不起地,而是如此大面积连贯的、又全是上等田的庄子是有钱也买不到的好东西。这还是托了李流光从未见过的大舅舅的面子,程家才一次买到了这么多地。
  李母将地契送到李流光手中时,便虚点着他的额头说:“庄子给你,想做什么随你,但有一条,万万不许卖地。”
  李流光当时笑着应了,很理解母亲的要求。似乎无论在地球还是异时空,国人对土地的追求永远都执着且直接。长久以来的农耕社会,养成了人们对土地难以割舍的感情。在土地还可以流转的时代,无论做工还是经商,人们赚钱后的第一步几乎都是买地。
  思绪闪过,李流光想到前世的一个同学。该同学出生农村,彼时土地已不可流转,但因为户口的缘故,该同学还能从村里分得几亩地。他曾对李流光说过,不管怎样都不会放弃家中的地。便是现在不种也要给他留着,万一日后他混不下去了,还能回家种地。
  李流光好笑地想,母亲严禁他卖地,大概也抱着这种打算。日后就算晋国公府没落了,他或者他的子孙还能回来种地。这个念头让李流光无声地笑了起来,一时心血来潮推开窗户看向外面。
  入目所及不是晋阳城内为迎接皇帝祭祖粉刷干净、高矮不一的房屋,而是一望无际的绿色田地。此时距离他出了晋阳城门才没多久,已同晋阳城内似两个世界。
  他露了面,负责护卫的霍节立刻打马过来,低头问了一句,“七少爷有什么吩咐?”
  原本李母并不同意李流光出来,前段时间刺杀的山贼还没有下落,李母担心万一那些山贼还盯着晋国公府怎么办?后来是霍节带着黑骑卫充当护卫,李母才勉为其难地答应下来。
  李流光之前对霍节没什么印象,第一次见面惊叹于霍节的身高。足足有两米,又高又壮,放在21世纪绝对是NBA打篮球的好苗子。对比过霍节,再看看自己,李流光不由心中哀叹。许是这具身体年纪还小的缘故,他估摸着自己大概只有一米七五,也不知道还能不能继续长高。虽然古人平均个头并不高,但那是因为营养不良造成的。对于李流光来说,没有营养不良的困扰,若长不高那可就是悲剧了。
  他仰头看着霍节正要说话,飞扬的尘土扑面,顿时将他的话全部堵了回去。最近几日干燥没有下雨,乡间的路上便全是土。平时走路都是一腿泥,不要说骑马带起的风吹得土都要没过马车顶了。
  李流光郁闷地皱皱眉,霍节摸了摸鼻子,小意道:“车里闷得慌,七少爷要不要骑会马?”
  李流光心中一动,出门他被母亲拉着叮嘱半天,这个不许那个不让,昏头昏脑一时还真没想到骑马的事。他将视线转向霍节身下的马,问了句:“突厥马?”
  霍节给了李流光一个识货的眼神。
  突厥马算是时下流行的战马,也是李流光后世比较出名的蒙古马的祖先。它们的个头并不顶高,却身躯粗壮,四肢坚实有力,既能冲刺又善于耐力,千百年来一直是优秀的马种,深的骑手的喜欢。李流光干脆利索地跳下车,跟着的小厮苦着脸瞪了霍节一眼。
  霍节不在意的笑笑,他在心中将李流光视为用弩高手,便不像小厮这样只把李流光当做易碎品对待。当然鉴于李流光很少离开居住的康寿苑,按照常理推断他应该没有过骑马的机会。霍节再胆大也不敢让李流光一个生手自个骑马。他矫捷地翻身下马,伸手就要扶李流光一起上马。
  李流光没有搭理霍节,而是凑到马跟前摸了摸马的脖子,顺手给马挠了挠痒痒。一个好的骑手首先要跟马建立良好的关系,让马认可你的靠近。他的行为落在霍节眼中,霍节赞赏的意味更浓。战马是骑手的兄弟,李流光对马的态度,显然博得了霍节的好感。无关身份地位,而是一种纯粹的对李流光本人的认可。
  等到沟通的差不多了,李流光拍拍马头,轻松地翻身上马,居高临下地看向霍节,笑道:“我先走一步。”
  随着“驾”的一声,他已骑着马冲了出去。这一系列动作行云流水,竟完全不似生手,比霍节也不差多少。霍节意外之余立刻吹了声口哨,四周的黑骑卫顿时围在了李流光两侧。他们的距离控制的刚刚好,既不挡着李流光纵马狂奔,又能在他有危险时及时出手。很快,霍节便从断后的黑骑卫手中要过一匹马,紧紧追到了李流光身边。
  男人对速度的追求大概是天生的,无论是骑马还是开车,都喜欢越快越好。
  李流光带着黑骑卫一路狂奔,很快便将乘坐的马车远远甩在后面。霍节控马一直伴随在李流光左右,挥着马鞭指向前方,“再往前一点便是小韩庄了。”
  李流光兴致昂扬,“我们比一场,看谁先到小韩庄。”
  霍节爽快笑道:“好!”
  两侧的黑骑卫纷纷凑趣,俱都觉得这个往常不怎么见人的傻子男爵还挺对脾气。长得弱是弱了点,性格行事却出人意料的不讨人厌。既是要比赛,便要有彩头。一众人撺掇着要将醉香楼的酒定为彩头。李流光虽然不怎么出门,但光听名字便知道醉香楼是什么地方。在众人的起哄声中,露出了一脸了然的笑。
  “驾!”“驾!”“驾!”
  乱七八糟的声音响起,数十匹马先后奔出。只听尘土飞扬中传出众人畅快的笑声。不过一炷香的时间,打头的几人已进入小韩庄的范围。然下一刻便见这几人勒着马突兀转了方向。领头的霍节比了一个手势,身后跟着的人纷纷拔出武器。李流光被他们挡在后面,探头看去,就见远处农田一侧似乎有两方人马发生了冲突。
  “过去看看。”李流光低声道。这里已经属于小韩庄的范围,严格意义上里面的一草一木都是他的私人财产。现在不知道哪来的两拨人在他的财产-农田上面肆意践踏,秋收少打的粮食可都是他损失的星币。
  自从客服透露粮食是星盟最喜欢的实物货币之后,李流光便打算将粮食定为日后的发展重点。李母送他的这个庄子属于瞌睡正好来个枕头。李流光对这里寄予厚望,预备着一边造纸一边在庄里科学种田,指不定哪天成为大唐的粮食大王。
  他下了命令,霍节自然不会不从。更何况黑骑卫同李流光想法类似,不管这个庄子的主人是李母还是李流光,都是晋国公府的主人。有人来这里闹事,岂不是在打晋国公府的脸。
  一众人策马前行,离得近了才发现前面根本不是冲突,而是一边倒的屠杀。距离他们不远的左侧,几名农人打扮的男子正策马狂奔,四周散落着十几名青衣骑手似老练的猎手,进退有序、步调整齐地将这几人一步步逼入合拢的包围圈内。再远一些,地下横七竖八地躺着七八具尸体,俱都是农人的打扮。
  李流光一行的出现让逃命的几人眼中迸出生机。他们原本便不肯坐以待毙,待发现李流光一行,更是不要命的打马跑了过来。
  “保护好七少爷!”霍节大声道。铁塔般的身躯伫立在最前面,眼神闪动,似若有所思。
  远处的青衣骑手也注意到了李流光一行。最中央之人淡淡扫过一眼,星眸微敛,一双惯常杀人的手将挂在马上的长弓拿起,抽出一支箭远远对准了李流光的方向。嗖的一声,箭矢破空的声音似乎就响在耳边。不过倏然,冲的最快的农人大声惊呼,安抚着坐下受惊的马匹。一支白色的羽箭深深扎入地下,恰恰挡在了农人的马前。
  似乎是意识到无法离开,领头的农人转身破口大骂,声音尖利刺耳,语气阴鸷恶毒,“沈倾墨你个杂种,你就是三……”
  三字没说完,又一根白色的羽箭射出,正中骂人的男人喉咙。巨大的冲击力带着男人的身体后倾,却因为两脚踩着马镫而倒挂在了马上。这名男子并未立刻死去,痛苦地扭曲着脸,一只手紧紧抓着喉咙口的箭,嘴一张一合,似乎在呢喃着什么。
  这一切不过电光火石,透过黑骑卫的缝隙,李流光正对上该人濒死的脸。他从对方的口型中辨出,最后一句话似乎是:“……养的一头狗!”
 
 
第9章 倾墨
  亲眼看着一个陌生人死在自己面前,并不是一件愉悦的事。
  李流光微微皱眉,打马走到霍节身侧。对面的两拨人俱都来历不明,一方看着像训练有素的私兵,另一方虽然打扮成地里农人的样子,行为做事却一点不像农人,反而更像是亡命之徒。他并不是一个喜欢多管闲事的人,在没搞清楚状况之前也无意胡乱插手。只是……这里属于他的私人财产,死人多了总不是一件好事。
  李流光用眼神询问霍节,霍节同他交换着视线,轻轻摇头。李流光眉头微挑,霍节比了一个手势,两侧的黑骑卫进一步持刀护在李流光左后,但也仅仅只是如此。霍节意图明显,摆明不打算搀和对面的事,却也没有立刻离开。李流光不清楚霍节的想法,但霍节这么做肯定有这么做的原因。
  两人打着哑谜,远处的青衣骑手已经逼到近前。他们似乎无意招惹黑骑卫,看都不看李流光这边,径直将追捕的几人围在中间。
  李流光的视线落在其中一人身上,似乎是青衣骑手的头领。对方年纪看着不大,眉眼深邃,鼻梁高挺,薄唇微翘。明明是俊美秀逸的一张脸,却无端多了一分讥诮的感觉。吸引李流光的并非是这张长得不错的脸,而是对方手中黝黑古朴的长弓。他看的清楚,之前的两支箭便是从此人手中射出。如果他没记错,这个人叫沈倾墨?
  李流光打量的专注,然名为沈倾墨的男子似习惯了这种视线,对一旁的黑骑卫视若无睹,跃马逼近了场中犹如困兽的几人。谁也没有看清他如何出手,下一秒他手中的长弓已套住其中一人的脖子。李流光只见他手腕微转,黑色的弓背微微用力,被套住的俘虏立时被拽离马背,狠狠跌落在地。
  细小的碎石扎入身体,俘虏发出一声痛苦的悲鸣,仰头恶狠狠地瞪向沈倾墨。
  沈倾墨微微俯身,居高临下看着地上的俘虏,嘴角上翘的弧度加大,嘲讽的意味愈发明显。
  “不服气?你想骂我什么?也是狗杂种?”
  这是李流光第一次听到他说话,声音如玉石叩击,清冽却没什么感情。让李流光不解的是,沈倾墨提到狗杂种时居然没有任何愤怒,反而着意加重了读音。
  地上的俘虏咬牙不说话,沈倾墨讥诮地笑笑,黑色的长弓在他手中如灵蛇,再次套住了俘虏的脖子。
  李流光听到沈倾墨满是恶意的声音响起:“骂呀,多骂几句。怎么不敢?我倒是觉得狗杂种挺合适的。”
  明明是轻轻巧巧的一句话,周围的人却同时变了脸色。几名俘虏仿佛听到什么骇人的话,充满惊惧地看着沈倾墨。便是他身边的青衣骑手,也纷纷垂下头,恨不得什么都没有听到一样。
  李流光眨眨眼,极快地扫过众人的反应,无意发现身边的霍节也表情诡异,一副见了鬼的样子。在这样古怪的情形下,他意外对上了沈倾墨的视线。大概是他的反应不同寻常,只是单纯的疑惑,并非众人这样古怪而激烈。沈倾墨眼神微闪,竟是冲他露出一个孩子气的笑容。
  李流光必须得承认,沈倾墨的这张脸配合着孩子气的笑容,实在具有欺骗性。他下意识便要微笑,然下一刻,沈倾墨手腕飞转,原先卡在俘虏脖子处的弓背换成弓弦。李流光便看着沈倾墨修长白皙、骨肉均匀的手指握紧长弓的一端,只是稍一用力,地上的俘虏只来得及发出一声短促的痛呼,便双目圆睁软软瘫倒在地。
  到了此时,一道血线才冲天而起。不过须臾,沈倾墨竟是一言不发突然杀了一人。
  眼前的变故太过突然,李流光脑海里上一刻还是沈倾墨明亮的笑容,下一刻便看到又一人死在他面前。他不适应地移开了视线,脸色微微有些苍白。
  李流光的反应落在沈倾墨眼中,沈倾墨脸上孩子气的笑容消失,目光重新回到活着的几名俘虏身上。“一人骂十遍狗杂种,我给你们一个痛快!”他声音冷冽,说完径直打马离去。剩下的青衣骑手沉默地挥起武器,竟是真等着被俘的几人骂完。
  李流光:“……”
  不知道大唐怎么形容沈倾墨这种人,李流光只想到一个词-变态。他皱眉看向霍节,霍节仿佛牙疼般呲着嘴,无语地说:“七哥儿咱们先走,这些话还是不要听的好。”
  一场赛马下来,两人亲近了很多。霍节对李流光的称呼也从七少爷变成了七哥儿。李流光挑眉,故意问:“什么话?狗杂种?”他觉得霍节应该是认识沈倾墨,最次也应该听过沈倾墨的名字,便问了一句,“你知道沈倾墨是谁?”
  这个问题让霍节看起来不仅是牙疼,甚至头都疼了。无奈地回头看了眼后面的青衣骑手,霍节低声苦笑道:“沈倾墨是长安沈国公最小的孙子,也是当今……”霍节顿了顿,说:“当今皇后的亲外甥。”
  李流光不怎么相信这个答案,觉得霍节肯定有什么瞒着他。沈倾墨纵是沈国公的孙子,皇后的亲外甥,论身份也不如他高,霍节没必要一副见了鬼的样子。不过霍节不愿意说,李流光也没再问,而是换了另一个话题,“那些尸体?”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