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突然被通知要嫁给魔尊(穿越重生)——闲狐

时间:2020-01-16 09:53:15  作者:闲狐

 《突然被通知要嫁给魔尊》作者:闲狐

 
文案:
秦笙歌穿到自己写的耽美生子文里,变成献给反派的炮灰男配,
听到魔尊来“提亲”时,秦笙歌非常出息地,逃婚了——
 
然后全江湖都知道,魔尊的新娘子还没过门就跑啦!抓住有赏啊!
于是大反派·魔尊·风无痕每天都能听到报告,
新娘子抓住了,新娘子又跑了,
新娘子又抓住了,新娘子又又跑了,
新娘子……
 
最后风无痕忍无可忍,亲自把人抓了回来,按在床上威胁道:再乱跑腿都给你打断了。
 
后来看着自己一天天大起来的肚子,秦笙歌眉头一皱,计上心来,
第二天,风无痕接到报告,新娘子又跑啦——
 
凶残暴戾·占有欲强·内心敏感攻x说跑就跑·假清冷·内心戏超多受
 
—————★ 阅读排雷 ★—————
 
· 主受,1V1HE
· 封面就是人设 =v=*
· 生子!生子!生子!有包子!中二!还狗血!
· 攻非处,遇到受后一心一意!
· 架空乱炖,所有设定均为剧情服务
 
内容标签: 生子 仙侠修真 穿书 东方玄幻
搜索关键字:主角:秦笙歌,风无痕 ┃ 配角:接档新文《怀了反派魔尊的崽[穿书]》已开!戳专栏就能看见辣=3= ┃ 其它:风笙
 
 
第1章 
  秦笙歌倚在塌上,垂着眸子把玩着一块成色看起来不怎么样的玉佩,开始想什么叫做报应,这就是。
  他本来是某男频小说网上一名小有名气的作者,好死不死碰上几个能撬起地球的杠精读者,为了报复,一气之下写了一本耽美生子文,误伤无数。
  俗话说,风水轮流转,只是他没想到报应来得如此之快。
  如果他的记忆没出差错的话,不久前他还在自己房间里码字,码着码着睡着了。醒来时人就出现在了这,手边还有块话忒多的玉佩,恭喜他因为引起大量读者不满而被丢进了自己写的雷文里。
  这可能就是夜路走多了总会遇见鬼,雷文写写总能穿一回。
  “请宿主保持原文人设,完成角色主线,我们会帮助宿主……”
  “你怎么这么能逼逼呢。”秦笙歌叹了口气,他在这边坐了不知道多久了,就搞明白了自己的名字和自己的处境。
  虽然是作者,也不代表他就能记住所有角色的名字,这个和自己一样的名字还是他在记忆里翻半天才从犄角旮旯里拖出来的。
  如果要秦笙歌形容一下这个角色,那大概可以直接用“炮灰”两个字概括了。
  当时他写到兴头上,想不到名字,想着反正也没什么太雷的剧情就干脆拿自己的名字顶上了。事实上这个角色的剧情也的确不多,但还算重要。
  秦笙歌是江湖上鼎鼎有名的冷美人,为了向魔尊风无痕示好并攀上点关系,他父亲秦英远忍痛将这个美貌的小儿子献了出去,然而秦笙歌心里有人,惹怒了风无痕,活了不到三千字就被杀了。
  这个角色的死激化了正反两边的矛盾,还给男主送了两三个助攻,才有了之后那些乱七八糟的故事跟战争。
  看着眼前的大红色喜服,秦笙歌简直想一拳锤在胸口吐出三升血来,为什么偏偏是穿到这个活不过半集的人身上?!还好死不死是出嫁前夕!他更想穿到主角身上去怼天怼地啊?!
  “我们会帮助宿主按照剧情完成主线,并保持人设不崩坏。”
  “闭嘴!”秦笙歌觉得自己可能要给气完犊子了,这都什么破事。
  “为了方便宿主更好地完成主线,我们建议……”
  “滚!不买!”
  “请宿主不要打断……”
  “闭嘴!”秦笙歌再一次打断了系统的话,“你以为我写过多少个你这样的玩意?”
  系统难得透出点委屈来:“我和外面那些妖艳贱货不一样……”
  秦笙歌发出一声嗤笑:“你倒是说说哪里不一样了?”
  “……我……”
  “滚!不买!”
  秦笙歌再一次打断了系统还没开口的推销,手上一用力,直接把那块手感跟塑料一样的玉佩掰成了两半,打开一边的水壶往里一塞,眼不见为净。
  这种一看就分分钟要坑自己的系统还是趁早解决掉比较省事。
  门外响起敲门的声音,一个中年女人的声音隔着门传了进来:“公子,时辰差不多了。”
  “等一下!我马上就好了!”秦笙歌应了一声,急得在房里来回踱步,这人生地不熟的逃都逃不掉!
  “怎么回事?”就在秦笙歌还在纠结的时候,门外又响起一个男人的声音,这下他更急了。
  “明言,进去看看。”
  听到这话秦笙歌脸上露出喜色来,那男人话音一落便推门进来,就看到秦笙歌正朝着两人拼命示意要他们关上门。
  跟在后面进来的男人会意地关上门,问道:“公子,怎么了吗?”
  关门的男人正是在门外说话的男人,那走在前面那个应该就是他口中的“明言”了。
  秦明言,秦观路。
  秦笙歌一起长大的侍从兼朋友,在秦笙歌死后为了报仇加入主角一方,是又强又靠得住的队友。
  秦观路看秦笙歌还是那一袭白衣,微微蹙起眉:“公子,你怎么还没换上喜服。”
  秦笙歌看了一眼那大红的喜服,挤出一个可怜兮兮的表情,垂着眸子,微抿着嘴,在那张漂亮的脸上透出些许隐忍来,声音也有点颤抖:“观路,明言,我不想嫁。”
  秦观路闻言也有点犹豫,他很清楚秦笙歌对这门婚事有多不情愿,但秦英远也没说错,这门婚事能给秦家带来的利益太多了,加上风无痕本身对身边的人也是宠爱有加,嫁过去完全不亏。
  “你们帮我好不好?”
  在两人的印象里秦笙歌什么时候这么低声下气过,当即就心软了,秦观路一指喜服,说:“明言,你来替公子,我先带公子走,你等差不多了再跑,以你的身手要从那些草包手里跑掉,不难。”
  秦明言闻言眼睛都瞪圆了:“为什么是我不是你?”
  秦观路对着两个跟自己比划了,说:“就这个身高?”
  秦明言看了看和自己差不多高的秦笙歌,又看高了两人快一个头的秦观路,最后还是认栽,乖乖换衣服。
  换完衣服秦笙歌又把房间里能带的看起来值钱的东西全扫走了,弄了个小包裹背着。
  他一路都低着头,所幸大部分人的注意力都在即将出嫁的“他”身上,倒也没人细看,虽然碰上几个打招呼的,但都被秦观路很好地蒙混过去了,最后安全出门的时候他才松了口气。
  “出是出来了,接下来你有什么打算?”
  秦观路问起,秦笙歌思忖道:“以秦府的权势风无痕还是不能随便动的,但是他肯定不会善罢甘休,我们最好跑远点。钱的话这些东西应该能用一段时间,直接往东南方向跑,那边有不少名门正派,出了事求助也比较方便。”
  “行,我御剑带你过去。”
  听到秦观路的话,秦笙歌头立刻摇得跟拨浪鼓似的:“不不不,御剑太容易被找到了,弄辆马车,我们挑些没什么人烟又隐蔽的路走。”
  秦观路虽有些迟疑,却也没说什么,交代他自己小心便找马车去了。
  看着秦观路的背影,秦笙歌不禁叹气。
  他恐高啊……
  作者有话要说:  架空!架空!架空!
  生子!生子!生子!
  攻不是处!遇到受之前养过很多人,后文也会提到,遇到受之后只有他一个了!
  我作话再排一次雷!以后不要因为这些问题骂角色或者骂我!!
  ——————
  感谢大家的支持,喜欢的小伙伴可以点个收藏呀 OvO
  接档预收《昏君他终于做个人了》,感兴趣的小可爱可以到专栏点个收藏呀~!
 
 
第2章 
  为了尽量跑远点,秦观路跟秦明言两人换着驾车,日夜兼程赶了一天才放下心来。
  极速奔跑的马车颠簸得很,并不适合睡觉,但相对来说总是更安全些。何况真的累起来,哪管得了那么多,秦笙歌颠了一天早困得要死,再怎么不适合也是眼睛一闭就能睡过去。
  因为被交代过,秦观路跟秦明言都没敢叫醒秦笙歌,所以他最后是被自己的肚子跟食物的香气叫醒的,而且还是从床上醒来的。
  秦笙歌伸了个懒腰,摸了一下咕咕叫的肚子,起身走到窗边探头出去,便能看到热闹的街道,来往的人群和街边吆喝的摊贩都让他雀跃不已,指着下面一个小摊子说道:“我要吃那个,那个方的白色的看起来……”
  他话还没说完,一个瞪大着眼睛的人头忽然从他眼前飞了过去,从他指尖堪堪擦过,啪叽落到地上引起人群的哄闹他才从愣神中反应过来,把剩下的的话吐了出来:“很好吃……”
  我去这地方可真够刺激。
  秦观路跟秦明言也是吓了一跳,都凑到窗边来,把秦笙歌往里护了些。
  “我没事。”秦笙歌把两人拨开了,自己又探了半个身子出去,楼下很是吵闹,街边的小贩都往里撤了点,远一些的已经准备收摊跑了。大街中央有个男的捂着肚子在地上很是痛苦的样子,旁边跪着的人只剩了身子,而引起一切骚动的,则是一拨穿着白衣的人。
  为首的是个二十来岁的青年,那人相貌长得清秀,眉宇间的稚气还未脱干净,带着几分自得的傲气。昂首挺胸,手里摇着一把画着山水的折扇,另一边写了个字,但摇啊摇的看不清楚是什么。
  秦笙歌眼睛在人群中扫了一圈,最后落到为首青年腰上的玉佩上,眉尖微挑:“这里是追云门的地方?”
  秦明言疑惑道:“公子您怎知道?”
  “玉佩。”秦笙歌道,“追云门弟子每人都有一块祥云纹玉佩,是他们的信物,也是标志。”
  秦明言笑道:“公子您懂得真多。”
  “是你懂得太少了。”秦观路发出一声轻轻的哂笑,指了指为首的男人,“那个是追云门门主的宝贝独苗,叫云丰羽,是个被宠得无法无天的小少爷。”
  秦笙歌从鼻子里飘出一声轻轻的“嗯”,他倒是记得这个角色,但也是炮灰一个,被打完脸就狗带了。
  三人还在说的时候,云丰羽已经动起来了,他走到地上的男人面前一脚踩住了他的手,用力碾了两下,男人嘴里发出的惨叫秦笙歌在二楼都可以听得一清二楚。
  秦观路见状眉心蹙起来,压着声音唤了声“公子”。
  秦笙歌知道这人正义感爆棚,抬手阻止后只说一句:“看看再说。”
  然而云丰羽的动作并没有停止,他脚上的力道加重,踩得男人的手都开始发黑发紫,不绝于耳的惨叫声还是让秦观路没忍住动了起来。
  “观路等等。”
  秦观路才动了一下,就被秦明言叫住了,接着一个低缓的男声从底下传了出来:“这茶,凉了。”
  一只骨节分明的手从茶棚里伸了出来,玉似的手指握着杯子轻轻往外一撒,茶泼出去正好撒到云丰羽身上,白色的衣摆立刻出现了几摊淡黄色的茶渍。
  云丰羽立刻就火了,把注意力转到茶棚下的男人身上,怒道:“还不快给本少爷道歉。”
  茶棚下的男人闻言只是淡淡笑了一声,连嘲讽都不带,就像给云丰羽努力讲出来的笑话一个勉强的奖励。
  “你——!”
  见自家少爷发火了,跟在他身后的人站出来拦在了他身前,既是撑腰,也是保护。
  云丰羽心情这才好了些,脸色浮出得意之色,手上的扇子摇的频率快了些,拉长的笑声末尾抬出些轻蔑来。
  男人这次没再出声,反而是一个娇滴滴的女声出来了:“你聋了吗,没听到我家公子说的,还不快沏壶新的过来。”
  云丰羽一听脸立刻垮了,挡在他身前的两人脸色一凛,两只手都压在了腰间的佩剑上。
  随着“铮”“铮”两声剑出鞘的声音,鲜红的血液在在茶棚顶上开出两朵溅射的花。
  两声惨叫从下方直接传进了秦笙歌耳朵里,那声音却不是来源于茶棚底下,而是护在云丰羽身前的两人。
  那两人去拿剑的手都从肩膀处直接被砍下,血染红了衣裳,也溅到了吓愣的云丰羽脸上。他缓慢抬起的指尖在脸上抹了一下,血还是温热的,带着一股并不陌生、但也谈不上熟悉的味道。
  其他人见状也愣了,好半晌后云丰羽嘴里发出惊恐的“啊啊”声才反应过来,纷纷抽出了剑。
  本应是剑拔弩张的场面,却因为追云门的几人瑟缩的样子变得有些搞笑,云丰羽一边嚷嚷“快上”一边怯懦地挤开人群往后退。
  跟着云丰羽出来的大多是追云门一些玩心未泯、修行较低的弟子,只有护着云丰羽那两个人还能摆得上台面,但他们连对方拔剑的动作都没看清楚就各断了一臂,这还打屁啊。
  秦笙歌支着脑袋在窗台上看得乐呵,在云丰羽丢下一句“你给我等着”之后灰溜溜跑掉的时候没忍住还笑出声来。
  这老套得。
  云丰羽一走,茶棚下的人也准备走了,听到下面收拾东西的声音,秦笙歌立刻蹿回屋子里往摆着花盆的地方走。
  秦明言见状疑惑道:“公子,你做什么?”
  “人家给我们看了好戏,总要给点东西意思意思嘛。”秦笙歌应着走到花盆前,伸手折了一枝他说不出来名字的红花,再走回窗前正好听见了刚刚说话的女人的声音。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