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大唐崛起[系统]——李松儒

时间:2020-01-19 08:08:02  作者:李松儒
  客服先生的知情识趣让李流光十分满意。这就像是去商场购物,导购为了冲业绩,在没有商场折扣的前提下,给出了员工内部价。李流光在意的并非是试阅,而是通过这件事探出了客服的态度。哪怕客服先生端的架子再高,真正在星盟交易中起主导作用的还是代理人。
  得到了自己想要的情报,李流光毫不耽搁地拿起看好的《造纸大全》,一目十行扫过目录。客服先生贴心地解释,考虑到代理人阁下所处的星球文明,他在筛选过程中特意选择了相似的文明,省去了书籍用于翻译的时间和星币。
  “相似的文明吗?”李流光盯着书籍上熟悉的简体字若有所思,但最终还是压下了向客服询问的念头。客服先生会不会好心作答暂且不论,他来历特殊,出于本能的顾虑,不愿在客服面前露出任何违和的地方。
  几分钟之后,李流光选定了目标,正是那本《造纸大全》。
  客服很快道:“这本书一共18万字,需要支付75星币。”
  这个价格并不便宜,即便之前李流光动心的那头改良星兽也不过才特价350星币。但不管是李流光现在身处的大唐帝国还是曾经生活的21世纪,书籍都不算是便宜的物品。习惯了高价的李流光只是感叹一句太贵了,便对客服说:“还是实物支付。”
  有了上次的经验,他早已准备好几套衣物,俱都是幼时不穿的衣服。特别其中一件是他周岁时由京城程国公府送来,全部由金线织成的小袄,连同配套的虎头帽虎头靴,无论放在哪个朝代,都能称得上一句工艺品了。
  果然,他刚拿出衣物,客服先生便迫不及待要进行交易,并表示以后都可以用类似的“工艺品”充当星币。李流光不客气地打消了客服的念头。这些衣物工艺繁琐,往往绣成一件需要耗费顶尖绣娘几个月的时间,用来交易并不划算。
  他收起《造纸大全》,问到客服除了“工艺品”衣物之外,还有什么能够充当实物货币?
  “各类能源金属都可以,另外在星盟,粮食永远是最受欢迎的实物货币。”或许是完成了新手交易的任务,客服先生现在心情很不错,没有再提信息咨询费的事。
  听到能源金属,李流光脑海立刻闪过了煤、石油、天然气及金银铜铁等地球常见能源金属。可惜如客服抱怨的那样,这颗星球没有任何的工业基础,想要开采这些能源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至于金银铜铁等更是受国家管制,不适合兑换星币。倒是粮食可以考虑。不过一般来说粮食品质不同价格也不同,若是能知道不同粮食兑换星币汇率高低便好了。
  李流光看了客服一眼,记起上次同客服的龃龉便是从智能询价器开始。价值18.9万星币的东西,他还是想想就好。
  挥手送走客服,李流光让小丫鬟在床头多点几根蜡烛,他要看书。这又是贵族的一项便利,可以毫不心疼地使用蜡烛照明。放在普通人家,天一黑便要入睡,是连油灯都舍不得用的。
  细细将《造纸大全》看过,李流光合上书凝神沉思。无论在哪个世界,造纸的材料都差不多。无非是麻、树皮、藤纤维、各类稻草、竹子等。造纸的工艺过程也类似,俱都是用水浸泡软材料,剁碎、搅拌、蒸煮,在合适的配方下制成纸浆,随后进行抄捞晾晒,即可成为纸。便是在李流光前世生活的地球,到了21世纪生产过程也没什么大的变化,无非是人工换成机器,效率更高一些。
  李流光不需要效率,只要依照目前的工艺能够造出他想要的纸便可。他仔细地自书中挑出三种配方,按照记载,依照配方比例制出的纸细密柔软、厚薄均匀、色泽一致、吸水性强。他估摸着成品应该同前世的卫生纸效果差不多,便心满意足地将配方摘抄下来,准备找人实验一番。
  弄完这一切已近第二日清晨,小丫鬟哭着脸小声催促着李流光休息。因为一夜没睡,等到李流光补觉醒来已是中午。李母一早就派人去家学替他请了假,理由是受惊发热,需要在家修养。这样一来,李海诚昨日的行为又被翻出,卫老夫子如何惩罚暂且不论,李流光病弱的名头短时间内是摘不掉了。
  李母压着李流光不肯让他起床,净面洗手刷牙俱都在床上,由着小丫鬟伺候着完成。“看看……”李母心疼地打量着李流光熬夜后略显苍白的面色,一叠声地吩咐下去中午炖个老鸭汤给七哥儿补补。
  李流光安心地享受着母亲的照顾,随口说:“我想做些东西。”
  “什么?”李母问。
  李流光再次将莫须有的术士拎出来,解释说上次神秘术士走时留给他几个配方。他过去脑子不清楚,最近才逐渐回想起来,便想着试一试看能做出什么。
  李母不关心什么配方,她担心的是李流光的身体。“缺什么吩咐小厮出去买就行,晋阳没有还可以去长安,费心费力做什么!”
  李流光听到长安愣了下,但现在重点不是这个。他拿出擅长的哄人手段,挽着程宛如的胳膊,笑着说:“娘,我想做点事,给娘长长脸。也让人知道儿子已经不傻了,以后能孝顺娘。”
  他前世想要什么,都是这样哄着母亲和祖母。每每在他甜言蜜语下,只要不是杀人放火,再不合理的要求都会被满足。李流光不担心李母会拒绝自己的要求,只是盘算着卫生纸的用途不好宣诸于口,要不干脆多抄几张配方,制成纸送给母亲当做礼物。
  他这样一哄,李母不由展颜,伸手虚点着他的脑门,嗔道:“娘只要你好好的,别的都是虚的。”
  虽然这样说,李母还是大手一挥,给了李流光一个庄子。“这是娘陪嫁的庄子,庄子里的人也都是程家的老人,忠心听话自不必说,以后就是小七的了。想做什么吩咐他们去,钱不够跟娘说。”
  李流光默默为自己没有生疏的哄人手段点个赞,便急着吃过饭要去庄子上看看。
  “急什么!”李母乔怒,“养好身体再去不迟。”
  顶着李母这句话,李流光只能安心在家修养。他正在书房练字,小厮禀告璟哥儿来了。
  “谁?李天璟?”李流光意外地看向门口。小丫鬟刚打起帘子,身穿天青色长袍的小正太便一脸兴奋地冲了进来。
  作者有话要说:提到造纸,作者君就想到穿越古代后面对的最大问题-上厕所。习惯了现在便捷、卫生的环境,回到古代除非穿越成贵族,否则这个问题绝对让人崩溃。
  别的不提,没有卫生纸真是一大困扰。古代不是没有纸,但价格昂贵,平民人家很少舍得将纸用在读书识字之外的用途。便是贵族不考虑钱,但习惯了现在软绵的卫生纸,也很难习惯古代的“纸”。对于广大平民来说,上厕所最多使用的是一种名为厕筹的东西。一般为木条或者竹条削成,每次用完后清洗,以便下次再用。一直到民国时期,因为战乱贫穷都有很多地方依然在使用厕筹。
  文内,流光前世生活经历、性格使然,初始并未想过要做什么事业。他前期所有的发展都是为了让自己过得更好,更舒服,当然附带效果是逐渐改变了世界。等到了中期,出于各种原因,流光才会有意识,有目的主动去改造世界,提升星球的文明等级。
 
 
第7章 历史
  “喂……”小正太活泼的声音在李流光似笑非笑的眼神中戛然而止,他眼珠一转,脆生生喊了声:“流光哥哥。”
  李流光哂然,放下笔招呼他,“你怎么来了?”
  小正太李天璟熟稔地凑到李流光面前,自桌上摆着的青瓷碟中拈了一枚李子,咔擦一口含糊道:“听夫子说你病了,我来看看你,顺便告诉你个好消息。”
  他一副自来熟的模样,李流光不由笑了起来。“什么好消息?”由小丫鬟伺候着擦过手,李流光坐到一侧的矮塌上笑着问。小正太几口啃完李子,坐到李流光对面比划道:“今天你没去家学不知道,李海诚挨打了,手肿的这么高!”他挥舞着手臂圈出了20厘米,想了想又往回缩了缩,停在10厘米左右,冲着李流光挤眼,“听说是他哥哥亲自动手打的,怎么样,是不是个好消息?”
  李流光没想到李海青居然真的罚了李海诚,他也觉得熊孩子确实该打。不过……李流光故意逗小正太,“诚哥儿挨打和我有什么关系,值得你跑来告诉我这个消息。”
  “哎哎哎!”小正太不让了,瘪瘪嘴大声道:“你忘了李海诚放豹子吓唬咱俩啦。还是你挡在我面前,把豹子射伤呢。”他看着李流光一本正经道:“你也算帮了我,我领你的情。以后你有什么事找我,我肯定义不容辞。”
  小正太胸脯拍的啪啪响,李流光再也忍不住大笑起来。
  李天璟不满地嘟着嘴,“你不相信?昨晚我还替你说话呢。他们都不相信是你射伤的黑豹,非要说是术士,为此我还跟二娘吵了起来。”
  小正太表情鲜活,一脸做了好事求表扬的神色。李流光好笑地摸了摸他的头,笑道:“那多谢你了。”
  “我……”小正太的脸蓦地红了,看着李流光吭吭哧哧说:“也不算什么,我只是实话实说。不过我发现你一点不傻,我以后再也不说你是傻子了。”他说着从袖口内掏出一个黑玉雕成的小人,推到李流光面前,“给你,夫子说探病要带礼物,这是我最喜欢的昆仑奴,哥哥从长安买给我的,送给你。”
  不等李流光接过,小正太已竹筒倒豆子般继续道:“昆仑奴你没见过吧?和咱们长得一样,但特别黑,就像黑玉这么黑,全身都黑。咱们晋阳没有昆仑奴,听说长安的有钱人家都养着昆仑奴,带出去特别威风。”
  小正太说话又快又脆,李流光听得有趣,注意力被长安和昆仑奴吸引。这已经是他今天第二次听到长安。他前世再不学无术,也知道长安是中国历史上颇具影响力的一座城市,更是唐朝的国都。联系到他现在所处的国家被称为大唐帝国,他姓李,又是皇族,再加上长安出现,若说都是巧合连他自个都不相信。
  但怎么可能呢?李流光无意识轻敲着桌面,他死后重生,时间应该是后置,怎么会往前回溯?还是说这并非地球历史上的大唐,而是如科幻小说描绘的那样,属于另一道时间线的空间?
  李流光凝神中,小正太出言打断了他,“……流光哥哥?”
  “嗯?”李流光回神,正对小正太同情的目光。小正太将李流光的失神当做第一次见昆仑奴的惊讶,思及李流光过去一直生病,很多东西都不认识,不免对他愈发同情,语气笨拙地安慰着:“第一次听说昆仑奴的人都会觉得奇怪,习惯就好了。”
  李流光轻笑起来,唇角弯起一个淡淡的弧度。他点点头,配合着说:“我倒不知道还有这么黑的人,昆仑奴是吧?”
  “嗯嗯!”小正太热情地拉着李流光科普,他知道的其实也不多,翻来覆去无非昆仑奴很黑,昆仑奴很贵,昆仑奴带出去很有面子。无论他说什么,李流光都捧场地点头。若论起哄人的技巧,十个李天璟也不敌李流光一个手指头。
  等到小正太离开之际,早已将李流光视为可亲可敬的兄长,依依不舍地表示明天还来看他。李流光在李天璟身上看到了自己过去的影子,倒是不排斥小正太凑过来。
  晚上李流光陪着父母用饭时,装作好奇提到了李天璟说的昆仑奴,表露出想去长安看看的意愿。
  李母立时反对,“晋阳远去长安千里迢迢,你身体不好,怎么能出远门?”
  李父倒是赞成李流光出去看看,但并不是现在。毕竟李流光刚刚病好,在他眼中形同稚儿,便是有小厮护卫陪同,家中也无法放心。
  夫妻两人态度一致,李流光倒也没有失望。他原本就没抱出门的期望,只是借此引出长安的话题罢了。李流光做出妥协的样子,打探起长安的消息。他有意引导,话题很快便从长安转移到大唐历史,甚至更早的朝代。
  李父的谈性被引出,干脆让人撤掉碗碟,捧着茶盏给李流光讲解起来。对李父而言,这是十分激动的体验。他幼时晋国公李茂便经常同他这样一人一盏茶,坐在一起谈古论今。及至程宛如怀孕,李父无数次想象等孩子出生、长大,若是男孩,他也像父亲教导自己般亲自教导孩子。可惜现实太过残酷,谁也没想到他唯一的孩子会是个傻子。这些年李父寻遍了大江南北的大夫,甚至通过程家求到圣域。一次次希望又一次次失望,李父已然死心,但峰回路转,他的小七竟是好了起来。
  李父每每想到这里便激动的胡子乱翘。他颇为耐心地将上古历史讲了一遍。言辞幽默,深入浅出,就怕李流光有哪里听不懂。
  同李流光预想的那样,这里并非他熟悉的地球,而是属于另一道时间线的空间。这个世界的历史同地球历史相似,但又有些略微不同。先古时期同样夏商,及至春秋战国一统秦汉。但汉末没有了三国乱象,直接过渡到由司马家族统治的晋国。同样,晋末没有了南北朝并立及五胡乱华,杨氏很快统一天下建立了隋朝。不同于李流光学过的历史,在这里隋朝没有两世而亡,而是足足存在了近三百年才被李氏大唐取代。原本偏离地球历史的时间线在大唐又一次重叠回来。杨氏建国的时间,恰好便是三国乱象及南北朝并立存在的年份。一切似巧合更似冥冥中注定。
  如果说这些李流光听着还算熟悉,那李父口中几次提到的圣域,他是真的茫然不解了。
  “圣域是什么?”李流光忍不住问。
  李父想了想,简单介绍道:“圣域是玄学发源地,是术士心中的圣地,也是传闻中最接近神的地方。圣域神秘莫测,远远凌驾于皇权之上。早些年圣域十分活跃,甚至插手朝政,干涉朝代更替。不过自隋之后,圣域便趋于低调,只专注于玄理研究,对朝堂的干涉少了很多。”说到这里,李父严肃叮嘱道:“小七你且记着,日后万一遇到圣域出来的术士千万恭敬。他们行事怪癖,并不将皇权看在眼中。便是皇子在他们眼中,同普通人也无异,随手杀了就杀了。”
  李流光:“……”
  李父叹息地想,这便是远在长安的皇帝陛下憋屈的原因。原本皇权至上,皇帝已是天下至尊,可偏偏皇权上面还有圣域。虽说这些年圣域不怎么干涉朝政,但历史上圣域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手段,便如一柄利剑随时悬挂在头顶,谁知道哪一天圣域突然跳出来。
  这些话李父虽然没有明说,但李流光也能想到。就像他不愿头顶着客服大爷一样,唯我独尊的皇帝陛下肯定也不愿头顶多一个“婆婆”。
  他对圣域心生好奇,努力回忆着地球历史上有没有类似的组织存在。然想了半天,也想不到有什么组织教派能凌驾于皇权之上。就是佛道两派最昌盛时,也仅仅是皇权的附庸,皇帝一句话便能定众多教徒的生死。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