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平凡之路(近代现代)——等登等灯

时间:2020-01-18 07:41:25  作者:等登等灯

   平凡之路by等登等灯

  若不是你 这寂郁的感情 我该如何一笑而过
  ——————————
  一辆车,两个人
  三千里路,四面楚歌。
  两个网红自驾游的路上,
  会遇到很多人,回想起许多往事,
  解决许多麻烦,找寻多面的自我。
  我们都曾以为与众不同,
  做新兴的行业,发表新鲜的观点,展望新的世界。
  后来发现我们跟世界没有什么不一样。
  爱着自己,也在爱着那个遥远的人。
  姜启VS黄桦
 
 
楔子 0KM
  福阿发:“长途自驾游,寻个伴,三天后出发,有意者私聊。”
  姜启看到黄桦的这条朋友圈动态是十五分钟前,他反复看了三遍,甚至点进黄桦的主页又确认了一遍,才敢确定黄桦没有被盗号,确实是他发的没错。
  黄桦跟他们这些老同学都不怎么联系了,退了班级群,从不发朋友圈,发消息也不回,同学聚会更是从来都不会参加,现在突然发一条朋友圈,确实挺让人惊讶。
  惊讶的不止姜启一个,黄桦的朋友圈底下短短十五分钟就有不少评论,大多是两人的共同好友笑着问他怎么诈尸了,也有几个在评论里分享了自己去自驾游的经验,但没有一个回应他要去自驾游的事儿。
  姜启犹豫了一瞬间,点开黄桦的聊天对话窗口,问:“找到伴儿了吗?”
  黄桦说:“没有。”
  姜启说:“那我跟你一起去吧。”
  他紧跟着又补充了一条:“别嫌弃我啊。”
  黄桦回了一个字,说:“行。”
  ·
  姜启翻开自己的日程表核对了一下,给助理打了个电话:“给我调休年假吧,从三天后开始休。”。
  助理在电话那边向他确认了时间,然后告诉他三天后是周末,但是最近工作室活很多,如果姜启走掉,可能会流失一大笔业务量。
  姜启没有犹豫,说:“先休了吧,我的级别是不是可以休半个月,前两年的年假我也从来没休过,这次都一起休了,这两天我就走手续。”
  姜启执意休假,工作室为他乱作一团,他是做网红孵化的,但这是这两年时兴的说法,姜启更愿意把所谓的MCN机构继续称作自己的工作室。
  他目前既是工作室的投资人,又是旗下头部红人,虽说做美食博主+电商要比其他类型的网红轻松许多,可美食圈竞争同样很大,更新频率和热度直接挂钩,连他这样的头部用户,也不能贸然请假断更这么久,更何况还是在工作室急需老带新、推新人的时候。
  工作室那边讨论了很久,最终意见是,他可以请假,但是请假过程中必须考察菜色外加更新视频,广告植入的事情暂且放在一边,但更新频率不能断。他这边的热度一旦降下来,工作室里十多个嗷嗷待哺的矩阵账号就举步维艰了。
  姜启觉得更新频率不断实在太强人所难,即便他有精力,也没那个条件。
  最终姜启退了一步,说愿意制作两条vlog。Vlog刚刚兴起那段时间,工作室不是没有想过让姜启做,但是姜启不愿意过多暴露自己的私人生活,这一提议屡屡上会,又屡屡被驳。现在姜启倒是愿意退一步海阔天空了。
  ·
  跟工作室的人讨论完,姜启看到手机上收到了黄桦的微信:“三天后早晨五点半,我家楼下见。”
  紧接着的是一个定位,姜启看了看,离自己不远,但他一直不知道黄桦原来就住在这儿。
  姜启拿着手机起身,要为三天后的远行做些准备工作。他不知道黄桦准备去哪,但一些必备用品倒是买了很多。
  姜启也会想自己这样是不是太过贸然了,但很快又安慰自己,是黄桦自己发来的邀约。
  他买了好几箱矿泉水,往自己车上搬的时候突然反应过来,因为腾不出手所以发了条语音问黄桦:“你是什么样的车,空间够大吗?我买了几箱水,怕放不下。”
  黄桦发了张图片过来,是一辆新款福特探险者。
  姜启笑了一笑,只发一张图,图上还是这么一个粗犷甚至有些普通的车,不像是黄桦的风格。
  黄桦紧接着又说:“那你买东西吧,多买点零食,防晒不用买了。”
  姜启又笑了,这语气,看起来还是那个黄桦。
  姜启花了一下午的时间逛超市,作为工作,他几乎每天都要进超市,但跟这一天都不太一样。他买完东西,全都堆到后备箱里,大功告成似的拍了张照。
  姜启把照片发给黄桦,问:“这些够吗?”
  黄桦秒回:“这么多?够了。那三天后我去接你吧,不用你再开过来了。”
  姜启回他:“也行,等我到家给你发地址,离得也不远。”
  黄桦没回他这条消息,但姜启一路上还像是要等待黄桦的回应似的,等红绿灯的时候总是忍不住拿起手机看一眼。
  到家以后姜启把买好的东西干脆就放在车上没卸,他给黄桦发了自己的定位,黄桦回了三个字“知道了”。
  姜启总觉得黄桦不一样了,想来也是,这么多年没见,他变了,黄桦当然也会变。
  ·
  姜启晚上睡觉的时候梦见黄桦了,其实他有很长时间没梦见过黄桦这个人,进入社会工作以后都会这样,不管从前关系有多好,长久不联系,感情总会生疏,哪怕是忘了这人也不稀奇,更何况姜启又是做着这么一个灯红酒绿精彩万分的行当。
  梦里黄桦还是中学生,背着书包,上课又迟到了,垂头丧气地站在门口罚站。班里按成绩排名,姜启做第一排,刚好轮到靠门前的位置,他偷偷拿笔戳了戳黄桦,黄桦打了个激灵,怒瞪他一眼。
  黄桦坐姜启后面,成绩在班里排名中上游,闹腾捣蛋却排第一名,否则也不会因为一个迟到就被罚站。
  俩人躲着老师在教室门口打手指战,你戳戳我,我点点你,玩了一整节早读课,一直到姜启从梦中醒来。
  醒来后姜启有点怅然若失,读书的时候黄桦是他最好的朋友,或者不应该这么说,对黄桦来讲,姜启是他最好的朋友,但对姜启来说则不然。姜启喜欢黄桦,但黄桦不知道。
  不过这种喜欢也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黄桦是姜启的初恋,两人断了联系以后姜启很是念念不忘了一些时日,但过了这么些年,总是会淡。不过姜启以为自己已经把黄桦忘到脑后了,没想到黄桦一条朋友圈,自己还是不由自主地跟了上去。
  梦见黄桦只是那一夜的事情,临到出发前几天姜启都没再梦见他,他忙得要死,没空再去惦记心头那点说不清道不明的风花雪月。
  工作室想让他在出发前留点存货,往常姜启这个账号的更新频率是三五七更新,二四六剪辑制作,周一开选题会,如果遇上网络上的热点议题,周一的选题会内容又会后移,优先紧跟热点。
  姜启这趟出门是按照一个月的目标来的,即便出去了更新两条vlog,他也还是会面临断更的状况。他一人断更,工作室里几十个工作人员就难免人心浮动,互联网相关的所有行业都难逃一个情形,来钱快,人员更迭更快。像他这样动辄整月停更,广告费、点击量、讨论热度都会大打折扣,乐观点看,只是员工少点奖金,悲观些看,倘若这一个月崛起同类账号,姜启就连生存空间都会遭到挤压。
  这样一想,姜启的心不可谓不大,居然真能做到什么说走就走的旅行。
  姜启连续两天都在不停地录视频,紧赶慢赶做了六个,再加上两条vlog,如果旅行途中他还愿意随手拍一些物料发布,这个月的热度大概勉强能跟之前持平。
  但是对做内容的博主来说,姜启的选择还是太过大胆。只不过他是老板,员工们也无话可说。
  ·
  第三天的清晨,姜启起了个大早,宁城正值夏日,天亮得极早,他早早起床,按照这些年来养成的习惯,先去附近的景观公园晨练了一小时。
  现如今观众对美食视频的美感需求远大于实际可操作性需求,姜启要时刻让自己的脸蛋保持干净帅气,除此之外,连身材也不能放松。甚至可以说,姜启之所以能红,跟他的好样貌好身材也是分不开的。
  往日姜启五点半起床,晨练完会顺路拐去超市和菜场,为工作室买好最新鲜的食材,这一天他不必去买菜了,但姜启仍然去了菜场。
  菜场里有一家早餐店很出名,不仅种类丰富,味道也不错,姜启各样都打包了一些,又溜溜达达地往回走。
  距离跟黄桦约定的时间还有一会儿,姜启拎着早餐开始神游天际,跟黄桦有七八年没见了,他感觉黄桦变了很多,突然开始对即将开始的旅行有一丝紧张。
  不管怎么说,黄桦是姜启的初恋,俗话讲男人的初恋是要记一辈子带进坟墓里的,姜启觉得自己这段无疾而终的暗恋称不上那么夸张,但黄桦怎么说也算姜启的心头白月光,姜启也一样不舍得他在自己心里陨落。
  快走到单元门口的时候姜启感觉身后有车过来,这小区样样都好,就是人车分流做得不好,很狭窄的一条道,姜启往旁边让了让。
  一辆车果然从身后开了过去,姜启抬眼一看,是辆福特探险者。福特在姜启家单元门口找了个临时停车位,车上下来一个年轻男性,穿着一件松垮垮的棉T,墨镜遮了半张脸,站在车旁,看起来白到发光,正是黄桦。
  黄桦又白又瘦,虽然把头发剔成贴着头皮的寸头,可是看起来还是瘦弱,开这车就极为不搭,显得很笨重。他自己也开得累,下了车就蹦了几下,而后仰着脑袋往楼上数,大约是在找姜启家。
  “黄桦!”姜启喊他。
  黄桦转过脸来,把墨镜推上去,似乎是笑了一下,只是笑容太短促了,姜启甚至不确定他是不是真的笑了。
 
 
第1章 265KM
  一
  “你来的真早,吃饭了吗?先上去吃点东西吧。”姜启说。
  两人并肩上楼,姜启家住在一个多层单元楼里,只能爬楼梯,他住三楼,是自己租的房子。这些信息都是上楼的时候姜启絮絮叨叨跟黄桦说的,他手里拎着东西,还能大气不喘地跟黄桦介绍自家情况,可见身体素质确实不错,尤其是对比黄桦爬了三层楼就已经开始微微喘气的情况而言。
  姜启瞧他弱不禁风的模样,进门就先给他倒了杯水,黄桦抱着杯子喝了,姜启又把手里的早餐递给他。
  “我猜你应该来不及吃早饭,所以买了两人份的,赶紧吃点儿。”姜启说。
  但黄桦没接,姜启见他无动于衷,又问:“不想吃还是不吃啊?不吃早饭怎么能行,你减肥呢?”
  他原本只是开开玩笑,谁知黄桦真的眼珠一错不错地望着他,那模样分明在说是的。姜启见状就有些不由自主地啰嗦起来:“你都瘦成这样了,还减什么肥,而且这不是要出去玩吗,旅游多消耗体力,不吃哪有劲逛,待会儿连车都开不动了。”
  其实姜启还有一肚子话要拿来劝黄桦,他毕竟是做美食行业的,最知道怎么劝人把食物吃下嘴。可他刚说了这几句,黄桦便若有所思地接过了他递来的早饭,姜启就把剩下的话又咽回肚子里。
  黄桦虽然吃了,却吃得很少,勉为其难吃了几口便放下了筷子,一整碗粉,他至多只吃了三分之一。黄桦将餐盒微微推开了些,示意自己不吃了。
  姜启想说他吃的太少了,但看见黄桦沉静的脸,又换了个语气问他:“怎么,不合胃口吗?这家店味道的确有些重。”
  黄桦没说话,姜启也不逼他,他坐在黄桦身边,打开自己那一份的食盒,大口大口地吃了起来。姜启吃得很香,嗦粉的时候发出吸溜吸溜的响声,黄桦在一旁看了几眼,又拿起了筷子。
  姜启顺手递给他一根油条,见黄桦还没伸手接,姜启又眼疾手快地只掰了一半给他,黄桦又吃掉了三分之一的粉,半根油条也下肚,再次准备放下筷子的时候,姜启发话了。
  “把肉也吃了,这家肉很干净,跟我在一家店买肉。”姜启说。
  于是黄桦便夹起碗里的肉片,姜启半哄半劝,黄桦这顿饭总算吃得差不多,休息了一会儿,两个人准备出发了。
  姜启拎着行李箱下楼,黄桦打开了后备箱,姜启一看,三个二十八寸的大箱子已经整整齐齐码着了。
  “嚯!你东西可真多,我这样摆上来会挡住后视镜的视角吗?”姜启笑道。
  黄桦扶着后备箱,言简意赅道:“不会。”
  姜启闻言便不再说笑,他让黄桦等一会儿,自己去把车开来,然后搬东西。“你去车上休息会儿吧,待会儿我来搬。”
  姜启一边倒车,一边开着车窗嘱咐黄桦,可黄桦站在清早的日光下,两手插兜,十分冷淡的样子,显然并没有把姜启说的话听进去。
  车挺好以后姜启打开后备箱,黄桦眼疾手快地搬了一箱水朝自己的车子走去。姜启以为他细胳膊细腿,又只吃了那么一点饭,一定是肩不能扛手不能提,没想到他动作利索得很,大气都不喘一下。
  两人合作,东西搬得很快,姜启问他:“你看还缺什么东西吗?”
  黄桦环视一周,道:“不缺了,出发。”
  姜启原本想说自己来开车,但黄桦已经坐上了驾驶座,姜启便坐在他身边。黄桦的手机开着导航,这是车里唯一的声响,衬托得车内气氛越发尴尬起来。
  姜启此时此刻才觉察出尴尬,多年不见的老同学,因为一条朋友圈就相约一同自驾,这怎么看都有些说不上来的冒险与奇怪。都说旅行是最考验人与人之间的感情的,可姜启和黄桦的感情好像真没好到这个份儿上。当年勉强能算,现在就完全不是了。
  他们是久别重逢的陌生人,乍然间要亲密共处多日,其中弯弯绕绕,三两句话并不能说清楚。
  沉默了好一会儿,姜启问黄桦:“咱们这次出去要露营吗?”
  黄桦点了下头,说:“帐篷在第三排座位底下。”
  他言简意赅,姜启好容易搜肠刮肚才想出的寒暄的话题就被打断了,于是车内重新恢复一片死寂。
  ·
  沉默的气氛再度被打破,是姜启的手机响了起来。黄桦开着车走上出城高速后,连第一个休息区都没到,姜启的手机就跟玩儿命似的拼命响起来。
  姜启掏出来看了眼,是工作室的小助理。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