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寻常故事(近代现代)——稻莞罄篱

时间:2020-01-16 09:49:28  作者:稻莞罄篱

   《寻常故事》作者:稻莞罄篱

  不霸道总裁如何治愈发小的前男友
  原创小说 - BL - 中篇 - 完结
  HE - 现代 - 治愈 - 小甜饼
 
 
第1章 
  闻嘉木被电话铃声吵醒的时候,窗外还是漆黑一片,他皱着眉头揉了揉太阳穴,似乎也不能缓解不知是宿醉还是熬夜造成的头痛欲裂。
  起身坐了片刻,才想起自己昨夜没回公寓,在办公室的沙发上睡了不知多久,一米八五的身高窝在一个三人座的沙发上实在有些勉强,闻嘉木只觉得四肢的血液循环仿佛都停止了,右手已经没了知觉,浑身不舒服。
  闻嘉木强迫自己活动了一下手指,接起助理李潇潇的电话。
  “闻总,昨天您让我六点半叫您起床,八点您要和开发部的林经理和市场部丁经理开会,现在让司机去接您吗?”
  “不用了,我就在公司,一会儿让林池和丁一带着项目文件直接去二楼会议室,对了,中标设计院的资料都收到了吗?会前我需要看到。”
  “收到了,我现在马上发您邮箱,今天的早餐还是老样子吗?”
  “加一杯美式,再给我带一身西装过来。”
  电话挂断后,闻嘉木闭上眼好几秒钟,才从混混沌沌的状态中彻底清醒过来,到办公室自带的小浴室中简单洗漱了一下,他还穿着昨天酒局上那身衣服,隐隐散发着红酒洋酒白酒混合的味道。
  经过漫长的申请过程,上个月他在燕市投资建设的第四家酒店终于拿到了规划许可证,昨晚他和林池一起请规划局的领导吃饭,席间推杯换盏喝了不少,结束后又回到公司处理事务到半夜三点,这样连轴转已经有四个多月,从夏天忙到冬天,连疲惫的感觉似乎都麻木了。
  宏远集团的子公司嘉南的员工都知道,自家老板闻嘉木从前是一个金玉其外的纨绔。自从三年前宏远的董事长,也就是闻嘉木的父亲闻博远心脏病突发去世后,闻嘉木不知怎么就被从申市安排到燕市,做了一个不大不小的分公司的总经理,带着一群随时准备解散的员工,接手了大公司几乎快要放弃的酒店项目,谁都觉得无论是闻嘉木还是这个名存实亡的嘉南公司要完蛋,谁知这个闲散公子竟然一夜之间改头换面,成了一个不折不扣的工作狂,除了必须的应酬,几乎没有娱乐活动,节假日什么的根本不存在,就连今年的的除夕夜也是在工作中度过,虽然他从没要求自己的员工一起没日没夜的加班,但总裁大人自虐般的敬业精神十分感染人,大部分的员工工作都很努力。
  来到燕市后,闻嘉木负责投资建设管理的三家嘉南度假酒店收益就使这个摇摇欲坠的子公司赚的盆满钵满,闻嘉木自己也成了燕市十分抢手的钻石王老五,教科书般的霸道总裁,可惜总裁芳龄二十九,三年来身边却始终没有任何女伴,员工们私下里偷偷猜测,到底是工作狂专注事业无心恋爱,还是总裁大人目下无尘看不上庸脂俗粉。
  闻嘉木看看镜子里自己带着红血丝的眼睛,自嘲的笑了笑:这个总裁不但不霸道,反而很狼狈啊!
  他用冷水泼了泼脸,就听到邮件提示音响起,李潇潇发来了这次项目设计中标的燕西建筑设计院的资料。
  闻嘉木迅速地浏览一遍,了燕西设计院的规模不大,但资质和履历倒是都不差,专业水平在燕市老牌设计院中可以排前三,项目文件编写的清晰流畅,闻嘉木觉得挺满意,如果这次的设计图纸能达到自己的要求,这家设计院倒是可以考虑长期合作。
  刚准备关闭文件时,视线无意间扫过一个名字,闻嘉木立刻停下手上的动作,又反复看了看这熟悉的三个字,仿佛一朵火花轻轻在感官神经上炸开,思维短暂的停工了几秒,然后,一双仿佛盛得下漫天星光的眼睛慢慢浮现在他的脑中,让闻嘉木的脸上不自觉的也带了几分笑意。
  周乐安,燕西建筑设计院,建筑专业助理工程师。
 
 
第2章 
  闻嘉木对周乐安的第一印象十分简单直接,就是好看,非常好看。
  就算没有对男人产生过任何兴趣,在第一次见到周乐安时,那双漂亮的眼睛也让闻嘉木晃了神,他想起张爱玲写的“碾碎了太阳光,黑里面揉着金”,原来这样的眼睛真能长在人的脸上,难怪自己那个不成器的发小陆宸一看见就喜欢得不知怎么是好,还没把人追到手,就半是炫耀半是宣示主权地带了他们一群狐朋狗友来周乐安的学校堵人。
  当年的周乐安不过十八九岁,刚考上大学没多久,清瘦高挑,衣着朴素但得体,皮肤稍有些营养不良的苍白,那样一双出色的眼睛也没能使他脸上其他部位失色,鼻梁高挺,嘴角上翘勾起一个完美的弧度。大概已经被陆宸纠缠了一段时间,他微微皱着眉头,似乎是在尽力克制自己的不耐烦。
  “陆先生,我已经说过很多次,我不想要您的礼物,也不想和您出去吃饭。”
  周乐安态度十分淡漠,就差把拒人于千里之外写在脸上,闻嘉木觉得,如果不是季澜在这所学校当老师,周乐安很可能根本不会跟他们说一句话。
  这样的人恐怕不太好追。
  然而陆宸这个人一贯有明知不可为而为之的勇气,“好追的不是美人,”陆宸一大堆歪理,“这么些年的兄弟不能是白当的,大家帮帮忙,追上了我请大家去冲绳玩儿几天。”
  当年他们这群富二代都是毕业没几年,家里的事业也还没怎么开始接触,平时除了烧钱作死,最擅长的就是花言巧语追姑娘,当然,像陆宸这样的是追男孩儿。一时间各位公子纷纷献智献策,花招烂招频出,三天放烟花,两头写情诗,早晨暴雨中当众表白,晚上医院里装病扮可怜,撒娇耍赖无所不用其极,周乐安这样不谙世事的小孩根本无法招架,饶是这样,陆宸还是花了小半年,才连哄带骗的把人弄上了手。
  陆宸比闻嘉木小一岁,两人一起长大,从小陆宸就是个脑子一热就要搞事情的中二少年,闻嘉木没少帮他收拾烂摊子,像操心自家弟弟一样为陆宸操心。陆宸要追的小男孩,闻嘉木私下里也大概调查了一下,小男孩没有父母,很好,不会给陆宸带来多余的麻烦,本人倒也是个清清白白的孩子,不像是那种趋炎附势还要欲擒故纵的小妖精,就算是谈个恋爱或者当个小情儿,也绝不会让陆宸吃亏。
  接触的越多,闻嘉木越觉得周乐安实在不错,虽然看着有些高冷,对待他们这群人也始终礼貌而疏离,但是个难得的有分寸的孩子,说话有礼有节,态度不卑不亢,聪明努力,再加上长得实在赏心悦目,闻嘉木觉得他特别招人疼。
  等闻嘉木终于发现自己总是无法控制地想着周乐安走神,对着同样也是费了一番心思才追到的嫩模女友竟然没了想法,还没从自己居然对一个男孩儿动了心的震惊中回过神来,周乐安已经成了某种意义上的“朋友妻”。
  闻嘉木不知道该后悔帮陆宸还是该庆幸自己的感情还不太深,纠结了几天,默默按下了对周乐安的心思,对着心愿得偿后一直傻乐的陆宸也能调侃几句。
  他们这群人,喜欢谁大都是一时新鲜,新鲜劲儿过了也就散了,谁都没想到陆宸对周乐安认了真,心无旁骛地一宠就是好几年。后来闻博远去世,闻嘉木去了燕市,等再见到陆宸时,陆宸已经和沈家的大小姐沈幼清订了婚,周乐安搬出了陆宸特地为两人买的公寓,不知所踪。
  而如今,这个失踪了两年的人的名字,竟然出现在了闻嘉木的招投标文件中。
  真的是他吗?
  闻嘉木又把写着周乐安名字的那份资料从头看了一遍。
  按理说周乐安目前的职位是不用写进去的,但编写文件的人大概是个极认真的老古板,竟把将来会参与项目的所有设计人员的简历都写了进去。周乐安作为燕西建筑设计院项目经理吴律明手下的助理工程师,入职两年,已经参与了燕市几个特别有名的项目。
  闻嘉木看着项目列表,隐约竟生出了老父亲看着儿子有了出息般的欣慰感,他晃晃脑袋,把这种可笑的想法移出大脑。
  七点二十,李潇潇送来了早餐和西装。
  “你上次说燕西设计院想要请我吃饭?”
  “有的,已经按照您的吩咐回绝了。”
  “如果燕西的人再打给你,告诉他们我有时间,让他们带上建筑专业的人,包括助理工程师。”
  “好的。”
 
 
第3章 
  和燕西的饭局约在四天后的晚上。
  等闻嘉木终于忙完,带着李潇潇和工程部经理孙家宁赶往饭店时,燕西的市场部主任高晋和项目经理吴律明已经带着建筑专业两个高级工程师,两个工程师和一个助理工程师在饭店等候。
  这四天闻嘉木忙得没有工夫多想,只希望见周乐安一面,坐在车上才突然回过味来,陆宸和周乐安并不算好聚好散,而自己身份尴尬,周乐安恐怕并不想和自己见面,他会不会找借口不来?
  做事一向成竹在胸的总裁大人忐忑了一路,进了饭店包间才发现自己真是多虑了。看到自己后,那张多年来时不时就要闯进闻嘉木脑子里的俊秀的脸上表情空白了一瞬间,然后微微睁大了双眼,竟有些惊慌失措,显然没想到闻嘉木就是要跟燕西合作的甲方。
  又瘦了,变成个大人了,也更好看了,闻嘉木想。
  高晋是个常年在外和甲方打交道的,此时熟门熟路上来握手寒暄,一一介绍燕西的工程师,最后轮到周乐安。
  “这是我们的助工小周,周乐安,工作时间虽然不长,能力出众,人也踏实,这次跟着吴经理一起做项目。来小周,还不快谢谢闻总给你这次机会。”
  周乐安出着神,一时没能做出反应,被旁边的同事推了一把,才慌忙伸出手,“闻总…”
  “小周,”闻嘉木笑着握住那只骨骼分明的手“真是一表人才,年轻有为。”
  周乐安不愿让同事知道两人早就认识,闻嘉木自然也乐于配合。
  “我们公司早就想和嘉南合作,只是前两次公开招标的时候手头项目太多,实在没有余力。”高晋拿着一瓶醒好的红酒,从闻嘉木开始,给每个人倒上,“五星级度假酒店呢,我们也做过许多,有一些经验,今天请闻总百忙之中抽空一起吃个饭,主要是想咱们双方先接触一下,闻总对酒店有什么要求也可以先告诉我们吴律明吴工。”
  “燕西的专业水平我信得过,吴工更是燕市有名的建筑大师,项目能交给吴工也是我们的荣幸。”闻嘉木笑笑,余光扫过周乐安,“嘉南之前的三个五星酒店都偏欧式风格,这次我们计划做一些新的尝试,目标消费者主要是年轻人群体,设计风格务必要简洁,前卫,建筑造型要抓人但不能太浮夸,线条要利落,色彩明亮一些。我一直想着,既然是要吸引年轻人,自然要多采纳年轻人的设计理念,就比如小周工,如果能作为主要设计人员之一,提供一些新鲜的,有趣的想法,一定能为咱们项目增色不少。”
  其实这样的大项目,让周乐安一个只有两年工作经验的助理工程师当主要设计人员是不太合适的,闻嘉木也很清楚。
  他这三年来表面上看着是个家大业大的总裁,其实过得如履薄冰,并不敢有一步行差踏错,但今天就是想任性这么一下。
  确实是任性了,对面的周乐安也很意外,怔怔的看着他。
  吴律明的表情有些不以为然,刚要开口,被高晋抢了先:“那是自然,那是自然,我们小周在院里年轻人中拔尖儿的,有想法,肯吃苦,脑子也好使,闻总有什么具体的要求,都可以和小周说,错不了!一会儿我把项目所有设计人员的通讯录发给李小姐,咱们多多沟通。”
  和设计院单纯耿直的工程师应酬是最轻松的,既不用八面玲珑地打太极,也不用话里有话地绕弯子,唯一的人精高晋也算爽快,而周乐安几乎一直没怎么说话。
  倒是保持了他一贯的高冷人设,闻嘉木想,但好像也不是完全的高冷,周乐安的样子,其实是有些局促吧。
  一顿饭结束,闻嘉木本想借口顺路送周乐安回家,谁知燕西这群人是单位司机开着公车送来的,结束后再把他们挨个送回家。
  可以,很符合设计院耿直朴素的画风。
  到家没多久,李潇潇就发来了高晋给的通讯录,周乐安的名字在最后一行。
  闻嘉木迅速保存了周乐安的手机号,再用微信添加联系人,发送验证申请。
  等待的几分钟里,闻嘉木突然有点儿迟疑,周乐安毕竟和陆宸有过那么几年,那么自己今天又是加好友,又是强行创造两人今后多接触的机会,到底是想要什么结果呢?
  从前对周乐安动过心是不假,哪怕是几年后再见,他也一样吸引自己,但那又怎么样呢?周乐安恐怕被陆宸伤透了心,根本不愿再接触他们这个圈子的人。
  就算周乐安愿意多看自己几眼,因为陆宸的关系,他也不该采取任何行动。
  绝不能惦记兄弟的女朋友,还有男朋友,这是规矩。
  那,兄弟的前男友呢?
  微信提示音打断了他纷乱的思绪,闻嘉木低头看手机,周乐安通过了他的申请,发来了第一条消息。
  “嘉木哥”
  “小安”
 
 
第4章 
  同嘉南项目部交涉了好几次之后,燕西正式开始了度假酒店的方案设计工作。
  周乐安不是没参与过大项目,但之前大都是一边学习一边帮吴律明打打杂,真正作为独立的设计人负责其中一部分还是第一次。因为闻嘉木的一句话,他得到了和他同期入职的其他同事都没有的机会。
  绝佳的锻炼机会,丰厚的项目奖金,还有原本就不亲密的同事的敌意。
  周乐安天生一张高冷脸,面无表情的时候看上去难以接近,再加上两年前刚来燕西时身心俱疲,实在打不起精神应付人际交往,渐渐的得到了一张“假清高”的标签,有聚会和集体活动时,同事也会象征性的叫他一声,但没人真心想邀请他,除了苏昂。
  只有苏昂,才会在半个公司都对周乐安参与嘉南项目这件事默默不满的时候,还能大大咧咧来跟周乐安开玩笑。
  “我周!大腿求抱!”周五下班以后,苏昂嬉皮笑脸凑过来,“都说你拿下了嘉南总裁,这种好事也不叫兄弟一起,太不够意思了你!”
  “是啊,我都是靠脸,总裁要求高,叫你一起怕总裁不满意。”
  “绝交吧周乐安,你不但打击了我的事业,你还侮辱我的颜值。”
  “绝交前回答我一个问题,”周乐安笑弯了眼睛,“我要怎样才能侮辱一个不存在的东西?”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